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左俢烨萧雅的小说[因你尘埃尤恸]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猫扑风铃 2019-03-15 22:33:09

主角叫左俢烨萧雅的小说[因你尘埃尤恸]全本免费阅读

《因你尘埃尤恸》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因你尘埃尤恸 即可阅读全文

《因你尘埃尤恸》小说简介

《因你尘埃尤恸》可以,凑合着看,无聊打发一下时间。推荐一个更爽的:[全-球-废-品-王],大家搜下就可以看,要是不好看给你一百块!。主角是左俢烨萧雅的书名叫《因你尘埃尤恸》,本小说的作者是言多bi池写的一本短篇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你还真是为了博取关注,不择手段啊!”钟露露表情狰狞,“怎么,成功吸引了俢烨的注意?”她一下下顺着猫身上的毛。“就算是我故意的,左俢烨也已经把我接回来了,他舍不得我走,怎样?”虽然每说一个字我就会心疼。小说主人公是左俢烨萧雅的小说叫《因你尘埃尤恸》,是作者言多bi池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今生,我由你而来,也向你皈依。凭借死亡,我依偎在你怀中。或许是宿命,我在见你的第一眼,便失了自我。从此喜你成疾,任由尘埃尤恸。

精彩章节试读:

“你还真是为了博取关注,不择手段啊!”钟露露表情狰狞,“怎么,成功吸引了俢烨的注意?”

她一下下顺着猫身上的毛。

“就算是我故意的,左俢烨也已经把我接回来了,他舍不得我走,怎样?”

虽然每说一个字我就会心疼一下,我当然清楚左俢烨不是舍不得我走,而是要把我留着折磨我。

可我心有不甘。

她忽然手上动作一紧,那只猫撕叫一声,突然蹿过来跳到我床上。

我尖叫出声之前,它的爪子已经狠狠抓到我脸上。

这猫平常是会修剪指甲的,可它在我脸上抓的这下,分明是让我从脸上一路疼到脖子。

**辣的疼。

我条件反射般把它推到地上。

喵……喵……

“呀,元宝,你怎么抓人呢!陈姨,快把那畜生抓住。”

我脸上和脖子上的抓痕钻心地疼。

偏偏连下床走路都需要扶着。

心中腾升火焰,可这火愣是被膝盖和脚踝的伤摁灭了。

钟露露走过来,眼角同时带着惊诧和得意。

她低头看着我,嘴角一牵:“俢烨舍不得你……是么?我倒要看看,他有多舍不得!”

不知道她哪来的一根针,猛地往我脸上扎过来。

我双腿没办法大幅度,只能伸手抓她胳膊。

可她站着我坐着,力气根本使不上来。

针就在我脸上划了一下又一下。

只觉得满脸都爬着蚂蚁,而且每一只都在我脸上啃食。

血液渗出的感觉在我脸上,比蛇虫鼠蚁还要可怕。

“你脸上的伤,明显是用针划的,你等着吧,俢烨回来,我告诉他这是猫抓的,你觉得他信不信?就算他瞧出这是针划的,也绝对……不会说半个反驳我的字。”

原来,她玩儿的是这出。

针尖刺我的一下一下,我都划在心坎儿里。

有朝一日,我我定要她加倍奉还。

……

几天后的夜晚,我正睡得浅,门口有脚步声落下的时候我惊觉地睁了眼。

应该不是钟露露,她现在应该正抱着猫睡觉。

是……陈姨?

可陈姨去给钟露露准备明天的汤药了,不在房间里。

我紧张起来,父亲死后,万事都我一人扛着,也万事都难。

咔擦,门锁被扭动。

我屏住呼吸,往被子里缩了缩。

门开了,走廊上的光线从外面透进来,加重了我的紧张感。

我分明看到了他的身影,他回来了?

到我房间做什么?

“俢烨……你回来啦!”一个娇媚的声音响起。

我捏紧被子里的拳头,发现手心已经濡湿。

然后,我听到门被锁了。

“嗯,想我吗?”他的声音被阻隔在门外。

我捏紧的拳头松了。

“想,人家好想你……”

“是么?哪里想……嗯?”

“哎呀,你好坏……”

他们就在我门外调情,每个温情满满的字眼都让我心脏如同尖刀。

他们脚步声渐远,而我再也睡不着。

第二日我下床扶着墙下楼倒水喝,经历了一夜的口干舌燥现在着实煎熬。

左俢烨和钟露露在沙发上低声细语。

“等等……”钟露露也不看我,直接发号施令,“给我倒杯水。”

水端过去,她碰到杯子的同时,我松开手。

水杯却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成了一地的玻璃渣子。

还好,我习惯了。

“你……”钟露露立马惊讶里带着委屈,窝进左俢烨怀里,“俢烨,你不在的时候,她进我房间,元宝怕她,就……就抓到她脸了,她……她现在是拿我撒气呢!”

我看向左俢烨,也不说话。

他眼角微压,抬起眼:“撒气?”

没料到他会是这反应,我跟钟露露的愣了一下。

“可不是吗……你看她,连句解释都没有。”

如钟露露之前跟我说的,这破绽太多,就算是元宝抓了我,也不至于抓成我现在的脸这样。

左俢烨不是傻子,但他护妻。

“左先生怎么认为?”我拨了拨头发,心底一点点起了凉意。

他起身:“畜生胡闹而已,小题大做。”

畜生胡闹……

呵……

言下之意,他信了。

信我脸上,真是猫挠的。

听到这句话之前,我多少是有一丝侥幸的,侥幸他会稍微公正一点,至少会眼中闪过一点点疑虑。

可他完全依了钟露露。

“抱歉,我没办法行动自如,玻璃渣就麻烦陈姨一会儿收拾了。”

我慢慢走向楼梯口,又一点点挪腿,上了楼。

美人鱼的鱼尾变成腿后,她走路如同脚踩在刀刃。

而我的脚,像踩在细细密密的针尖上。

踩在刀刃上的痛很猛烈,伤口很大,流血很多。

踩在无数针尖上的痛,流血不多,但钻心。

《因你尘埃尤恸》 第4章 畜生胡闹而已 免费试读

“你还真是为了博取关注,不择手段啊!”钟露露表情狰狞,“怎么,成功吸引了俢烨的注意?”

她一下下顺着猫身上的毛。

“就算是我故意的,左俢烨也已经把我接回来了,他舍不得我走,怎样?”

虽然每说一个字我就会心疼一下,我当然清楚左俢烨不是舍不得我走,而是要把我留着折磨我。

可我心有不甘。

她忽然手上动作一紧,那只猫撕叫一声,突然蹿过来跳到我床上。

我尖叫出声之前,它的爪子已经狠狠抓到我脸上。

这猫平常是会修剪指甲的,可它在我脸上抓的这下,分明是让我从脸上一路疼到脖子。

**辣的疼。

我条件反射般把它推到地上。

喵……喵……

“呀,元宝,你怎么抓人呢!陈姨,快把那畜生抓住。”

我脸上和脖子上的抓痕钻心地疼。

偏偏连下床走路都需要扶着。

心中腾升火焰,可这火愣是被膝盖和脚踝的伤摁灭了。

钟露露走过来,眼角同时带着惊诧和得意。

她低头看着我,嘴角一牵:“俢烨舍不得你……是么?我倒要看看,他有多舍不得!”

不知道她哪来的一根针,猛地往我脸上扎过来。

我双腿没办法大幅度,只能伸手抓她胳膊。

可她站着我坐着,力气根本使不上来。

针就在我脸上划了一下又一下。

只觉得满脸都爬着蚂蚁,而且每一只都在我脸上啃食。

血液渗出的感觉在我脸上,比蛇虫鼠蚁还要可怕。

“你脸上的伤,明显是用针划的,你等着吧,俢烨回来,我告诉他这是猫抓的,你觉得他信不信?就算他瞧出这是针划的,也绝对……不会说半个反驳我的字。”

原来,她玩儿的是这出。

针尖刺我的一下一下,我都划在心坎儿里。

有朝一日,我我定要她加倍奉还。

……

几天后的夜晚,我正睡得浅,门口有脚步声落下的时候我惊觉地睁了眼。

应该不是钟露露,她现在应该正抱着猫睡觉。

是……陈姨?

可陈姨去给钟露露准备明天的汤药了,不在房间里。

我紧张起来,父亲死后,万事都我一人扛着,也万事都难。

咔擦,门锁被扭动。

我屏住呼吸,往被子里缩了缩。

门开了,走廊上的光线从外面透进来,加重了我的紧张感。

我分明看到了他的身影,他回来了?

到我房间做什么?

“俢烨……你回来啦!”一个娇媚的声音响起。

我捏紧被子里的拳头,发现手心已经濡湿。

然后,我听到门被锁了。

“嗯,想我吗?”他的声音被阻隔在门外。

我捏紧的拳头松了。

“想,人家好想你……”

“是么?哪里想……嗯?”

“哎呀,你好坏……”

他们就在我门外调情,每个温情满满的字眼都让我心脏如同尖刀。

他们脚步声渐远,而我再也睡不着。

第二日我下床扶着墙下楼倒水喝,经历了一夜的口干舌燥现在着实煎熬。

左俢烨和钟露露在沙发上低声细语。

“等等……”钟露露也不看我,直接发号施令,“给我倒杯水。”

水端过去,她碰到杯子的同时,我松开手。

水杯却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成了一地的玻璃渣子。

还好,我习惯了。

“你……”钟露露立马惊讶里带着委屈,窝进左俢烨怀里,“俢烨,你不在的时候,她进我房间,元宝怕她,就……就抓到她脸了,她……她现在是拿我撒气呢!”

我看向左俢烨,也不说话。

他眼角微压,抬起眼:“撒气?”

没料到他会是这反应,我跟钟露露的愣了一下。

“可不是吗……你看她,连句解释都没有。”

如钟露露之前跟我说的,这破绽太多,就算是元宝抓了我,也不至于抓成我现在的脸这样。

左俢烨不是傻子,但他护妻。

“左先生怎么认为?”我拨了拨头发,心底一点点起了凉意。

他起身:“畜生胡闹而已,小题大做。”

畜生胡闹……

呵……

言下之意,他信了。

信我脸上,真是猫挠的。

听到这句话之前,我多少是有一丝侥幸的,侥幸他会稍微公正一点,至少会眼中闪过一点点疑虑。

可他完全依了钟露露。

“抱歉,我没办法行动自如,玻璃渣就麻烦陈姨一会儿收拾了。”

我慢慢走向楼梯口,又一点点挪腿,上了楼。

美人鱼的鱼尾变成腿后,她走路如同脚踩在刀刃。

而我的脚,像踩在细细密密的针尖上。

踩在刀刃上的痛很猛烈,伤口很大,流血很多。

踩在无数针尖上的痛,流血不多,但钻心。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