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霍司琛尹浅夏[盛宠蜜爱:总裁的18岁甜妻]最新章节完结版

编辑:风之乐 2019-07-17 23:48:12

主角叫霍司琛尹浅夏[盛宠蜜爱:总裁的18岁甜妻]最新章节完结版

《盛宠蜜爱:总裁的18岁甜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盛宠蜜爱:总裁的18岁甜妻 即可阅读全文

《盛宠蜜爱:总裁的18岁甜妻》小说简介

《盛宠蜜爱:总裁的18岁甜妻》写的太好,情节入胜,文笔妙笔生花,一夲好书。。主角叫霍司琛尹浅夏的小说叫《盛宠蜜爱:总裁的18岁甜妻》,本小说的作者是燕蔚儿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尹浅夏还没反应过来,他的虎口就掐住了她的脸,挤着她的嘴,低头问她:“很会骂人?再骂两句来听听。”“放开我!”因为嘴被他挤着,说话都有些不利落,但能勉强听得清。霍司琛不但没松手,反而加大了力道:“再让我。霍司琛尹浅夏是小说《盛宠蜜爱:总裁的18岁甜妻》里面的主角,本小说的作者是燕蔚儿,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那晚酒后,她和他一夜缠绵。为了钱,她用腹中的孩子威胁他,却反被逼婚。婚前说好互不干涉,婚后他却插手她的大事小事。他拿她当真老婆疼,她眼里他却是一个强迫症晚期的神经病。“霍司琛,我要跟你离婚!”“下辈子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她按照约定拿着证件到了他公司楼下,他也很准时,开着车直接到了民政局。

和其他新婚的夫妻一样,拍了不算和谐的结婚证件照,签下自己的名字,拿到属于各自却又联系着彼此的红色小本本。

看着照片上的他,不由感叹居然有人连证件照也这么好看,深邃的黑眸,比例完美的五官,每一根线条都像是被上帝精心雕刻过一般,怪不得有那么多女人为他着迷。

霍司琛这个名字,在Z国就是名誉和地位的象征,年仅26岁,手里却掌管着霍氏集团旗下所有的贸易来往,被誉为全国最年轻的企业家。

而她自知和他的差距,也没傻到飞蛾扑火,安分做好自己的事情,等着婚姻结束就过自己平平静静的生活。

“看什么?”他不知何时走到自己身后。

尹浅夏急忙合上本子,故作淡定的问他:“这样就算办好了?”

他点头,然后淡淡问她:“上学还是上班?”

他也是看见她身份证的时候才知道她年纪这么小。

尹浅夏深吸了一口气,消化这些糟心的事,闷闷的说:“上班。”

因为舅舅不肯给钱,她高中毕业就只能出来上班。

还以为他会嘲弄她的学历,他却只是默了默,随即就问她:“几点?”

“下午两点。”

“请假,我父母要见你。”

“能不能改天?等我放假的时候。”或者是说等她做好准备之后。

他走在前头,只丢给她一句话:“协议第二条。”

他需要的时候,配合他扮演好妻子的角色。

自己签下的协议,哭着也要遵守。

当即就坐着他的车和他一起回了家,尹浅夏的心情还真有一点儿媳初次见公婆的紧张。

这种富人家的爹妈应该都很会刁难人吧?

大概二十分钟的车程,车落停在一栋复古别墅前,甚是有一股民国时期的感觉,感觉特别的气派。

他的车一到,佣人就列成队欢迎,一个穿着暗红色旗袍的女人走了出来,高兴的看着他们。

霍司琛搂着她上前,很自然的跟她介绍说:“叫妈。”

尹浅夏咽了咽口水,这个字对她来说格外的陌生,有些叫不出口,

见她不出声,霍司琛低头看她一眼,落在她腰间的手加了些力道,尹浅夏才小声又别扭的叫道:“妈。”

霍夫人全当她是害羞,高兴的说:“赶紧进屋吧,你爸在里面等着呢。”

还以为会是那种特别刁钻妇人,没想到这么亲和,这倒让尹浅夏松了一口气。

走进了屋子里,连家具都全是复古风的实木家具,简直像是拍民国电视剧的场景一样。

廊道的墙上挂着的也不是什么欧式油画,全是历史上比较出名的军人画像,厅内的一面墙上,全是军人的勋章,分列得很详细,完全像是博物馆的陈列一般。

尹浅夏看不懂这些勋章代表什么,但能感觉到霍家历代的荣誉不凡。

原来是军人世家,怪不得她总觉得霍司琛气质那么好,随时都是精神抖擞的。

穿过长廊,走到客厅才看到一位中年男子和一位白发花花的老人相对坐在沙发上下着围棋。

《盛宠蜜爱:总裁的18岁甜妻》 第14章 惩罚的吻 免费试读

尹浅夏还没反应过来,他的虎口就掐住了她的脸,挤着她的嘴,低头问她:“很会骂人?再骂两句来听听。”

“放开我!”因为嘴被他挤着,说话都有些不利落,但能勉强听得清。

霍司琛不但没松手,反而加大了力道:“再让我听见你骂人试试,小小年纪不学好,满口粗话。”

尹浅夏瞪着他,伸手抵在他的胸膛却是怎么推不开,她会骂人还不是他逼的!况且在她眼里,他真的精神不正常!

“别以为我没有法子收拾你,再不听话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他说完这才松开了她。

尹浅夏将坐起身子,从狭小的车厢走出去,脸不知在什么时候变得通红,抢在他前头,气鼓鼓的往电梯处走。

回到屋子里,她径直去了自己的房间,故意把房门摔得巨响,霍司琛瞅了一眼,嘀咕了一句:“脾气还不小。”

第二天,尹浅夏早就把霍司琛昨天说的起床安排抛在脑后了,关掉闹钟又睡了一会。

当霍司琛来敲门的时候,她还觉得烦躁地用被子闷住了头。

霍司琛开门走进来,看着床上裹成一团的她气不打一处来,看来嘴上说说对她是没什么用了。

他走进洗手间,在她的牙刷上挤了牙膏,回到床边,掀开她的被子,不等她反应,就挤开她的嘴把牙刷塞了进去,这招是小时候他爹对付他的。

这下尹浅夏猛然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拔出牙刷嘴里却已满是牙膏,说话都没办法,急忙下床就去了厕所刷牙。

他还站在门边看着手腕上的表提醒她:“还有八分钟,洗漱换衣。”

尹浅夏吐掉嘴里的漱口水,发自内心的吼了他一句:“你有病啊!”

大清早就不得安宁,强迫了自己没完还强迫起她来了!

他拧眉走进厕所,“我昨晚跟你说什么了?”

尹浅夏气都还没消,她知道他让她不准骂人,她也知道骂人不对,可是他的作为根本不能忍!

霍司琛迈步走进厕所,把门关上,将她逼退在盥洗台上,声音冷得让人起鸡皮疙瘩:“嗯……我想想该怎么惩罚你才能让你记得住。”

原本还气势汹汹的尹浅夏这会有些心虚了,咽了咽口水,推着他道:“让开!”

“你这脾气不治不行。”他说着,伸手扣住她偏向一边的头,低头就将唇落在了她的唇瓣上……

尹浅夏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奋力的挣扎着,奈何力气上敌不过他。

在密闭狭小的空间里,这一吻绵长得让人窒息,霍司琛瞧着她有些喘不过气了才松开了她。

原本他只是想意思一下,当个警告,然而当碰到她那温暖柔软的嘴唇时,吻不由自主的加深。

不等她开口骂人,他就先说:“以后骂一句就亲一次,当然这样的惩罚对你来说可能是奖励,你要是喜欢,你也可以天天骂。”

尹浅夏喘着粗气瞪着他,气不打一处来,用手背使劲的擦着嘴,又重新挤了牙膏用力的清洗着口腔,而他像个没事人一样淡淡的提醒她说:“你还有四分钟。”说完不紧不慢的走出了房间。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