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安放心宫圣[娇妻撩人:老公引入怀]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编辑:茉绿 2019-07-12 07:48:24

主角叫安放心宫圣[娇妻撩人:老公引入怀]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娇妻撩人:老公引入怀》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娇妻撩人:老公引入怀 即可阅读全文

《娇妻撩人:老公引入怀》小说简介

《娇妻撩人:老公引入怀》内容精彩,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形象生动,情节幽默搞笑,把白小纯胆小、狡诈,但不失善良,为了追求长生执着的本性刻画得活灵活现。主角是安放心宫圣的小说叫《娇妻撩人:老公引入怀》,是作者烙凡尘所编写的都市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喂,放开我,你们这是做什么?”安放心挣扎着,大叫着,可是周身的同事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帮她。安放心不知道怎么了,她刚换工作,才上班一个星期,她应该没有犯什么大错吧?一个设计师,一个星期能在一个公司犯。《娇妻撩人:老公引入怀》由烙凡尘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安放心宫圣,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爹爹不疼,继母欺压,为了给住院的母亲治病,她忍辱负重。直到那天,她被送到一个陌生男人床上。他,发现她的那天起,就想尽办法把她绑在身边,甚至不择手段。误会逐步揭开,当她终于发现他就是曾经的‘他’,一切都

精彩章节试读:

对方暴怒的情绪随即一降,立即变成好好先生,“哦,是这样呀!那刚才实在不好意思,请问你是在哪儿捡的手机?”

“告诉我机主的地址!我一会寄过去!”宫圣握着手机的大手,骨节分明,心里冷哼一声,安放心,你死定了。

听到对方直呼安放心,宫圣已经可以确定是‘她’。

他记得,当年他找一个叫安放心的小女孩子,几乎将整个T市所有的小学都找遍了,可就是没有她。

没想到,在他以为再也不可能见到她的时候,她就这么突然闯入了他的生活

“叮咚,叮咚!”安放心刚从医院回来,换了鞋往里走,身后的门,却在此时响起!

安放心微微蹙眉,这个时候,谁会来?她那个好父亲?想到他将自己送去陪那个老胖男人,安放心就一肚子的气。

她一把将门打开,正想质问他为什么,可当看见面前的男人时,安放心的小心脏颤了颤。

一步一步的往后退去,脸色有一瞬间的发白,“你,你怎么来了?”

“你说呢?”宫圣深邃的眸子,如鹰隼一般盯着安放心,一步步逼近,冷声道:“安放心,你觉得,上了我的窗,就这么走了了事?”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安放心垂下头,装傻。明明吃亏的是她好吗?那可是她守了二十五年的初夜,初夜呀!

将安放心逼到墙角,男人的长脚一踢,身后的大门‘嘭’一声关上,他一伸手,拽住安放心的衣领,喷着冷气道:“不知道没关系,我们重温一下不就知道了!”

“喂,这可是民宅,私闯民宅外加强X。你,你这是犯法!”他越是逼得近,安放心就越是紧张,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犯法?算起来,昨天我无故被人强了,这确实是犯法的事儿。”宫圣深邃的眸子带着玩味的笑意。

“对不起,先生,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请你出去!”安放心被他口中喷涌出来的热气弄得心神不定,心开始不规律的乱跳。

宫圣一听,剑眉一拧,直接将安放心领了起来,往客厅的沙发上一扔,紧接着他高大的身影落下。

“不要!”安放心一惊,想要逃,已经晚了,她被男人死死的抵在双人沙发上,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就听到一声‘撕拉……’

她身上的白色上衣被男人无情的撕裂,露出里面米色的贴身衣物。

“你,你要什么赔偿,你说,我给你赔偿。”安放心心跳得很快,几乎找不到自己的声音,明明吃亏的是她,她却不得不向人家先低头。

宫圣瞪着她,邪魅而冰冷的薄唇开口,“你夺了我的身子,自然是要你的身子偿还!”

“喂,不行,不可以!”安放心双手挡住前面被他撕开的地方,一边扭动着身子反抗。

不过,她的力气太小,身上的男人又太重,她根本就挣扎不开。

“你昨天可不是这么说的!”宫圣看着她,深邃的眸子越发冷了几分,喉咙微微滚动,这个该死的女人,原本只是想来吓吓她的。

可怎么盯着她粉嫩的唇,怎么就这么的性感呢。见鬼了,宫圣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娇妻撩人:老公引入怀》 第17章 被抓 免费试读

“喂,放开我,你们这是做什么?”安放心挣扎着,大叫着,可是周身的同事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帮她。

安放心不知道怎么了,她刚换工作,才上班一个星期,她应该没有犯什么大错吧?一个设计师,一个星期能在一个公司犯什么大错吗?

“经理,经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安放心见同事一个个只站在一边凉快看戏,不由看向当初面试自己的朱经理。

朱经理看向安放心,微微别过了头,不是她不愿意帮,而这她也没有办法帮,就因为安放心,自己的饭碗都差点丢了。

“经理,我到底犯了什么错?你们这样对我是违法的,你们不可以这样对我。”安放心不死心的朝朱经理低吼了几句。

可换来的还是朱经理一惯的沉默,安放心看着大家,最后看着朱经理,面色苍白,双眸里全是绝望。

痛。

真的好痛。

安放心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不在车上,而是在一个偌大的房间里,欧式的豪华装修,落地窗前白色的轻纱随着风舞动。

打在她的脸上,头上,身上。安放心伸手揉了揉白皙手臂,刚才被撞的地方,已经一片青紫色。

“安小姐,你醒了!”丁奇站在一侧,朝她有礼的一笑,将手中的东西放到她面前的地上,“这是少爷让我送来的,少爷说让安小姐在他回来之前换上。”

安放心猛然抬头,身边站着一位六十来岁的老人,样子很是慈眉善目,衣着整齐干净,“你是谁,你说的少爷又是谁?”

“安小姐,我是这处宅子的管家丁奇,至于我说的少爷,安小姐一会就会知道。”丁奇恭敬有礼的道。

安放心皱了皱眉,刚才还觉得,这老人眉目慈善,怎么一转眼就这么难说话了。“那你能告诉我这是哪儿?为什么抓我过来?”

丁奇那一张布满皱纹的脸上依旧保持着微笑,“这是宫氏大宅,而为什么要抓安小姐来此,相信安小姐应该比我更清楚,我先出去了,安小姐还有什么事,就吩咐一声。”

宫氏大宅?安放心突然有一种被打入地狱的感觉,身子突然就颤抖了起来,想到宫圣那个瘟神。

不仅让她觉得恶心,更是恶劣残暴,想到那日在公司会议室,她被他残暴的掠夺着一切,她就忍不住浑身颤抖得厉害。

“呯!”

宫圣慵懒的自门口走来,脸色十分难看的看着地上的安放心。

安放心看着地上那一双皮鞋离自己越来越近,身子也抖得越来越厉害,会议室的那一幕,再次跳入她的脑中。

她有些后怕的往后退了退。

“安放心,你可真行,我那天说过什么?”这个女人,居然敢不将他的话当话,那天刚刚说完,结果第二天就再次失踪。

他面色冰冷,带着风雨欲来的暴躁。

安放心听着他的话,想着那日在会议室的事,她慢慢握紧拳头,那日,她刚刚失去母亲,丧母之痛,却与眼前这个男人做着那样恶心的事。

“宫圣,你到底想怎么样?我们已经两清了。你要什么样人给你暖床不好,为什么非是我?”安放心猛然抬头看着他,眼里满满全是恨意。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