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苗爱武忠孝嫂子的小说[美女总裁倒追我]最新章节

编辑:恬淡春风 2019-01-23 15:34:07

主角叫苗爱武忠孝嫂子的小说[美女总裁倒追我]最新章节

《美女总裁倒追我》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美女总裁倒追我 即可阅读全文

《美女总裁倒追我》小说简介

《美女总裁倒追我》可以,凑合着看,无聊打发一下时间。推荐一个更爽的:[全-球-废-品-王],大家搜下就可以看,要是不好看给你一百块!。完结小说《美女总裁倒追我》由麦苗生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苗爱武忠孝嫂子,书中主要讲述了:第八章爱武不远不近地跟着,果然,她走到一个没人地方就开始东张西望了。随后慢慢地开始褪裤子,接着蹲下了。不过,爱武只看到白花花的一片,关键地方则模模糊糊的,还没等看清楚,忠孝嫂子就提上裤子了,端起盆子来。《美女总裁倒追我》是麦苗生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苗爱武忠孝嫂子,书中主要讲述了:励志回村带领群众致富,从此一飞冲天,成了现代农业发展的典范邻居嫂子请他去帮动物配种,于是深陷其中难以自拔偶然机会救了美女,从此成就了美女总裁倒追农民的佳话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七章

看这样子,这女孩儿不是把爱武当成土匪,就是当成歹徒了。

爱武很是郁闷,往前走了两步,那个帐篷凶恶地朝着姑娘,刚想开口解释什么,女孩嗖地一下站起来。一副准备拼命的样子,幸亏这个时候拖拉机手带着妇女们赶到了。

大家七嘴八舌地告诉她,是这个老板救了她,而蒋南方自己也回忆起了,自己如何在拖拉机上被甩进河里,然后自己在河上哭喊,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蒋南方将信将疑,脸上冷冰冰地,应付了事地冲着爱武点个头,意思是表示感谢了。

爱武瞬间受伤,心里腹诽道:“太牛了吧?有还是我救了你吧/”

危险解除了,虽然发生了意外,但是结局还不错,爱武带着大家徒步回到村里,又花钱雇了个推土机,去把拖拉机给拽回来。

到了忠孝嫂子家,这些常年在外打工的妇女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抢床位,人人都很凶悍,差点因为床位打起来。

性格温顺的蒋南方连边都靠不上,最后,人人都有了住处,却唯独闪下了蒋南方。

忠孝嫂子为难地看看蒋南方,最后求救似的看着爱武,道:“爱武,要不,让她上你家去吧。”

爱武楞了半天,怎么也没想到,运气竟然这么好。

他把蒋南方领到自己家。

爱武家前后两趟瓦房,前面是仓房,中间一个大门,然后一个过道,来到后面的房子。

后面的房子共四间,东边一个门,西边一个门。

爱武作为东家,住在最东边那一间,他给蒋南方安排了跟自己对门的那间。

特别提一下,爱武家厕所在房子西边。

蒋南方打量了一下房子,没有想到,自己不争不抢,反倒是住到了条件最好的房子。

因为爱武救了她的命,所以,她对爱武的态度倒还算比较平和。

她左顾右盼地了一会儿,这才问道:“苗哥,你家大爷大娘呢?”

后者摇头:“我家就我一个人。”

“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些。”

“这有什么对不起的,你又不知道情况,走,我送你过去吃饭。”

爱武有点话唠,他是想引逗着蒋南方多说话,毕竟是自己发誓,要把蒋南方拿下嘛。

但是,他可是热脸蹭了个冷**,蒋南方没有回话,而是冷冰冰的,眼睛里带着几分警惕。

爱武瞬间没了说话的兴趣。

吃过饭,忠孝嫂子就准备带着这些人去采摘木耳了,但是,骤然增加了这么多人,反倒是多了不少事,忠孝家里又是头一次来这么多人,竟然手忙脚乱,所以还得让爱武来帮忙。

爱武来到忠孝家,一进院子,好家伙,在靠近厕所的那个地方,蹲着好几个,哗啦啦地放水,把地面冲得土星子乱飞。

看见爱武进来,这些女人也不在乎,依旧亮着白花花的**。

还有的半蹲半站,前后上下地乱抖,把那沾在乱草毛上的尿滴抖落。

也有的半蹲半站的,旁若无人地换纸巾。

爱武瞄了几眼,就进屋了,他知道,这些女人常见出来给人采摘木耳,都是老江湖了,家的概念淡了,脸皮也老了,什么都不在乎了。

如果这个时候,爱武勾勾手指,肯定就有人跟自己去来上一发。

对这种女人,爱武不感兴趣,他来到屋里坐在炕沿上,掏出烟来解闷儿。

蒋南方厌恶地用手扇走烟雾,后来干脆出去了。

女人们放完水,爱武出去把牛车套上,把车赶出院子,在大街上等着,妇女们陆续地爬上牛车,忠孝嫂子这才抱着一大堆衣服上了车。

爱武看着她抱了这么多衣服,就皱眉道:“你不是去捡黑菜吗?(采摘木耳),拿这么多衣服噶哈?”

忠孝嫂子叹口气:“太忙了,连衣服都顾不上,我拿了地里去,趁功夫洗洗,正好就在地里晒干了。”

爱武无语,能说什么?寡妇不易啊。

走上大街,一群小青年在打牙撩嘴,突然看了陌生的一群女人,都停下来不说话了,等到他们看见蒋南方,一个个都傻了,眼珠都不转了,有的哈喇子淌下来了。

爱武就暗暗好笑:“天下牲口,一个吊样。”

牛车过了大桥,就往西去,经过了一片玉米地,突然就从玉米地里钻出来个人,偏偏还放了很响的一个屁,满车的女人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爱武认出来了,这个人就是村长郎玉成,一张大饼子脸,一对死羊眼,看人不转眼珠。

此刻,他看到牛车上竟然是一群妇女,一下来精神了。

跟女人调情是他的拿手戏,此刻,他嘿嘿地笑着,拿起一块土喀拉,嘴里道:“麻痹,笑个屁!“

说着,就扔了过来,不偏不倚就打在了牛**上,那牛一下就惊了,撒开蹄子就蹿了起来。

这牛车跑起来,快倒不是很快,关键就是颠得厉害,几下就能把人颠下去,满车的妇女都尖叫起来,赶紧相互抓住对方。

爱武回头一看,忠孝嫂子差点颠到车下,一把就给她揽住了。

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一只手就故意捂住了忠孝嫂子的胸上。

忠孝嫂子竟然没有反抗,爱武回头一看,嫂子闭上了眼睛。

爱武可就胆大了,这一只手拉着牛缰绳,嘴里装腔作势地喊着:“吁……“另一只手忘情地在忠孝嫂子胸上揉着。

忽然,又一双手拽住了自己的衣服,一阵馨香传到鼻孔中,爱武浑身一颤,陶醉了,这个人是蒋南方。

蒋南方也是差点颠下去,关键时刻,她拽住了爱武哥哥的衣服。

就这一点,也差点把爱武高兴蒙了,脑袋一晕一晕的,心里反复叨念:“她肯抓我的衣服,看来对我还不是那么讨厌。”

牛车跑了三里多路,到了忠孝嫂子的菌地,爱武只好恋恋不舍地收紧了缰绳,那牛车停了下来。

卸了车,栓好了牛,那边忠孝嫂子把人安排好了,又把晾晒的帘子搭好。

爱武直接坐在了蒋南方的身边,帮她捡黑菜。

蒋南方好奇地拿起满是木耳的菌袋,然后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眨呀眨的,简直萌透了。

两只**的小手在上面摆弄半天,最后转过身来,主动问了爱武一个问题;“这个怎么弄啊?“

爱武受宠若惊,赶紧蹲下来,教给她怎么采摘,随后问道:“在家没捡过吗?“

蒋南方突然脸色一沉,道:“跟你有关系吗?“

爱武翻了个白眼,暗道:“真是给惯坏了。“

随即站了起来,却发现,忠孝嫂子似乎很着急,东瞅西望的,看起来是想厕所。

忽然,她又做了个决定,她端起了装满衣服的脸盆,然后钻进玉米地,往大河方向走去。

爱武笑了,忠孝嫂子这是故意掩人耳目呢,她这是洗衣服撒尿两不耽误。

爱武想看忠孝嫂子那个地方已经很久了,这回终于逮着机会了。

于是,他站起身来,溜溜达达也钻进了玉米地。

《美女总裁倒追我》 第八章 免费试读

第八章

爱武不远不近地跟着,果然,她走到一个没人地方就开始东张西望了。

随后慢慢地开始褪裤子,接着蹲下了。

不过,爱武只看到白花花的一片,关键地方则模模糊糊的,还没等看清楚,忠孝嫂子就提上裤子了,端起盆子来往大河走。

爱武一阵失落,谁知刚想往回走,突然从旁边树林里钻出个人影儿,只一把就把忠孝嫂子拽了进去。

爱武大吃一惊,连忙追过去,追到跟前,他停下脚步,蹑手蹑脚跟过去,看到那个人影儿,他更加吃惊了。

气喘吁吁的使劲把忠孝嫂子压在身上,然后试图用嘴去亲忠孝嫂子。

忠孝嫂子努力地歪着脑袋,但是,看情形,忠孝嫂子的力气越来越弱,情急之中,泪花在眼眶里打转。

她小声道:“求你了,别这样,你这是干什么?村长。”

果然是郎玉成。

“嘘,村长怎么了,村长也喜欢你啊。。”

“信不信我去告你?“

“你随便,我在镇里没人能当村长吗?上到当官的,下到包村干部,我全喂出来了,你能把我怎么的?再者说了,你告了我,你也好不了,到时候,全村的唾沫也能把你淹死。“

这一句话,一下击中了忠孝嫂子的软肋,她无助地哀哀地哭了起来。

爱武这回可真的是气着了,他早就知道,朗玉成见了女人挪不动步,谁知竟然不要脸到了这个地步。

此时,那边情况不是很好,忠孝嫂子的裤子被扯开了,忠孝嫂子明显气力不支,那郎玉成自己把裤子褪到腿弯处,跟着就往忠孝嫂子身上爬。

爱武再顾不上生气,他去地上找石头,却根本就没找到石头,只好捡起一块土坷垃,照准郎玉成扔了过去,啪擦一下,直接砸在郎玉成的后脑勺上。

郎玉成嗷的叫了一声,接着就歪倒在一边,那忠孝嫂子却吓得浑身哆嗦着,傻在那里,不会动弹了。

爱武暗叫一声糟糕,这个忠孝嫂子怎么这么傻,你不赶紧跑,还在这里干什么?

没办法,他只好几步跑过去,拽起忠孝嫂子来就跑。

忠孝嫂子提溜着裤子跟着跑出去十几米,却又返身往回跑,爱武一看傻了,就小声喊道:“嫂子,你干什么去?”

忠孝嫂子也不吭声,一气跑回去,把她的洗脸盆,还有一堆衣服收拾起来,这才往外跑。

两个人跑出去百十多米,爱武冷丁回头看了一眼,但见忠孝嫂子的前门尽开,身体都露出来了,他的脑袋轰的一下,这可真的是见到忠孝嫂子身体了,他就停住了。

现在,大白天,这个样子要是跑出去,让人家看着了,那还了得了?

于是,他咯噔一下,就站下了。

忠孝嫂子疑惑地跟在后面,见爱武停住了,还莫名其妙,道:“怎么了?”

爱武用下巴朝她下面一点,道:“把衣服弄利索了。”

忠孝嫂子低头一看,脸唰地就红了,赶紧往上提裤子,但是那裤子是硬生生地给撕开的,无论怎么处理,还是无法掩盖身体。

爱武知道,现在可不是欣赏风景的时候,他刚才是用土卡拉砸了那郎玉成的脑袋,那没有什么伤害力,与其说是自己把他砸晕了,还不如说,是自己把他吓了一跳,吓蒙了。

自己拽着忠孝嫂子跑出来,才多远的距离?多说也就百十米,如果现在郎玉成醒来,听到忠孝嫂子的哭声,就可以顺着声音找过来。

那个时候,自己就无端地暴露了,像郎玉成这么心狠手毒的人,报复起自己来,那还能防范得住吗?

想到这里,爱武哈腰在忠孝嫂子耳边道:“嫂子,那郎玉成马上就过来了,赶紧跑吧。”

忠孝嫂子慌了,两条腿都不会动了,爱武一把拽起她来,拔腿就往西跑。

两个人往树林里钻去,也不知奔了多远,最后两个人都累得气喘吁吁的了。

忠孝嫂子干脆一**坐在地上,道:“愿意咋的咋的,我是不跑了。”话没说完,就哎呀一声,爱武闻声看过去,问道:“怎么了?”

忠孝嫂子指指下面,说道:“这里疼。“

爱武仔细看去,却见,她的两条腿中间的那个地方,好像是有血

刚才她裤子破了,在树林中一阵奔逃,肯定是被扎进什么东西了。

爱武就过来,轻轻抱住她的双腿,把她托起来,放在一块石头上,仔细查看她那个地方的伤势。

忠孝嫂子因为疼,也就顾不上那么多了。

说实话,还真没有多大的伤口,在外面上扎了两根刺,里面有些灰尘和颗粒。

要清理灰尘,就需要用清水冲洗,可是,这里没有清水,爱武到处撒目,这下可犯愁了。

他想到自己撒泡尿来冲洗伤口,却怕那样会引起感染,正在走坐不安,却瞥见了她端的脸盆。

刚才忠孝嫂子去洗衣服,结果被郎玉成给偷袭了,结果自己拽着她跑路,这一路把衣服都跑掉了,就剩了两件衣服了。

此刻,什么也顾不上了,就得赶紧去打水。

从这里到大河怎么也得有半里路,爱武拿出来百米冲刺的速度,直接奔大河去了,足足跑了五六分钟,这才到了大河,打了水就往回跑,这一路上苞米叶子刮得脸都出血道子了,他也顾不上,生怕嫂子被别人发现。

来到那个地方,却发现嫂子不见了,吓了他一跳,就压低了声音喊:“嫂子,嫂子……”

刚喊了两声,听见嫂子说:“在这呢。”说着,在大石头后面站起来。

猛然看见嫂子光溜溜地站在那里,爱武身上一阵发热,那笔直的双腿,毫无赘肉的小腹,简直就像模特一样。

估计一个年轻姑娘,身材也未必有嫂子好看。

而此刻,嫂子坦然地站在爱武面前,迎着爱武**辣的目光,爱武的心里就像岩浆喷发一样。

他再次把嫂子托起来,嫂子顺势搂住了他的脖子,还在他的脸上满满亲了一口。

随后不再说话,闭着眼睛,等着爱武给他处理身体。

爱武用那些清水一点一点把处理她的伤口,气血早就开始翻涌,过去一只想看,都没能看的地方,现在,他的手可以肆意翻检,他的心咚咚咚地跳得厉害,眼睛紧紧地盯着那些地方,同时两手趁机,尽可能地在每个地方多停留,尽可能地多感受,甚至还抓了几把上面的胸器。

忠孝嫂子的声音变了,低一声,高一声的,媚眼如丝,像要吃了自己似的。

这个时刻总算来了,爱武激动得脑袋一晕一晕的,手忙脚乱地往下脱衣服,然后又慌里慌张地站在忠孝嫂子面前,却有些不知所措。

毕竟他暗暗地惦记嫂子不是一天两天了,嫂子实在太美了。

另外就是,他其实还真的是业务不太熟练。

忠孝嫂子就开始引导着自己,那圆润挺翘的美臀让自己越发燥热,也越发难以把持。

看着忠孝嫂子这魔鬼般的身材,贴着身子这柔软的触感,还有荒山野岭偷晴般的**。

爱武伸腰一挺,随后一股无比紧致的感觉涌上心头,让爱武有种要爆发的感觉……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