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总裁的出逃情人]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卢静潇司南渊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树瑶风 2019-01-23 14:05:57

[总裁的出逃情人]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卢静潇司南渊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总裁的出逃情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总裁的出逃情人 即可阅读全文

《总裁的出逃情人》小说简介

小说整体脉络清晰,文笔流畅,值得推荐。。经典小说《总裁的出逃情人》由香芋奶茶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卢静潇司南渊,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卢静潇被杨家的司机直接送回了司南渊的别墅,卢静潇让他改道喊了好几次人家都充耳不闻,压根就没有开口跟她说话的意思。卢静潇也彻底被杨家的人给打败了,主人奇葩,连带着下人全都是奇葩。未婚妻眼巴巴地给自己的未。《总裁的出逃情人》是作者香芋奶茶所著的一本言情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总裁的出逃情人》精彩章节节选:卢静潇跟了他两年,最后,他却在她高烧的时候跟别人订婚了。 卢静潇拿着行李就要出走,他却又死缠烂打各种纠葛。 卢静潇怒极:“爱不起也就算了,还放不下,司南渊你特么的是不是男人?” 某人一脸的无害:“我是不是男人你不知道吗?” 司南渊是青市最著名的商场新贵,出道几年,强占了青市三分之二的市场,更与本市的龙头老大杨家独女定下了婚约,显赫无二。 然而,传闻,这个男人却为了一个不知名的女人放弃了联姻,得罪了杨家,甚至惹来了杀身之祸。 他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为什么要兜兜转转许久,他才明白什么是最重要的?

《总裁的出逃情人》 第十章这次必须彻底分手了 免费试读

卢静潇被杨家的司机直接送回了司南渊的别墅,卢静潇让他改道喊了好几次人家都充耳不闻,压根就没有开口跟她说话的意思。

卢静潇也彻底被杨家的人给打败了,主人奇葩,连带着下人全都是奇葩。

未婚妻眼巴巴地给自己的未婚夫送情人过来,下人还一脸的坚贞不移保证完成任务的样子,这也是史无前例了。

卢静潇下车的时候,张妈已经候在那里了,一见卢静潇就率先扑了上去,拉着她的手上下打量了一番,连眼泪都涌出来了:“小姐,你,真是--可怜的小姐--”

张妈是无语凝噎,她是无言以对。

“小姐,你别怕,先生马上就回来了,刚刚给我打过电话了。”张妈还是不放心,左瞧右瞧的,好像怕卢静少了块肉似的。

现在这个时势,她要说马上走人,也说不过去了。卢静潇完全被磨得没有脾气了,就静静的进了屋,坐在沙发上等司南渊。

无论如何,这次必须要彻底分手了!

司南渊回来的时候,脚步都是虚的。

他一眼就见到卢静潇安然无恙地端坐在沙发上,还有闲情看今天的报纸,他悬着的心落了下去。

“晓晓。”司南渊虽然比较淡定,但那完全是因为他面瘫,其实他的心理活动跟张妈刚才是一样一样的。

“司总。”卢静潇站了起来,恭敬地问候了自家老板一声。

某人本来还挺淡定的脸色顿时就崩裂了,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

“卢静潇,你当我是什么?”他一字一顿都仿佛从喉咙深处挤出来的一眼,缓慢而压抑,暗沉炽烈的目光紧紧锁在她的身上。

卢静潇抬起清亮的眉眼,有种淡淡的疲惫感:“你是我的前男友兼老板,没错吧?”

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从早上到接到杨千媚那边的电话之前,司南渊一直在找她,心里被自责和恐惧所煎熬着。

现在她安然无恙了,第一句话竟然是叫他司总?

呵呵,真是中国好员工。

“老板?前男友?那请问卢静潇小姐你站在司某人的家里,是以什么身份?公事还是私事?”司南渊目光凛冽,恨不得在眼前淡定平静的女人脸上灼出一个洞来。

卢静潇倒是没有料到他会这样问,一下子被噎住了。

她沉吟了一会,才低声道:“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想跟司总说声,我们是真的分手了,以后请公私分明。”

司南渊几乎没吐血,一双极致漂亮的眼睛冷得跟淬了寒冰一样,一字一顿地对着她说道:“我知道了,你可以滚了!”

真是的,分个手而已,他需要这么没有素质吗?动不动就跟一个女人说滚,很有意思吗?

卢静潇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顺着他的意思回了一句:“好,没事我就先走了。”

可是她的脚步还没有迈出到门口,又被叫住了。

“你给我站住!”司南渊又出声叫住了她,只是声音怎么听怎么别扭。

“张妈给你做饭了,吃完再叫司默送你回去。”

卢静潇的脚步只是顿了一顿,淡淡地说道:“不必了,我自己回去可以了。”

她说完话,没有再等司南渊的回答,径直地往花园走去。

出了花园还没有走到两步,司南渊一贯用着的车子就跟了上来,车窗缓缓摇下,司默一脸的无奈:“卢小姐,司哥让我来送你。”

卢静潇也没有侨情下去了,一言不发地绕过车头,拉过了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

司默尽职尽责地将她送到了宿舍公寓楼下,停好车后,他又掏出了一串钥匙提给卢静潇。

“这是公司附近的公寓,那里治安比较好,你搬到那边吧。”

卢静潇伸手接过,眼底起了一丝丝的波澜,声音却依旧是不冷不热的:“这是分手费?”

司默耸耸肩,声音比他的表情更无奈:“我只是拿钱办事的,卢小姐。”

卢静潇也没有再问下去,拿着要钥匙就下车了。

这边的治安的确不是很好,搬到那边离公司又近,何乐不为?

况且,再不受他的心意,他估计会炸毛的。

被卢静潇腹诽的某人此时正坐在餐桌前对着一大桌子菜肴。

本来以为两人重归于好的张妈,兴冲冲地做了一桌子的好菜,可出来的时候,却只看到自家先生一个人,落寞地站在那里。

“卢小姐呢?”张妈拿着锅铲,有些不解地问道。

司南渊现在提起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都觉得肝痛,声音异常的冷淡:“走了!”

张妈顿时一脸的遗憾:“那我做了这么多的菜不是浪费了?”

司南渊的脸彻底垮了下来,没看到她家主人已经失恋了吗?失恋啊!失恋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还在心疼你做的菜?你就不能心疼心疼你家主人?

“浪费什么?我吃不行吗?吃不完就喂狗!”

张妈默默地汗颜了--他们这里,什么时候有狗了?她怎么不知道?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