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欠我一场盛世婚礼]免费试读 主角叫乔以南林夜萧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清风挽心 2019-08-14 07:40:34

[欠我一场盛世婚礼]免费试读 主角叫乔以南林夜萧的小说免费试读

《欠我一场盛世婚礼》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欠我一场盛世婚礼 即可阅读全文

《欠我一场盛世婚礼》小说简介

《欠我一场盛世婚礼》书的内容情节都非常好,善良,孝顺,勇敢,坚强,立志,做人处事鲜明,一部非常好看的书,。主角叫乔以南林夜萧的小说叫做《欠我一场盛世婚礼》,它的作者是三儿创作的现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浅水湾私人公寓。林夜萧蜷缩在吊篮上轻轻的晃悠着,余光瞥见站立了许久的乔墨,终于忍不住开口,“谢谢你收留我,你先回去吧,要是让乔以南知道你和我在一起,他会找你麻烦。”看着林夜萧这副憔悴的样子,乔墨的心都。主人公叫乔以南林夜萧的书名叫《欠我一场盛世婚礼》,它的作者是三儿写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乔以南:我拿命宠你,把你当宝贝,你却把我当傻子?林夜萧:宠我上天的是你,踩我入地狱的是你,叫我乔太太却不许我婚礼的也是你。

精彩章节试读:

乔墨一动不动,压抑了许久的情绪和筑起的防线一起顷刻崩塌,鼻翼间是女人喷薄的芬芳,与三年前的味道稍有不同,但依然能轻易的勾起他的欲望。

“你难受?你跟着小叔吃香喝辣,每天都被小叔‘伺候’的舒舒服服的,你凭什么难受?”乔墨苦笑。

自己是真的贱,明知道她现在完完全全属于小叔,当听到她出事的时候,还是第一时间挺身而出,他担心她,哪怕她现在是乔以南的新娘,他的心还是不受控制的为她跳动。

林夜萧控制不住的贴的更紧一点,嘴里是喃喃的呓语,“我喜欢你呀,我一直不敢告诉你,我喜欢你,因为我害怕,我害怕一旦我开口了,你连敷衍我的兴趣都没有了。”

“……”乔墨愣住了。

时隔三年,她还爱着他,是真的吗?

可是,昨晚在阳台上,她分明很享受……

不,这是错觉,她林夜萧就是个浪荡的女人。

“你怎么这么贱?!”乔墨扣住她的手腕,用力的嘲讽。

女人完全无意识,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粉唇,气若游丝道,“你不是,就喜欢我贱吗?”她勾住乔墨的脖子,既是请求,也是邀请,“吻我。”

乔墨觉得自己快疯了,他明明那么厌恶她恨她,却不忍心推开她,身体反而因她的勾引越发的膨胀。

他觉得贱的不只是林夜萧,还有他自己。

“既然谁都可以上你,那也不缺我一个。林夜萧,这是你自找的!”乔墨翻身,将林夜萧压倒在副驾驶座上。

就在他附身吻上林夜萧的唇时,嘭的一声车子因遭受撞击而猛地一颤,乔墨猛然抬头,看见乔以南浑身戾气,从灯光中走来。

他身上还穿着医院的病号服,但气场丝毫未见削弱。

乔以南拉开车门,直接将乔墨拽了出来,一拳打在他的脸上。乔墨猝不及防,嘴角被打出了血。

“这一拳是替夜萧打的!”

紧接着,他又追了一拳,这一拳比刚才更快,更狠,乔墨直接摔进了泥潭,满身狼狈。

“这一拳才是我自己的!”

乔以南懒得跟他废话,瞪了他一眼,便脱下自己的上衣,盖在林夜萧身上,将她抱了出来。

林夜萧依然处于半昏迷状态,抓住了怀抱就往里靠,她抱紧乔以南的脖子,嘴角是满意的笑容。

这一幕对于乔墨,比多挨十拳还要痛。

上车,关门,启动,车子以傲慢的姿态疾驰而去。

乔墨捏紧了拳头,打在泥潭,反倒溅了满脸污泥。

林夜萧并没有意识到换了一辆车,更没意识到裸露着上身的乔以南居高不下的体温。

身体里如千万只蚂蚁啃噬的感觉让她再也不能忍,她爬上乔以南的身子,亲吻着他的侧脸,“要我,以南……”

她叫他以南,每次她这样叫他,他都无法抵抗。

“以南,我好难受呀。”她不停的往他怀里钻,仿佛要钻进他的心。

乔以南腾出一只手安抚着她,“乖,忍一会儿,回家了给你。”

他简直不敢想,如果他没有事先安排人盯着乔墨,今晚究竟会发生什么!

车子飞快的开进了小区,特助和家庭医生早已等在门口。

乔以南将林夜萧抱下来,冷声交代,“把医药箱放下,你们可以走了!”

“可是……”乔先生还发着烧,助理有些担心。

“查清楚今晚的事!”

“好的。”

门,嘭的一声带上。

换做平时,乔以南能轻易将林夜萧抱上三楼,可现在他体力不支,只能将她放在沙发上。

刚要松手去拿医药箱,小女人便缠上了他,“以南,别走。”

听多了她叫他滚,‘别走’两个字对他来说兴奋度远远高于‘我爱你’。

“好,我不走。”他重新将她抱了起来,“你不是喜欢在浴室吗?我抱你过去。”

温热的水冲刷着两人的身体,林夜萧从没如此放肆的亲吻乔以南,药效吞噬的不只是理智,还有她的矜持……

《欠我一场盛世婚礼》 欠我一场盛世婚礼第11章 给我个机会,让我弥补你 免费试读

浅水湾私人公寓。

林夜萧蜷缩在吊篮上轻轻的晃悠着,余光瞥见站立了许久的乔墨,终于忍不住开口,“谢谢你收留我,你先回去吧,要是让乔以南知道你和我在一起,他会找你麻烦。”

看着林夜萧这副憔悴的样子,乔墨的心都纠结在一起,他告诫过自己不要再靠近这个女人,可他偏偏控制不住。当她来向他求助的时候,他想过拒绝,可他做不到。

“他这样对你,你为什么还要留在他身边?”他一直以为她和乔以南很好,直到今天他才知道,那一切的一切全都是假象,全都是乔以南用来**他的戏码。

林夜萧的回答却让他意外,她抱着自己,眉眼低垂,轻声道,“因为我是他妻子。”

“呵!”乔墨觉得自己就像个笑话,他自嘲的笑了,“那你来找**什么,去找你的丈夫啊乔太太!”

林夜萧听得出乔墨话语里的意思,也还记得当年的情分,她知道这个节骨眼上来找乔墨不合适,可是她没有办法,“对不起,我只是借住几天,等我妈的那笔钱拿到手,我立马就走。”

“呵呵。”乔墨很想问她要去哪儿,可是终究问不出口,只化作一声叹息,他开了瓶红酒,问,“喝一点?”

上次在总裁办乔以南拿红酒瓶羞辱她的画面还历历在目,林夜萧身体变得紧绷,她皱着眉,起身,“换别的吧。”

乔墨迟疑了片刻,重新取了瓶威士忌,替林夜萧倒上,“其实,你一点都不快乐。”

他感觉得到,林夜萧并没有她表面的那么洒脱,“你不爱他。”

他深邃的眼眸紧锁着她,期待着她肯定的回答。

然而,林夜萧不假思索的摇了头,“不,你错了,我很爱他,不然也不回留在他身边整整三年。”

爱吗?林夜萧自己都不知道,她对乔以南的感情究竟是什么。

乔墨不愿相信,“那为什么现在又要离开?”

“很简单,和当初一样,我的付出得不到我想要的回应。”林夜萧的嘲讽落在乔墨理解来是含沙射影的暗示,暗示他当年不够主动,不够坚持。

想起她被绑架那晚,在车上对他说的话,他忽然明白了,他兀的一笑,放下酒杯,“夜萧,当年,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该畏缩、不该妥协、更不该放弃……”

林夜萧也不打断他,握着酒杯靠近沙发里一口一口的喝着,眼前慢慢勾勒出乔以南的脸。

“所以,给我个机会,让我弥补你!”乔墨俯身,握住了林夜萧的手,深深的望着她,“你想去哪儿,我带你走。”

乔以南将乔墨每一处住所都找了一遍,又问了他的经纪人,没有人知道他人在哪儿。

很好,两个人一起失踪!

“给我放消息到黑市,五百万找人,二十四小时!”

他就不信,在他的地盘,两个人还能插翅飞了不成。

林夜萧,要是让我找到你跟乔墨在一起,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乔以南危险的眯起眼,良久,点了根烟。

凌晨四点钟,乔以南刚合上眼就接到了助理的电话,“人找到了,五点钟的飞机,去威尼斯。”

瞬间清醒,抓起外套和车钥匙就往外冲。

车子闯了一路的红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国际机场。进入出发大厅,一眼就看见值机柜台前的小女人,他身边站着的果然是乔墨。

妈的!

林夜萧拿出护照,刚要递出去,就被人扣住了手腕,一抬头就对上乔以南深不见底的眼眸和周身不可忽视的冷气。

“小、小叔?”她瞪圆了眼睛,惊讶的同时,亦有不易察觉的欣喜。

小叔?每次她这样称呼他,他都恨不得捏死她。

乔以南沉声,“跟我回家!”惯常命令式的口吻,让人无法抗拒。

只是,刚转身,就被乔墨挡住了去路。

乔以南是乔家的掌门人,江州最有影响力的年轻企业家,而乔墨,只不过拥有一家影视公司,如果没有乔氏这个背景,他不过就是个三流艺人。两人都在各自领域发光发热,但是真的要斗起来,乔墨敌不过乔以南十分之一。

“滚开!”乔以南不动声色的警告。

乔墨狠了心,“这一次,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再让你把她从我身边带走。”

乔以南将林夜萧拉到身后,薄唇轻启,挑眉,“那你试试。”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