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王文茵杨以安的小说[扑倒男神那点事]最新章节

编辑:深拥孤独 2019-07-17 23:33:16

主角叫王文茵杨以安的小说[扑倒男神那点事]最新章节

《扑倒男神那点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扑倒男神那点事 即可阅读全文

《扑倒男神那点事》小说简介

《扑倒男神那点事》感觉很好,有很热血的情节。书中的一些套路感觉是曾相识。。小说主人公是王文茵杨以安的小说叫做《扑倒男神那点事》,它的作者是泡芙王小甜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美好的一天过去了,太阳落山之后若想要再望望那夜空,满天的星星能迷了你的双眼,你一定会不自知的感叹一句:真美!乡下和城里还是很不一样的,乡下的四季是分明的四季,没有城里那终日冒着滚滚浓烟的大工厂、没有奔。主角是王文茵杨以安的书名叫《扑倒男神那点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泡芙王小甜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新婚之夜,本应是热闹的屋子里只有两个新人默默地对望着,钟表就像走了水一样,吱吱呀呀的吵闹的走着。“下一次你什么时候走?”妆容精致的新娘硬邦邦的丢出这句话。“不走了,下一次再离开你的话大概就是我死的那天

精彩章节试读:

不要多想,五十年前的班级制度里面也是有分班制度这一项的,不是你想坐在哪里就能跟山大王一样就坐在哪里的。杨以安作为乡里较为出名的乡绅的外孙虽是家道中落却生活水平仍是比寻常百姓家要略高一些,又是一个有学霸潜质的人自然是分到了教学水平和学习成绩都最好的1班。

王文茵的开蒙时间比较晚,因家中弟弟妹妹甚多她需要分出精力来帮父母照顾,所以九岁才上一年级,今年也不过将将才上五年级而已。

而大她三岁的杨以安却是怕转学匆忙不能良好适应学校的读书环境,所以自降一级已经在初中部读初三了(五十年前的教学制度是小学五年,初中三年,高中三年)。

不过人生总是有乐趣可言的,比如说杨以安明明有一个这么冷酷严肃沉默的外表作为城墙,却始终有一些女生“不畏艰险”的上赶着来表明一下自己那懵懵懂懂的少女怀春的小心思,顺便表明一下自己是绝对不会放弃喜欢他的决心的。

杨以安在开学第一天已经是不胜其扰的情况下,又在收到几封粗糙简陋却一看就是花了心思的情书之后实在是没了脾气。

他作为一个从小被教育要尊重他人劳动成果的人,又是一个懂礼貌明事理还总是换位思考体谅别人的优秀青年,他表示自己只能默默地当面收下这些情书并委婉的拒绝之后但是暗地里又不能销毁的时候内心是很难过的。

就这样被强迫的收下了一堆又一堆小女生红着脸送来的手制情书之后,可能某些女生就发现隐藏在杨以安冷漠的外表下,是一个老好人脾气的内心。这秘密被挖掘出来的太快,导致稍微有点小心思的女生都自发开始了“给转校生杨以安送情书”的活动,从而一天天的送情书的人数只见增不见减。

有些春心萌动的小女生开心了,不代表全校的女生开心了,比如王文茵同学。

当她看到无论是小学部、初中部还是高中部的那些花痴女生们日复一日的去送她们那些劣质情书的时候,王文茵天生的毒舌功能就不可遏止的开启了。比如说:

当王文茵看到一脸怀春的少女拿着粉红色的彩纸制成的信封送去表白时“:那彩色的纸不是剪纸课老师特意发下来要求写梦想的么,听说一人就给一张,怪不得一整天的胸无大志,这本来是写自己未来梦想的纸全用来给别人当做笑料了。”

当她看到用一张白纸当信封,上面还点缀着用心勾画着小心心时候:“好好的一张白纸就让人这么糟蹋了,还不如用纯白的送呢,这样人家可能看在信封还能当草稿纸的面子上收下这封情书。”

当她真的看到一张洁白无瑕的纸当做信封的时候:“这是谁自己制作的信封啊,单单就一张白纸什么都没有,一看就没有用心,让别人不知道的以为效仿古时候打赌输了给人送投降书来了呢,要让有心的人看着这信封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给谁奔丧去了呢,真不吉利。”

当然了,当王文茵一旦开始怼天怼地怼世界甚至想怼全人类的时候,她的闺中密友就会彻底发挥自己不发一言的特长了,她只会在旁边默默地听着顺便及时点头便是赞同,因为她太明白了一旦她不发表自己的意见她自己就会是被怼的最惨的那个,也就真成了成语中所谓的“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里面的那条大鱼。

《扑倒男神那点事》 第八章:遐想 免费试读

美好的一天过去了,太阳落山之后若想要再望望那夜空,满天的星星能迷了你的双眼,你一定会不自知的感叹一句:真美!

乡下和城里还是很不一样的,乡下的四季是分明的四季,没有城里那终日冒着滚滚浓烟的大工厂、没有奔波于上下班途中的上班人士、没有滴滴作响的催人命般的喇叭声。

乡下有的只是鸟语花香的春季、硕果累累的秋季还有炎热的夏季和寒冷的冬季,乡下只有来来往往的人们的打招呼声,只有那纯朴的乡情。

王文茵把家中众多人口的饭做好时望了望天已经全黑了,她把老师布置的作业敷衍写了之后就已经无事可做了,她不想再耗费家里的煤油灯来看书,随之也就搬着家中的小木板凳去院子下的大树底下坐着。

她单手拖着下巴,另一只手在无意识的放在桌子上写写画画的发着呆。

她在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本来以为再也见不到的杨以安的突如其来的转学让他们两个见面的次数多了很多,王文茵想这一定就是缘分。

不过就是可惜了自己第一天给他留下的温婉可人的形象,也不知道杨以安知道这些事情后还愿意不愿意理她。

想着想着就开始莫名的担忧,一会皱眉一会开怀的样子让王家父母以为大妮儿得了什么失心疯的怪病呢。

跟爹娘有着不同想法的是王文茵的二弟,王文茵的二弟年纪也不小了,自然也到了上学的年纪,作为同一个学校的仅比大姐低一届的学校八卦小分队队长,王文峰表示自己大姐为什么跟神经病一样很好理解。

王文峰偷偷摸摸凑到他大姐旁边,挤眉弄眼的问道:

“大姐,你当真喜欢那个刚刚来没几天的转校生啊”

“啊,是啊”无心回应二弟的王文茵继续托腮。

“可是那么一个小白脸,你喜欢他啥啊”王文峰同托腮状。

“你管我喜欢人家啥呢!人家好赖还是个小白脸呢,你连个小白脸都算不上!”王文茵突然转头恶狠狠的说。

“吓,大姐你能不能通知我一下你再转过来威胁我,这样子会吓死你亲爱的弟弟的”王文峰轻抚胸口作惊吓状。

“怎么可能,如果不是爹娘在家,你现在早上房揭瓦了,你这样子的还能被吓死,我倒是还算做了一件善事”继续托腮

“哈,大姐,没想到你果然是个见色忘义的,我才是你亲弟弟呢,那个小白脸都不认识你”王文峰向王文茵表达出了强烈的不满。

“懒得理你,少打扰我,一边子儿玩去”想要自己有个私密空间的王文茵果断轰走了这个惹人烦的二弟。

“大姐,你真的不爱我了,我要给爹娘说去,就说你迷上了个小白脸,不写作业了也不学习了还不爱护自己的弟弟妹……”随着王文峰的跑远,他的话也散落在了风中。

王文茵表示自己有这么个讨厌的弟弟真是没办法,不过她倒是也没有把二弟的威胁放在心中,毕竟她太了解二弟这个人说话不算话了。

再说了,哪怕真的告诉爹娘了,没准爹娘还会主动张罗着和杨家联系呢,那不是还便宜了她自己。想到这,王文茵不禁低笑出声。

夜深了,周围再也传不出来嬉戏打闹的声音了,王文茵已经在床上睡熟了,而那个八卦鬼二弟在被爹娘以“整天游手好闲”的理由教训一通后,也早就一头扎在被窝里睡了。

几乎所有人都在睡梦里了,杨家外公——任老太爷可没睡觉呢,他在想:

“如果王家大妮儿真的像外孙说的那么好,找时间去观察观察,没准真能给我的宝贝外孙结成一桩好姻缘呢”

想到自己马上就能有孙媳妇,任老太爷的脸上也是乐开了花。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