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绝品毒医]最新章节 主角叫东方瑾玉宫俞宸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柚花离海 2019-07-24 13:26:12

[绝品毒医]最新章节 主角叫东方瑾玉宫俞宸的小说最新章节

《绝品毒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绝品毒医 即可阅读全文

《绝品毒医》小说简介

《绝品毒医》这本小说写的很不错。虽然说那个评定实力的阶级有点像斗破还有一些小瑕疵,但是不可否认这真的是一本值得阅读的一本小说。思路清晰,也不像其他小说那抄一点这抄一点,有自己的想法,更新速度也是挺快的,真不知道那些整天催更的,你们辣么吊怎么不写?顺带一提作者大大注意身体,不然怎么给我们带来好的作品?。《绝品毒医》是由作者姜阿珂最近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绝品毒医》精彩章节节选:满春院是她母亲的院落,也是她离家前居住的院落。没想到,离家七年,再次归来,她还会回到那里。不过东方瑾玉还是心存疑惑,照理说这除了东方栎的凌轩院之外最大的院落,赵苓又为何会留着给她回来居住?一旁的赵苓虽。主人公叫东方瑾玉宫俞宸的小说叫做《绝品毒医》,本小说的作者是姜阿珂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病娇王爷对上会医悍妃?某女开口:“宫俞宸,你等我收拾完那几个小贱人再回来收拾你!”某男弱弱回道:“小瑾玉,还是我来收拾他们吧,不如你先来收拾我。”

精彩章节试读:

“那毒不是已经解了,不就是一点余毒嘛,又何必兴师动众的?”

宫俞宸那漠不在乎的样子,令叶泽桦心头的怒火更甚,冷哼一声道:“怎么?等着毒发让幕后之人阴谋得逞?等着你离开了,夜月阁变得支离破碎,然后兄弟们被仇家追杀?宫俞宸你能不能别那么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嗯?”

相较于叶泽桦的怒火中烧,宫俞宸到是显得极为淡然。

“是啊,毕竟是我的身体。”

听到宫俞宸的话,叶泽桦惊讶的瞪开了眸子,不曾想宫俞宸会同意他说的话,却没想到他的后半句话更是气人。

“而我的身体我最清楚,你又操心些什么呢?”

说罢,宫俞宸也不再理会叶泽桦,而是将视线转向了街道上。在看到那抹水蓝色身影,眸子中盛满好奇。

而东方瑾玉正在一家古玩店前,准备为嘉柔郡主的母亲挑选礼物。可是,她却有些犯难了。

在她未离开东方家前,虽在东方栎那里见过不少古董,却也是不懂得如何赏析。更别提离开东方府后,她拜入药石门下,整日研究药道,不顾其他。也幸好沐白心思细腻,寻了人交给东方瑾玉身为女子应会的事项。

可以说,东方瑾玉对于古玩真是没有一丝的研究,这使得她不由有些纠结,不知她是否应该换一份礼物呢?

虽然距离较远,但东方瑾玉的表情都被宫俞宸尽收眼底,嘴角间悄然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而后跨步走向东方瑾玉的方向。

宫俞宸的突然起身离去,使得叶泽桦一脸惊疑,再看向宫俞宸离开的方向,叶泽桦流露出了了然和好奇的神情,随后也起身跟上。

在东方瑾玉纠结了一下,便打算换一份礼物,毕竟古董不同于其他,若惹出什么笑话就得不偿失了。

“在下看小姐站在这里许久了,小姐可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可否需要在下帮助?”一个富有磁性的男声唤停了东方瑾玉刚欲离开的步伐。

东方瑾玉只见他着一身银白色衣衫,那白衫上有一朵朵描边的白云,系着银边白色束腰带。那人样貌清秀俊雅,阳光照在他棱骨分明的脸上,有着些许苍白。最令人难以忽视的是他那双桃花没目,眸中仿佛盛有一池深谭,不见风流,只引人忍不住的忍不住的想要深入。他着一身银白色衣衫,那白衫上有一朵朵描边的白云,系着银边白色束腰带。

宫俞宸见东方瑾玉微愣的样子,不禁皱了皱眉,唤道:“小姐?可是需要在下的帮助?”

东方瑾玉回过神来,神情略带懊悔,而后用疑惑且带有警惕的目光盯着宫俞宸,暗下也在偷偷打量着宫俞宸的一举一动,却只见他神色平静,没有过多的情绪产生。

宫俞宸不动声色的将东方瑾玉神情尽收眼底,不由感到好笑。再见东方瑾玉始终不曾回答,继而开口道:“在下看来,小姐可以选择顾先生的山水画,既显珍重,又不失风雅。”

“多谢公子所提的建议,小女子有事便先告退了。”东方瑾玉脸上盈着笑,行为大方得体,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

而宫俞宸却是挑了挑眉,低声在东方瑾玉耳边说:“哦?我以前所见的东方小姐可不是这样的,我还是更喜欢东方小姐洒脱的样子,而不是这般拘谨。”

听闻,东方瑾玉步伐一顿,眼中满是警惕,而后快步离去。

宫俞宸则是看着东方瑾玉的身影融入人流之中,眸中散发着一种猎人看到猎物了的兴奋光芒。

将宫俞宸的神情收入眼底的叶泽桦,看了看东方瑾玉离去的方向,心中不由为东方瑾玉捏了把汗。毕竟,能让宫俞宸发出这种表情的时候,一定是宫俞宸的心中已经有了整人的想法。

而东方瑾玉离开后,也失了闲逛的兴趣,买了些小物品,便领着墨棋回去了。

墨棋在一旁看着自家小姐有些严肃的表情,心里不由有些担忧,心底也对宫俞宸有了丝抵触。

是夜,东方瑾玉在房内研制着手中的药材,思绪却是回到了古玩店前。对于宫俞宸的话,东方瑾玉心中充满了警惕。

弦音曾说,有人在寻找她师傅和她的踪迹,而今是那个人又说曾见过她,可是说明她的身份暴露了?

东方瑾玉心绪如麻,却不知他是好是坏,这般举动又有什么目的。夜色渐深,而东方瑾玉仍不见任何倦意。

那日之后,东方瑾玉的生活轨迹依旧,平静的仿佛她所猜忌的都是假的。

正在修剪花草的东方瑾玉被管家寻到,称东方栎传她去大堂有事商议。

东方瑾玉来到大堂之后,发现除了东方栎外,东方澈也在。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她不认识的中年男子站在下位,手中捧着东西。

“爹爹,不知唤我来何事?”东方瑾玉俯身一拜,开口问道。

东方栎笑对着东方瑾玉招手,介绍着:“这是宸王府的张管家,他是宸王爷派来给你送礼物的,还不快谢恩?”

“多谢宸王赏赐。”东方瑾玉听后,对着张管家轻拜一下。

“不敢当,不敢当。东方小姐可是我们未来的宸王妃呢,我当不起小姐的这一拜。”

张管家看见,忙侧身避开,转而将手中的礼物送至东方瑾玉面前。

“王爷吩咐过了,必须是亲自送到东方小姐的手中,请东方小姐务必收下。”

东方瑾玉看了看东方栎,而后者则是对她微微颔首,以示她接过。

东方瑾玉接过,拿在手中,对着张管家垂头一笑。

“既然东西已经送到了东方小姐的手里了,那么我就先告退了。”

东方栎微笑着点了点头,便看着张管家离开了。

待张管家的身影消失在了他们的眼中,东方澈终于忍不住出声道:“宸王对大姐真是好呢,大姐回来尚且一个月,就派人来送礼物了。”

东方澈的话音一顿,眸中闪过一丝厉色,疑惑的问:“我记得大姐不曾与宸王有过交集吧,可为何宸王会送礼给你?难道说,还是你们私下有过交谈?”

《绝品毒医》 第六章被排挤 免费试读

满春院是她母亲的院落,也是她离家前居住的院落。没想到,离家七年,再次归来,她还会回到那里。

不过东方瑾玉还是心存疑惑,照理说这除了东方栎的凌轩院之外最大的院落,赵苓又为何会留着给她回来居住?

一旁的赵苓虽是满脸笑容,心中却是有些不安。她不是没有过为了她的独子,将满春院收入手中的想法,但是,无论如何东方栎都是不肯松口,到了最后,这事也只好作罢。而如今她又没有通过东方栎的同意就将满春院送给东方瑾玉,也不知东方栎会不会因此生气。

思及此处,赵苓偷偷抬眸看了一眼东方栎,在不见后者有任何异样或是不满的时候,赵苓心中立刻微松口气,却又感觉十分不满。

再看到东方瑾玉与沐莹神似的样貌时,赵苓心下暗恨道:“原来,不仅当年在东方栎心中她赵苓比不上沐莹,就连如今他的儿子都比不上那个**的女儿。”

而后,东方瑾玉也没有多做停留,不等与东方澈和东方瑾歆相互问候,只向东方栎说了句“累了,想下去休息就离开了。”

对于东方瑾玉淡漠的态度,还不待东方栎说话,一旁的东方澈到是不满的说道:“哼,一点规律都不懂,怎么称得起东方家嫡小姐的名号。”

他刚一说完,就听一声怒喝:“你说些什么?你这么刻薄的说话就叫有规律了?她是你大姐!”

东方澈被吓得扑通一下跪到了东方栎的面前,神色间满是惊恐,“爹爹,孩儿知错了,还望爹爹恕罪。”

东方栎看了一眼略微颤抖的东方澈,没有说话,只是轻哼一声,拂袖离去。

而将这一切收入眼中的赵苓眼中的怨恨更甚,甚至将当初对沐莹的仇恨都转移到了东方瑾玉的身上。

回到碧荷院的赵苓坐在首位,看着自己那满脸怒容的儿子和一脸难看的女儿,低叹一声。

“东方瑾玉虽说是离家数年,方才归家,但也是东方家的嫡小姐。而且,看老爷的样子明显是感觉对她有所亏欠,所以,你们先不要与其针锋相对。待这段时间过去,我就不信一个乡下丫头,能掀起多大风浪。”

而东方澈和东方瑾歆都不甘的应了一声,也不再言语,只是心中的那抹娇纵,促使他们已然将东方瑾玉记恨在了心上。

而对此毫不知情的东方瑾玉,被眼前那熟悉的景色润湿了眼眶,她虽没有见过她的母亲,不过,她还是偷偷在李嬷嬷那听说过她母亲的事,她也常常幻想她母亲曾在这里所做的一切。

一个年迈的老妇看到东方瑾玉的身影,激动的喊了一句:“夫人?不对,是、是小姐回来了吗?”

“李嬷嬷是我,我回来了。”

“小姐你真的回来了啊,你和夫人长得真是像啊,我一开始还以为是夫人呢。”李嬷嬷激动的落下泪来,东方瑾玉见状,忙上前将怀中的帕子递给了李嬷嬷,并柔声安慰道:“嬷嬷,这些年你过得好吗?没受什么委屈吧。”

“没,这些年满春院里也就剩下我和照顾过夫人的几个丫头了,而老爷也没将满春院分出去。”

“也看得出嬷嬷非常用心的收拾满春院,这里和我离去时,并没有太多差别。”

远在一旁的东方栎看到两人在一起其乐融融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他好像从没有见过东方瑾玉对他这般幸福的笑着。

“玉儿,如今你回来了就好好学习礼仪和女红吧。毕竟离你笄礼也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了,待你笄礼过后也该嫁入宸王府了,也免得你到时手忙脚乱。”

“知道了,多谢爹爹教诲。”东方瑾玉一见到东方栎的身影,脸上的笑立马微敛下来。虽是笑着,却是难分真情还是假意。

对比,东方栎虽然有些无奈,但也是不好说些什么,毕竟这些年来他不曾给予过她父爱,他对她还是有亏欠的。

但是对于东方瑾玉略带疏离的行为,东方栎还是有些不满。再看向东方瑾玉与沐莹神似的模样,他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而对于东方栎态度上的转变,东方瑾玉也只是冷笑一下,便同李嬷嬷回去歇息了。

是夜,东方瑾歆在碧荷院主居一脸幽怨的看着坐在主座上的人。

“母亲,如今东方瑾玉回来了,她才是真正的东方家嫡小姐,而且父亲还那么宠她,那我该怎么办啊。”

“歆儿,东方瑾玉回来也是帮了你一把啊,先皇曾为东方家和皇家牵过姻缘,但是当时由于孩子都还小,便也就作罢了。可如今圣上是出了名的孝子,也不知谁提起了先皇的话,才下此旨意。毕竟若不是东方瑾玉,嫁予那病弱三皇子的人就会是你啊。”

东方瑾歆听后,神色稍微缓和一下,不过仍是轻哼一声,后不再言语。

转眼间,东方瑾玉回到丹阳已有小半月了,虽说会常和碧荷院那几位产生一些矛盾,但大多数都被东方瑾玉巧妙的回击了,都无伤大雅,也算是为东方瑾玉的生活增添了一抹色彩。

在这期间,东方瑾玉也与弦音私下见了几面,虽说打趣的成分居多,东方瑾玉也得知了有人在寻她师傅药石老人的踪迹,也不知是寻药还是寻仇。而她身为药石老人这个唯一的弟子,并在江湖小有名头的妙颜毒医,自然也被列入了追找对象。

对此,东方瑾玉也无奈的对弦音保证,绝不泄露踪迹半分。

这小半月被关在府中的东方瑾玉,可不谓是极度闲暇。

终于在东方栎的首肯下,东方瑾玉带着墨棋走入了丹阳繁华的街道上。其实,东方瑾玉也并非要采买些什么,只是不愿待在那个如同牢笼一样的东方府。

幸好,她借口为一个多月后嘉柔郡主母亲的生辰准备礼物,方才能出来。

而叶泽桦拉着身旁神色淡然的宫俞宸,一脸怒容:“宫俞宸你什么意思,已经有了药石老人的踪迹,你现在却说没有必要了?那我们这两年来的努力也就付之东流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