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重生邪妃:王爷请上位]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绮云夏成轩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南风入弦 2019-06-15 20:40:29

[重生邪妃:王爷请上位]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绮云夏成轩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重生邪妃:王爷请上位》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重生邪妃:王爷请上位 即可阅读全文

《重生邪妃:王爷请上位》小说简介

《重生邪妃:王爷请上位》文笔十分清晰优秀,人物刻画很好,非常到位。风妞的书必会大卖,绝对的经典玄幻小说!。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重生邪妃:王爷请上位》的小说,是作者蘑菇奶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如果不喜欢,又怎么会记得呢?”绮云应答如流。于是夏成轩发仿佛来了兴致,干脆往她身边一坐,长臂一伸,撑在一旁,几乎将她半搂在怀中。“本王也很是喜欢这熏香,不如,明日就叫人给王妃送些过来?”虽然府中姬妾。主角叫绮云夏成轩的小说是《重生邪妃:王爷请上位》,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蘑菇奶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助他登上皇位,却换来一纸诏书,让她浴血而亡。再次醒来,她成了丞相府中痴傻的二小姐,而那个人已经在位三年……她能送他上九五之位,也能拉他下十八层地狱!她当上王妃,斗王府里的姬妾,斗高高在上的皇帝,也斗

精彩章节试读:

圣旨一下,平王要娶相府二小姐为妃这事很快就传遍了朝阳城的大街小巷,不少原本指望着能成为平王妃的小姐们都忍不住眼红,城中官员更是纷纷下帖给丞相府道贺。

可这丞相顾翰却高兴不起来。

不为别的,只是忧心自己那自幼痴傻的女儿,要如何才能在姬妾如云的平王府中立足?

他虽不喜顾静姝痴傻,丢了相府颜面,可心中多少也有些愧疚。

若非当年他怕丞相夫人不允,将顾静姝的娘养在了外面,又怎会导致顾静姝幼时高烧,没能及时医治,伤了神智?

后来顾静姝的生母病故,他也是本着弥补的心态,将顾静姝从外面接入了府中。

可丞相夫人却对顾静姝多番刁难,并不认可她这个庶出的二小姐,为此,两人还闹过不少矛盾,谁知后来,顾静姝却将丞相夫人给推下了阁楼!

之后没几年,夫人便去了,而顾翰,也陷于悲痛当中,数年没再好好照顾过顾静姝。

如今顾静姝就要嫁入平王府,昔日里因为夫人离去的悲痛懊悔而掩盖掉的亲情又在顾翰心中复燃,想来想去,他便将府中最为稳妥,又忠心可靠的管事姑姑秦瑶唤了过来,要她日后跟在顾静姝身边,好生照料。

偏院里。

绮云正一边喝着果儿熬的鸡汤,一边在心里琢磨,什么时候找个机会让自己理所当然的恢复神智,忽然便听见院外传来一阵吵闹。

她回过神来,刚好便听见顾妙玲扯着嗓子大喊:

“顾静姝呢!给我出来!”

“三小姐……小姐正在休息,您……啊!”

“我找顾静姝!你这个贱婢也敢拦着我?”

顾妙玲一把将守在门口的果儿推开,抬脚进了房门,一眼,便看见顾静姝半躺在床榻上,床边的桌上还放着一个瓷碗。

“哼!不是说在休息么?我看你倒是精神得很!”顾妙玲双眼一眯,瞪着顾静姝说道。

绮云不知这顾妙玲找过来又是为了什么,便索性端起碗来又喝了一口汤,得意洋洋的看着她。

顾妙玲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对身后两个嬷嬷使了个眼色,厉声道:“顾静姝,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在我的簪子上动了手脚,害我不能去参加平王的选妃宴!今日我就要你好看!”

呵!

绮云心中略有些诧异,没想到,这看上去没什么脑子的顾妙玲竟然能想到簪子有问题!

可是她那会儿不过是为了让她吃点苦头而已,与平王又有什么关系?

两个嬷嬷看她坐在床榻上没动,对视了一个眼神,便冲过去要将她拉下床来抓住。

绮云淡淡瞥了一眼两个手脚粗壮,满脸狠相的嬷嬷,暗叹顾静姝往日里在相府恐怕没少遭罪……

就在两人要伸手碰到她之前,她忽然动了动胳膊,恰好碰到了其中一人的手臂,还冒着热气的鸡汤便连油带水,撒在了两人手上,而汤碗,则好巧不巧的冲着站在一边的顾妙玲飞去。

一切发生得太快,两个嬷嬷和顾妙玲都没能反应过来,便只觉得身上一痛。

“啊!!!”

嬷嬷们同时尖叫出声,双手已然被烫红。

鸡汤虽然端上来有一会儿了,可许是因为小院里没有太好的条件,纵使果儿已经细心的去了油,也还是留了不少浮在鸡汤表面,使得鸡汤仍旧滚烫如初。

顾妙玲则是被汤碗直接砸到了脸上,一阵发蒙,还来不及呼痛,便觉得有一股热流从鼻尖涌出。

她连忙稳住身形抬起绣帕来遮住鼻子,一会儿,便觉得绣帕湿润了不少!

“顾静姝!你竟然敢出手伤人!你还真是长本事了!”顾妙玲看了一眼被自己鼻血染红的绣帕,顿时火气更大,看两个嬷嬷在一边甩着自己被烫到的手,又连忙继续捂着鼻子,一阵训斥,“还不把这**给我拖去柴房!我倒要看看,等她饿得不成人形了,还怎么当平王妃!”

说完,转身就要回去好好看看自己的鼻子被砸成了什么样,却猛地撞上了一堵人墙。

“是哪个不长眼的!竟然敢挡本小姐的路!”

顾妙玲气得发抖,闭上眼睛便嚷嚷了一通。

话音落下,却听来人淡淡道了一句:“是我!”

她闻言,身子一僵,抬眼就瞧见自家兄长顾思亦的脸。

“哥哥!”顾妙玲唤了一声,随即想起来方才的情形,连忙又委屈的抽噎着,对着顾思亦道:“哥哥!我好心来看看顾静姝,可她用汤碗砸我!”

说罢,还指着不远处跌落在地,已然碎裂的瓷碗。

然而顾思亦却皱着眉头,十分不赞同的问道:“即是来看望静姝,又为何要把她的丫鬟拦在门外?”

绮云照旧坐在床上,静静看着顾思亦,对他的质问倒是没有多少意外。

这顾思亦,是顾翰的嫡长子,原本便是与夏景烨交好的,前世,她也曾与顾思亦打过交道,知晓他是个刚正不阿的人,也是个难得的将才。

而夏景烨,虽然偶有看不惯顾思亦太过正直,却也因为惜才,将他留在了自己身边。

只不过那些过于阴暗的算计,并没有让顾思亦知晓。

看着顾思亦眉宇中的不认同,绮云心知,他对顾妙玲的心性也是知晓的,因此,丝毫不担心顾思亦会因为顾妙玲是自己的胞妹,便有所偏袒。

“我……我只是不想有人打扰!”顾妙玲被问,眼神略微有些闪烁,却仍嘴硬着,不肯老实说出来意。

“那这两个嬷嬷呢?怎么就进了门?”顾思亦又问。

眼神中已经流露出失望来。

顾静姝痴傻,顾妙玲时常欺负她,他是知晓的,只是平日里顾妙玲也不过是开开玩笑,并不过分,他撞见后,也只说了顾妙玲两句,并没有多做什么,谁知今日,却听见顾妙玲要将顾静姝关进柴房!还出言不逊喊顾静姝**!

且不说顾静姝被欺负的事实,单单是她如今的身份,他们也都得多担待着才是!

平王大婚在即,若是平王妃出了差池,他们相府要如何向皇室交代?

顾妙玲被顾思亦连番追问,虽然知晓他恐怕听见了自己的话,可面子却挂不住,跟更不愿在顾静姝面前丢脸,便将一直捂着鼻子的绣帕递到顾思亦面前,愈发可怜的说道:

“哥哥!我说了是她先打人!你怎么就不相信我!你还这样问我!”

顾思亦气结,“静姝患有痴症,怎会打人?”

“难道哥哥你忘了,是她把娘推下阁楼的吗?她杀人都会,何况是打人!”顾妙玲不服道。

提起亡母,顾思亦原本有些凌厉的神色缓和下来,见顾妙玲哭哭啼啼的也不成样子,便索性直接拉着她出了房门。

余下两名嬷嬷站在原地,四目相对,想了想,也都灰溜溜的扭头往门外走。

门口,拦着果儿的丫鬟跟着顾妙玲离开,果立即冲了进来,与那两个嬷嬷撞上,瞪了两人一眼,才又慌慌张张的跑到顾静姝面前,“小姐!小姐您没事吧!果儿被她们拦着进不了门!小姐别害怕!等去了王府就好了,到时候您是王妃,断没有人敢这样欺负您!”

果儿一边说着,一边上上下下打量了顾静姝几眼,见她神色如常,身上也不像是有伤的样子,才松了口气。

一面在心头埋怨自己能力不足,竟没能保护好小姐!

可她额头上的红肿,却刺进了绮云的眼中……

连日相处,绮云已经习惯了果儿的好,原本因为夏景烨而冰冷的心重新被果儿温暖起来,如今见果儿不顾自己身上的疼痛,只关心着自己,心头又是一片动容。

顾妙玲……

我们还有得玩呢!

《重生邪妃:王爷请上位》 第019章 玉佩丢了 免费试读

“如果不喜欢,又怎么会记得呢?”绮云应答如流。

于是夏成轩发仿佛来了兴致,干脆往她身边一坐,长臂一伸,撑在一旁,几乎将她半搂在怀中。

“本王也很是喜欢这熏香,不如,明日就叫人给王妃送些过来?”

虽然府中姬妾不少,但是夏成轩却有自己的住处,也不会日日留宿熙芳楼,搬来与顾静姝同住。

“当然好!那臣妾就先谢过王爷了。”

绮云应了声,心中思量着他此时过来的目的,却不动声色,只等着他先露出端倪。

说话间,门外秦瑶忽然扬声禀报,说是晚膳已经准备好了,问是直接在寝居吃,还是去偏厅

两人对视一眼,不等绮云开口,夏成轩便先冲着门外道:“端进来吧。”

转头又对绮云一笑,“知道你还需装傻,本王自会多多体恤!”

“谢王爷。”

“不过,本王还真是喜欢王妃装傻时的模样,那般天真可爱,让人一见难忘!”

夏成轩话音落下,绮云瞧着门外人影憧憧,“那王爷很快便又能见到了!”

话刚说完,门便被秦瑶推开,她身后跟着果儿以及三名丫鬟,三人手上都捧着托盘,一个托盘内摆着两道菜,果儿也端着一个汤盅。

几人先是对着夏成轩行礼,而后秦瑶才道:“此前不知王爷会过来,晚膳便按照王妃的喜好来准备了,王爷可要加些菜?”

这一番话其实是在十分委婉的问询夏成轩是否要在熙芳楼用晚膳,毕竟这会儿菜已经准备好了,若是现在才直接问他要不要在这里吃,恐怕不妥。

若是直接留他用膳也不尽妥当。

一来,她的身份只是婢女,二来,相比之下,王爷用膳的规格还要繁复许多。

但这么问的话,不论夏成轩怎么回答,她都能找到应对的方法。

夏成轩倒是笑着说了一句:“今日是王妃入府第一日,本王自当陪王妃用膳。”

说罢,就牵着顾静姝下了软塌。

只是在转身时,却不动声色的多看了秦瑶两眼。

难怪张诗雨会接连在熙芳楼载两次跟头,原来,这婢女也不简单。

看来丞相对顾静姝这个庶女,也是用了心的。

顾静姝此前在相府的经历,早在成婚之前他便查探过,知晓她身边一直只有果儿,而且,以前也确实没少受顾妙玲的欺压。

秦瑶听闻,连忙道:“是奴婢考虑不周。”又问:“那王爷您看,是否需要加菜?”

“不必了,本王也来尝尝王妃平日都喜欢吃什么!”夏成轩大手一挥,眼中打量的意味顷刻间便收得干干净净。

于是秦瑶便对着果儿点了点头,一面侧身,等着夏成轩与顾静姝先行一步,才跟在顾静姝身侧,准备侍候两人用膳。

餐桌上,一应菜式都偏向清淡。

以前的顾静姝偏爱甜食,但自从绮云在这身子里醒来后,饮食便渐渐改了口味。

果儿虽然有些奇怪,但并未放在心上,只以为她是吃腻了,后来日日照顾着,也就知晓了绮云的喜好。

此刻见二人过来,行礼之后,便退至一旁,待两人入座,才动手为顾静姝布菜。

秦瑶也立在夏成轩身旁,看他并没有别的吩咐,便按照规矩,将菜一样样放入他面前的餐盘之中。

因为有夏成轩在场,果儿也不似平日那般哄着顾静姝吃东西,其他丫鬟更是大气也不敢喘,小心翼翼的立在不远处。

这一顿饭,吃得倒是比中午时安静了不少。

因为果儿的了解,绮云甚至不必开口,喜欢的东西就一样样的送进了她盘中。

再看夏成轩,也是安安静静的吃着东西,举止之间竟然带着一股子风雅味道。

整间屋子里,只剩下绮云故意弄出来的碗筷碰撞的声响。

就在绮云吃了七分饱时候,外面却忽然传来一阵吵闹声。

“看来王妃这里要热闹起来了!”夏成轩先放下筷子,一面对着秦瑶说:“去看看是怎么了。”

“是。”

秦瑶立即往外走,原本她便是想问的,可碍于夏成轩在此,她也不好太过主张。

谁知不等她走出去,外面候着的小丫鬟就匆匆忙忙跑了过来,脸色担忧的说:“秦姑姑,是羽夫人她们,说是盈姬的玉佩不见了,想请王妃做主。”

“盈姬的玉佩不见了,怎么是羽夫人过来问?”秦瑶一听是张诗雨过来,顿时皱了皱眉。

小丫鬟也不知情,想了想,又说:“盈姬也在,似乎十分着急。”

“王爷与王妃正在用膳,你让她们等一等,我这便去禀报。”秦瑶说完,便转身回去,将小丫鬟说的话转告给夏成轩。

“王妃用好了么?”夏成轩听后,先是笑着问向顾静姝。

绮云心知张诗雨来者不善,她刚刚接手掌家权不过半日,孟月莹的东西就丢了,还是张诗雨带头来找她做主,其中的诡计,她一听便了然于胸。

但她也看了看夏成轩,想起之前他的态度,倒是半分也不担心。

当即放下筷子,点了点头,又因为果儿等人都在场,咧嘴说了一声:“盈姬!”

“看来王妃很是喜欢盈姬。”夏成轩宠溺一笑,对秦瑶吩咐说:“那便让她们进来吧。”

秦瑶应声出去吩咐丫鬟,果儿也赶紧带人将桌上的饭菜都收拾了,等秦瑶折返回来,又请两人移步正厅,奉上刚烹的茶,张诗雨等人恰好到了正厅外。

瞧见夏成轩与顾静姝两人并坐在主位上,张诗雨倒是丝毫不意外,也半分没有流露出嫉妒与不甘来。

头一回,规规矩矩往主位上一拜,“王爷,王妃。”

身后,雪姬与瑶姬、孟月莹三人也跟着行了礼。

“想不到这么晚了,雨儿还忙着盈姬的事情。”夏成轩率先开口,口吻中颇有几分关切之意。

张诗雨起身,眼中流露出与白日里的高傲全然不同的温婉来,看了看顾静姝,才十分贤惠的对夏成轩说:“虽然掌家权现在已经交给王妃,但是,妾身毕竟也和盈姬是姐妹,如今她的贴身玉佩丢了,妾身自然应该尽一份力。”

夏成轩点点头,“雨儿真是有心了。”又去看一脸担忧的孟月莹,“盈姬丢的是什么玉佩?”

他看向孟月莹时,虽然面色依旧和煦,但前后对待两人的态度却是天壤之别,就连一旁的丫鬟,都能从他的语调中听出盈姬并不受宠。

“是离家前,母亲亲手所赠,原是母家的传家之物。”孟月莹道。

这玉佩是她一直随身带着的,除了睡觉和沐浴更衣之外,几乎从不离身,今日从熙芳楼出来的时候,她还看见在自己腰间挂着,可到了傍晚,却忽然不见了。

到现在为止,她都不能肯定是自己弄丢了,还是被哪个胆大包天的丫鬟给偷走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