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主角叫池月初陆申的小说[经年情深,知微不负]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编辑:微雨花间 2019-04-24 18:12:25

主角叫池月初陆申的小说[经年情深,知微不负]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经年情深,知微不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经年情深,知微不负 即可阅读全文

《经年情深,知微不负》小说简介

《经年情深,知微不负》写的很好,人物,场景都写的很有代入感,语言言简意赅,故事情节很新颖,有吸引力,追更好多年了,就是有点贵,能便宜点么?。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经年情深,知微不负》的小说,是作者红枫湖的姑娘写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女孩的眼泪滚烫,陆申的颈项灼得发烫。池月初的身体与记忆中的身子契合,她也提到宏盛,难道!?陆申眼眸眯了眯,还没琢磨透,怀中的女人已经晕了过去。他心口一慌,横抱起池月初匆匆冲出去。老爷子刚从池月初的话中。主人公叫池月初陆申的小说叫《经年情深,知微不负》,是作者红枫湖的姑娘所编写的都市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他夺走她的清白,却无情的把她赶走。后来,他却把她堵在床角,“霸占了我的第一次,就得拿一辈子补偿我。”

精彩章节试读:

离开陆家大宅以后,池月初摸了摸肚子,有点饿了,也难怪,从早上到现在,她什么东西都没有吃。

进了一家最常去的餐厅,她找了个位置坐下,点好单子呆呆地坐着。

“……一定要好好休息,注意身体……”

熟悉的声音从一边传了过来,这个声音萦绕在她的心中好几年,怎么都忘不掉,但是,她从未有如此幸运,能听到他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说话。

池月初错愕地回头,看到的一幕,比她听到的更加惊讶。

陆申正温柔地待在她的好友凌伊伊的身边,表情是前所未有的怜爱。

陆申和凌伊伊自然也注意到了池月初的存在,视线从凌伊伊的身上转到了池月初的身上,立马换了嫌恶的眼神。

“你竟然还跟到这里来了吗?”陆申冷冷出声。

他本来就是因为待在陆家里面心情不好,很想见到他的小女人,结果还没多久,便又看见了这个烦人的池月初!

这家小餐厅是自己以前最喜欢来的一家,没人知道,除了跟过来,池月初怎么会来到这里。

真不知道是谁教给她的这些本事,难道说,他会因此对她改变看法吗?实在天真!

当初他不愿意相信流言的时候,是她证明给了自己看。

池月初自然不愿意白白受了污蔑,但是在看着两人缠绵悱恻的模样,呆在了原地,破碎出声问:“你……你的心上人,就是伊伊吗?”

凌伊伊在一旁早就冷汗涔涔了起来,两人认识的话,自己的事情不就戳穿了!

掐紧了手心,眼神变得阴狠,抓了抓陆申的衣袖,勉强地微笑着,“陆总,你们认识?”

陆申点点头,“对不起,她是我的未婚妻。我会处理的,伊伊。”

凌伊伊自然没有错过陆申嘴里的那些嫌弃,就好像认识池月初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一样。

她嘴角不易察觉地上扬,既然如此,那就好办了,别怪她心狠,要想让这件事情不暴露,那还不简单?

来到池月初的面前,凌伊伊紧紧握住她的双手。

“我,我不知道你的未婚夫就是他……对不起……”她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看着伊伊的举动,池月初有些惊讶,她这是怎么了?

没等她有什么反应,陆申一把将凌伊伊抱在了怀里,怒视着池月初。

“我警告你,凌伊伊现在是我的女人,你敢欺负她,就算有爷爷撑腰,我也对你不客气!”陆申的眼神里面透露着厌恶。

池月初百口莫辩,甚至半个字都没来得及说,竟被扣上了这样的罪名。

她看着趴在陆申的怀里哭泣的凌伊伊,一番心酸涌上心头。

“我怎么可能欺负伊伊呢,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池月初想要解释,却看见了陆申什么都不想听的表情,顿时哑然。

凌伊伊从陆申的怀中抬头,眼泪汪汪地看着他,说:“陆总,不然我们还是去别的地方吃饭吧。”

陆申点头,拥住凌伊伊离开。

《经年情深,知微不负》 第12章 她归你了 免费试读

女孩的眼泪滚烫,陆申的颈项灼得发烫。

池月初的身体与记忆中的身子契合,她也提到宏盛,难道!?

陆申眼眸眯了眯,还没琢磨透,怀中的女人已经晕了过去。

他心口一慌,横抱起池月初匆匆冲出去。

老爷子刚从池月初的话中缓过神,看着陆申焦急离去的模样,老脸上挂起了笑。

……

池月初从噩梦中惊醒,望着面前笑盈盈的凌伊伊,一愣。

她捏紧被子,身子往里缩了缩。

凌伊伊细眉轻轻一皱,眼底的阴狠一闪而过。

她抚摸着池月初平坦的小腹,声音又缓又柔:“月初,你也怀孕了呢。”

池月初浑身一抖,不可思议地瞪着凌伊伊,哑着嗓音:“怎、怎么会这样!”

凌伊伊摁着小腹的手一重,眼底染满恨意,她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要是这野种生下来,陆家肯定很怀疑,自己嫁入豪门的计划可就泡汤了!

池月初疼得一声嘤咛,痛苦地蜷缩起身子,捂着肚子眼泪不停流。

“你之前说的宏盛是怎么回事?”陆申推门而入,开门见山地问。

凌伊伊错愕地环视二人,眼睛最终停驻在池月初身上。

她掐紧手心,面容忽然变得扭曲,池月初竟然这么有心机,居然敢说出那件事?

她深深地吸了几口气,表情才恢复往日的无辜,她悄悄地退出房门。

池月初和陆申无声对峙半小时后,肥头大耳的男人突然冲进了病房。

油腻的男人亲昵地抱着池月初,对着她又亲又啃。

他嘴里呼出的臭气熏得她恶心,她忍不住地干呕,可怜兮兮地望着陆申。

池月初被人强搂在怀,陆申心中很不是滋味,一拳揍开男人。

中年男人踉跄几下,擦了擦嘴角,“先生,干啥啊?我亲我媳妇儿你搁这凑什么热闹?”

“不……不是的,我不认识他!”池月初垂着头,十指揪紧了床单。

“放屁!”男人呸了一声,“你高中的时候就跟了老子了!咱早就过上夫妻生活了不是吗?你忘了,一个月前咱们还在宏盛……”

声音越发暧昧,到最后男人直接噤声,留给听众无限旖旎的遐想。

“不、不可能!怎么会是你!”池月初望向陆申,她虽然不知道那男人是谁,但绝不会是这个肥头大耳的男人。

何况这男人强占了凌伊伊后,再没有骚扰过她。

凌伊伊气喘吁吁地跑进病房,看到中年男人惊恐地尖叫,双腿忍不住发软。

陆申眼疾手快,揽住了她,他无比鄙夷地瞧着池月初。

心底忍不住自嘲,差一点他就被池月初精湛的演技给骗过去了!

“池月初你想为肚子里的孩子找个便宜爸爸,所以才会在爷爷面前演戏?”

“我没有……我不认识他……”池月初抠着手心,泪流满面。

“老婆!咱们好好养胎!到时候咱们回去好好举办婚礼!”

陆申表情越来越轻蔑,搂紧凌伊伊,冷眼觑着亲密的二人。

凌伊伊冲着男人妩媚一笑,无声说:“她归你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