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你是我命定的劫]免费试读 主角叫苏浅沈亦寒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笑起来很干净 2019-03-16 10:40:59

[你是我命定的劫]免费试读 主角叫苏浅沈亦寒的小说免费试读

《你是我命定的劫》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你是我命定的劫 即可阅读全文

《你是我命定的劫》小说简介

《你是我命定的劫》这本书写的真不错,虽然是虚幻小说,但屋次清楚,真不错,我觉得,写这些真不容易。小说主人公是苏浅沈亦寒的小说叫做《你是我命定的劫》,它的作者是夏小苏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不要!“放开我!”她喊着,绝望的泪水从眼睛里滚落,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冒着寒光的注射器刺进她的身体……她彻底失了声,看着那些药推进去,一滴不剩……好久,她终于绝望的嘶吼出声“啊——”那绝望撕裂的声音听。主角叫苏浅沈亦寒的小说叫做《你是我命定的劫》,是作者夏小苏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苏浅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案发现场只留下半条小臂……他说:苏浅,事到如今怨不得别人,只能怪你坏事做绝、不给自己留后路。她被残忍的弄残右腿、被害入狱,她被强制注射D品,生下一个畸形的胎儿。一切的一切在罪魁

精彩章节试读:

苏浅不知道她的大礼是什么意思,但是很快就有了答案。

沈君昊出现了,就在她绝望,却连解脱都做不到的时候,沈君昊出现了。

“……浅,浅浅啊!”沈君昊震惊着,显然也是无法接受自己看见的事实。

听着那颤抖的声音,苏浅笑着,却流下泪水。

“浅浅,我,我来接你了!”看着坐在地上的苏浅,他的声音抖的不成样子,想要抱着她安慰又好像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浅浅,别怕,我已经安排好了,我带你离开,我这就带你离开……”

******

苏浅被沈君昊从监狱里带出来,可是她却越发的觉得看不见希望。

被沈君昊带出来不到一周,她的毒瘾就开始发作。那犹如被千万只虫蚁叮咬的感觉让她生不如死,失去所有的理智。毒瘾发作的时候她恨不能去死,可是等熬过了那个时段,她却没有了死的勇气……

她还有宝宝啊,这是她的宝宝,她不能让她有事。

沈君昊一刻也不敢让她离开他的视线,就算他不在也要有沈家老宅的佣人照顾着。

“宝宝,你说妈妈该怎么办啊?”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妈妈这样留着你,是不是太自私了,嗯?”

一想到她的孩子以后可能会如她这般过人不人鬼不鬼的,她就痛不欲生。

因为她的宝宝还没出生就注定了悲剧的命运,因为害她们变成这样的,是孩子的父亲!

肚子,突然传来一阵疼。

她捂住肚子,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沈君昊出去安排医院的事情了,因为她的情况特殊,所以不放心交给别人。

“刘……”她想喊楼下的佣人,可是却使不出力气。

她一边深呼吸,一边安抚肚子里的宝宝,然后伸手去拿床边的手机,却因为身体失衡而摔在地上。

“啊!”她痛得叫了一声。“刘妈……”她叫了一声,汗水从头上滚落下来。

可以往只要听见一点声音都会焦急地跑过来来的人,今天却迟迟没有出现,她拖着残腿往门口爬,一边爬一边叫着。

吱——

房间的门腿推开,苏浅看着眼前的男士皮鞋,一把抓住他的裤脚。

“君昊……”她疼得脸色惨白。“救,救护车……”

她因为剧痛,手紧紧地攥在一起,可是平时连她皱一下眉都会慌张的沈君昊,此时却没有一点反应。渐渐地她察觉到不对,费力地抬起头,视线却撞进紧紧盯着自己的沈亦寒的眸中……

身子,顿时一僵。逃生的的本能让她瞬间翻身坐起来,可下一秒就被抓住。

“你又想逃去哪里,嗯?”他的手死死地抓着她的肩,声音带着一丝抖动,像是愤怒到了极致。

她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衣服,可是因为脸色太过苍白,所以并没有多鲜活。脸颊尖尖的、眼睛没有一点往日的神采,尤其是看着他的眼神……除了恐惧、憎恨再也没有其他。

“放,放开!”她惊恐又嫌弃地躲避,却挣不开他的束缚。

“刘妈,刘妈……”苏浅大声叫着,汗水从额头上滚落下来,却久久都不见刘妈过来。

也对,既然他找到这,自然就是有备而来的。

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放过我?

看着面前这个自己爱了十二年的男人,心中悲伤又绝望……

《你是我命定的劫》 第07章 有份大礼要送你 免费试读

不要!

“放开我!”她喊着,绝望的泪水从眼睛里滚落,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冒着寒光的注射器刺进她的身体……

她彻底失了声,看着那些药推进去,一滴不剩……

好久,她终于绝望的嘶吼出声

“啊——”那绝望撕裂的声音听得按着她的女人心颤:“沈亦寒,你不得好死,你会有报应、会有报应的!”

“那就看,咱们谁先死吧……”他漠然转身。“记得,按时给她打针!”

******

苏浅不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不明白为什么要按时打针,但察觉自己的宝宝好像没事,自己的精神也突然好起来的时候,心里竟然升起一丝希望。

所以,他是不忍心的吧!

不管他怎么样讨厌她,他对孩子还是存了一丝慈念的,对吧!

那他说,只要她听话就带她离开这,是不是也是真心的?她每天都盼望着,可是等来等去,等到的不是沈亦寒,而是陆颖萱。

她穿着好漂亮的风衣,黑色的裤子将她的腿衬托得格外修长。

她好了,可以自由行动……

不对,她本来就是健康的,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可她呢?

垂眸看看自己的腿,心里一阵扯痛。亦寒哥哥,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呢……

陆颖萱抱着手臂上前,上下打量她一下,然后嫌弃地扇了扇跟前的空气。“苏浅,你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有今天吧!”

“你来这,就是为了看热闹的吗?”

“是啊!”她点头。“亦寒说你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看着倒胃口,我就来欣赏一下。”

心,骤然一痛,却淡淡道:“现在看完了,滚吧!”

“谁说的,我还想看看……你肚子里这个小野种呢!”

“你要干什么?”苏浅一惊,紧张地捂住肚子。

噗嗤……

“我知道,亦寒哥哥说只要你听话,他就会带你出去!”她满眼怜悯地看着她。“可你不会真的天真的以为,亦寒哥哥会让你肚子里的野种出生吧!”

苏浅,听着整个人都有些懵。

什么意思?

“哦天哪~”她惊呼地捂着嘴巴。“看来,你是真不知道啊!”

她到底在说什么?

“浅浅,你就从来都没怀疑过她们每次给你注射的是什么东西吗……”

“你什么意思?”苏浅惊得瞪大眼睛。

“是……海.洛.因哪!”

什,什么?!

“注射了,会成瘾!过量了会死亡的毒.品~咯咯……”她咯咯地笑着。“想不到你真的那么蠢,竟然乖乖的配合注射,你是不是每天都盼着亦寒来接你呢,啊?”

苏浅的耳朵嗡嗡地叫着,一时间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了。

那些东西,是毒.品?

泪水大滴、大滴的砸下来,手紧紧地捂着小腹。难怪,难怪每次注射之后她都觉得精神特别好。难怪,每次注射后,好像连宝宝都特别活跃……

原来,来他给她注射的,是毒.品……

她以为在他弄残了她的腿之后,她对他已经彻底死心,再也不会因为他心痛,再也不会因为他难过了,可是在听见这番话的时候,却痛得仿佛快要死掉了……

她张着嘴巴,嘴唇动着却发不出声音。只有泪水不断坠落,沈亦寒……你为什么这么残忍,为什么……

“这个小野种算时间,有七个月了吧!”她自顾自地说着。“感染鼠疫都没死也是命大,不过听说鼠疫不遗传的,但毒.瘾呢?”

陆颖萱看着她呆愣的样子,她笑得越发愉悦:“浅浅,我真是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吸.毒的你,会生出什么样的小怪物了,咯咯……,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份大礼要送你……”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