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强宠危婚]免费阅读 主角叫江之虞陈文霖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花香满园 2019-06-27 16:27:26

[强宠危婚]免费阅读 主角叫江之虞陈文霖的小说免费阅读

《强宠危婚》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强宠危婚 即可阅读全文

《强宠危婚》小说简介

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割完动脉,割静脉。一动不动真可爱。剥了皮,剁成块,放进锅里炒起来,加上水,盖上盖。出锅之前撒香菜。。小说主人公是辛愿厉南城的书名叫《危婚》,是作者月小半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辛愿不语。唐九夜无奈道:“走吧,先送你回医院。”到了医院门口,唐九夜倒没有再做纠缠,开车离开了。病房里早已经因为辛愿不见了而炸开了锅,丢了病人可不是什么小事,护士门看到她回来一个个如蒙大赦,抚着胸口顺。《强宠危婚》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水晶萌娃,小说主人公是江之虞陈文霖,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江之虞一直觉得自己欠了陈文霖,不仅是因为自己的父亲,更因为陈文霖的妹妹陈文月,但江之虞没想到的是,陈文霖竟然把一切都报复到了自己身上。。。。。

精彩章节试读:

江之虞就这么在陈家生活了下来,如同一具空壳,行尸走肉般的吃饭,睡觉。只能靠外面太阳的上升与落下感知时间的流失。

陈文月自从那天得知江之虞怀孕并且还不是陈文霖的孩子,就按耐不住自己躁动的心。

没过几天,陈文月就给蒋雯知打电话。

“喂,雯知姐。”陈文月带着点激动。

“喂?怎么了。”蒋雯知对陈文月态度不错,毕竟是陈文霖的妹妹。

“雯知姐明天一起吃饭吧,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陈文月语调上扬,好像知道什么惊天大秘密。

“好啊,正好好久没见你了,我都有些想你和文霖呢。”心里却想着,我都提了,最好你把陈文霖也带来。

“嗯嗯,我也想你呢,那明天老地方见。”陈文月想到马上大家就知道江之虞那个贱女人的真面目就身心舒畅,好像前几天在江之虞那里受的闷气都消散不少。

蒋雯知电话那边的眼神暗了暗,但是还想保持自己在陈文月面前的形象,语气带着愉悦的意味。

“好啊,那明天上午十一点怎么样?”

“好,就这么说定啦,拜拜,雯知姐。”陈文月欢快的挂了电话,心情愉悦的去洗澡准备睡觉。

那边蒋雯知本来还想问问陈文霖的事,就被挂了电话,艳丽的面庞稍微暗了下来,眼里闪过失望和阴翳。

第二天蒋雯知提前到了约好的餐厅,落座等着陈文月的到来。

今天蒋雯知穿了一身火红的及膝长裙,张扬明亮的红色衬得肌肤更加雪白透亮,同色的腰带在傲人的胸脯下勾勒出一道惊人的弧度,更显出她的细腰丰胸翘臀,笔直修长的双腿下穿了一双黑色的细高跟,又给她添了一丝妩媚。

更吸引人的是蒋雯知艳丽妖媚的美丽脸孔,细长的眼线描绘的的眼睛即使不看你都好像眼波四射,挺翘的鼻和热烈的红唇形成了一张烟视媚行的妖精脸庞。

蒋雯知一进门就感受到四面八方投来的探视目光,但是她并不在意,反而有点为自己的魅力开心。

蒋雯知进了包间,隔绝了众人目光。外面男人们心底微微叹息。

陈文月掐着点到了,做到蒋雯知对面。

“雯知姐,久等啦。昨天太兴奋了,竟然失眠了。”陈文月懊恼的捶捶头,带着歉意。

“没挂系,你来的刚好,我也刚刚到呢。”蒋雯知毫不在意,表现的像个知心大姐姐。

“女孩子的美容觉最重要了,变得美美的,男朋友看了更喜欢你呦。”蒋雯知打趣。

“哎呀,雯知姐你真是的~”陈文月突然脸色飘红。

“脸红什么,难不成是真有喜欢的男孩子了……”蒋雯知笑的有些八卦,但是在她这张脸上却显得她娇俏调皮。

陈文月脸色更红,可能是被喜欢的男孩刺激到,心底隐隐浮现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不想在说这个,突然想起自己的来意,岔开话题。

“对了雯知姐,我来是给你带来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的!”陈文月语速略快且上扬,脸上写着快问我的样子。

“嗯?什么好消息呢?”蒋雯知看陈文月不想再提,见好就收,顺势问下去。

“哈哈,江之虞怀孕了!”陈文月面带笑容。

“!”蒋雯知手里的叉子陡然划过餐盘,发出刺耳的噪声,满脸的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不,不会的。”蒋雯知恍惚,脑子里都是陈文月刚才说的话。

“哈哈哈,看你的样子,也不信对吧。”陈文月看到这样的蒋雯知觉得好笑,迫不及待的跟她说去下一个更劲爆的消息。

“孩子不是我哥的!”

这句话让蒋雯知微微回神,拉回了一些理智。

“不是你哥的?”不自觉的重复了陈文月的话。心底觉得不可思议,江之虞怀孕,按照陈文霖的性子,孩子肯定是他的。

看着蒋雯知还是不信的样子,陈文月跟蒋雯知大致说了一下江之虞被宋至旻救了三个月的事。

“所以,这孩子肯定是个野种!”陈文月双眼冒光,整个人很兴奋的状态。

“怀了别人的孩子还想在我家好好呆着,简直痴人说梦。”

蒋雯知抿唇笑笑,还是不太相信江之虞肚子里的孩子是别人的,不做评论,表示自己知道这件事了,就不着痕迹的把话题引到别处。

两人聊天吃饭,也算愉快。

虽然江之虞在陈家过的算是囚禁般的生活,但是除了不能出房间,也没有缺吃少喝。

而陈文霖在家里时,不时就对江之虞冷嘲热讽,出言羞辱,觉得这样自己才能泄愤与江之虞怀了别人孩子的事。

而在他自己都看不到的地方,自己都没察觉到,他是想要激起江之虞的反应,江之虞这段时间仿佛放空一切,自己在她面前走过也好像什么都没看见似的。

在又一次被无视之后,“你这半死不活的样子,真让人倒胃口!”

江之虞的房门又一次被摔的震天响。

阴沉着俊脸走出房门,心情不好好像看什么都不顺眼。路过厨房,听到管家对厨师说的一句话,让他停下了脚步。

“螃蟹海鲜什么的收起来吧,太寒了,怕小姐身体不舒服还嘴馋,就别做了。”

“好嘞。”

“……”

厨房门口突然静下来,看到门口阴郁着脸的陈文霖,厨师打破了寂静。

“先生今天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战战兢兢的问话。

“没有,螃蟹性寒的话……给江之虞的晚餐今天做海鲜。”陈文霖吩咐完转身就走,心里想的是,让她吃,最好把孩子都流掉才好!

剩下厨房一堆人面面相觑,但是先生吩咐他们这些领工资的只好照做。

晚上陈文月心情愉悦的跟陈文霖吃晚餐,不时地卖乖讨巧,跟陈文霖的说这话,像个叽叽喳喳的小麻雀。

陈文霖不时点头,偶尔回应表示有在听,两人吃的饭也算和谐。

吃完饭陈文霖回书房继续工作,陈文月看到佣人要给江之虞送饭,眼神一转跟了上去。想给江之虞难堪。

《危婚》 第18章百口莫辩 免费试读

辛愿不语。

唐九夜无奈道:“走吧,先送你回医院。”

到了医院门口,唐九夜倒没有再做纠缠,开车离开了。

病房里早已经因为辛愿不见了而炸开了锅,丢了病人可不是什么小事,护士门看到她回来一个个如蒙大赦,抚着胸口顺气,再三嘱咐她下次离开医院一定要先跟护士说一声。

辛愿抱歉的应了。

推开病房的门,就看到了厉家的管家已经等在了那里。

“少奶奶。”

辛愿有些慌乱,连忙请管家坐下:“爷爷身体还好吗?”

管家笑的很温和:“少奶奶放心,老爷没大碍,调养调养就好了,他老人家就是担心你,让我来看看您。”

辛愿眼圈有点潮:“是我对不起爷爷......”

“老爷没有怪您的意思,少奶奶不用太过自责,少爷是什么样子我们都清楚,报纸上的那件事老爷已经让人去压下来了,不会有人再提起。”

“谢谢......”除了谢谢,辛愿不知道该说什么,可偏偏又觉得谢谢两个字太过廉价,比不上厉爷爷对自己的万分之一。

管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折叠好的手帕,在掌心一层一层的打开:“少奶奶,我今天来是想问问您,这枚纽扣是从哪里来的?”

辛愿的目光牢牢的凝在纽扣上,心中涌起的滔天巨浪,“管家伯伯,这个扣子是我那时候偷偷留下的.......”

她把五年前发生的事情一股脑都说了出来,厉南城不肯信她,她空有一腔委屈无法言说,此时更像是竹筒倒豆子一样全都说了出来:“事情就是这样,我偷偷的从他衣服上拿下了这枚纽扣,可厉南城已经认定了安琪,就算我把纽扣拿出来,他也只会认为是我从安琪那里偷的罢了......”

管家长叹一声,“真是冤孽啊......少奶奶你放心,我这就回去禀告老爷,让他出面跟少爷说清楚。”

送走了管家,辛愿一个人靠在飘窗上,呆愣愣的发着呆。

忽然,听到有人惊叫一声,然后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跳楼了,有人跳楼了!”

辛愿一惊,慌忙透过窗户往下看,只见正下方的地面上躺着一个人,不是管家又是谁?!

是失足下坠吗?不可能,这个位置正对着飘窗,是有护栏的......

她慌忙跳下飘窗就要下楼去看,却被辛灵儿又堵回了病房里:“辛愿,我倒是没想到,你居然还有纽扣......”

“你让开!让我出去!”

“那可不行,”辛灵儿将病房的门关好,一步一步的将她逼到病房深处:“除了纽扣,你还有什么东西瞒着我?”

辛愿猛然间看向她的手,那枚纽扣,正被辛灵儿握在手里!

“是你......是你抢了纽扣,把管家推下去的对不对?!”

辛灵儿张狂的笑:“没错,就是我,我可不能让他活着回去告诉厉老爷子。”

辛愿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辛灵儿,那是一条人命啊!管家从小看着厉南城长大,厉南城不会放过你的!”

“那可不一定,”辛灵儿推了她的肩膀一把,拿出手机拨出了厉南城的号码:“南城你快来,辛愿疯了,她把管家推下楼摔死了!”

“辛灵儿,你还有没有一点良知?厉太太的位置就这么重要吗?我已经答应离婚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非要害死老管家!”

辛灵儿歪着头说:“我不放心呀,我得消灭每一丝阻碍,才能保证厉太太的位置坐的安安稳稳。”

厉家老宅里。

厉南城叫了一声:“爷爷,您叫我回来有什么事?”

厉老爷子苦口婆心的说:“南城,我是想跟你说的,五年前你受伤的那件事,恐怕有隐情......”

电话声音响起来。

厉南城看着来电显示,辛灵儿的名字在不停的闪烁,他接起来,顷刻间表情从震惊、愕然到愤怒,直至戾气缠满周身。

厉老爷子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公司出了什么问题?”

厉南城转头看着厉老爷子:“爷爷,管家被辛愿推下楼,摔死了。”

“什么?!”厉老爷子险些晕厥。

“爷爷,你别着急,先躺好,我这就去看看,”厉南城说,“对了,您刚刚说五年前的事情怎么了?”

厉老爷子挣扎着坐起来,“带我一起去!”

医院发生了坠楼事件,警察赶到,将整个医院都封锁了起来。

“经过我们的调查,这位老先生是从医院大楼的飘窗坠落的,高度在15-16层左右。”

厉老爷子拄着拐棍的手都在颤抖,厉声问道:“辛愿住几层,说!”

厉南城眸色深不见底:“......16层。”

“哈,好一个孙媳妇,我对她这么好,处处都维护她,竟然没想到竟然养了一条恩将仇报的白眼狼!”厉老爷子越过警戒线,径直上了电梯,直奔16楼辛愿的病房。

哐啷——

门被大力推开。

“爷爷......”辛愿看着震怒的厉老爷子进了病房,厉南城紧随其后。

“不要叫我爷爷,我受不起!”厉老爷子拄着拐杖在地上用力的敲打着:“辛愿啊辛愿,我待你不薄!你对厉家有什么不满的,你冲着我老爷子来,为什么要杀了管家?!”

辛愿被他的话钉在原地,不停的摇着头:“厉爷爷,我没有杀管家,今天管家伯伯是来找过我,但是我真的没有杀他......”

“警察都调查清楚了,就是从你病房的窗户里落下去的,管家他手脚灵活,总不可能是自己跳下去的吧!”

辛灵儿见状,一头扑进厉南城的怀里呜呜的哭:“南城,太可怕了,我听见病房里有争执的声音就想进来看看,没想到正好看到辛愿把管家伯伯推下去了!”她伸出手,把纽扣递给他看:“她就是为了抢管家伯伯手里的纽扣,但是管家伯伯不给她,就这么活生生的被她推下去摔死了.......”

厉南城咬着牙,挤出两个字:“辛、愿!”

“不是我,我没有.......”辛愿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小,蹲在地上抱着膝盖,把头深深的埋了进去,她知道,她再怎么解释,都已经没有用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