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耽美同人 > 正文

[你胜人间无数]最新章节 主角叫贺庭深金铃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蝉鸣半夏 2019-04-24 18:27:00

[你胜人间无数]最新章节 主角叫贺庭深金铃的小说最新章节

《你胜人间无数》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你胜人间无数 即可阅读全文

《你胜人间无数》小说简介

《你胜人间无数》主角和那个女总之间的暧昧气氛处理的太苍白,没有说服力,现实脱节过尤不及。老段的情感写的不丰满。一点个人看法,勿怪!。小说主人公是贺庭深金铃的小说是《你胜人间无数》,本小说的作者是句读所编写的短篇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啊,说起来真是可怜。你看看,”她伸出手在金铃怀中的孩子身上掐了一把,“这孩子看上去这么可爱,将来长大了不知道会多好看多吸引女孩子,可是要是让她知道了自己姨娘为了一个男人,宁愿牺牲掉他,也要讨好对方,。小说主人公是贺庭深金铃的小说是《你胜人间无数》,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句读最新写的一本短篇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贺庭深一把将孩子抱进怀中,金铃见了,连唇角的血迹都来不及擦,连忙膝行而上,抱住贺庭深的腿,仰头看向他,“庭深,庭深……我求求你,你放过他吧,放过他啊……他还是个孩子,还什么都不知道……你放过他吧……”

精彩章节试读:

那个人见金铃一直都是安安静静的,还以为她认命了,见她叫自己,以为有什么便宜捡,连忙乐颠颠地凑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金铃用尽全身力气,将手中的簪子狠狠地朝他太阳穴上扎去——

她被鲜血和脑浆溅了一脸,金铃胡乱抹了一把脸,推开门,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

红叶山庄里静悄悄的,一点儿声音都听不见。

她唯恐孩子真的被贺庭深给处置了,连忙一路朝着贺庭深住的院子走去。

他的院子里悄无声息,只有一灯如豆。金铃深吸了一口气,知道贺庭深不是刚才那个小喽啰,若是让他看见自己出来了,恐怕自己又免不得一番皮肉之苦,非但救不了孩子,反而还会让自己折进去。

她猫着腰,借着身材优势,躲到旁边的树丛当中,刚刚藏好,耳畔就响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庄主——庄主,不好了!不好了!”

“什么事?!”贺庭深猛地拉开门,那个人说道,“金铃逃走了。”

“什么?”贺庭深皱起眉头,“不是让你们看着她的吗?怎么还让她跑了?”

就在院子里的金铃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唯恐自己被贺庭深发现了,她蹲太久,腿有点儿麻,下意识地换了一个姿势,然而,就是在这时候——

她脚下踩到了一片树叶,发出轻微的“咔嚓”声。

金铃瞬间提起了心,然而还没有等到她的心放下来,金铃头顶就感觉到一阵疾风,她下意识地伸手一挡,“咯吱”一声,金铃手上一软——她的手臂断了。

“滚出来!”说话间贺庭深一把将金铃揪出来,将她猛地掼到地上。他负手而立,“事到如今,你居然还贼心不死,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金铃勉强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扶住受伤的手臂跟他说道,“贺庭深,孩子是我唯一的亲人了,你何必要这么残忍?”

“我残忍?我残忍,那你们当初又算什么呢?如今你们的命都捏在我的手上,要怎么做,全在我一念之间。”贺庭深眉目冷淡,“是将他平安养大,还是把他的血拿去救人,都看我的意思。”

“贺庭深!”金铃忍无可忍,“孩子是我的唯一的亲人了!我父亲把你一手养大,为了别人的孩子,你就这么对他的外孙吗?”

听她如是说,贺庭深转过头来,幽幽看了她一眼,随即,他脸上露出一个让金铃不寒而栗的微笑,“谁告诉你焦怜卿的孩子是别人的?”

“什——”金铃霍然睁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像是怕她不懂一样,贺庭深解释道,“那个孩子,是我跟焦怜卿的,我用一个我不喜欢的女人的侄子去救我跟我喜欢的女人生的孩子,这样总说得过去了吧?”

他话音刚落,金铃就愤而怒道,“贺庭深!你不是人!”

贺庭深根本不将她这点儿愤怒放在眼里,“为了让你死心,免得再总想把孩子带走,我现在,就让你亲眼看着孩子是如何被放血的。”

“反正,这也是迟早的事情,不是吗?”

《你胜人间无数》 第六章 颠倒黑白 免费试读

“啊,说起来真是可怜。你看看,”她伸出手在金铃怀中的孩子身上掐了一把,“这孩子看上去这么可爱,将来长大了不知道会多好看多吸引女孩子,可是要是让她知道了自己姨娘为了一个男人,宁愿牺牲掉他,也要讨好对方,他该多失望呢?肯定会伤心欲绝吧?”

“瞧我。”她笑了一下,像是才想起来一样,“都忘记了,这金蝉毒是一命换一命的生意,这孩子,长不大了。”

“你闭嘴!”金铃怒道,“不管怎么说,你孩子已经给你救回来了,我的侄子是你孩子的救命恩人,你这样,哪里是对救命恩人的样子!”

“救命恩人?”焦怜卿挑了挑眉,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样,仰头哈哈大笑起来。等她笑够了,她才看着金铃,目露怜悯地说道,“你居然还认为你的孩子是我孩子的救命恩人。金铃,你莫不是忘了,我孩子的金蝉毒是怎么中的?”

金铃朝着她怒目而视,“你孩子怎么中毒的我怎么知道?焦怜卿,你别血口喷人!”

“哈。”焦怜卿冷笑一声,“我孩子身上的毒,的确是我下的,但是你能跟你自己说,这跟你无关吗?”

金铃尽管早就知道是这么回事,但是听她亲口说出来,还是不由得睁大了眼睛,“焦怜卿……你,你简直太丧心病狂了……那可是你的孩子——”

“我的孩子又怎么样?如果不能帮我得到庭深的怜爱,就算他是我的孩子,那又有什么作用?我告诉你,我就是故意给他下毒的,毒死了最好,反正他都是个孽种,还能栽赃到这个小崽子的爹身上,反正妨碍不到我什么,还能让贺庭深心生怜惜。”

“毒不死正好拿你的孩子填命,也好让你认清楚,凡是跟你相关的人,在贺庭深眼中,是连来历不明的野种,也比不上!”

“你在……说什么?”贺庭深明明说孩子是他的,怎么会又变成了野种?

焦怜卿看着她,冷笑了一声,“不妨告诉你,这个孩子根本不是我跟贺庭深的。当初我知道你嫁给贺庭深之后,就跑出来找他,谁知道半路遇到山匪,我被劫走了。孩子就是在那个时候留下的。”

“后来等我到了红叶山庄,我被他发现怀孕了。到了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肚子里多了一个野种。我想把孩子打掉,但是贺庭深不许,他说,孩子生下来,他会视如己出。我不想破坏在他心中的形象,就捏着鼻子生下了孩子。”

焦怜卿转过头来看向金铃,“这下你知道了吧?贺庭深宁愿救一个野种,宁愿把他当成亲生的,也不愿意放你侄子一条生路。”

“金铃,你看你活得多失败?你明明是个大小姐,身份不知道比我高出多少,可是你送上贺庭深的床他都不要你。非但如此,还恨你恨得要命,你说说,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金铃痛苦地闭上眼睛,哀求道,“求求你,别说了……别说了……”

真相在她面前撕开,鲜血淋漓到叫她不忍直视。她不过是爱错了一个人,为什么又会遭遇如此灭顶之灾?

金铃挣扎着站起身来,抱着孩子跌跌撞撞朝外面走去。

她不要再见贺庭深了,她不要了。

她要让贺庭深放他们母子离开,从今往后,她都不要再见贺庭深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