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叶楠陆靳城的小说[爱似火花]免费阅读

编辑:夏风如歌 2019-03-15 13:20:07

主角叫叶楠陆靳城的小说[爱似火花]免费阅读

《爱似火花》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爱似火花 即可阅读全文

《爱似火花》小说简介

《爱似火花》这本书写的真不错,虽然是虚幻小说,但屋次清楚,真不错,我觉得,写这些真不容易。火爆新书《爱似火花》是余浅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叶楠陆靳城,内容主要讲述:10.物是人非叶楠从不知道有一个人的目光可以让自己无地自容到恨不得从来没生在这世上,哪怕是在酒吧里撞见陆靳城,她对他感到害怕,可却也没有到自卑的程度。但此刻被韩静看着自己在这里任由机器探入身下做着各种。经典小说《爱似火花》由余浅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叶楠陆靳城,书中主要讲述了:她为爱扑火,最后却被他丢进了精神病院。她化茧成蝶,披上仇恨的外衣重新来到他的世界,这一次,她要拖这个男人一起下地狱。可是,一步错,步步皆错,最终被他画地为牢,一辈子都逃不开。

精彩章节试读:

8.晚了

陆靳城抱着叶楠推开了那扇破旧的门,室内一片昏黑,在门边摸了好一会才找到开关。可等灯光骤然而亮时,他的眉头渐渐拧起。

她这一年就住在这种地方?

十平方米的房子,除了一张单人床外几乎什么都没有,屋内还浮出一股潮湿的霉味。原来的她即便不是很娇气,但也锦衣玉食住别墅,现在这个地方连卫生间与厨房都没有,她究竟是怎么生活的?

陆靳城没有要进去的意思,他过来只是想确认下叶楠目前的生活状态。原本看见她过得如此凄惨,他该高兴不是吗?可现下他的心绪却十分的烦躁。

他正要转身离开,却见叶楠在怀中突然身体惊颤了下,然后簌簌发抖起来,口中还在说着什么胡话,他低头去听,却听见她在抽噎着说:“不要,不要打我的肚子,请你们放过我的孩子。”

很显然她正在做噩梦,陆靳城大步走进屋将她放在床上,轻拍她的脸:“叶楠?醒过来,你在做梦。”

可叶楠陷入梦境太深了,根本听不见外界的声音。三三两两的片段在她梦中被不断重复播放,伶仃的身影随着夜风瑟瑟发抖。一张张狰狞的脸在踢打着她的肚子,感到浑身都痛,一转头,看见身边带血的小手,她尖叫着从梦中惊醒过来。

睁开眼的瞬间,也看清了眼前是她恨之入骨的男人!

她这么痛苦的活着,而这个男人呢?依然高高在上!

看着那张曾置她于地狱的脸,她一甩手便巴掌呼了过去。然而,预想中的掌声没有听见,她的手腕被半路拦截,陆靳城一脸阴霾地沉盯着她,眸光危险。

叶楠知道,这个男人动怒了。但是那又如何?他已经把她逼到绝境了,逃不掉,等待着再度被丢进精神病院的命运,甚至可能这次直接把她丢监狱了,那就是杀了他结局也不过如此吧。

她把心一横,抬起头用力去撞,本着两败俱伤的心,哪怕撞破了他的头也心甘。但陆靳城这回已经有了防备,一个翻转就将叶楠给摁在了床内,并且用身体压住了她。身下的人扭动挣扎除了在他身上点了一团火外,根本移动不了半分。

陆靳城低喝:“你再动弹一下试试?”

原本疯狂挣扎的叶楠突然感觉到陆靳城身下某处的异样,那些类似的记忆吓得她立即不敢动了。惊惶着眼瞪他,生怕他接下来做出什么不好的举动来。

“你究竟想要怎样?”叶楠放弃挣扎,面无表情地问。

陆靳城微抬起身,视线却仍逼迫在她脸上,语气沉冷而道:“在你父亲害得我家破人亡的时候,我便发誓此生要让叶家的每一个人都入地狱为他们陪葬。”

叶楠哭喊:“是,是我爸爸害得你们一家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可你也报仇了!你假借着跟我订婚的名义转移走公司的资金,爸爸被你逼得坐牢,妈妈也中风了,而我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这些还不够吗?我们该扯平了。”

却听陆靳城绝情地道:“不够,你跟我之前永远都扯不平,我父亲在狱中自杀,我母亲得抑郁症割断脉搏,这桩桩件件都是扎在你们叶家头上的刀。如果你老实在精神病院里安分守己地活着,我也懒得管你。可你偏偏又要杵到我面前来,那就别怪我无情。”

叶楠的情绪激动起来:“我走,我立即从你眼前消失还不行吗?”

陆靳城目光沉冷地盯着她,看她兀自徒劳挣扎的样子,就像凶猛的野兽盯着到嘴边的猎物一般。

眸光浅暗,缓缓俯下身来,嘴里轻吐两字:“晚了。”

《爱似火花》 10.物是人非 免费试读

10.物是人非

叶楠从不知道有一个人的目光可以让自己无地自容到恨不得从来没生在这世上,哪怕是在酒吧里撞见陆靳城,她对他感到害怕,可却也没有到自卑的程度。

但此刻被韩静看着自己在这里任由机器探入身下做着各种羞辱的检查时,她有那么一瞬想死。终于机器停止工作,医生与护士收拾工具转身离开,到门口时都恭敬地唤了声:“韩小姐。”

俨然一副她是这里的女主人的模样。

等一众人都走出去后,叶楠立即从床上坐起,屈辱地拉上裤子又再穿好衣服。等她准备好要去面对韩静时,发现门边已没了人影。

她慢慢站起身,一股揪心的疼从脚踝处袭来,低了头才发现自己左脚被人裹上了绷带还固定了夹板。她蹒跚着走出房间,环顾四下,这个地方是如此的熟悉,空间的每一寸都曾有她与陆靳城在一起时留下的痕迹。

可如今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叶楠在一楼的沙发里找到了韩静,她正在优雅地茗茶。

听见她的脚步声韩静转过头来,并没起身只微笑着招呼:“小楠,好久不见。”

叶楠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韩静像是听见了一个笑话,低了头轻笑出声,然后道:“小楠,我现在是阿城的未婚妻,你说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叶楠心头一颤,明知问的结果便是这样,可她还是忍不住。

陆靳城的未婚妻……曾经她也是,可就在她希翼着明天当新娘时,等来的却是父亲被捕入狱的晴天霹雳,而妈妈当场就昏倒过去脑淤血中风了。

一夕之间她的公主梦破碎,陆靳城当时就环着韩静的肩膀走到她面前,告诉她真正爱的人是韩静,她不过是他利用来报仇的工具。

若说陆靳城是让她从天堂到地狱的凶手,那么韩静就是那个帮凶。

韩静本是父亲的助理,公司会亏空资金而在她结婚前一天被爆出来,她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后来她在精神病院里想了很久才明白,韩静是陆靳城一早就安排在父亲身边的棋子。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