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沈余幕战北[至少还有你]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清风挽心 2019-02-12 23:47:18

主角叫沈余幕战北[至少还有你]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至少还有你》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至少还有你 即可阅读全文

《至少还有你》小说简介

小说多处设悬,反转都设置得非常精巧。轻松搞笑氛围,适合在忙碌一天后阅读。。新书推荐,《至少还有你》由至少还有你s所编写的短篇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沈余幕战北,内容主要讲述:私人医生来了又走了。沈余浑浑噩噩的时候就听到有人说:“她好歹也是个人,你就是不喜欢她,也不能这么虐待她。”沈余**被严重撕裂,**也被撕裂了。医生给她缝了针上了药。交代了两周内不能下床走动。幕战北送走。主角叫沈余幕战北的小说叫做《至少还有你》,是作者至少还有你s所编写的短篇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为了他的心头挚爱,她怀月七个月被开膛破腹取出遗腹子,耳边是他清冷的命令:“大人和孩子都不要,摘掉她的心脏。”她不怨也不恨,安静闭上双眼,只求来世,他能信她一次,她是无辜的……

精彩章节试读:

幕战北把离婚书收走了。

上辈子,这一面之后,他们整整两年没有再见。

沈余从没怨过幕战北是个狠心的人,至少他没有把她赶出别墅。

沈余出院回家。

房子很大,到哪儿都是冷冰冰的四面墙。

她没有钱,好多天都没吃东西了。

从小在沈家挨饿惯了,沈余也能忍,实在饿得受不了她就去厨房的水槽接点水。

茶几上放着一杯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杯的自来水。

刚流产的身体,每喝一口冰冷的水,子宫都凉得抽痛。

几天后,槟城来了一场十年不遇的霜冻预警。

沈余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连衣裙,整个人窝在沙发里找寻一点温暖。

但坐着的时间越久人就越冷。

沈余的嘴唇渐渐冻紫。

上辈子,她就是这样活活等死,孤独的一个人倒在没有灯光、没有暖气的客厅里,一天又一天的等着那扇永远不会被开启的大门。

沈余眼皮疲惫的越来越重。

虚弱的身子终究抵不过多日的饥饿和寒冷,倒了下去。

恍惚间,一个黑色的人影在她眼前扭曲的招手,是……阴曹使者来接她下地狱了吗?

“有人吗?屋子里有人吗?!”

声音有点熟悉。

是谁在喊呢。

洛、衡……?洛律师……?

沈余恍惚想起一个人,上辈子,就是在这样饥寒交迫的夜晚遇到了他,她才捡回一条命……

只要喊住他,她就能活下去,可是……像她这样的人活下去又有什么意义……

“知道你为什么叫沈余吗?像你这种人走到哪里都是多余,我们沈家可怜你给你口饭吃,就是只狗也得懂得报恩。”

沈余安静地闭上眼。

脑海里是继母季云的毒骂,她从小患有严重的心漏病,所有人都盼着她活不过十岁……

“小乖,姐姐签了器官移植书,如果我有什么不测,我的心脏移植给你,你一定要活下去……”

“姐姐……”

沈余闭着眼落下眼泪。

她想起沈雪雅的话。

想到了上辈子,沈雪雅惨死于一场车祸,警方说那是一场意外。

但三年后,沈余才知道,那不是一场意外,而是蓄意谋杀,她却背着买凶杀害姐姐的罪名无辜死去。

她必须找到真正的凶手。

这辈子她不可以让姐姐用生命换来的心脏再一次含冤死去。

“等一下,不要走……”

隔着玻璃木门外的黑色身影以为屋子里没有人预备转身离开——

沈余焦急地嘶喊起来,但她实在太虚弱了,声音犹如飘渺的空气,男人已经转身越走越远。

“不要……洛律师,不要走……”

沈余拼死撑起身子,发软的双腿却没有气力,一头撞在了茶几上,巨大的声响从屋子里传了出来,男人机警地停下脚步又折了回来——

“里面有没有人?”

“有……洛律师……救救我……”

沈余喊不出声,只脚并用推倒茶几,男人听到更大的声响,果断撞门而入。

“沈……沈余?”

洛衡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倒在地上的女人身前蹲下身去抱起她。

洛衡诧异沈余怎么会在幕战北的别墅里,她撞破了额头,半张脸都挂满了鲜血,整幅身子更是冻得发青,“我送你去医院。”

洛衡一把抱起沈余,沈余死死抓着他的衣襟:“不要……洛律师,我求你帮我另一个忙……”

“你说。”

“求你给我一份工作……”

《至少还有你》 第十三章:乖乖吃药 免费试读

私人医生来了又走了。

沈余浑浑噩噩的时候就听到有人说:“她好歹也是个人,你就是不喜欢她,也不能这么虐待她。”

沈余**被严重撕裂,**也被撕裂了。

医生给她缝了针上了药。

交代了两周内不能下床走动。

幕战北送走医生后回到卧室,床上的女人却不见了。

低头就看见地板上有一滴滴鲜红的血,寻着血迹,幕战北推开走廊尽头朝北的小房间。

简陋的单人床脚边,沈余就这么蜷缩着躺在地上,脚脖子上有血,一只打开盖儿的药瓶从她手边滚到他的脚边。

幕战北捡起来,看了眼药瓶上的文字,紧急避孕药几个字刺红了男人的眼睛。

她急着下床就是为了跑来这里吃药?!

沈余干涩的一点点把药片吞下去。

根本没注意到有人就站在她的身边。

“谁许你下床的?”

男人冷冷的声音劈落下来。

沈余心抽了一下,怕幕战北是来怪罪她的,怯怯地声音沙哑:“对不起……我把床单弄脏了……”

她不是有心晕过去的。

也不是故意赖在他的床上不走的。

当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哪怕两条腿痛得刚落地就摔在了地上,她也极力地从房间里爬了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

沈余一句句“对不起”说得幕战北心烦意乱。

看她这幅支离破碎的样子,哪怕是有一点恻隐之心的人都会可怜她。

幕战北一把抱起了她,沈余下意识的抓住他的衣襟,她是怕他又要占有她,眼神里流露出害怕的神色,却又在触礁上他冷冽的目光时,畏怯地松开手,“对不起……”她不该碰他的,上辈子,就是轻轻的一记触碰,都会让他厌恶地簇起眉头。

沈余真的很乖,乖得有些过分。

抱着自己的手臂,不喊疼也不哭闹,医生说过,她不能下床,一走动伤口就会裂开。

脚脖子上的血还在稀稀落落的流下来。

她难道感觉不到痛吗?

幕战北将沈余抱到床上,才发现她的房间是这么冷,她的被子又那么薄,一个多月来,她都是睡在这里吗?

“为什么吃药?”

他看到她的药片了?沈余把身子裹在单薄的被子里,小心翼翼的低声道:“我知道你不要……孩子……”

她不想给他添麻烦。

更不愿意等到孩子在她的肚子里有了心跳之后再被杀死……

所以她是怕他讨厌她怀上孩子,所以不论身体多痛,也立刻从他和雪雅的房间里跑出来,吞下药片?!

该死。

这到底是她在做戏,还是真心的?!

幕战北心头一阵错杂。

除了雪雅,幕战北以为这辈子没有人能动摇他的心为别人心疼,但这个最令他厌恶的女人竟然叫他心疼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对她做尽如此残忍的事,她连一句谩骂都没有?!

即便是之前他对她三番四次的羞辱,她似乎都从没生气过。

幕战北脑海里是昨晚,他做到她痛苦撕裂的时候,她只是怯怯的看着他,没有怨也没有恨,一双可怜楚楚的眼睛里闪烁着什么小心翼翼的情愫。

欲言又止的。

哪怕和他靠得再近,也不敢向他吐露。

不,并不止是昨晚。

每一次他碰她,她的眼神里都是这样,乖顺又委屈的藏着不能倾诉的情愫。

只是他从来都不想弄明白那些情愫是什么……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