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经年回首情意旧]最新章节 主角叫宁檬季展羿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微雨花间 2019-01-23 15:05:25

[经年回首情意旧]最新章节 主角叫宁檬季展羿的小说最新章节

《经年回首情意旧》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经年回首情意旧 即可阅读全文

《经年回首情意旧》小说简介

无上的女主光环让置身漩涡的妹子依旧惊心动魄,女主仿佛躲过这一劫,又有下一劫,人物关系错综复杂,文章已经有上千章了,期待一个好结尾。。精品小说《经年回首情意旧》是过江鲤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宁檬季展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眼见杜夫人走远,宁檬一把甩开了季展羿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她整个人像是一条橡皮筋一样弹开,躲得老远。怎么哪里都是这个人?!宁檬悻悻地盯了季展羿一眼,他脸上挂着的浅淡的笑容,一双湛黑色深眸染了晨光,里面。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经年回首情意旧》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过江鲤写的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一场专访,小人算计,宁檬被人捉奸在床。 从此“小三”,“骚货”标签满身,成了下水道里恶臭扑鼻的死老鼠。 夜场初遇,她媚眼如丝贴身送吻,却不知他就是藏在旧梦深处抹不去的影子! 他一身白衣,匡扶生死,护她如命,宠她入骨。 原本以为,这就是结局……

精彩章节试读:

眼见杜夫人走远,宁檬一把甩开了季展羿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

她整个人像是一条橡皮筋一样弹开,躲得老远。

怎么哪里都是这个人?!

宁檬悻悻地盯了季展羿一眼,他脸上挂着的浅淡的笑容,一双湛黑色深眸染了晨光,里面淬满了细碎的光泽。

幸灾乐祸是吧?你笑吧,笑掉你俩大门牙才好呢!

宁檬懒得理他准备转身就走,身后的季展羿却不冷不热的甩了一句:“‘谢’字不会说?”

“谢什么?你是指刚刚替我解围?”宁檬回头冲着季展羿翻了个白眼:“我有求你吗?狗抬耗子多管闲事!”

“……”季展羿语塞。

很好!

遇到宁檬,绝对是季展羿回国之后的一大惊喜!

众心捧月千依百顺的日子过的还真是不习惯,要不然自己怎么会刚回来就遇到了这个怼天怼地对空气的女人?

眼见宁檬长发一甩,扯着背包向门急诊室冲去,季展羿眼眸微微一眯。

果然,她倒是一点没变,跟记忆中那个模糊的影子一样,奔跑起来像是一阵旋风。

心急如焚的宁檬问了前台,从急诊室辗转到住院部,一阵狼窜,等见到宁妈妈的时候,额头上的汗水都沿着脸颊直往下滚。

“大夫,我妈妈这是怎么了?”

宁檬看着母亲双目紧闭躺在床上,手指,左胸上都穿插粗细不一的管子联通旁边的仪器,心脏深处咯噔一声,感觉整个人就往无尽的黑色深渊坠去。

“你是病人家属?”开口的是一个心外科医生,还算随和,关键是颜值过关,干净的俊逸的五官配上一身大褂,帅到晃眼。

可惜,宁檬心急如焚,现在根本腾不出心思来赏这份“好姿色”。

医生看了一眼匆忙赶来的宁檬就冲她招了招手:“先让病人休息,我们到外面说。”

“好!”宁檬点头,嘴上应着心里却直犯嘀咕的。

一般医生背着病人跟家属宣告消息,毋庸置疑,情况一定非常糟糕。

“是这样的,在你来之前,我们已经给病人做了全身检查。然后,我们发现……”医生顿了一顿:“我们怀疑……”

“怀疑什么?大夫您倒是说啊,这又不是电视剧卡点,拜托您就别卖关子了……”

宁檬是个急性子,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在她面前的时候说话做事卡带。

不过很快她就发现眼前这个男人满脸黑线唇角开始抽搐,立即识趣的告饶:“对不起啊大夫,我就是太心急了,您说,您接着说……”

“病人送医后出现短暂昏迷,濒死感。胸闷,心颤,感知障碍。”

“我们查了心肌酶谱,心脏CT,颅内+颈部MRI平扫等检查的,病人心脏跟大脑都没有发生明显器质性病变。而且,刚才病人一直觉得自己呼吸困难缺氧,但是血氧饱和度正常。”

“所以呢?我妈到底是什么病?”

“我们初步怀疑病人精神状态存在异常,她现在的一些特征跟植物性神经紊乱非常的像!而且急性焦虑症发作,也跟心梗的症状极为相似。”

“也就是说,我妈妈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对吧?”宁檬对焦虑症的没有什么很深的认知,所以松了口气。

“是的,不存在生命危险。但是……”医生盯着宁檬:“焦虑症患者本身会出现各种各样症状,内心非常煎熬,还是要早些配合治疗。如果病情延误发展成为重度度焦虑会合并抑郁,后果不容乐观。”

“我知道了。”宁檬点头,心里就卷起了一团乱麻,焦虑症她没怎么听过,但是抑郁症她可听得多了。

不光听得多,见得也多。

当年大学寝室一个女生,就因为抑郁症在宿舍楼公厕格子间里割腕自杀了,这个阴影她现在还没擦去。

“大夫,怎么确诊我妈妈是不是患了那个什么焦虑症?需要吃什么药,做什么治疗?”

“你问的巧了,今天周四,院内有一顶级神经内科的专家坐诊,你带着你母亲的检查报告过去让他看一眼。”

“好的,谢谢大夫。”宁檬是个明事理的人,眼见医生态度随和,觉得自己刚才出言不逊就赶紧道谢。

“份内的事情,不过这个主任医师的号很难挂,这样吧……”医生顿了顿,冲着回廊里缓步而来的护士喊了一句:“吴,你查完房之后带着705的病房家属去门诊楼找今天神经内科坐诊的专家,加个急。”

“好的薛医生,收到。”远处的护士应了一声,比了一个ok的手势。

“谢谢……”专家号有多难,别人不知道,宁檬这个电视台工作的人心里可跟明镜似的。

黄牛党,挂号难,这样的采访报道她做了不下百八十起。

“不客气!”他礼貌的回应,然后扯了扯工牌:“我叫薛朗沅,如果705病人还有什么其他问题直接找我就行。”

说完,薛如一转身向回廊尽头的电梯口走去。

宁檬跟着护士小吴前往门诊楼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绕过就诊等候区的时候,宁檬能清晰的感受到等待区的就诊病人一双双哀怨,愤怒的小眼神在自己身上一下一下戳啊戳的剜割。

你别说,“走后门”的感觉还真的就是挺爽。

三十四号病人出了门诊室,吴护士抬手就在敲了敲门,然后闪进了去。

大约五秒钟之后,护士就走了出来,脸上莫名的就多了几许桃粉春.色。

“你现在可以进去了,我刚刚已经打过招呼了。”吴护士说着,还不忘抬手捂住了自己绯红的双夹,然后一路小跑逃离了门诊楼。

什么情况?

宁檬心里直犯嘀咕,这是医院也不是窑子,刚刚那个小护士看上去怎么就跟春宵几度一样兴奋呢?

再说了,刚刚她进去了也不过五秒,眨眨眼皮的功夫,这里面的正主得“德艺双馨”到什么程度?

擦,一定是最近小黄文看多了,满脑袋都在搅屎!

宁檬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推开了门诊室的房门。

门诊室不大,纤尘不染,干净到出奇,窗台上摆放着两株繁茂的绿萝。

医生背窗而坐,低着头,十指如飞正在键盘上录入着什么信息。

“医生您好,我就是加急的那位……”宁檬故意拿捏了嗓音,让自己说话听起来尽量的谦逊温柔,像个知书达理的闺秀。

有求于人就得识趣一点,撒娇的女人最好命。

果然,宁檬的话还没有说完,房间内敲键盘的声音戛然而止,端坐在电脑对面医生缓缓的抬起了脑袋。

起初的时候,宁檬心里还有那么一些小窃喜,但当她迎上眼前那双铺满了疏离的黑眸,瞬间觉得自己当胸中了一枪。

duang!

所有的小庆幸,被崩成了渣土!

《经年回首情意旧》 006 崩成渣土 免费试读

眼见杜夫人走远,宁檬一把甩开了季展羿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

她整个人像是一条橡皮筋一样弹开,躲得老远。

怎么哪里都是这个人?!

宁檬悻悻地盯了季展羿一眼,他脸上挂着的浅淡的笑容,一双湛黑色深眸染了晨光,里面淬满了细碎的光泽。

幸灾乐祸是吧?你笑吧,笑掉你俩大门牙才好呢!

宁檬懒得理他准备转身就走,身后的季展羿却不冷不热的甩了一句:“‘谢’字不会说?”

“谢什么?你是指刚刚替我解围?”宁檬回头冲着季展羿翻了个白眼:“我有求你吗?狗抬耗子多管闲事!”

“……”季展羿语塞。

很好!

遇到宁檬,绝对是季展羿回国之后的一大惊喜!

众心捧月千依百顺的日子过的还真是不习惯,要不然自己怎么会刚回来就遇到了这个怼天怼地对空气的女人?

眼见宁檬长发一甩,扯着背包向门急诊室冲去,季展羿眼眸微微一眯。

果然,她倒是一点没变,跟记忆中那个模糊的影子一样,奔跑起来像是一阵旋风。

心急如焚的宁檬问了前台,从急诊室辗转到住院部,一阵狼窜,等见到宁妈妈的时候,额头上的汗水都沿着脸颊直往下滚。

“大夫,我妈妈这是怎么了?”

宁檬看着母亲双目紧闭躺在床上,手指,左胸上都穿插粗细不一的管子联通旁边的仪器,心脏深处咯噔一声,感觉整个人就往无尽的黑色深渊坠去。

“你是病人家属?”开口的是一个心外科医生,还算随和,关键是颜值过关,干净的俊逸的五官配上一身大褂,帅到晃眼。

可惜,宁檬心急如焚,现在根本腾不出心思来赏这份“好姿色”。

医生看了一眼匆忙赶来的宁檬就冲她招了招手:“先让病人休息,我们到外面说。”

“好!”宁檬点头,嘴上应着心里却直犯嘀咕的。

一般医生背着病人跟家属宣告消息,毋庸置疑,情况一定非常糟糕。

“是这样的,在你来之前,我们已经给病人做了全身检查。然后,我们发现……”医生顿了一顿:“我们怀疑……”

“怀疑什么?大夫您倒是说啊,这又不是电视剧卡点,拜托您就别卖关子了……”

宁檬是个急性子,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在她面前的时候说话做事卡带。

不过很快她就发现眼前这个男人满脸黑线唇角开始抽搐,立即识趣的告饶:“对不起啊大夫,我就是太心急了,您说,您接着说……”

“病人送医后出现短暂昏迷,濒死感。胸闷,心颤,感知障碍。”

“我们查了心肌酶谱,心脏CT,颅内+颈部MRI平扫等检查的,病人心脏跟大脑都没有发生明显器质性病变。而且,刚才病人一直觉得自己呼吸困难缺氧,但是血氧饱和度正常。”

“所以呢?我妈到底是什么病?”

“我们初步怀疑病人精神状态存在异常,她现在的一些特征跟植物性神经紊乱非常的像!而且急性焦虑症发作,也跟心梗的症状极为相似。”

“也就是说,我妈妈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对吧?”宁檬对焦虑症的没有什么很深的认知,所以松了口气。

“是的,不存在生命危险。但是……”医生盯着宁檬:“焦虑症患者本身会出现各种各样症状,内心非常煎熬,还是要早些配合治疗。如果病情延误发展成为重度度焦虑会合并抑郁,后果不容乐观。”

“我知道了。”宁檬点头,心里就卷起了一团乱麻,焦虑症她没怎么听过,但是抑郁症她可听得多了。

不光听得多,见得也多。

当年大学寝室一个女生,就因为抑郁症在宿舍楼公厕格子间里割腕自杀了,这个阴影她现在还没擦去。

“大夫,怎么确诊我妈妈是不是患了那个什么焦虑症?需要吃什么药,做什么治疗?”

“你问的巧了,今天周四,院内有一顶级神经内科的专家坐诊,你带着你母亲的检查报告过去让他看一眼。”

“好的,谢谢大夫。”宁檬是个明事理的人,眼见医生态度随和,觉得自己刚才出言不逊就赶紧道谢。

“份内的事情,不过这个主任医师的号很难挂,这样吧……”医生顿了顿,冲着回廊里缓步而来的护士喊了一句:“吴,你查完房之后带着705的病房家属去门诊楼找今天神经内科坐诊的专家,加个急。”

“好的薛医生,收到。”远处的护士应了一声,比了一个ok的手势。

“谢谢……”专家号有多难,别人不知道,宁檬这个电视台工作的人心里可跟明镜似的。

黄牛党,挂号难,这样的采访报道她做了不下百八十起。

“不客气!”他礼貌的回应,然后扯了扯工牌:“我叫薛朗沅,如果705病人还有什么其他问题直接找我就行。”

说完,薛如一转身向回廊尽头的电梯口走去。

宁檬跟着护士小吴前往门诊楼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绕过就诊等候区的时候,宁檬能清晰的感受到等待区的就诊病人一双双哀怨,愤怒的小眼神在自己身上一下一下戳啊戳的剜割。

你别说,“走后门”的感觉还真的就是挺爽。

三十四号病人出了门诊室,吴护士抬手就在敲了敲门,然后闪进了去。

大约五秒钟之后,护士就走了出来,脸上莫名的就多了几许桃粉春.色。

“你现在可以进去了,我刚刚已经打过招呼了。”吴护士说着,还不忘抬手捂住了自己绯红的双夹,然后一路小跑逃离了门诊楼。

什么情况?

宁檬心里直犯嘀咕,这是医院也不是窑子,刚刚那个小护士看上去怎么就跟春宵几度一样兴奋呢?

再说了,刚刚她进去了也不过五秒,眨眨眼皮的功夫,这里面的正主得“德艺双馨”到什么程度?

擦,一定是最近小黄文看多了,满脑袋都在搅屎!

宁檬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推开了门诊室的房门。

门诊室不大,纤尘不染,干净到出奇,窗台上摆放着两株繁茂的绿萝。

医生背窗而坐,低着头,十指如飞正在键盘上录入着什么信息。

“医生您好,我就是加急的那位……”宁檬故意拿捏了嗓音,让自己说话听起来尽量的谦逊温柔,像个知书达理的闺秀。

有求于人就得识趣一点,撒娇的女人最好命。

果然,宁檬的话还没有说完,房间内敲键盘的声音戛然而止,端坐在电脑对面医生缓缓的抬起了脑袋。

起初的时候,宁檬心里还有那么一些小窃喜,但当她迎上眼前那双铺满了疏离的黑眸,瞬间觉得自己当胸中了一枪。

duang!

所有的小庆幸,被崩成了渣土!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