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林薇薇龙霆的小说[如果还能再见你]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蝉音弥夏 2019-05-21 19:19:07

主角叫林薇薇龙霆的小说[如果还能再见你]结局免费阅读

《如果还能再见你》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如果还能再见你 即可阅读全文

《如果还能再见你》小说简介

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天下就扯一家】可惜...可惜结语太轻描淡写了【唯一的美中不足】但是这小说已经深入我心~喜欢。《如果还能再见你》是作者橙子大人萌萌哒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如果还能再见你》精彩章节节选:林闻言眼皮一跳,知道他说的是她离开时丢的那五百,心头一阵发虚。不过,她可没这么容易妥协,斜靠在车门上,眉梢一扬,眼底一片沉寂,“小爷,五百块不够买你一夜?”“够。”齐淮远面无表情,一张脸冷如寒冰,“卖。完整版小说《如果还能再见你》由顾小宝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林薇薇龙霆,书中主要讲述了:爱情里面,被爱总是最幸福的她一直觉得,只要他是最幸福的就好“只有你离开,我才是最开心的。”她笑了,如果还能再见你,我依旧选择爱上你只可惜,你连如果都不肯给我

精彩章节试读:

林薇薇在公司找不到龙霆,就直接来到了医院。虽然她根本就不削于看到于小雨,但是却知道如果龙霆不点头答应离婚的话,就是自己起诉也没有什么作用的。

站在于小雨的病房门口,林薇薇迟迟没有推门而今。

她知道自己的心里还是对龙霆有爱的,但是现在让她冷静的面对于小雨,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做到。

于小雨是龙霆青梅竹马的女人,三年前自己认识龙霆的时候,于小雨就已经住在了医院里面。

当年龙霆根本就对林薇薇没有任何的兴趣,但是为了接进龙霆,林薇薇居然试图跟于小雨成为朋友。所以那段时间,即使龙霆不在医院,林薇薇还是会来医院看于小雨。

龙霆已经为于小雨找好了骨髓,但是捐赠骨髓的人却突然发生了车祸,而且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林薇薇,林薇薇当时真的是百口莫辩。

林薇薇使劲的摇摇头,把这些事情都甩到了自己的脑后。反正就算自己再怎么解释也没人相信,那自己为什么还要做什么可笑的解释呢。

现在林薇薇的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离开龙霆的身边,她觉得自己只有离开这个想魔鬼一样的男人,自己才能重新生活。

推门进去,看到龙霆正在温柔的帮于小雨梳头发的时候,林薇薇觉得那个画面,让自己变得特别的可笑。

“这是什么情况,我是打扰到你们了吗?不过,原来背对着我,你们两人根本就没有被我们结婚的关系说影响嘛!”

看到这刺眼的一幕,林薇薇的口气变得尖酸刻薄起来。就是因为她爱着龙霆,所以更加没办法忍受自己的丈夫这样对自己。

龙霆放在于小雨头上的手明显一僵,但是脸色却是非常的不好看。

“林薇薇,你少说这种难听的话。进来别人的病房,难道你就不知道要敲门吗?”

“霆哥哥,你别这么说薇薇姐。咱们不是很熟吗?就算忘记敲门也是正常的啊。”

在于小雨的口中,虽然现在林薇薇的行为就是十分的没有礼貌,但是她确实有办法原谅的。

林薇薇之前也觉得于小雨是善良的女生,甚至在她跟龙霆结婚的时候,她还坐着轮椅去婚礼现在祝福自己。

但是后来林薇薇才发现,于小雨没有自己想象中的简单。在她的心里,于小雨就是一直披着狼皮的小绵羊,在龙霆面前装可怜。

就是因为根本就不喜欢于小雨那假惺惺的样子,所以林薇薇在结婚后,就更是不削于闹于小雨这里了。

“你来这里干嘛?”听着于小雨的话,龙霆没有那么的生气了。但是跟林薇薇说话的语气,还是那样一如既往的冷漠。

看着龙霆因为于小雨的话而变得冷静的时候,林薇薇脸上的笑容就变得更加的嘲讽。自己作为龙霆的妻子,不管自己是用什么样的态度对那个男人,换来的却只是冷眼相待。

但是于小雨那个第三者,随便的几句话就能让龙霆变得冷静,这件事情不是特别的搞笑吗?

“我是来离婚的,我们如果不离婚的话,你跟小雨的关系就是那样的不正当。在那些其他人的眼中,小雨就会变成其他人口中的第三者,贱女人!”

《如果还能再见你》 第五章 小爷,五百块不够买你一夜? 免费试读

林闻言眼皮一跳,知道他说的是她离开时丢的那五百,心头一阵发虚。

不过,她可没这么容易妥协,斜靠在车门上,眉梢一扬,眼底一片沉寂,“小爷,五百块不够买你一夜?”

“够。”

齐淮远面无表情,一张脸冷如寒冰,“卖你一辈子。”

如冰山的他,讲起这样轻佻的话,却一丁点都不违和。

林闻言心头一跳,抿唇一笑,假装听不懂,“前面路口放我下来就行,谢谢你帮我解围。”

她佯装潇洒,他却没有放过她的打算。

“林闻言,23岁,天蝎座,O型血,毕业莱斯特考古专业,回国一年半,有过一段恋爱史,初夜发生在昨晚。”

他像在闲聊一般,将这些资料脱口而出。

林闻言脸色越来越差,手指攥着门把,笑意僵在脸上,“你查我?”

她最痛恨,被人玩弄在手掌心。

齐淮远不否认,“我要真想查你,可以精准到你初潮多少岁。”

意思就是,方才他念的,不过小儿科?

林闻言脸色极差,再没了好脸,“齐淮远,放我下车。”

“除非你答应和我结婚。”

他如座冰雕,手握着方向盘,车已经驶出城区,她胸口一闷,深呼吸一口,如雪的肌肤含着薄怒,没有商量余地。

“我再说一次,放我下车。”

他修长手指敲了敲方向盘,似乎在思考,眉头紧锁,却没回应她。

空气一瞬间凝结成冰,她秀眉一挑,笑了。

朝他凑了去,手指攀上他的腿,似蚂蚁爬一般。

“这位爷,您真想和我结婚?”

小脸扬着笑,半分童真半分妖,领子耷拉,露出昨夜星星点点的吻痕。

他心头一动,莫名浮躁,喉头上下滑动,僵硬着嗓音,“恩。”

“你脑子也没坏,怎么就不开窍?”

林闻言嘴角勾勾,红唇泛着粉嫩的光泽,脸蛋儿如盛放的蔷薇,娇嫩的叫人舍不得摘下。

他神色一僵,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寒意。

她感觉一阵寒风嗖嗖从脑门儿刮过,不禁缩着脖子,死鸭子嘴硬。

“像你这样的男人,我哪儿敢娶回家?你不给我沾花惹草就好了,一结婚,外边彩旗飘的跟世界杯现场似的……”

“吱!”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

她始料未及。

还没吐完的话到一半就住了嘴,齐淮远面色极其阴冷,如刀锋般的眸子死死盯着她,咬牙,“你不结?”

不得不说,这男人气场很强大。

威慑骇人,只这么逼视,就叫她喘不过气,她不敢造次,眼睛骨碌碌转,跟狐狸似的。

脸上浮起一丝狡黠的笑,阿谀奉承般,“哪儿能?像您这样钻石王老五,看上了我这等平民,我感恩戴德还来不及,哪儿能拒绝不是?”

他气息越来越寒冷,她恍若未觉,勾唇,“毕竟,像您这种爷,我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呢。”

浑身都透着刺,一脸写着生人勿近。

厚厚盔甲是为了防范别人,还是为了保护自己?

他朝她压了过去,林闻言身子绷紧,抵在车门,眼神略微慌乱,嘴角却强勾着笑。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