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夏雨晴陆琪的小说[爱恨了无期]免费试读

编辑:四叶草紫丁香 2019-03-16 08:34:13

主角叫夏雨晴陆琪的小说[爱恨了无期]免费试读

《爱恨了无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爱恨了无期 即可阅读全文

《爱恨了无期》小说简介

《爱恨了无期》作者在目前的章节中,对于男主的形象塑造特点鲜明、形象生动,在小说里,无论是正面和侧面,作者都在小说中对男主进行了描写。。精品小说《爱恨了无期》是慕容白雪所编写的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夏雨晴陆琪,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妈,这事不怪她,是我怕你鞋子打滑像上次一样又崴到脚,所以专门让雨晴挑选了一双平底鞋。要怪你就怪儿子孤陋寡闻,不懂礼节上的说道。”陆母见陆琪扛下所有的责任,反问道:“你是成心气我不成?”“伯母,礼节上。小说主人公是夏雨晴陆琪的小说叫做《爱恨了无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慕容白雪创作的短篇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场精心的设计,成功令两个相爱的人各奔东西,真相浮出水面后,他们还能再续前缘吗?

精彩章节试读:

本来想告诉陆琪,那些照片是因为有人想强奸她,但是不幸中的万幸得他人相救,没让那人得逞,考虑到她是陆琪的未婚妻,凭陆氏集团影响力,一旦报警定会引起媒体热议,所以才放弃报警。

话到嘴边却变成:“对不起,你签了吧!从今往后我们谁也不认识谁。”说到最后,夏雨晴还是没控制住,嗓音里夹杂着哭腔。

离婚协议书早已经写好,是当初陆母同意夏雨晴嫁入陆家的唯一筹码,白纸黑字写的很清楚,将来不管出于什么原因离婚,夏雨晴必须自愿放弃所有财产净身出户,包括房子车子票子乃至孩子。

夏雨晴签下名字时非常自信,觉得一辈子也不会碰到这一天,谁想竟然来的这么快,转眼之间必须面对。

陆琪根本没有看,一掌把离婚协议书打在地上,拎起夏雨晴胸前衣襟,目光里的愤怒浓烈到极点,呼出的鼻息直接喷在那张熟悉的脸上,牙关咬得咯吱咯吱响,挤出的每个字透着狠绝和无情。

说:“你就这么着急见那个野男人,告诉我他到底是谁?”

啪一声,夏雨晴五个手指清晰印在陆琪脸上。

夏雨晴心痛陆琪不理解自己:你怎么可以这样想,即使全世界的人都这么认为但是你不能,你是丈夫是爱人,难道你不清楚我把爱全部给了你。

她哭了,心里的话一个字没对他讲,只见硕大的泪珠吧嗒吧嗒流下来。

陆琪用舌头舔完嘴角溢出的血,绝对疯了,长这么大第一次挨人耳光子,拦腰将夏雨晴抱起扔在床上,高大身躯黑压压过去,抡起的拳头在空中画了个曲线砸向夏雨晴。

明明夏雨晴先动手陆琪只是还回去,但当他的拳头即将触到夏雨晴身子,看到她脸上晶莹泪珠依旧会心抽搐,拳头停在半空中发抖,最后一拳砸向床边。

恰好先前的离婚协议书飘落到床底下,陆琪捡起来撕成稀巴烂撒向地面:“离婚做梦去,我绝对不会放过你。”说完拖着疲惫身子向门外走去。

刚到门口,碰到赶来的秦子珊和朱希文。两人看着他的颓废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抢着往里跑。

看到朱希文,夏雨晴彻底崩溃大声哭着:“我要回家,我不要呆在这里,我要回家。”

“我送你回家,别哭了。”朱希文边说边把外套脱下披在夏雨晴瘦弱身子上。

“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走我们一起送你回家。”秦子珊安慰夏雨晴,临走前故意用细高跟鞋踩了几脚撕碎的离婚协议书。

朱希文因半路接到公司电话,匆匆把夏雨晴送回去调转车头就走,留下秦子珊陪伴夏雨晴。

“雨晴对不起,早知道这样,当初说啥我都不会拦着你报警。”秦子珊满脸歉意,急得眼泪快要掉下来。

夏雨晴用手指挡住她的嘴不让她继续说出来:“珊珊,不管你的事,是我自己选择不报警。”

秦子珊还是满肚子愧疚感,显得非常难受:“不行,我明天去找陆琪,告诉他真相是怎么回事。”

“不用了,他根本不了解我,不信任我,尽然怀疑我对他的感情,觉得我会背叛他。我在他心目中竟那么不堪一击,即使知道真相又会怎么样?夫妻之间连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还谈什么理解。将来如果还有什么不可知的事情发生,是不是每次我都要去他哪里备案,然后一遍又一遍解释。”陆琪的不信任,夏雨晴感到心好痛好痛。

《爱恨了无期》 第十一章 好吃的面条 免费试读

“妈,这事不怪她,是我怕你鞋子打滑像上次一样又崴到脚,所以专门让雨晴挑选了一双平底鞋。要怪你就怪儿子孤陋寡闻,不懂礼节上的说道。”陆母见陆琪扛下所有的责任,反问道:“你是成心气我不成?”

“伯母,礼节上的忌讳我们这些年轻人真的不懂,您老人家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们一般见识。”秦子珊劝说道。

“你不就挺有分寸,专门为我选了上好……”秦子珊打断陆母的话,抢着说:“我敬老寿星一杯,祝您老人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说完端起桌上的红酒杯一饮而尽。

陆母乐的眼睛眯成一条缝,秦子珊赶紧附和道:“这就对了,笑一笑十年少。”

“就数你会说话。”母端起杯里的红酒抿了一口道。

陆琪示意夏雨晴赶快坐下,接下来吞进肚子里的饭菜到底什么味道,夏雨晴完全不知道,事实上她也没有吃什么。

所有的一切陆琪全部看在眼里。

家宴结束后陆琪与秦子珊陪陆母唠嗑,夏雨晴根本插不进去话,机械地站在一旁看他们说笑,觉得她的存在完全多余,倍感无聊至极。

直到天黑用过晚餐后,司机才送他们回到“爱的小屋”。

怪不得人常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在陆家别墅,夏雨晴神经紧绷一天,生怕说错话惹陆母不高兴。如今终于回到自己的家,心情一下子轻松许多,她准备把曾经的遭遇说给陆琪听,刚刚坐到沙发上,陆琪忍不住抱怨:“你怎么一点不上心,选的什么礼物,随便马路边买双鞋,也太不正式了。”

“哼,你还倒打一耙,我打电话专门问你选什么样的礼物?是谁说只要是我们的礼物妈都会喜欢。”夏雨晴憋了一肚子火气正找不着地方发泄,陆琪的话是导火索,一下子引着她的怒气。

陆琪觉得夏雨晴不可理喻,自己是说过随便买什么都行,但没想到她居然会买一双鞋去敷衍他母亲,这也太随便了吧,摆明就是没把母亲的生日当回事,他怎么会不生气呢。

夏雨晴对陆琪的不理解感到绝望,你怎么可以那么想,你觉得我会买双地摊鞋去糊弄你母亲,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会虐待你母亲。我原先也想为她买贵重物品,不是怕她又斥责我乱花钱,所以才没敢买。她撅着嘴背对着陆琪生闷气。

一时之间,房间里静悄悄地,空气似乎忘记流动,连同两个人的呼吸变得那么低沉。

陆琪自己劝说自己,事实已经如此,与其还在纠结谁对谁错,倒不如汲取教训,日后多长点记性。

于是他首先干咳两声打破死一般的寂静,对夏雨晴说:“你去下点面条,我饿了。”以此来缓和彼此间的尴尬气氛。

他知道夏雨晴肯定饿了,午餐和晚餐她都是在装样子,其实根本没吃几口。

这个家伙,他还真把自己当爷了。

刚刚还板着黑脸训夏雨晴,转眼让给他煮面去,他以为他是谁?她肯定不乐意。

陆琪见夏雨晴没动静,转过身子去偷瞄她,正好和夏雨晴吃惊的眼神撞在一起。他感到她眸子里射的怒火要把他熔化,为求不被她灼伤,他只好用他的冰冷态度来对待。

“看我干嘛,还不快煮去。”

夏雨晴怀疑听错了,他哪里来那么大的自信心觉得她一定会煮面条去。

她的眼睛轻蔑地看着他:“好,我现在立即马上去给爷煮去。”

陆琪看到夏雨晴起身去煮面条,长长舒出一口气,刚才他是借着今日喝酒才多个胆。殊不知他压根没听到夏雨晴咽回肚子里的后半截话,保证你吃得念念不忘。

看着白花花的面条在沸水里翻滚,夏雨晴心里想着,有人不是

饿了吗?好,那我就多加点佐料。

于是拿起一堆调料瓶管它酸的辣的舔的咸的每样统统来点,胡乱倒进锅里保证重口味。

面条很快煮好端到茶几上,夏雨晴挑衅地把眉毛挑了挑,招呼道:“吃吧,管够,锅里还有。”并把筷子亲手放在陆琪手上,嘴角流出满意的窃喜。

陆琪看了眼面前的面条,真可谓是五味杂陈,尤其是呛人的胡椒粉味直往他鼻子里钻,他强忍住没打喷嚏,眉头微微一皱稍微犹豫一下,夹根面条,吸溜吃进嘴里边。

突然他停止咀嚼,夏雨晴等着看他吐出来的样子,他却笑着说道:“好吃。”然后又夹了一大筷子放到嘴里,闭着眼睛一副贪婪享受的样子。

看着他一副狼吞虎咽的样子,夏雨晴觉得真没劲,转身离去。路过厨房时,她有点纳闷,真的那么好吃?好奇心驱使她拐进去夹了点锅里的剩面吃起来。

“呸呸呸!”她怀疑他的味觉有问题,如此难吃他是怎么咽下去的?夏雨晴为自己的恶作剧忍不住捂嘴笑起来,她躲在厨房听着外面的动静,有点窃喜,看他能撑到什么时候。

听了一会还是没啥动静,夏雨晴走出去发现陆琪已经歪在沙发上睡着了。茶几上碗底朝天,突然她觉得有点内疚,为自己刚才的行为后悔死了,真是难为他。

她的心触到某个柔软地方,眼泪差点掉下来。转身从卧室拿出一床薄被子盖在他身上,他的呼噜声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

夏雨晴觉得这是自己听到最美妙的旋律,忍不住低头在他额前留下轻吻。

时间不早了,她准备去洗手间洗漱后好好睡一觉,休息一周,明天上班肯定会有许多工作需要她去完成。

刚刚踏入卫生间,闻到一股熟悉的饭菜味。仔细一看,马桶里全是刚才做给陆琪的面条。嘿,这家伙不是说好吃吗?好吃干嘛倒掉。

不过此时夏雨晴的火气已经全消了,想想觉得自己是有点过分了,那面条根本不是人吃的东西,因而也就原谅了他的言不由衷。甚至夏雨晴开始后悔,后悔她耍小孩子脾气让陆琪饿着肚子睡去。

当夏雨晴充满内疚准备去卧室睡觉时,忽然从门后伸出一张硕大的手,没等她反应过来,一把将她拦腰从后面抱起,陆琪坏笑道:“你还想整我,看看到底谁整谁。”

“讨厌,你吓死我了,你个大坏蛋。”夏雨晴轻轻捶打着他的胸脯。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