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苏默寒米染的小说[强夺予欢]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聚橙为海 2019-01-23 14:20:16

主角叫苏默寒米染的小说[强夺予欢]结局免费阅读

《强夺予欢》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强夺予欢 即可阅读全文

《强夺予欢》小说简介

《强夺予欢》作者在目前的章节中,对于男主的形象塑造特点鲜明、形象生动,在小说里,无论是正面和侧面,作者都在小说中对男主进行了描写。。主角叫苏默寒米染的小说叫《强夺予欢》,本小说的作者是峰火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默寒,你放开我,不行……你看清楚了我是谁……”苏家老宅。米染被迫抵在浴缸边,夏天淡薄的衣物被水浸染,沉重的带着森森寒意,她尽量躲避那只肆虐的手,生怕自己下一秒会羞耻的叫出声。想逃离,浴室门明明近在咫。经典小说《强夺予欢》由峰火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默寒米染,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看着米染眼中的慌乱,苏默寒语带笑意的调侃,“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了,我可爱的——小舅妈。” 在说到小舅妈三个字的时候,他的语气一顿,俨然是有意强调。 许是玩够了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几乎是同时最后的阻碍被撕

精彩章节试读:

佣人便只有老实回答,“昨晚苏夫人回来的很迟,今天一早好像昏倒了,被送去医院了。让我煲汤送过去。”

“这女儿人原来这么娇气。嗯我知道了。”苏默寒冷笑到,便走上楼去换衣服了。

“哎等等,你也给米雅煲一份汤吧。”走到二楼又转身吩咐到。

“好的。”佣人便进厨房开始煲汤。

医院里的苏源接到老爷子的电话,看着醒来的米染,米染点头,意思是他又什么事,可以先离开。苏源理解到了米染的意思告诉她一会儿家里会送汤来,让她休息等着。

米染刚刚要睡着了,就看见一个身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米雅。米染一惊,“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受伤了吗?”

看着一脸惊讶的米染,米雅感觉到好笑,“我这个做姐姐的来看看为我输血的妹妹,怎么了?”

米染总觉得米雅不怀好意,就把脸转向一边。米雅看着米染不搭理自己,便离开了,因为苏默寒打电话来说一会儿要来,要是发现自己没有在病房那……

便匆匆离开了。

米雅走了没多久,苏源就来了,苏源带来的汤很好喝,家里的佣人煲汤真的很厉害,之前在家里的时候,米妈就很对煲汤,只不过……

米染喝了汤,就很困,可能是因为有了孩子的原因,吃的也多了,也嗜睡了。苏源收拾好了便离开了。

一边米雅也喝着汤,是苏默寒带来的,一听是苏默寒专门吩咐佣人为自己煲的,便把汤都很完了。本以为苏默寒会多待一会儿,但是苏默寒说公司里有事,晚点再来看她。她在他面前一直都是听话的样子,所以她也就听从了。虽然心里不愿意他离开。

苏默寒走出米雅的病房,就问了米染的病房,便去看了了米染,她睡着,她还是喜欢侧睡,把腿弯着,苏默寒以前问过她为什喜欢这样睡,米染也不知道,后来听别人说,这种睡姿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以前他想的是,他会陪在她的身边,这样不会让她不会有不安全的时刻,这样她便可以安心的睡觉了。

可是……

苏默寒很惋惜,也恨她,是她断送了他们的未来。但是心里还是爱着她的,看着有些痛苦的样子,皱起了眉头。多想为她抹去这皱起的眉头。可是,他们都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可是还是深爱着她,不停地折磨她,只是想多看一眼,把她留在自己身边。

转身匆匆离开。“你一会儿把米染的病例拿来我看看。”向助理吩咐完,便开始眯着眼睛休息一下,昨夜熬夜处理了很多文件,很累。

米雅看到了苏默寒去看米染,心里很是火。于是在病房里着急的不得了,这个女人都这样了,还是能勾引默寒。为了不让自己的努力白费,米雅想到了曹玲。

“喂,你来趟医院吧。”拨通了曹玲的电话。

“怎么了?”曹玲在百货商场买衣服,毕竟女人最重要的就是漂亮啊。

“米染,又要和我强默寒了!这也不是你想看到的吧!”米雅真的有些气愤。

“怎么办啊?”曹玲当然不想米染在勾搭苏默寒,连买衣服的心情都没有了,赶紧找了个清净的地方和米雅商谈。

“你不是觉得米染不适合做苏源的太太嘛,现在有个机会。她怀了苏默寒的孩子,这样的女人你还能容忍她做苏家的媳妇?”

曹玲听到米雅的这番话,生气极了,手里的手机啪的摔到地上。

曹玲自从苏默寒得势后就被赶到了国外,也是最近才回来的。本来就对米染这个媳妇不满意,这下恨不得剁了她,敢背着自己的儿子,搞男人,还是苏默寒。曹玲便打了电话,弄到一份离婚协议。

一拿到离婚协议便去了医院,要找这个女人算账。米染睡着了做了个美美的梦,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孩子,朝自己跑来,嘴里喊着“妈妈”,“妈妈”……

“碰”地一声,病房门被推开,米染立刻醒来了。一看进来的事曹玲,还怒气冲冲的,看来这又是个不速之客。

心里原本还是不开心,但是她还不是苏源的母亲,“妈,你怎么来了?”米染一边说一边起身来。

曹玲气冲冲的走过来,把手里的东西摔在桌上,径直走向米染,一个耳光就落米苍白的脸上,“你还有脸叫我,你个贱,人。”

米染知道曹玲一直不喜欢自己,但是也没有这样生气过啊。有些不知道什么情况。拿起桌上的东西,打开一看是离婚协议书。

一脸茫然的看着曹玲,“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苏默寒的事,你都怀着他的孩子了,怎么还想做我们苏家的媳妇,你这个女人脸皮到底是有多厚?你也看到了,我为了苏源,不想你给我们苏家蒙羞,你签了这份离婚协议吧。”曹玲说了这番话,米染明白了,曹玲是有准备的了,这次一定要把自己赶出苏家。

“对于这件事,是我的不对,我可以签。但是希望你不要把我怀孕的事告诉苏默寒。”米染拿着笔。

“你做都做了还怕当事人知道。我知道了,你签吧,我把你的东西都打包好了,送回你家了。”米染想不到曹玲动作这么快。

米染也知道这是自己理亏,是自己对不起苏源,看了看离婚协议上面也有一笔钱,可以够自己养活这个孩子的。便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曹玲看着米染签了字,便拿着离开了。感觉这个女人终于远离自己的儿子了。

曹玲本来都出去了,又择回来了,“我告诉你,以后不要出现在苏源身边,你这样的女人,被苏默寒睡了,我儿子还要被这绿锅。你怀孕的事我是不可能不告诉苏默寒的,我可是要看着你失去所有的。”

“不不不,你不能这样,我就只剩这个孩子了。求你了求你了!”米染都跪在地上求她了,可是曹玲猛的一抬手,米染便摔到了床边。曹玲便离开了,对于曹玲来说她要做的都做到了,要这个女人远离苏源。滚的远远的。

看着曹玲离开的身影,米染眼泪不争气的留下来,米染不知道怎么办,要是让苏默寒知道了,她真的不敢想,苏默寒一定会恨死自己,她可能就真的保不住这属于她唯一的东西了。

她该怎么办?怎么办?无助,真的很无助。但是有没有人能帮到他了。

《强夺予欢》 第1章 残酷的开始 免费试读

“默寒,你放开我,不行……你看清楚了我是谁……”

苏家老宅。

米染被迫抵在浴缸边,夏天淡薄的衣物被水浸染,沉重的带着森森寒意,她尽量躲避那只肆虐的手,生怕自己下一秒会羞耻的叫出声。

想逃离,浴室门明明近在咫尺,只可惜双手被制在苏默寒手里,她根本一步都走不出去。

看着米染眼中的慌乱,苏默寒语带笑意的调侃,“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了,我可爱的——小舅妈。”

在说到小舅妈三个字的时候,他的语气一顿,俨然是有意强调。

许是玩够了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几乎是同时最后的阻碍被撕碎,苏墨寒下身一挺,坚硬的灼热长驱直入,气势汹汹的撞进女人的娇嫩处。

“啊——”

陡然传来的疼痛,逼得米染惊叫出声,耳边依稀传来男人邪肆的声音,“小舅妈,你这样的女人,我那个没用的舅舅怎么能满足的了?”

毫不掩饰的鄙夷和不屑,落在米染耳边,化为一道道惊雷,轰的一声声在她耳边炸开。

“不行,真的不行……”米染脑子一瞬间空白,本能的小声呢喃着,只是苏默寒的动作未停,反而速度更快起来。

最后米染被逼的没了办法,只能满眼绝望的哭求,“真的不行,要是被苏源看见了……”

“够了!”

没想到米染话未说完,苏默寒便变了脸色厉声呵斥,眼中是抑制不住的寒冽。

被这样的苏默寒吓了一跳,又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米染忍着畏惧,面色苍白的不敢再多说,生怕一不小心惹恼了身前喜怒无常的男人。

可这样的委曲求全,看在苏默寒眼里越发刺目,忍不住怒声质问,“就这么怕那个窝囊废看见?”

咬了咬唇瓣,米染不敢应声,却听男人的言语间笑意越发戏谑,“那你不妨卖力一些,只要把我伺候好了,指不定能赶在他回来之前做完。”

“你疯了?”米染脱口而出,怔怔看着眼前的男人,仿佛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人。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眼中的意味,苏默寒毫不顾忌的冷嗤,“若是那人回来看到这一幕,你说他会怎么看你?还是会因为你这个外人,和我这个血亲决裂?”

心中一阵阵发寒,就在十分钟之前,她还以为他有最起码的羞耻心,现在米染已经丝毫不抱希望了。

此刻的苏默寒于米染而言,就是个发了疯的魔鬼。

果然,苏默寒笑着接话,“看来你已经有答案了,当初你是我的女人却嫁给了他,现在背着他返回来勾引我,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

他早有打算,分明是吃准了她无计可施!

满腔热泪夺眶而出,米染忍不住哭出声,“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和米雅马上就要结婚了,难道这样还不够?”

米雅,她们是一母同胞的姐妹,人生却是天差地别,如今她在高高在上的云端,为什么这些人将她踩踏进尘埃还不够?

“当然不够!”捏住女人光洁的下颚,苏默寒语气满是无处消散的恨,“这些都是你欠我的,不久之后我就会娶小雅为妻,但是她身体不好,有些事只能由你这个妹妹代劳了。”

“怎么会身体不好?”顾不上反驳苏默寒,米染忍不住关切的追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无论发生了多少事,至少她和米雅还是姐妹,即便心里有怨,她也不愿自己的姐姐出事,可是苏默寒的回答却让她大惊失色。

“看来你巴不得小雅出事啊!”不给她反驳的机会,苏默寒冷嗤,“不过恐怕是要你失望了,现在小雅好的很,只是当初将一个肾移植给了我,难免要多顾忌一些。”

“两年前的移植手术?”米染心中突然有不好的预感,还是忍不住的问出口。

而苏默寒接下来的话,更是如利刃一般,狠狠的划在她的心上。

“难为你忙着勾三搭四的时候,还有心情来关心我的死活,既然知道那场手术。”

勾三搭四?

原来他的心里一直是这样看她的?

可明明事实不是这样的啊?

满眼急切的看向苏默寒,米染心里的话脱口而出,“不是的,移植手术怎么会是米雅做的?”

“不是小雅难不成是你?”苏默寒说完便自顾自的冷嗤,“你的演技何两年前相比,可是太拙劣了一些。”

“你相信我,当年是……”

直视米染苍白的俏脸,苏默寒不耐烦的厉声打断,“相信你?米染,你让我相信你?”

眼中隐晦渐深,苏默寒掐住米染的手指蓦然收紧,“两年前我差点丢了命,你做了什么?背着我嫁给了我的亲舅舅,现在和我说让我相信你?”

当初如果不是相信她,如今他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从鬼门关捡了条命回来,他的女人却成了他的亲舅妈,经历过这些之后还能相信谁?

想到这里,苏默寒又开始毫不顾忌的律动起来,两人的动作激起层层的水浪,旖旎的声响在偌大的浴室回荡。

身下是撕心裂肺的疼,米染却仿佛浑然不觉的兀自呢喃,“不是的,不是的……”

“你以为我还像以前那么蠢?”苏默寒咬牙切齿的呵斥,他最看不得米染这幅模样,楚楚可怜受尽委屈,只有经历过才知道,那泪水沾染的都是淬了毒的箭。

越想苏默寒越恼怒,语气也越发咄咄逼人,“倒是我看走眼了,你的演技一如既往的卓越,小金人不给你还真是可惜了。”

大掌在女人丰盈的柔软用力揉搓,见她咬着唇连哼都不哼一声,苏默寒心中恨意更甚,“当初眼看着小的没希望了,就把主意打在老的身上了?嫁给男朋友的亲舅舅,亏你他妈能想的出来。”

谁能想到他当时好不容易,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来,听到这样的消息时,是怎样的灭顶之灾!

满腔的恨意,仿佛都要随着动作,毫不顾惜的传递到身下的女人身体。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