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谭先生,谋婚不良]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徐子衿谭牧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蓝天白裙少女 2019-01-23 14:41:39

[谭先生,谋婚不良]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徐子衿谭牧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谭先生,谋婚不良》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谭先生,谋婚不良 即可阅读全文

《谭先生,谋婚不良》小说简介

不错,《谭先生,谋婚不良》故事虽然平常但也有新颖之处。主角是徐子衿谭牧的小说叫《谭先生,谋婚不良》,本小说的作者是曦锦年写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谭中南深觉姜虞说得有理,在人们的观念里,结婚不是登记领证就是结婚,而是按照习俗走仪式摆婚宴才是真正意义的结婚。自己这个长子,从小就没了母亲,姜虞这个后母虽然不错,但长子心中始终存着隔阂,一直不肯接受姜。经典小说《谭先生,谋婚不良》由曦锦年所编写的都市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徐子衿谭牧,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因为那场车祸,本是天骄之子的他,失去了双腿。因为那场车祸,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三年的时间,一切都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她从当年的大家千金沦落到被送给别人的失洁女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即将要嫁

精彩章节试读:

“哦,好。”看着谭牧寒气嗖嗖的脸庞,她急急忙应了一声,飞快从包里拿出自己的身份证和户口本。

谭牧接过来看都没看一眼便递给许嚣,末了竟然抽出一张纸巾拭了拭手,随后扔进垃圾桶里。

那随意又刻意动作,仿佛徐子衿的证件是什么肮脏邋遢的玩意儿。

徐子衿看得清清楚楚,心里说不出的羞愤。

“你什么意思?”她忍不住开口质问谭牧。

谭牧不答,幽幽反问了她一句:“你觉得呢?”

徐子衿绷着脸,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不爽,“我就是不知道才问你。”

谭牧口吐薄冰道:“我以为你应该很有自知之明,毕竟你是什么身份,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所以,又是在拐着弯抹着角地羞辱她,是吗?

徐子衿简直气得肺疼,但她没有像第一次见面那般,当场不客气地反击回去。而是不断地深呼吸,以此舒缓内心的怒火。

同时在心里告诉自己,为了父亲,她没有什么是不能忍的。

许嚣出去不到三分钟就回来了,手里捧着两本结婚证,一本递给谭牧一本,递给了徐子衿。

末了,深深看了徐子衿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就走了。

徐子衿捏着自己的结婚证,不敢相信,短短几分钟时间,她跟谭牧就成了名正言顺的合法夫妻。

她还以为刚刚谭牧找她要证件是拿去审核,毕竟男人只拿了她一个人的资料,而且据她所知,结婚是需要拍结婚照,两个人当面宣誓,表明意愿,才能拿到结婚证。

可现在,所有的程序都不是正常流程……

徐子衿盯着手里的红本,愣愣出神。

谭牧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眯了眯眼睛,随后唇角勾起一抹嘲讽,“你就这么想当谭家的大少奶奶吗?看你盯着红本眼睛都快黏在上边扯不下来了!”

徐子衿回过神,脱口便解释道:“你别误会,我完全没有这种想法,我只不过是——”

徐子衿想说自己盯着结婚证出神,是因为太惊讶了。

可话没说完,谭牧便冷冷打断她,“我不管姜虞把你安排在我什么是什么目的,但有一点你应该知道,我现在可以接受你是我的妻子,但下一秒我也可以让你手里的红本失效,你懂我的意思吗?”

徐子衿又不是傻瓜,怎么会不懂他话里暗藏的警告?

只是,这人也未免太小人之心了。

徐子衿羞恼回应道:“你别把自己是贼就把人当贼好吗?说得我好像对你有什么谋算一样,事实上我根本就不想嫁给你!”

如果不是为了父亲,她绝对不会嫁给他。

谭牧满目讥诮地望着她,“可你到底还是嫁了不是吗?”

言下之意就是,徐子衿想与不想根本没什么差别。

徐子衿这回气得肝都疼了!

谭牧拿起结婚证,看都没看便丢到徐子衿面前,“好好保管,要是丢了,你的身份可就尴尬了。”

徐子衿看了眼谭牧的红本,对于谭牧说的话她很气愤,却无可奈何。

他能不走流程就拿到结婚证,可见其能力通天。

这样的人,如果他不想承认自己的身份,有证和没证根本没有区别。

从民政局出来,谭牧摇着轮椅走在前边,徐子衿拎着包包跟在后头。

上车的时候,许子衿很自觉地不去碰谭牧,甚至很知趣地自己走到车子前门。

然而,手刚碰上门把,谭牧冰冷如寒冬腊月的声音便响了起来,“你是想让我被笑话吗?!”

许子衿不明所以。

谭牧给她解疑答惑道:“你是我的妻子,你不跟我坐一起,而是自己坐在前边,你觉得要是被传出去,外人会如何议论我?”

原来他在意的是这个!

但是……

她的身份摆在那儿,注定了走到哪儿都会被人嘲讽不齿,谭牧娶了她本来就是娶了笑话。

一个小笑话跟一个大笑话比起来,根本不足一提,但这样至少他在回去的路上不需要再忍受她难闻的发香。

她也是为了他好!

《谭先生,谋婚不良》 第十章 同一阵线 免费试读

谭中南深觉姜虞说得有理,在人们的观念里,结婚不是登记领证就是结婚,而是按照习俗走仪式摆婚宴才是真正意义的结婚。

自己这个长子,从小就没了母亲,姜虞这个后母虽然不错,但长子心中始终存着隔阂,一直不肯接受姜虞,对他这个父亲也是颇有怨言。

不过,他并不生气,也不怪他,都是他当初对死去的妻子太过忽视,她才会积郁成疾早早离开了人世,若非如此,长子也不至于性格大变,变成今天这样冷心冷性,不近人情。

正因心中对早逝的妻子有愧,谭中南对谭牧也觉得有所亏欠,尤其是他经历了车祸双腿致残后,更是觉得愧疚自责。

那天邻市的一处厂房工地出了事,本来是他要过去处理的,但国外一个客户突然到访,他被绊住了脚,临时把任务交了给谭牧,结果谭牧在回来的路上就出了车祸……

回想往事,谭中南愧责不已,他对谭牧说:“你虞姨说得对,婚礼得办,你是家中长子,身份不同一般,你的婚姻大事绝不能草率对待。”

听着谭中南自以为是为了自己好的话,谭牧没有丝毫高兴,反而觉得可笑至极。

若真是看重他这个长子,他就不会会听信姜虞的话,给他找个声名狼藉的女人为妻了。

他是双腿残废,不是身患绝症,真想娶妻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他之所以不娶,只是没有遇到心仪的对象罢了。

可他所谓的父亲却生怕他娶不到老婆,对姜虞的话言听计从,不仅给他找了个婚前乱搞的女人为妻,还打算大摆宴席,公告天下。

他是嫌他这个长子不够丢人,想遂了姜虞的愿,让他成为整个A市的谈资笑话是吗?!

谭牧很清楚姜虞提议办婚宴的目的,他绝对不会让她如愿以偿的。

徐子衿一直在留意谭牧的表情,见他冷若冰霜的眼底翻涌着愤怒,她知道他很生气。

起先她不明白他为何如此愤怒,结婚大办婚礼是件好事,很多人因为没钱只能遗憾缩减这里的开支。

而谭牧无需自己烦心就有人给他操办,如此省心的好事,多少人求之不得。

但当她把目光转到姜虞身上时,她忽然就明白了谭牧的愤怒源于何处。

姜虞明显没按好心,她让她嫁给谭牧已经是不怀好意,提议办婚宴显然也是想看谭牧的笑话。

想起谭牧在民政局说得那番话,徐子衿很自觉地跟他站在同一阵线。

不等谭牧开口驳斥谭中南,她便抢先开口对谭中南说:“婚礼我也不赞成办,虽说二老承诺会一力承担所有的事,但谭牧身为新郎,不可能真的什么都不管,到时候要迎客要敬酒,他的身体肯定会吃不消……”

谭中南看了徐子衿一眼,意外她竟然会多嘴插话。

徐子衿面色坦然面对谭中南,声音娓娓道:“结婚本是你情我愿的事,我能嫁给谭牧已经是天大的福分,婚礼什么的对我而言都不重要,人好才是最重要的,所以还是以谭牧的身体为重吧,其他的以后再说也不迟。”

谭牧诧异的目光从徐子衿脸上掠过,见她眉目温婉,满脸坚持,那一刹那间,他眉间的阴郁似乎淡了一些。

听了徐子衿的话,谭中南沉吟思考了起来。

姜虞千算万算,没算到自己找回来的徐子衿竟然会跳出来跟自己唱对台戏。

她自是不希望自己的算计失去支持,当即说道:“老爷,子衿说的话虽然不无道理,可谭牧的身份到底是摆在那儿,不办婚宴传出去只怕会被诟病……”

徐子衿心思聪慧,抓着姜虞的话反驳道:“被人说几句闲话无伤大雅,但谭牧若是因此而累坏了身体反而得不偿失,夫人你也不希望谭牧有什么事吧?”

话到这个份上,姜虞若是还坚持办婚宴,万一谭牧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这责任必然就是她担。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