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都市风流村官]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陈子州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倾城花音 2019-07-24 14:06:30

[都市风流村官]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陈子州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都市风流村官》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都市风流村官 即可阅读全文

《都市风流村官》小说简介

《都市风流村官》作者大哥,这年找本好看的小说不容易特别还是新体系的,好看的就更不容易了,所以咱们商量商量能不能快点更,否则我就给你寄万人血球求更了。主角是陈子州的小说叫《都市风流村官》,是作者东百川所编写的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陆弈凡从村长夏伟光家里走出来,就在村委会看见了孙欣媛,此刻的孙欣媛更加光洁亮丽,穿了一件黄se体恤,一条牛仔裤,都是新的,把她的匈儿跟臀儿绷得鼓鼓的,两片嘴唇也施了淡淡的唇红,显然,她刚刚打扮的。如此。主人公叫陈子州的小说叫《都市风流村官》,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东百川所编写的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大学生村官陈子州,犯了桃花煞,连贬两级,却在村里走上桃花运,奇遇拈花神功,从性悟道,桃花运就是官运。于是,他一路官运亨通,一路俘获女村妇、女秘书、女警花、女教师、女学生、女白领、女领导、女明星……最后站在了世界之巅,掌握全球,怀抱五洲各色美女。

精彩章节试读:

袁雪薇没有注意到陆弈凡的眼神,去灶房做饭去了。

不一会儿,陆弈凡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袁雪薇探出一个头来,微笑着招呼他进去吃饭了。

小小的木桌上,小葱炒蛋、青椒腊肉、炒小白菜和一个番茄汤。

她朝他递过来了盛好的饭和筷子,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陆助理,家里只有这些小菜,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还请你多担待!”

“呵呵,很合胃口,嫂子做的菜真好吃,人也长得漂亮,能娶到你这样的媳妇,大哥真是好福气啊!”陆弈凡知道,夸人是最能取得交情的,也是最能让别人喜欢跟你打交道的原因。

袁雪薇端了一个碗,也在小桌子边坐下来,在她弯下腰来的时候,陆弈凡又看到了那两颗红红的花蕾,还有那雪白细嫩的沟壑,看样子,她生育后,匈儿依然还是少女一样的结实和挺拔。

“唉,老都老了,还漂亮什么。再说,再漂亮,也没人欣赏了!”袁雪薇眼眶黯淡了一下,叹了一口气说出这话来。

陆弈凡听得心里一震,刨饭的手略微停了一下,不禁问道:“嫂子,大哥不在家里么?”

袁雪薇眼睛又是一下黯淡:“早就不在了,自从生下女儿夏丹以后,到外面打工七年了,一直都没有音信。”

陆弈凡一惊,没想到是这样,怪不得这么漂亮的少妇眼神很是忧郁,原来是独守空房折磨的。于是,他很男人地说:“真是不好意思,那嫂子以后有什么事,有什么照应不过来的地方,随时就叫我来帮忙,如果你不介意,我以后就叫你雪薇姐。”

袁雪薇好看地笑笑,算是答应。

吃完了饭,袁雪薇把桌子收拾了一下,再把碗洗了洗,然后就说夏书记应该回来了,带他去见夏书记。

走出房门,袁雪薇拿了钥匙锁门,陆弈凡就在旁边等着,突然,他看见院子里支撑着房子的那根木棒,竟然奇怪地晃了晃。

开始,陆弈凡还以为它只是动动罢了,不一会儿,咔嚓一声,钉住木棒和房柱子的蚂蟥钉居然掉了下来,接着,木棒一阵剧烈的晃动。

陆弈凡大叫一声:“雪薇姐,快跑!”

陆弈凡以为房子摇晃着马上要倒塌,他冲上去,抓着袁雪薇的手就往院子外拖。

袁雪薇也惊吓得一跳,跟着陆弈凡跑到院坝外,见背后并没有响动,两人才紧张地停了下来,回头一看,房子摇了摇,并没有倒。

袁雪薇朝他呵呵一笑:“没事的,这种木房子到处都是相连的,不会轻易倒,只是那个蚂蟥钉松了,钉一下就好了。”

陆弈凡不好意思地笑笑:“原来是这样啊,不会倒就好。”

两人松了心,袁雪薇低头一看,才猛然发觉手还紧紧握在一起,她羞红了脸,赶紧甩手,却没有甩掉,急得提醒他道:“陆助理,你、你的手。”

《都市风流村官》 018昨天你们在干什么? 免费试读

陆弈凡从村长夏伟光家里走出来,就在村委会看见了孙欣媛,此刻的孙欣媛更加光洁亮丽,穿了一件黄se体恤,一条牛仔裤,都是新的,把她的匈儿跟臀儿绷得鼓鼓的,两片嘴唇也施了淡淡的唇红,显然,她刚刚打扮的。

如此一打扮,看得陆弈凡眼睛一亮,心里就明白了,女为悦己者容,想来着孙欣媛经过昨夜的初次接触,已经喜欢上了自己。

想着才进村,就被一个美村妇看上了,陆弈凡底下那东西就微微yu动了,他禁不住微笑道:“欣媛姐,你穿得真好看,新买的吧?”

女人被夸都很开心,孙欣媛咯咯娇笑着:“好看吗?我上次赶集才买的,还以为不好看,都才第一次穿呐。”

“以欣媛姐的身材,这身衣服恰好,你看,多性感啊。”陆弈凡笑嘻嘻地一边夸她,一边打量着她。

孙欣媛显然没有被人这么盯过,也从来没有男人大胆地夸她性感,说得她脸儿滚烫的,心儿蹦蹦跳,她白了他一眼:“不跟你说了,你尽取笑人家,走啦。”她赶紧转身朝镇上走去,语气虽然嗔怨,但眉眼全是喜色。

从夏福保村到镇里,山路弯弯,一般要走两个小时。

走出山村,路上就很少有人来往,时不时碰到几个村民匆匆去劳作。刚开始,孙欣媛在前面走,把陆弈凡甩在后面,似乎担心被村民看到,而不好意思。

这恰好方便了陆弈凡大饱眼福,他从后面瞧着孙欣媛的腰身,那丰满的臀儿,以及臀儿下,那被牛仔裤裹着的大腿,线条流畅,想象着昨晚的甜头,不知道把她的牛仔裤剥掉,会是怎样的风光?

陆弈凡跟在后面,yy着,底下那东西越来越大了,他赶紧打住念头,奇怪自己现在怎么如此色了?好像经过这几次的桃花煞,他对女人突然变得渴望了起来。

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陆弈凡有一搭没一搭地,开始跟孙欣媛聊着她家里,以及村里镇里的事情。

陆弈凡想起昨天下午,孙欣媛跟夏书记偷腥之后,出门时,夏书记说了一句让她放心,她男人的事改天再说。陆弈凡不由好奇地问:“欣媛姐,昨天你跟夏书记干什么来着?”

孙欣媛啊的一声,立刻花容失色,心想昨天跟夏书记的事,难道被陆助理瞧见了,她一着急,便说滑了口:“我,我只是被逼的。”

陆弈凡一惊,才明白自己问的太过了,但别人都已经承认了,也没有必要再装糊涂,便顺着说:“我是猜出来的,你男人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需要夏书记帮忙?”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