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宁凡凡霍庭安的小说[顶级秘宠,二爷的心尖前妻]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樱桃青衣 2019-07-24 14:19:55

主角叫宁凡凡霍庭安的小说[顶级秘宠,二爷的心尖前妻]全本免费阅读

《顶级秘宠,二爷的心尖前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顶级秘宠,二爷的心尖前妻 即可阅读全文

《顶级秘宠,二爷的心尖前妻》小说简介

《顶级秘宠,二爷的心尖前妻》写得好好,情节曲折,但丝丝入扣,主人公的经历好教人羡慕!故事好震奋人心,扬我华夏志气!值得一读。。小说主人公是宁凡凡霍庭安的书名叫《顶级秘宠,二爷的心尖前妻》,本小说的作者是落凉风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好痛,不要......”宁凡凡躺在银灰色的大床上,闭着眼睛,面色一片潮红。她艰难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见一个模糊轮廓的男人身影,伏在她身上起起伏伏。在她的耳畔,是男人呼吸粗重的喘息声,一下又一下喷薄。小说主人公是宁凡凡霍庭安的小说叫做《顶级秘宠,二爷的心尖前妻》,本小说的作者是落凉风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被男友劈腿,转身嫁给男友小叔,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宁凡凡只有两个字,“解气。”本以为她跟霍家那位二爷只是契约关系,他娶她也只是因为她腹中的孩子。协议期满,她就能拿着他给的抚养费,带着孩子潇洒快活。可是谁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不碰你?宁凡凡!你不让我碰是想留着给哪个野男人碰?!我告诉你!你从今往后只能让我碰,只能在我的床上叫,别人你想都别想!哪怕你死都好,也不能跟我分手,明天我们就去领证!”

“你疯了!你放开我,你恶不恶心,你别碰我!!”

“砰!”

宁凡凡抡起洗手台前摆设的一个花瓶,用力砸在霍景中头上。

霍景中后退两步,鲜血沿着他下巴的轮廓朝下淌,他身形晃动了一下,朝后仰去,摔在地板上。

宁凡凡把裤子提起来,双手颤抖的把他的衬衫扒下来,颤颤巍巍的穿在身上,开门就跑。

走廊里苏暖靠在墙上,单手夹着一根细长的香烟,吞吐烟雾,眼底还有没退散下去的餍足。

“出来了,凡凡。”

宁凡凡走上前去就是一个巴掌,她恨得牙齿打颤,“我们这么多年姐妹,你就是这样对我的,抢我未婚夫?!”

苏暖受了宁凡凡一个巴掌,也不还手。

只是继续笑,“你不是一直都看不上我吗,别说的那么深情。姐妹,呵呵,我大学那会艳照满天飞,被开除,不就是你让李翠去做的吗。你觉得我脏,我知道。可是凡凡啊,你现在,比我更脏呢。昨天晚上我找了三个男人,你爽不爽啊?”

宁凡凡像是接受不了打击一样,猛的朝后退了两步,满眼的震惊,“你说,说什么?”

苏暖笑的更肆无忌惮,“你不知道吗?宁凡凡,昨天我给你下药之后的事情?哎呀,那我告诉你好了,省的你这个可怜虫还被蒙在鼓里,不知道景中为什么厌弃你.......”

宁凡凡捂住耳朵,嗓音突然变得尖利,“你不要说了,你别说了,够了!够了!!”

她朝着苏暖歇斯底里的嘶喊着,喊的嗓子都破音了以后,宁凡凡捂着耳朵一路跑出大门。

宁凡凡满眼都是眼泪,她跑到别墅区的一处人工湖,想也没想的就往湖里冲。

四面八方的冷水将宁凡凡淹没,冰冷的感觉直入肺腑,宁凡凡感觉自己一直在往下沉,死亡的窒息感缓缓袭来。

要死了吗.......

好不甘心。

宁凡凡睁开眼睛,看着沉静蔚蓝的湖水。

这个时候她的上方出现了巨大的水花,有人朝着她游过来。

黑暗侵袭着宁凡凡的眼睛,就像是那晚一样。她没有看的清楚,来救他那个人的脸,隐隐约约知道是个男人。

宁凡凡闭眼之前,想起那枚袖扣。

......

一个月后,慕斯酒店总统套房。

霍庭安从床上醒来,头痛欲裂,昨夜的记忆涌入脑海。

他在酒吧的拐角被醉酒的宁凡凡抱住了腰,那女人不知羞耻的跳到他身上,用双腿夹着他的腰,端着一杯酒搂着他的脖子说混话。

“小叔,小叔,我喜欢你很久了,比喜欢景中还要久。”

“你喝醉了,我让人送你回去。”

“小叔,你是不是看不上我啊?呜呜呜,我那么喜欢你,你不是也对我有过好感吗?家宴那次,你不是替我拉过礼服拉链,你忘了吗!你的手,手还故意碰了我的胸。你怎么能不认啊,小叔!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次在别墅区,是你救的我送我上的医院。小叔,我们两情相悦,**好不好?”

“......”

然后,然后他是怎么被那女人一口一个小叔和一嘴烂情话哄得晕头转向,喝了她一杯酒,在然后,记忆就很模糊了。

隐约记得那女人白皙的皮肤和浅浅的低吟......

霍庭安还算是淡定的侧头一看,果然宁凡凡就睡在他身旁,不着寸缕,手还搭在他小腹下。

“***。”

霍庭安骂了一句,翻身就要下床。

他刚动,背后一声嘤咛,一双好似柔软无骨的手缠住了他的腰,“小叔————”

霍庭安:“...........”

艹!

霍庭安伸手,拿掉宁凡凡的手,他回身掐住宁凡凡的下巴,“给我下药,上我的床?”

宁凡凡一双眼睛泫然欲泣,葱白的手指握上霍庭安的手腕,“小叔,你昨晚可不是这样冷淡的,也不是这样和我说话的。”

霍庭安觉得额头的青筋跳的突突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宁凡凡咬唇,看上去柔柔弱弱,两个字却说的利落,“娶我。”

霍庭安微微眯眸,盯着宁凡凡看了一会,他伸手拍了拍宁凡凡的脸蛋,“娶你?凭什么?”

“不凭什么呀小叔。如果非要凭什么的话,凭我喜欢你,你看行不行?”

霍庭安微微咬牙,“滚。”

他将宁凡凡推开,想去穿衣服又发现衣服脏了,有微微洁癖的霍庭安就进了浴室,顺便打电话让人送套衣服过来。

他围着浴巾出来的时候,发现宁凡凡披了件睡袍,正在看什么视频,看的津津有味,室内充斥着女人的尖叫声和男人时不时的低吟。

却不是别人,正是昨晚的霍庭安和宁凡凡。

霍庭安拿手按了按太阳穴,走过去抢过宁凡凡手中的手机,朝墙上一砸,手机屏幕碎裂,随即关机。

霍庭安半跪在床上掐着宁凡凡的脖子,“你找死?”

宁凡凡笑的冷淡,“一个死过的人,怕死吗?要么娶我,要么这份视频就会在明天公之于众。反正我名声臭烂,如果死之前,能把云城鼎鼎有名的霍家二爷拉下水,我有什么不值的。”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掐死你?”

“请便。”

霍庭安的手果然用力,掐的宁凡凡面上一片通红,可是她半个字都不求饶,哪怕被掐到要窒息。

最终,霍庭安松开了宁凡凡,“我不会娶一个被3P过的女人,要多少钱,你开口。”

宁凡凡唇角的笑容越来越嘲讽,“小叔很关注我呀,霍景中把消息压的那么好,从没向外透露过,连爷爷奶奶都不知道呢。哦,现在应该改口了,爸爸妈妈。”

霍庭安怒极反笑,他随手开了一瓶酒,给自己倒了一杯喝。

他坐在沙发上,晃了晃酒杯,“你就那么自信我会娶你,真以为我没有办法整治你?”

《顶级秘宠,二爷的心尖前妻》 第01章 神秘的男人 免费试读

“好痛,不要......”

宁凡凡躺在银灰色的大床上,闭着眼睛,面色一片潮红。

她艰难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见一个模糊轮廓的男人身影,伏在她身上起起伏伏。在她的耳畔,是男人呼吸粗重的喘息声,一下又一下喷薄在她耳畔。

宁凡凡能感觉到汗滴落到她胸口的那种滚烫温度,伴随着这一场让她痛的死去活来的情事。

一点也不舒服,快滚下去。

宁凡凡想大声喊,可她怎么也发不出声音,不但发不出声音,她连微动一下手指,都没有办法。

好疼,好困倦,好累......

宁凡凡拼了命想把眼睛睁的更大一点,可耐不住过量的药力,最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睡过去之前,她用力扯掉了那男人衬衫袖子上的钻石袖扣。

......

宁凡凡是在医院病房醒过来的,她浑身都痛,连动一下都不行。

一旁的医生护士议论纷纷:

“她老公也真是会玩,给自己老婆下这种药,在过量一点可就弄出人命了。”

“我还是第一次见初夜就把老婆做到医院来的。”

“她是初夜啊?那真是太可怜了,摊上这样的老公,也是禽兽不如了。”

“你们懂什么呀,又知道一定是她老公?豪门圈子里这种事情还少吗,指不定人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现在的人为了钱,什么做不出来。”

“送她来的那个不是她老公吗,看上去挺斯文的啊,还带着眼镜。”

“你们真是,平时都不看娱乐八卦的吗,那是霍家的太子爷霍景中,可没听说他结婚了,所以哪是老公,只怕是她的金主。”

宁凡凡忍着身上的疼,强挣扎着要坐起来,“景中送我来的?谁能帮我把他找过来!”

一旁的医生护士见人醒了,纷纷闭嘴,彼此互相交换了一下鄙夷不屑的眼神。

然后有人开口,“这位小姐,霍少吩咐了你静养着,我们就不打扰了。”

一群刚刚还议论纷纷的人从病房离开。

宁凡凡强撑着爬起来,忍着身体的疼痛朝前走。

她要去找霍景中。

她要找他解释,这一切都是别人设计她的,是苏暖!苏暖找人给她下的药。让她和陌生的男人上了床,丢了初夜,被折磨成这个鬼样子。

她不怕被霍景中嫌弃,哪怕霍景中跟她分手,她也没有怨言。但是有些事情一定要解释清楚,她没有背叛他,她是被人设计的,是受害者!

宁凡凡强撑着才没有掉眼泪,路过拐角的时候,她猛的撞到一个人怀里,凌冽的男性气息笼罩而来。

好似似曾相识。

宁凡凡猛的抬头,一双漆黑沉静的眼睛正审视着她。

宁凡凡脚步踉跄的朝后退了退,“小叔。”

霍庭安微微一颔首,伸手微微虚扶住宁凡凡,宁凡凡朝他点头致谢,慌慌张张的走了。

霍庭安盯着宁凡凡跑走的背影深思,她的病号服并不规整,敞开的领口下一片淤紫的吻痕,可见激烈。

美艳的女人从诊室出来,挽住了霍庭安的胳膊,“哎呀,庭安,你也太不知轻重了。人家头一次,你就这么凶,医生说撕裂伤,一个月不可以有性生活呢。”

霍庭安回神,揽住那女人的腰。

低沉磁性的嗓音,“我昨晚被下了药,让你受委屈了,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女人的唇角妩媚的笑一时有点僵硬。随后恢复如常,嗔了一句,“你敢不对我负责。”

......

宁凡凡打车回去华庭居,家里佣人都不见了,宁凡凡跑上楼,听到卧房传来女人的**声。

“哎呀,霍少,你太快了,我受不住了,啊————”

这女人不是别人,就是她曾经视之为闺蜜的苏暖。

苏暖不但害了她,还勾引了她未婚夫,宁凡凡的手紧握成拳,气得微微发抖。

“砰————”

宁凡凡猛的推开卧室门,入眼的果然是一副香艳的活春,宫。

苏暖那个女人的裙子被推到了腰上,扶着床头背对着霍景中,见宁凡凡来了,苏暖更加卖力的表演自己。

尖细的嗓音充斥在宁凡凡的耳旁,霍景中也没有停下动作,反而愈演愈烈。

宁凡凡站在门口,那一瞬间眼睛被刺的生疼,她冲出房门,跑到洗漱间呕吐不止,却只吐出来一些黄水。

她扶着墙壁缓缓蹲下。

她从高中时到如今,相恋八年马上要结婚的初恋,和她的闺蜜搞在了一起。

多么的讽刺又多么的伤人。

霍景中裤子都没提的出现在门口,靠在门框上,嗓音不咸不淡,“恶心么,宁凡凡?”

“什么时候开始的......”

“你也会觉得恶心?”

“我问你什么时候开始的?!”

宁凡凡猛的站起身,回身朝霍景中吼,吼完了,她头有些晕眩,眼前也开始发黑。

宁凡凡想扶住什么,却没有扶住,笔直的摔在了地上,她疼的趴在地上,好久没有动一下。

霍景中冷眼旁观,他本来可以扶住宁凡凡的,可是他没有。

宁凡凡动了动手指,艰难的从地上起来,她抹了一把摔出来的鼻血,走上前一步拎着霍景中的衣领问他。

“什么时候开始的。”

霍景中握住宁凡凡的手腕,低头看着宁凡凡,一字一句说的分明,“我也不记得了,好多年了吧。”

宁凡凡气得浑身微微发颤,“你那些应酬不回家,出差不回家......”

宁凡凡还没有问完,霍景中回答的利落,“在苏暖身上死去活来。”

“分手吧。”

她本来是想来跟他解释的,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他不会在乎了,就算他在乎,她也已经不想要他了。

宁凡凡松开霍景中的衣领,朝门外走,补充一句,“我对你失望透了。”

她还没走出两步,猛的被人扯着头发扯回来。

霍景中把宁凡凡按在墙上,用力扯着她的头发,看着她痛苦的神情,他笑的眼睛猩红一片。

“你对我失望?宁凡凡,你在别人床上,给别的男人上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失望吗?啊?!在我面前三贞九烈,不结婚就不给碰,平日里叫你哼一声给我听你说伤风败俗,可是我昨天见你别人床上,叫的挺响的啊!”

霍景中一边说一边动手撕宁凡凡身上的病号服,撕掉上衣以后她把宁凡凡扯到镜子前,“你看看你自己,你才是脏透了的烂女人!”

宁凡凡雪白皮肤上,特别是胸口的那些淤紫吻痕,再一次**了霍景中,一想到这些是别的男人留下的,霍景中就眼中冒火。

他压制不住怒气的去扯宁凡凡的裤子。

宁凡凡回身给了霍景中一个巴掌,双目通红的斥吼,“你别碰我!”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