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爱恨了无期]免费阅读 主角叫夏雨晴陆琪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聚橙为海 2019-03-15 23:06:35

[爱恨了无期]免费阅读 主角叫夏雨晴陆琪的小说免费阅读

《爱恨了无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爱恨了无期 即可阅读全文

《爱恨了无期》小说简介

看了这么多年网络小说了,《爱恨了无期》这一本的确可以说是很好,不像现在的好多玄幻类和都市类小说,都是一个套路…看几章就不想看了。这本书最好特点的就是每个人的性格特点都很突出,又比搞笑…。主角是夏雨晴陆琪的小说叫《爱恨了无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慕容白雪创作的短篇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夏妈妈见她一回来,脸拉的比日子还长,翻白眼倪了一眼,甩掉手里的抹布,坐到凳子上开始哭骂:“老天爷,我怎么这么命苦,养个孩子,走到街上能用唾沫腥子淹死,我的老脸都被丢光了。啊呵呵,啊呵呵。”又是流鼻涕又。独家小说《爱恨了无期》是慕容白雪所编写的短篇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夏雨晴陆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场精心的设计,成功令两个相爱的人各奔东西,真相浮出水面后,他们还能再续前缘吗?

精彩章节试读:

本来想告诉陆琪,那些照片是因为有人想强奸她,但是不幸中的万幸得他人相救,没让那人得逞,考虑到她是陆琪的未婚妻,凭陆氏集团影响力,一旦报警定会引起媒体热议,所以才放弃报警。

话到嘴边却变成:“对不起,你签了吧!从今往后我们谁也不认识谁。”说到最后,夏雨晴还是没控制住,嗓音里夹杂着哭腔。

离婚协议书早已经写好,是当初陆母同意夏雨晴嫁入陆家的唯一筹码,白纸黑字写的很清楚,将来不管出于什么原因离婚,夏雨晴必须自愿放弃所有财产净身出户,包括房子车子票子乃至孩子。

夏雨晴签下名字时非常自信,觉得一辈子也不会碰到这一天,谁想竟然来的这么快,转眼之间必须面对。

陆琪根本没有看,一掌把离婚协议书打在地上,拎起夏雨晴胸前衣襟,目光里的愤怒浓烈到极点,呼出的鼻息直接喷在那张熟悉的脸上,牙关咬得咯吱咯吱响,挤出的每个字透着狠绝和无情。

说:“你就这么着急见那个野男人,告诉我他到底是谁?”

啪一声,夏雨晴五个手指清晰印在陆琪脸上。

夏雨晴心痛陆琪不理解自己:你怎么可以这样想,即使全世界的人都这么认为但是你不能,你是丈夫是爱人,难道你不清楚我把爱全部给了你。

她哭了,心里的话一个字没对他讲,只见硕大的泪珠吧嗒吧嗒流下来。

陆琪用舌头舔完嘴角溢出的血,绝对疯了,长这么大第一次挨人耳光子,拦腰将夏雨晴抱起扔在床上,高大身躯黑压压过去,抡起的拳头在空中画了个曲线砸向夏雨晴。

明明夏雨晴先动手陆琪只是还回去,但当他的拳头即将触到夏雨晴身子,看到她脸上晶莹泪珠依旧会心抽搐,拳头停在半空中发抖,最后一拳砸向床边。

恰好先前的离婚协议书飘落到床底下,陆琪捡起来撕成稀巴烂撒向地面:“离婚做梦去,我绝对不会放过你。”说完拖着疲惫身子向门外走去。

刚到门口,碰到赶来的秦子珊和朱希文。两人看着他的颓废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抢着往里跑。

看到朱希文,夏雨晴彻底崩溃大声哭着:“我要回家,我不要呆在这里,我要回家。”

“我送你回家,别哭了。”朱希文边说边把外套脱下披在夏雨晴瘦弱身子上。

“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走我们一起送你回家。”秦子珊安慰夏雨晴,临走前故意用细高跟鞋踩了几脚撕碎的离婚协议书。

朱希文因半路接到公司电话,匆匆把夏雨晴送回去调转车头就走,留下秦子珊陪伴夏雨晴。

“雨晴对不起,早知道这样,当初说啥我都不会拦着你报警。”秦子珊满脸歉意,急得眼泪快要掉下来。

夏雨晴用手指挡住她的嘴不让她继续说出来:“珊珊,不管你的事,是我自己选择不报警。”

秦子珊还是满肚子愧疚感,显得非常难受:“不行,我明天去找陆琪,告诉他真相是怎么回事。”

“不用了,他根本不了解我,不信任我,尽然怀疑我对他的感情,觉得我会背叛他。我在他心目中竟那么不堪一击,即使知道真相又会怎么样?夫妻之间连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还谈什么理解。将来如果还有什么不可知的事情发生,是不是每次我都要去他哪里备案,然后一遍又一遍解释。”陆琪的不信任,夏雨晴感到心好痛好痛。

《爱恨了无期》 第七章 夏雨晴不见了 免费试读

夏妈妈见她一回来,脸拉的比日子还长,翻白眼倪了一眼,甩掉手里的抹布,坐到凳子上开始哭骂:“老天爷,我怎么这么命苦,养个孩子,走到街上能用唾沫腥子淹死,我的老脸都被丢光了。啊呵呵,啊呵呵。”又是流鼻涕又是拍巴掌。

夏妈妈一辈子心高气傲,不屑被人支配,出去打工干不了三天就会卷铺盖回家,最大的特长搓麻将,一日三锅,从未拉下比吃饭上瘾,夏雨晴的童年、少年充斥着麻将声跌宕走过来。

常言道十赌九输,家里比狗舔的干净。高中起夏雨晴学会自立,半工半读一直到大学毕业。

工作后把母亲接到身边,她很快在陌生天地找寻到好麻友。不出两月又倒回过去,夏妈***心里始终麻将第一闺女第二。

看着雨晴一天天壮大且与陆氏集团有了牵连,夏妈妈觉得自己的好日子马上来临,高兴的走到哪里夸到哪里。

不料却在婚礼上被夏雨晴重重给了一把掌,她认为夏雨晴就是粉碎掉她后辈子幸福的刽子手,因此话越骂越难听。

“好好一把牌马上就和了,愣是搅得啥球没有了,你回来干啥还嫌我不够寒碜,是不是非要气死我你才满意?”

夏雨晴失望透顶怒极回应,“好,我现在就走免得你受连累,这下满意了吧?”说完便摔门而去。

朱希文给夏雨晴打电话,对方先前一直占线后边索性关机。他脑子里有种不祥预感,下班后着急赶过来,夏妈妈没好气地告知:“谁知道去哪了,说不定已经上天了。”他把电话打给秦子珊,秦子珊表示不在她哪里。

夏雨晴不见了。

天越来越黑,霓虹灯闪烁街灯亮起。朱希文还是联系不上夏雨晴,心里越来越着急,开车在“G”城街道上来回兜圈,犹如一只无头苍蝇没有方向没有目标。

三天不算太长仅有72小时,但经历的事恐怕很多人一辈子遇不上一次。先是结婚典礼上被老公抛弃,然后又是各种媒体轮番报道丑闻事件,最后连同亲生母亲觉得夏雨晴丢人现眼。

人言可畏,朱希文不敢想。他不确定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能否承受如此之重的舆论压力。随便一件事都可能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尽管朱希文一直是无神论者,现在却一遍又一遍祷告上帝,求求你一定要保夏雨晴平安。他多么盼望奇迹能发生在自己身上,如果视线范围之内能看到夏雨晴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啊!但是老天不给他幸运,电话不断拨打过去夏雨晴的手机仍然保持关机状态。

“叮铃铃,叮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打进来,原来是秦子珊打过来。朱希文以为已经找到夏雨晴,迫不及待按下接听键:“雨晴在哪里?”

“嗯,还没找到吗?”秦子珊小心问道,朱希文听后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下子没了精神。好在秦子珊接下来的话令希文于黑暗中又看到一缕曙光:“我知道一个地方或许她在哪里。”

听秦子珊说完,朱希文很快调转车头奔向目的地。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