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穆微言的小说[相公,我给你赎身]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森屿麋鹿 2019-03-15 23:19:43

主角叫穆微言的小说[相公,我给你赎身]完结版免费阅读

《相公,我给你赎身》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相公,我给你赎身 即可阅读全文

《相公,我给你赎身》小说简介

人因害怕失去总是顾忌太多,反而这样失去了自我,也失去了更多美好,但当看清一切,做本我,倒是得到更多。小说文辞雅致,令人赏心悦目。。主人公叫穆微言的书名叫《相公,我给你赎身》,本小说的作者是芝士奶盖创作的耽美小说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吞吞口水,下意识地摸摸身上,发现怀里的合约和银票都不见了。“王爷是在找这个?”李四看穆微言脸上露出慌乱的神色,将桌上的合约拿过来,他在帮穆微言换衣服的时候,将合约拿了出来。穆微言松了一口气,接过合约。主人公叫穆微言的书名叫《相公,我给你赎身》,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芝士奶盖写的一本耽美小说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穆微言,东权国最没钱、没权、没势力的九王爷,一匹被皇族遗弃的黑马。尘香,国都最负盛名的男倌,一个不甘沉沦的风尘男子。落魄王爷与头牌男倌,最不可能有交集的两个人,却在定北王的生日宴上偶然相遇。尘香捉弄他

精彩章节试读:

尘香还在逼近,穆微言还在后退。

从花丛退到草丛,又从草丛退到水潭边。

尘香眼角的余光扫到穆微言身后,他再走两步,就要跌进去了。于是,他停下了脚步。

“九王爷是不是很讨厌尘香?”

“没有……啊!”穆微言吓得说话都不连贯了。

“那九王爷为什么不让尘香亲一下?”

尘香委屈:

“定北王说了,只要今日尘香能亲到九王爷,就给尘香赎身,九王爷难道不能成全一下尘香吗?”

男倌赎身的价钱,远比青楼女子还要高,沦落风尘也是无奈之举,也不是每个男人都愿意成为另一个男人的玩物的。

尘香也有他自己的苦衷。他可怜巴巴地看着穆微言,就好像在看着一根救命的稻草。

众人屏住了呼吸:这要是真亲下去,醉欢楼可就没有头牌了啊!男院小馆中,也就在没有尘香啦!这得让多少男人哭晕在床上啊!

穆云翳凑到穆云峰的耳边:“三哥真说了这话?”

“怎么可能!”穆云峰低语。

这个男倌的胆子还真大,这种谎都敢说,要是穆微言心软了,真让他亲了怎么办?自己难不成真要花银子为他赎身不成?

穆微言看着尘香的模样,有些动容。

风尘男子和风尘女子一样,都想跳出那个火坑,可无奈世人只想寻欢作乐,根本不可能付出真心满足他们的愿望,是以欢场中,很少有恩客愿意花银子为他们赎身的。

亲一下,对于自己来说,不过就是丢了颜面,但对于尘香来说,很有可能就是换来了光明与自由啊!

这么一想,穆微言就不再后退了。

看到此境,尘香不由楞了一下。

李四心中一紧:自家的蠢王爷,不会真的要给他亲吧?

穆云峰皱了皱眉头,琢磨着是不是玩儿大了。

“那……那……”穆微言支支吾吾的,实在说不出“那我给你亲一下”这句话。

尘香看他思前想后的窘样,忽然“噗嗤”一声笑了:

“都说九王爷天真单纯,尘香还不信,今日一见,可算是见识了。”

“你!”穆微言气结。

李四扶额:他家王爷,又被人耍了!

穆微言气愤尘香对自己作弄,正要说他两句,谁知对方又往前一走,穆微言下意识地就往后退,后脚踩空,“扑通”一下,摔进水潭里。

岸上,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嘲笑声。

几个皇子更是笑得前仰后合,腰都直不起来。

穆云峰走过来,将尘香拉进怀里:“好个小鬼头,本王还真以为,你要本王为你赎身呢!”

“怎么,王爷怕了?”尘香缩在穆云峰的怀里。

“还敢嘲笑本王?”

穆云峰下手不知轻重,在尘香腰上掐了一把,疼得尘香龇牙咧嘴,脸上却还要强撑微笑:

“王爷,小香儿哪儿敢啊!”

“谅你也没那个胆子!”穆云峰忽然将尘香打横抱起,朝着内院走去。

众人心知肚明,自觉地让开一条路。

看够笑话的穆云峰撒手不管了,可怜的穆微言,却是全身湿漉漉地从水潭里起来,连打了九个喷嚏。

《相公,我给你赎身》 第10章 喝酒误事 免费试读

他吞吞口水,下意识地摸摸身上,发现怀里的合约和银票都不见了。

“王爷是在找这个?”

李四看穆微言脸上露出慌乱的神色,将桌上的合约拿过来,他在帮穆微言换衣服的时候,将合约拿了出来。

穆微言松了一口气,接过合约:“王老板已经同意跟我们长期合作,以后宫里送来的绸缎,都送到王老板……”

话说到一半,穆微言的手顿住了,翻了翻两张纸的合约,抬头问李四:“银票呢?”

“银票?”李四也被问得一蒙:“什么银票?”

“定金的银票啊!”穆微言指着合约上的某一处:“一千两定金的银票!”

最近几天下大雨,王府的厨房漏水需要修缮,他正准备将银票换成银子去找工匠呢!

谁知,现在银票居然不见了?穆微言能不急吗?

看自家王爷急得抓耳挠腮,李四就更不解了:

“王爷,您昨儿个回来的时候,身上只有合约,没有银票啊!”

不可能啊!他昨天明明接了王老板的十张银票,怎么可能没有呢?

难道是掉路上了?被男馆的小童顺走了?

喝酒误事!喝酒果然误事啊!

李四看到穆微言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就知道自家王爷又闯祸了,长叹一口气:

“这么说,王爷您是丢了一千两银子?”

穆微言苦闷地朝着李四点点头,一副犯了错的孩子模样。

李四摇摇头:“算了,这掉在大街上,也找不回来,王爷就当是没收这一千两好了!”

“可我的确是收了啊!”穆微言委屈。

“可能……那一千两……本来就不属于你!”李四只能这样安慰穆微言。

没有发财的命,别说一千两,就是一万两交到你手里,也握不住。

李四没见到银票,心里也没什么念想,看穆微言酒醒了就好,吩咐他把张三煮的小米粥喝了,便出门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穆微言坐在床上,左思右想觉得这不是个事儿,不能白白丢了银子。

于是,起床穿衣,喝完米粥,一个人出门往男馆的方向去了。

来到男馆门口,略微顿了顿脚,似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为了银子,还是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看到昨日遇到的小童。

“哟,这不是九王爷吗?”小童看到穆微言,立刻迎上来,对他一礼:“九王爷今日又来找王老板?”

别看小童年纪小,在醉欢楼待久了,也练出了一副好眼力,看穆微言往三楼的方向看,心里就猜出了个七七八八。

穆微言摇摇头:“不,我是来找尘香的。”

“尘相公啊。”

小童嘻嘻一笑:

“尘相公昨晚跟王老板折腾了一夜,这会子可能还没起床呢!九王爷,尘相公的起床气可大了,小的可不敢打扰他,九王爷要不自己上楼去找?”

穆微言听着小童的话,心里也有些打退堂鼓:“那……王老板也还没起床?”

扰了王老板的清梦,穆微言担心王老板会生气。

小童摇摇头:“王老板一早就出门谈生意去了,房里就只有尘相公一个人!”

这让穆微言稍微松了口气,谢过小童上了楼。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