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赠我半生空欢喜]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赵春光周筵陆汀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深拥孤独 2019-05-20 17:06:10

[赠我半生空欢喜]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赵春光周筵陆汀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赠我半生空欢喜》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赠我半生空欢喜 即可阅读全文

《赠我半生空欢喜》小说简介

情节线索与故事巧妙推进,描写细致入微,好书,期待故事高潮……。完整版小说《赠我半生空欢喜》由斩春光所编写的都市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赵春光周筵陆汀,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小繁失踪几天了,这则消息犹如惊雷劈入赵春光的脑海。许久,她耳边的嗡嗡声才散去,“张婶,我知道了。”慌乱中,赵春光掐断和张婶的通话,打给周筵。她做人规矩,最恨她的不是周筵就是沈霜。“嘟”、“嘟”、“嘟—。主角叫赵春光周筵陆汀的书名叫《赠我半生空欢喜》,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斩春光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赵春光经常想,她是个丧门星。所以,她身边的人,全都走向万劫不复。

精彩章节试读:

玻璃渣刺入周筵腹部,血流不止。

只有胳膊擦伤的赵春光,被带到警局。

赵春光拒不认罪,再加上周筵昏迷不醒,她暂时被拘留。

“放我出去!我要见我弟弟!我没错!”

“他该死!”

“他给我弟弟下.药,他该死!”

……

周筵腹部流血和赵春阳糜.乱的画面交错着在眼前回放,赵春光觉得无望,只有不停地吵闹去分散无尽的慌张。

安顿好周筵的沈霜,脚踩十厘米的高跟鞋,顺畅无阻地进了关押赵春光的审讯室。

“怎么是你?”冷不防看到艳光四射的沈霜,赵春光有点反应不过来。

“你老公做我老婆的鸭,你做我的鸡,听得懂吗?”

赵春光想起了陆汀那句冰冷的话,瞬间知道沈霜不是什么好人。

和陆汀、周筵一样。

沈霜倨傲一笑,“你打伤了我的人,我当然要你付出代价。”

“那你的人害了我弟弟,也要付出代价吗?”

沈霜耸肩,“只要你有本事。”

春阳……混乱中她被警察押走,根本不知道春阳怎么样……她本来就没什么朋友,离职后跟同事也就是一般关系。她都不知道找谁,帮忙照看下春阳。

尤其她现在的处境,谁愿意搅这趟浑水呢?

沈霜鄙夷地看着失魂落魄的赵春光,连战斗的欲.望都消退。她退出审讯室,派律师保出赵春光,又派保镖押赵春光去医院。

周筵还在做手术。

左右两个保镖钳住赵春光,沈霜接连甩了她好几个耳光,“赵春光,让你狠!周筵要是醒不过来,我要你的命!”

脸上**辣的痛蔓延,赵春光却习惯了。她嗤笑,“沈霜,就算你富可敌国,周筵都能败光!”

“啪”,又是一巴掌,沈霜冷声,“你闭嘴!你不配说周筵!”

赵春光撑不住,嘴里呕出血,溅到沈霜的手背上。

沈霜嫌恶心,眼神扫过两个保镖,“你们打。”

保镖照做。

“小姐,”高壮些的保镖小柳说,“她流血了。”

沈霜一脚踹过去,“平时怎么不见你怜香惜玉,不就流点血?”

这家医院是沈家投资的,她闹事不是一次两次,根本不放在心上。

小柳战战兢兢:“小姐,她状态不对……可能会出人命……”

觑了眼腿间淌出血的赵春光,沈霜说:“找医生吧。”

留着命,她才能继续报复。

赵春光做了一场冗长的梦。

父亲出事,母亲病逝,周筵开始赌,周筵开始折磨她……她和周筵拼命……

“周筵,我真的后悔了。”

后悔嫁给你。

呢喃中,赵春光恢复了意识。

她猛地坐起,头脑发疼,缓了几分钟才看清周围白森森的墙。

再配上鼻尖若有若无的消毒水味,她确定她在医院。

春阳!

小繁!

她四处张望,找到床头柜上的手机,看到十几通未接来电。

全都是张婶的。

赵春光心知不妙,颤巍巍回拨,“张婶?”

“赵小姐,你这几天怎么都不接电话呢……小繁失踪了……我这不敢报警,也找不到人……”

《赠我半生空欢喜》 第7章 周筵,你不得好死…… 免费试读

小繁失踪几天了,这则消息犹如惊雷劈入赵春光的脑海。

许久,她耳边的嗡嗡声才散去,“张婶,我知道了。”

慌乱中,赵春光掐断和张婶的通话,打给周筵。

她做人规矩,最恨她的不是周筵就是沈霜。

“嘟”、“嘟”、“嘟——”

每一声,都像临刑的钟声,碾压着她的神经。

“赵春光?”周筵正坐在病床上跟人视频赌博,不耐烦地接起。

她几乎抢着开口:“周筵!你把女儿怎么样了!”

光听声音,周筵就知道赵春光着急,她越着急,他心里越痛快——要不是这个贱女人下手这么狠,他何必窝在医院,大可去各种赌场大杀一方!

恶意沉默几秒,他凉飕飕道:“我就在你隔壁房间。你过来,好好求我。”

赵春光在心里诅咒周筵不得好死,依然拖着疲惫的双腿走到周筵的病房。

“一对Q。”

粗犷的男生钻入耳膜,赵春光拧起眉头:周筵住院都要赌!

旋即,她意识到这不关她的事,她是来要回小繁的。

反手掩上房门,她走到床尾,与周筵对视,绝望却平静地说:“周筵,你放了小繁。算我求你,小繁和春阳,你都别碰。你想让我做什么,我都认。”

曾经,她以为离婚就解脱了。

是她天真。

周筵这种人,不死透,怎么会放过他!

把柄在手,周筵姿态高昂,“当真?”

赵春光郑重点头。

周筵开了视频拔掉语音,对牌友说:“沈总、姜总、应老,光赌钱没意思是不。你们看我前妻长得漂亮吧,身材也好,我摸.过的。我输一局,她就脱一件衣服怎么样?”

这番极其不要脸的话令她震惊,以至于听不到其他三个人乱七八糟的回应。

即使她一秒都不想和周筵多待,也要站在原地。

“输了。”头回,周筵笑着认输。

在周筵恶意十足的注视下,她脱掉了外套。

笔直站着的女人穿着贴身毛衣,勾勒出饱.满的胸.型。想到几天前的场景,周筵恨不得当场办.了她。

可惜,这场羞辱游戏,才刚刚开始。

“输了。”

……

“呀,又输了。”

不知道第几次,赵春光全身上下只剩下贴身衣物。

再脱,就luo了。

想到还有三双乃至更多双眼睛通过摄像头在视.奸她的身体,她干呕不止。

“怎么,不脱?”周筵毫无怜悯之心,“我现在打个电话,沈霜就能把周小繁卖掉!”

“啪!”赵春光一掌合上电脑,眼里是喷薄而出的怒火,“周筵,你是不是疯了?!你卖女儿?!你居然卖女儿!你疯了!”

捏住赵春光试图打他的双手,周筵讥讽,“你跟我离婚那刻起,周小繁就不是我的女儿!”

眼泪止不住地流,她撕心裂肺地吼:“小繁是你的女儿!”

“我只爱过你!”

“我他妈瞎了眼,活了二十七年,只爱过你!”

周筵加重力道,箍紧她的手腕,“赵春光,沈霜认识很多恋.童.癖,周小繁可是继承了你的美貌呢……”

寒意从脚底上涌,赵春光嗓子喑哑,“周筵,你不得好死……”

空着的右手状似缱绻地抚上她的后颈,他迅疾在她脖子上扎针。

颇为深情地享受她昏厥的过程,他低声说:“买一赠一。也不知道应老,觉得你们哪个是买哪个是赠。”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