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秦淮亦许瑶的小说[美好时光遇见你]最新章节

编辑:栀晚鸢乱 2019-03-16 08:19:58

主角叫秦淮亦许瑶的小说[美好时光遇见你]最新章节

《美好时光遇见你》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美好时光遇见你 即可阅读全文

《美好时光遇见你》小说简介

作者笔力老到,主角的发展路线值得期待,情场感也很强,情节的开局过度发展都十分自然,读起来很顺很舒服,人物塑造上入木三分。。主角是秦淮亦许瑶的小说叫做《美好时光遇见你》,它的作者是月下海草所编写的短篇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秦鹤是秦家最小的儿子。比秦淮亦小了整整十岁。也就是说,许瑶还比秦鹤大了三岁。已经二十出头的秦鹤,长到了一米八五,模样比起秦淮亦来,清秀不少。秦鹤的出现,很令人意外。也是在那天,秦鹤回家,和秦家所有人都。热门小说《美好时光遇见你》由月下海草所编写的短篇类小说,主角秦淮亦许瑶,内容主要讲述:爱秦淮亦十几年,抵不过别人的一句话。他亲手杀了他们的孩子。她咬着他,双目猩红:“你要怎样才能放了我!”他残忍到了极致。直到她疯了、傻了、不记得他了。“一个傻子,谁爱要谁要。”说完,转手将她送人。岁月残

精彩章节试读:

许瑶被秦淮亦扔在了门口。

所有人都用一种嘲讽的眼神看着许瑶。

许菲儿略有担心的说:“淮亦,还是把姐姐接进来吧,我想让她能看着我。”

“你不用管她。”秦淮亦皱着眉头:“只要有她在,婚礼不会顺利的,这种女人,死了算了。”

秦淮亦牵着许菲儿的手,走进了婚礼现场。

许瑶看着秦淮亦和许菲儿的背影,就亦如当初她和秦淮亦结婚的场景。

不知不觉,泪湿眼眶。

所有人都沉浸在幸福里,除了许瑶。

她就像是个陌生人,被所有人拒之门外。

不知不觉,天下起了大雨,电闪雷鸣。

秦淮亦微微扭头,看着大雨滂沱中,许瑶的身影。

她走了。

默不作声的走了。

当然,秦淮亦派了人跟着,直到她回到疯人院,才罢休。

那天,到了晚上,才停雨。

秦淮亦回到家里,秦鹤当面给了他一拳。

两人扭打在一起。

“你为什么要对许瑶这样!她会发烧!会感冒的!为什么要让她淋雨回去!”

“为什么?因为她没有利用价值,因为她令我觉得恶心!”秦淮亦冷笑:“你就对一个破鞋这么感兴趣吗?她已经被我上的都不想再上了,捡你哥哥的玩剩下的,就这么开心吗?!”

“你这个疯子!”秦鹤双目猩红,和秦淮亦对打了起来。

两人不甘示弱。

都中了彩。

“你知不知道,她疯了、傻了、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杀了她的孩子,她不会变成这样的。”

秦淮亦擦干唇角的血迹,冷笑:“关我什么事,死了就死了。”

秦鹤看着自己的哥哥。

突然才发现。

自己根本不认识他。

他太残忍。

残忍到令人发指。

许菲儿很晚才回来,回来时,还带着哭意。

“你怎么了?”

“淮亦……”许菲儿扑倒在他的怀中,哭着说:“我去看姐姐了,谁知道……她狠狠咬了我一口。”

许菲儿拉起自己的手臂:“好疼……”

“去看那种**干嘛?”秦淮亦有些不悦:“以后别去了,任她自生自灭吧。”

“可是……”

“一个疯子罢了,有什么好在意的。”

抱着许菲儿的纤腰,上了楼。

许菲儿依偎在秦淮亦的怀中,唇角露出诡谲的笑意。

当天晚上,秦淮亦抱着许菲儿入睡时,突然听到震天响。

‘轰’的一声,惊得秦淮亦睁开了双眼。

紧跟着,电话就响了起来。

他拿起一看,是疯人院的看护。

“秦,秦先生!发生瓦斯爆炸事件!现在已经着火了!许小姐住的房间,塌陷了!”

一听到这话,秦淮亦猛地冲出房门。

远远的,就看见火光。

所有人站在周围观望着。

秦淮亦踩下油门,到达了现场。

“许瑶人呢!”

看护哭着说:“许……许小姐……死了……”

秦淮亦一听,脑子‘嗡’的一下,像是炸开了。

许瑶死了?!

《美好时光遇见你》 第3章 你连死都不敢 免费试读

秦鹤是秦家最小的儿子。

比秦淮亦小了整整十岁。

也就是说,许瑶还比秦鹤大了三岁。

已经二十出头的秦鹤,长到了一米八五,模样比起秦淮亦来,清秀不少。

秦鹤的出现,很令人意外。

也是在那天,秦鹤回家,和秦家所有人都提出了一个荒唐的事。

“我要娶许瑶。”

“你疯了,她是你的嫂子!”

“前嫂子!”

秦父秦母被气的住院。

秦淮亦再次出现,却是一把捏着许瑶的脖子,怒吼:“你这个**,你勾搭男人的方式真特别,都勾搭到我弟弟头上来了,他鬼迷心窍的说要娶你,说,你们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事!”

秦淮亦的力气真大。

大的快要掐死许瑶。

许瑶一边笑着,一边张着嘴。

但说了什么,秦淮亦看不懂。

“你想嫁给秦鹤,门都没有,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那天起,秦淮亦就把许瑶接回了老家,并且时时刻刻带在身边。

似乎在提醒秦鹤和许瑶,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可能。

四月三号那天,秦淮亦喝的特别醉。

醉醺醺的回来后,踹开了许瑶的门,一把将她压在地上,疯狂的撕扯她的衣服。

许瑶挣扎着,看见他脸上的伤。

“你为什么要和秦鹤在一起!他为了你,可以什么都不要,你呢,你为了他,能做到什么份上?”

秦淮亦的举动,有些怪。

和平时的他不一样。

撕扯到一半,就停了。

他双手撑着地面,看着许瑶。

她能透过他幽深的瞳孔,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

“许瑶,你有没有爱过我?”他的声音,带着轻微的沙哑。

爱……

许瑶张了张嘴,想说。

但是说不出口。

爱这个词,太珍贵。

她和秦淮亦,都要不起。

最终,秦淮亦倒在了许瑶的身旁,隐隐约约的在她耳边说:“我有爱过你……”

不知道是梦话,还是真话。

又或者是把她当成了许菲儿。

许瑶不敢对号入座。

但是听到了那个‘爱’字,还是不自觉泪流满面。

那个夜晚,是许瑶和秦淮亦第一次相拥而眠。

第二天醒来时,秦淮亦已经不见踪影。

仿佛昨晚,只是一个梦。

许菲儿登门拜访,将一堆东西甩在了许瑶的脸上,声嘶力竭:“你到底对淮亦说了什么!为什么他不愿意跟我结婚!你这个**!”

许菲儿如同发狂一般,冲了过来,对许瑶又打又喊的。

家里没人,许菲儿疯狂的抓着许瑶的头发,一遍又一遍的往墙上撞去,大喊:“你去死啊,**,我当了你这么多年的替身!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把他的爱分我一点!我苦熬了这么多年,难道就是为了当你的替身吗?”

什么替身……

许菲儿到底在说什么。

许瑶因为身体虚弱,根本没有能力去反抗,只觉得头重脚轻,一股鲜血从头顶慢慢流了下来。

许菲儿慢慢退后,惊恐至极:“是你要自杀的,不关我的事,不是我打你的。”

说完,许菲儿就跑了。

许瑶踉踉跄跄的爬起来,无声的喊着:“救命……救命……”

她想要找手机,可是怎么找也找不到。

踉踉跄跄的走了出去。

却在转角,碰见了秦鹤。

“许瑶!你怎么了!”

秦鹤大惊,走上前:“你的头怎么了!谁打你!”

许瑶张了嘴,却‘啊’‘啊’了几声,说不出话。

紧跟着,就倒在了秦鹤的怀中。

秦鹤二话不说,直接抱起了许瑶:“我带你去医院。”

谁知,一转身,就看见了秦淮亦站在身后,双目猩红的说着:“许瑶,你这个**!”

秦淮亦冲上前,狠狠的给了秦鹤一拳。

“她是老子的,你敢动她试试看!”

秦鹤自然也不肯放手,硬生生的挨了秦淮亦一拳。

“是你的吗?你别忘记你对她做了什么!你害死了她的孩子,小羽才一岁,你就弄死他,你这么冷血无情,凭什么要把她让给你!”

争斗中,许瑶跌倒在地上。

她似乎听见了什么。

小羽……

是她出生后,从未见过的孩子。

秦淮亦告诉她,这个孩子活着。

她吊着一口气,也是为了能见到这个孩子。

“你说什么……我的孩子……死了?”

秦鹤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对,死了,被我哥活生生的弄死了!”

有句话,叫做莫过心死。

许瑶算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那种所谓的生不如死。

秦淮亦拧着眉头,似乎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走到了许瑶跟前,冷冷的说:“你敢和任何男人**试试看。”

许瑶如同发狂,一把抓住秦淮亦的腿,狠狠的咬了下去。

咬到血液进入口腔,有股腥甜的味道时,她才松口:“秦淮亦,我究竟做了什么,你要这么恨我!”

为什么这么恨她。

秦淮亦想了很久。

大概是恨她的伪善、恨她的阴险。

当年他和许菲儿相爱,被家人得知后,父母就安排了他和许瑶结婚。

秦淮亦一直都认为,这场婚姻,是许瑶骗来的。

所以婚后,没有给许瑶好脸色。

现在也是如此。

他从来没觉得自己有做错。

“你想离开我,想都别想。”秦淮亦横抱起许瑶:“这个女人,我没玩够,秦鹤,如果不想她死,就别见她。”

许瑶发烧了。

那天起,就开始不断的发烧。

一直梦见自己的孩子。

梦见他一直叫着:“妈妈,妈妈……”

可是一醒来,却发现,是梦一场。

孩子,死了……

死在秦淮亦的手里。

“她病的很严重,这样下去,可能会疯。”

迷迷糊糊之间,她睁开了眼睛,看见秦淮亦站在她的跟前,死死的抓着她的肩膀,一字一句的说:“许瑶!你别装傻充愣!对我没用,你疯了、你傻了,都弥补不了你的过错!”

那天后,秦父秦母也来了。

“许瑶,你坐过牢、也当过淮亦的妻子,所以你不能嫁给秦鹤。”

“所以……为了弥补你,我们会为你选个好人家。”

秦家人为她找的下家,就是秦家的司机。

比许瑶整整大了十五岁。

许瑶的神智已经有点不清,时常念着自己的孩子。

秦淮亦皱着眉头,似乎有些不满:“把她送给司机,是不是太便宜她了。”

“好歹是秦家长大的,虽然她有些作法不太好,但毕竟也是吃过秦家饭,淮亦,有些事,别做的太过分。”

过分吗?

秦淮亦从不觉得。

但是把她嫁给自家的司机,他有些不满。

许瑶和司机的婚事,很快定下。

这天,回到了老宅,大家在商量婚事。

许瑶一个人跑到院子里。

秦淮亦走出来,看见她站在那里,傻呵呵的笑着。

她,似乎真的有些疯了。

竟然走到了他的跟前,吻上他的唇角。

那一刻,秦淮亦的浑身如同过电。

是的,他从来没有吻过许瑶。

因为他觉得恶心。

“你在做什么。”秦淮亦拧着眉头,看着她。

许瑶只是笑着,张着嘴,无声的喊了一句:“秦哥哥。”

秦哥哥……

他有多久没有听见许瑶这么喊他了……

秦淮亦推开她,擦掉自己唇上的印记。

婚期很快定下来,下周三,就给许瑶举行婚礼。

婚礼没有多少人,只是走个过场。

婚房就在楼下的杂物间。

司机已经将近四十岁,平时看着很温柔的一个人,谁知道,一进房门,就抓着许瑶,压倒在床上,一巴掌一巴掌的扇着她的脸。

“**!女人都是**!全都是**!”

许瑶不能说话,只能‘啊’‘啊’‘啊’的喊着。

司机扇够了,就从她身上爬下来。

脱下自己的裤子,低头一看:“***,要不是老子用不了这玩意,我也要上上秦少爷的女人到底什么滋味!”

许瑶被扇晕过去了。

醒来时,傻傻的坐在床前,无声的念着自己的孩子。

秦淮亦走下楼,有意无意的经过杂物间。

司机探出头来,笑呵呵的说:“秦少爷,早。”

秦淮亦看了看司机,冷冷的说:“你放心,我会让人取你的**,给你一个孩子。”

司机不举的事,秦淮亦知道。

也是这样,他才肯把许瑶嫁给他。

毕竟,嫁跟不嫁,没什么区别。

司机略显尴尬,只是笑着附和。

秦淮亦知道司机人老实,所以也没说什么。

日子一天天过着,很太平。

但许瑶自嫁给司机后,就再也没有出过那间房。

秦淮亦终于忍不住了。

在司机送父母去机场时,他借用了一个理由,就是:“这个女人本来就是我的。”

然后正大光明的下了楼,进了杂物间。

但是一进杂物间,才发现许瑶整个人躺在床上。

已经不像个人了。

就像是一个骷髅,脸上浮肿,浑身能露出来的皮肤,青紫一片,还有皮带打过的痕迹。

有些地方,甚至出血结痂后,又再受伤。

这样的许瑶,秦淮亦从来没有见过。

那一刻,他觉得,许瑶要死了。

不知道为什么,秦淮亦突然很慌,猛地冲过去,抱起了许瑶,小心翼翼。

“许瑶?”他喊道。

许瑶只是动了动眼皮。

他横抱起她,小心翼翼的如同对待珍宝。

到医院时,医生给了秦淮亦一份病危通知书。

许瑶来过很多次医院,大部分,都是因为秦淮亦。

但没有一次,是下过病危通知书的。

这一次,秦淮亦真的慌了。

“老子要你们救活她!如果救不活,你们全都陪她去死!”

秦淮亦拿着病危通知书,青筋暴起,一遍又一遍的喊着:“许瑶!**给老子起来!老子还没折磨够你!你凭什么死!你有什么资格死!你给老子起来!”

许瑶很想睁开眼,很想看看秦淮亦。

但是没有任何力气,她只能躺着。

许瑶进了重症监护室。

秦淮亦就站在门口,坐了足足一天。

他无时无刻不念着:“你还欠我很多没有还,你欠我一个孩子,你欠我一段婚姻,许瑶,你休想用死来离开我!”

医生一次又一次的出来,告知秦淮亦,许瑶的状况。

当他得知,许瑶是因为重度贫血,还有长期受到凌虐时,秦淮亦整个人就炸了。

他想都没想,就冲回了家。

司机刚好送完父母回来,兴冲冲的喊了一句:“秦少爷好。”

“好你妈!”秦淮亦双目赤红,冲了过去,狠狠的给了司机一拳,紧跟着便是一拳一拳的打在他的脸上、身上。

“老子的女人,只有老子可以折磨她,可以碰她!你敢把她弄成这样?!你有什么资格!”

秦淮亦打红了眼,根本没有在乎身下的人是谁。

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许瑶快死了!

“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你给老子一五一十的说清楚!”

司机被打的半死不活,满口鲜血,一张一合的说:“秦,秦少爷……我,我是按照吩咐办事的。”

“谁的吩咐!”

司机张了张嘴,刚想说话,就晕了过去。

秦淮亦气急,又狠狠的打了几拳头,要不是秦鹤及时赶到,司机也许就死在了秦淮亦的手下。

“你在做什么!折磨完了许瑶,又来折磨司机吗?”

话音刚落下,医院就来了电话。

秦淮亦匆匆赶到医院。

许瑶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

透过玻璃窗,他看见许瑶躺在病床上。

整个人瘦只剩皮包骨。

秦淮亦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愤怒,可是他见不得任何人,除了他以外,伤害许瑶。

“你以前跟我说,你不会为许瑶做任何事,你刚才,为她打人了。”

秦鹤的声音,淡淡的在耳边响起。

许瑶一直沉睡。

医生告诉秦淮亦,她应该有六七天没有进食,只喝水,所以才会这么虚弱。

秦淮亦才知道,原来自家的司机,是个变态。

许瑶因为不能说话,根本就没办法喊出来,再加上神智越发的不清醒。

秦淮亦第一次熬了粥。

有点糊。

“张嘴。”他冷冷的,皱着眉头。

躺在病床上的许瑶,除了两只眼睛能动外,浑身上下,哪里都不能动。

秦淮亦沉默片刻,坐在她身边,轻轻掰开她的嘴:“你怎么这么麻烦,吃个东西还要别人喂?许瑶,你别得寸进尺,我只是看你可怜。”

许瑶吃了几口,就不吃了。

无论秦淮亦怎么喂,她就是不肯张口。

秦淮亦有些无奈,想了半天,匆匆出去买了一颗棒棒糖回来。

“你吃了粥,我就给你吃糖,好不好?”

许瑶的智商,越来越低了。

看见糖,犹如孩子的开心。

秦淮亦突然意识到。

许瑶真的傻了、痴了、呆了。

秦淮亦照顾了几天,许瑶的身体大有起色。

接回家后,说什么不肯让她去住杂物间,司机也因此被扫地出门。

“淮亦,你为什么……要把姐姐带在身边?”

许菲儿紧紧的握紧双手,哀怨道:“你带着她,我们怎么约会?”

“就当她是条狗吧。”秦淮亦淡淡的说着:“一条狗,并不妨碍我们约会吧?”

许菲儿觉得,秦淮亦并没有把许瑶当作狗。

是因为经历过司机那件事,他怕了。

他喜欢上了许瑶吗?

一想到这,许菲儿无比的慌张和害怕。

她不想被许瑶替代,更不想让她夺走秦淮亦的宠爱。

“我知道你在装傻充愣,你只是想要得到淮亦的爱,不是吗?”

只剩下了许菲儿和许瑶,许菲儿毫不吝啬的讥讽:“可淮亦不爱你,只把你当作一条狗,无论你怎么装可怜,怎么的博同情,都没用,他根本不爱你。”

许瑶自顾自的玩着手,不理会许菲儿。

许菲儿拧着眉头,见秦淮亦快回来了,一把将热水泼在自己的身上,大喊:“姐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只是想关心你!”

秦淮亦走进,看着许菲儿红肿的手,微微皱起眉头:“怎么了?”

“我只是和姐姐说说话,没想到她……她竟然……”

许菲儿的眼泪,说流就流。

秦淮亦恶狠狠的瞪着许瑶:“你别以为你傻了,我就不敢对你做什么,滚出去,门口呆着。”

说着,牵着许瑶走到门口,叫了个酒保看着她。

真的就像看一条狗。

许菲儿得意的笑着。

谁知道,门外突然传来‘咣’一声。

“这个疯子怎么突然跑出来啊!有病是吗!谁家的人啊!”

秦淮亦站起身来,走到门口,看见许瑶冲到马路中间,差点被车撞了。

“你能不能消停点?是想让我送你去疯人院吗?”秦淮亦咬着牙:“再有一次,我就送你进去!”

听到这话,许菲儿的眸光一闪。

送许瑶去疯人院……

这个建议好……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