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顾惜妍商奕启[军婚晚爱]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编辑:森林牧歌 2019-08-23 22:48:00

主角叫顾惜妍商奕启[军婚晚爱]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军婚晚爱》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军婚晚爱 即可阅读全文

《军婚晚爱》小说简介

《军婚晚爱》真心不错,文笔很好,挺写实的故事情节。火爆新书《军婚晚爱》是叫绝世的剑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顾惜妍商奕启,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已经结婚了。”顾惜妍的这么一句话,成功让一众姐妹愣了,呆了,傻了!“我已经结婚了,五年前。”顾惜妍坐起身子,不厚道地添了一句。“什么?”最先反应过来的半长发风碧微,也即是有男友的那位猛地大叫一声,。主角叫顾惜妍商奕启的小说叫《军婚晚爱》,它的作者是叫绝世的剑创作的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场婚姻,各取所需。繁华看尽后,谁是谁的此生不弃?

精彩章节试读:

顾惜妍从没想过,那位罗总为自己的女儿选的佳婿竟然会是……他!

卫哲!

当真人生何处不狗血!看着会场中心那一对正不知在说着什么的璧人,恍惚之间,七年前那一幕又一次在她的脑中重播——

他和叶佳蓉两人站在一起,佳偶天成!而她,跌在了地上,捂着生疼的脸,泪水止不住落下,像极了一只没人爱的丑小鸭。

一只大手忽然牵住了顾惜妍的柔荑,顾惜妍一愣之后便回握住了那只手。

卫哲不耐地应付了那名罗小姐一会儿后便找了个理由脱身了。对于这种‘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戏码,眼里掠过一抹风暴,卫哲拉下了一张脸。

见卫哲脸色不善,那罗总也不敢拦他,只讨好说道自己的女儿不懂事,让他别介意。

罗总本来还想让自己的女儿带卫哲‘四处走走’的,不过,卫哲又岂会给他们这个机会?他可没忘了,他今天来这里的目的。

顾惜妍今晚穿着一条纯黑色礼服裙,礼服很保守,她身上点滴春光未露。然而,这样一条算是朴素的裙子,却极好地将顾惜妍的曼妙身材勾勒了出来。卫哲找到了顾惜妍时,顾惜妍身上早已披上了一件外套。而她,正被一个丰神俊朗,神色冷冽的男人抱在怀里。

三人所在的地方并不亮堂,见有人走来,商奕启眉眼微微一抬后,俯身吻起了怀中的人儿。

由于这里原先只有两人,是以顾惜妍能清楚听到脚步声的传来。不明白商奕启的举动为何,顾惜妍没有拒绝。他想要她配合的,只要不违背原则,她都不反对。

“妍妍……”卫哲的心狠狠一纠,仿佛有把刀,正不动声色地凌迟着他的心。

察觉到怀里的人儿一颤,商奕启更加拥紧了她:“专心点。”

顾惜妍能感觉到卫哲的视线正紧紧盯在自己的身上,心下一叹,没有站起身,她双手勾住商奕启的脖子,将他往下拉了些,热烈地回应起了这个名义上是她丈夫的男人。

他的眼里,一派清明,她的眼里,茫然无措,他的眼里,暗殇成雪。

错!错!错!

看到所爱之人在自己眼前和另一个男人唇齿厮磨,还是那般熟稔亲昵好似已进行过无数次的姿态,卫哲想说话,唇瓣艰难地蠕动了几下,却终归说不出来。

妍妍,这就是你的选择吗?难道你真的……爱上这个男人了吗?那我呢?我算什么……

“卫先生,你在这里啊?咦,这两位是?”罗小姐的突然闯入打破了这番诡异局面,像是真的不明白一般,她惊讶道。

商奕启状似这才反应过来,抱着顾惜妍站了起来,他朝卫哲两人点点头后便往门口走去了。

门口处,顾惜妍在商奕启的怀抱中往后一望,正好看到那玲珑娇俏的罗小姐挽住了卫哲的手臂,两人牵扯不清。

车内。

商奕启体贴地帮顾惜妍系好安全带,沉默不言。他知道,她会开口。

“启,你不需要这样。”顾惜妍闷声说道。

“你认为怎样做是最快最有效的?”他眼望着前方,目光深邃悠远。

“什么时候知道的?”微垂下头,她有些狼狈。

商奕启侧身,手触上顾惜妍的樱唇,一下一下地轻抚着。

手伸回,商奕启发动了车子。

顾惜妍头倚在椅背上,车内静默了不知多久,直到她快睡了过去,风中隐隐传来了男人优雅低沉的声音:“惜,别忘了你的身份。况且,我不喜欢别的男人碰你。”

顾惜妍闻言,心中微苦。

回家时,小丫头已睡着在沙发上了。厅内的电视里,猫和老鼠的动画片正在放映。

顾惜妍关了电视,商奕启则是将小丫头抱到二楼她的卧房去了。

回房泡了个澡,顾惜妍像往常一样习惯性地要拿自己的睡衣套上。手往旁边探了探,却陡然发现,自己竟心不在焉到连衣服都忘拿了。

从浴缸里起来,顾惜妍随手拿了条浴巾裹上便开了浴室的门。浴巾不大,根本遮不住她身上的风情。

浴室门外,商奕启倚在墙上,看到顾惜妍只用了条小小的浴巾裹了便出来,他眼神带上不悦。转身去衣柜里翻了件及膝的大衣出来,他把大衣往顾惜妍身上一拢:“下次不准这样就出来。”

趁着商奕启去洗澡的时间,顾惜妍已快速在房内换好了睡衣。

双手环膝坐在松软的大床上,顾惜妍心中一片烦乱。

“启,我们谈谈吧。”商奕启走出浴室时,顾惜妍像是已下了某种决定。

将顾惜妍拥在怀中,商奕启话语里波澜无起:“想好了?”

“启,我们,就这样下去吧。这样,很好。”顾惜最后一丝犹疑也退去了,一对极美的瞳眸晶晶亮地看着商奕启,她在等他回应。

“好。”他说。吻上女子的樱唇,他轻轻舔舐着,极尽缱绻温柔。

就这样吧,一个人怕孤独,两个人怕辜负。他不爱她,她不爱他,抱在一起取暖,挺好!

同一片夜空下,卫哲只穿了一件丝质睡衣站在窗前。窗口大开,冬夜里呼啸的寒风窜得他全身冰凉。

眼里是沉重如霜的悲楚,心中,是难以负荷的柔情寸断。

妍妍,你好狠心……

那个初秋,在大学校园里那棵火红妖娆的枫树下,她像只误落凡间的小精灵,一把撞进了他的怀中。一袭雪白飘逸的长裙,一头乌黑顺滑的发丝,还有那对,澄澈亦娇媚的眼睛……

和她在一起的那些日子,他从未怀疑过他们会地老天荒,白首相携。曾经,他们的幸福,连上天都要嫉妒三分。

只是,为什么要有那天的事情呢?

他不是爱她的吗?为什么他却没有相信她?

“我**是瞎了狗眼,我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男人?”

“卫哲,我们之间的情分就像现在这个杯子,碎了,就再也没有未来了。我顾惜妍从此是死是活和你再没有半毛钱关系,再见。不,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卫少的面前了,这些日子,就当是我顾惜妍犯贱不知好歹高攀你了,你放心,我很懂事,我不会再碍到你们的眼了。”

“卫哲,我不爱你了,你对我来说就什么都不是了!”

“卫哲,我恨你……”

当她亲手打碎了他特意为她设计的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杯子时,当她那张曾喋喋不休地对着自己吐露爱意的小嘴说出再也不要见到自己的话时,当她伤痛欲绝一脸无望地哭着跑开时,她一定不知道,他的心也便碾成了碎片,一片一片,血迹斑斑!

那个时候的他如何会知道,她真的一夕间便消失在了这片有他的土地,任凭他挖地三尺,也再找不出佳人的一线芳踪。妍妍,她就这么,仿佛不曾出现在他的生命之中。

七年的时间,他走过许多城市,心里总抱着那么点念想,告诉自己再跑一座城市,再跑一座,自己就能见到她了。若不是这么个念头苦苦支撑着他,他怕是早已撑不下去了。

无法形容自己知道她的离开竟是由母亲和那个叶佳蓉一手促成时他的心情,被至亲设计,被至爱放手,他……还剩什么……

妍妍,我真的,好恨好恨自己!恨自己年少轻狂把骄傲看得太重,恨自己,如何能把至爱,深爱,唯一爱着的你,丢在了来时的路上,好恨……

这次的京城之行,他同样抱着那么点不切实际的幻想。未曾预料,原来,梦做多了,便会在现实中应验。

可她的身边,已经有了别人。

“妍妍,只有我能吻你,你是哲一个人的!”第一次吻她时,她满脸通红,他故意逗她。

“嗯。”她的回答,很轻很温柔。

可是妍妍,你吻了别人,就在我的面前,肆意奔放。

可知我那一刻的心如死灰?不,你早就不要我了不是吗?你怎么还会,在意我的想法呢?

窗口涌进的风更加寒意料峭了,卫哲望着窗外无边的苍茫夜色,一如望着自己摇摆不定的前进道路。

妍妍……

《军婚晚爱》 第13章 骗人 免费试读

“我已经结婚了。”顾惜妍的这么一句话,成功让一众姐妹愣了,呆了,傻了!

“我已经结婚了,五年前。”顾惜妍坐起身子,不厚道地添了一句。

“什么?”最先反应过来的半长发风碧微,也即是有男友的那位猛地大叫一声,往前两步一把掐住了顾惜妍的……肩膀,使劲地摇,使劲地摇。

“碧微,我晕,我晕。”顾惜妍没想到风碧微手劲那么大,她的脑袋被晃得难受。

厉乐婷也知道风碧微过了,赶紧拉开了她的手。

挠挠头,朝顾惜妍歉然一笑,风碧微转眼间又是难以置信地问道:“惜妍,你骗人的吧?你看上去才几岁,五年前,五年前你成年了吗你?”

顾惜妍看向风碧微,再望向其余几人,显而易见的,回过神来的几人眼里都写着同样的几个大字——我不信!

无可奈何一摊手,顾惜妍笃定地点点头道:“是真的呀,五年前我21岁,现在我26岁。”

“我擦,26?”风碧微一副看怪物的眼神看着顾惜妍:“惜妍,我怎么看都觉得你顶多也就二十一二岁的样子,说,是不是娱乐我们姐妹呢?”眼中闪过一道危险的光,风碧微就差没磨刀霍霍杀人逼供了。

顾惜妍也不直接反驳了,将自己的背包拿了过来,她翻找了好一会儿之后翻出来一张身份证。

将身份证往风碧微那边一丢,问题解决了。

“天!惜妍,你怎么保养的?”风碧微不客气地坐到了顾惜妍床上,一对充满求知欲的眼睛紧紧锁定顾惜妍的皮肤。

‘扑哧’一笑,顾惜妍温声道:“碧微,我的脸快被你盯穿了。还有,我的肤质就是这样的,至于保养什么的,我还真没注意。”

丢了个鄙视的眼神给顾惜妍,风碧微突然用食指挑起了顾惜妍的下颌:“小样儿,你是要跟姐姐说你天生丽质,好让姐姐羡慕嫉妒恨求之不得望眼欲穿么?”

“碧微,我不是这个意思。而且,你比我小,该称妹妹才是。”顾惜妍辩解,同时她也往后挪了一下,躲开了风碧微的手指。

“好了,碧微,你不觉得我们该问些更好玩的事么,既然惜妍说她已经结婚了的话。”郑颖诗笑眯眯,眼里是显见的兴致勃勃。

“颖诗,你想问什么?”娴雅的柳慧不明所以。

“惜妍,说说和你家那位第一次时的感觉。”郑颖诗也不拐弯抹角。

郑颖诗话音一落,风碧微立马附和:“这个问题我喜欢,惜妍,知道该怎么做吧!”

顾惜妍哪能让他们得逞,默了默,她态度强硬地道:“颖诗,碧微,对不起,这个是个人隐私,我有权利拒绝回答。”

风碧微不死心,还想追问。幸在一旁的厉乐婷看出了顾惜妍是真的不想说,这才出手阻止了风碧微:“碧微,惜妍两口子的私生活,我们不要刨根问底了,这到底是人家的私事。”

厉乐婷在宿舍里说话还是挺有分量的,风碧微一听,静了下来。

气氛一时间尴尬起来!

郑颖诗这会儿刹那间有了计较,缓和了语调,郑颖诗道:“惜妍,好了,这个问题咱们不讨论了,你就说个你和你老公第一次的地点,这个就不那么隐私了吧?你说完,我们就各自回去睡了!”

郑颖诗的提议得到了宿舍里姐妹们的支持,这个确实不隐私吧,一般不都是在床上么!

顾惜妍心内小九九翻腾了几转后,终于嗫嚅道:“车上。”

不得不说,顾惜妍的答案出乎寝室里众人的意料了。不过有了先前郑颖诗的提议,几人也不做什么评价,只是各自上床盖被休息去了。

顾惜妍也躲进了被窝里。

宿舍内很暖和,一个上午的训练下来要说不累就是假的,换在过去几天,顾惜妍定是早睡过去了。然而此刻,两眼望着上铺,顾惜妍没睡着,反倒是刚才的话题打乱了她心头的平静。旧时的的一幕幕,自她心底深处汹涌喷薄而出。

一年零两个月前——

是夜,京城律师界举办了每年一度的年会。身为知名金牌律师,铁口神辩,商奕启自然也在出席之列。

顾惜妍无意参与这次年会,因而作为商奕启的女伴出席年会的是和他同在恒远律师事务所工作的木潇潇。

接到另一个律师的电话说商奕启出了点情况要她赶过去年会现场时,顾惜妍扫了眼墙上的电子钟,22点整。

见到商奕启时,他很有些站立不稳。他身旁的木潇潇要扶他,却被他断然拒绝了。

顾惜妍出现的那一瞬间,她察觉到了木潇潇盯着她的眼神——毫不保留的嫉妒,甚至,怨恨。不清楚自己只是要接丈夫回家而已,有什么值得木潇潇露出这幅如临大敌的姿态,顾惜妍径直走到了商奕启身边。

喧闹的会场中,商奕启一下子靠到了她身上。而商奕启拥着她时的强势,就像是要把她嵌入自己的身体一般。顾惜妍能感觉到他炽热而急促的呼吸拂过自己的耳畔,因为不习惯这样的亲密,她的耳垂微微泛红。

也没想那么多,顾惜妍只当商奕启是喝高了不胜酒力。却不知道,商奕启在圈子里向来有‘万杯不倒’的美名。

匆匆打了个招呼后顾惜妍便扶着商奕启往他的车子的方向去了。车子停在外面的停车场,不远。一路上,商奕启的呼吸越来越快切,顾惜妍甚至能接收到从他身上传来的火热温度。

“你没事吧?”顾惜妍有点承受不住他的重量,他的脚步似是虚浮,身子越发地压向了顾惜妍。

“嗯。”闷闷回了一句。

上车后,顾惜妍知道他现在的情况不适合开车,一时之间也是没了主意。会场那边的人她都不熟,可现在这情况,要不,过去借个司机?

顾惜妍脑中萌生了这么个想法,正要下车过去求援,商奕启却突然一把扯住了她。‘碰’的一声,车门关了。

后面发生的一切,真的是……一场混乱的梦。

顾惜妍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明明,他们约定好了呀做一对契约夫妻,互不干涉感情自由的,可他,怎么可以强迫她?

“求你……放开我。”那个时候顾惜妍锤他,推他,妄想逃离,却终究敌不过他一双铁臂的禁锢。

泪水湿了她的双颊,她的头发也因挣扎变得杂乱。

哭过,喊过,心底的绝望滋生,她傻傻流着泪的模样,真是可怜兮兮的呢。

心中莫名地悲凉,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喃喃了多少“我不爱你,我不爱你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做?我不要你……”这样的话。

“对不起……”残存的一点理智迫使他在要紧的当儿停下了,彼时他道歉的声音,暗哑沉沉。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