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爱你此生不负]最新章节 主角叫程慕怡顾向深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恬淡春风 2019-08-25 21:06:04

[爱你此生不负]最新章节 主角叫程慕怡顾向深的小说最新章节

《爱你此生不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爱你此生不负 即可阅读全文

《爱你此生不负》小说简介

《爱你此生不负》难得的好书,很少能碰到这样让我看了能继续跟更的书了,加油。小说主人公是程慕怡顾向深的书名叫《爱你此生不负》,是作者梦露莫妮卡所编写的短篇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程慕怡的身子僵了一下,疾步走过去:“你喝酒了?”程慕怡伸手去扶,被他重重地揽进臂弯里。“离婚协议呢?离婚协议在哪里?”“向深,你喝多了。”“离婚协议在哪里?”顾向深声音加大。“我是不会答应跟你离婚的。。经典小说《爱你此生不负》是梦露莫妮卡倾心创作的一本虐恋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程慕怡顾向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自杀,发了疯地撞到墙上,她终于将这条命赔给他了。可是他知道时,却

精彩章节试读:

程慕怡的身子僵了一下,疾步走过去:“你喝酒了?”

程慕怡伸手去扶,被他重重地揽进臂弯里。

“离婚协议呢?离婚协议在哪里?”

“向深,你喝多了。”

“离婚协议在哪里?”顾向深声音加大。

“我是不会答应跟你离婚的。”

顾向深的嘴角邪魅地笑一下,突然转身,拉着她的身子将她抵在墙上:“你就这么在乎顾太太的身份?”

顾向深满眼都是讥讽,程慕怡突然被**到。

“是,我花了十几年的时间才坐上顾太太的位置,现在......”程慕怡顿一下,眼睛死死地盯住顾向深,一字一顿般说道:“现在,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撒手。”

顾向深狂笑,突然掐住她的脖子,眼神狠厉,灼热的唇突然附下,将她的唇咬住,然后狂乱的掠夺。

过去,每一次,程慕怡总是默默地承受,但现在,为了宝宝,她必须抗拒。

她使劲推他,实在推不动,她一口咬下去,嘴里涌上血腥。

顾向深终于松开她,而她则赶紧大力推开顾向深。

“我不舒服,你还是赶紧出去吧。”

顾向深震惊地看着她,酒意竟然在一瞬间醒了一半。

“什么?”

“我说不舒服,请你出去。”

“呵。”顾向深冷笑一声,掐住她的脖子:“别忘了,这偌大的别墅,都是我顾向深的,你只是我供养的一个发泄工具。”

“机器也有罢工的时候。我今天不舒服。”

“程慕怡......”顾向深气得抬手,差点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

第一次,程慕怡第一次抗拒他。

顾向深难以置信,但那一巴掌没打下来。

“打你我怕脏了自己的手。”他说完摔着门走出去。

顾向深一走,程慕怡突然觉得浑身的力气被抽掉一般,腿突然发软。

她从来没见他那么生气过,他刚才的样子仿佛要杀人一般。

可是为了孩子,她不得不这样做。

——

程慕宁派人跟踪着顾向深,却没想到他竟然回来去看那个女人。

她本来以为程慕怡这段时间已经偷偷躲起来消停了,没想到她居然还敢勾引向深。

既然她这样不知死活,那她就让她死得快一点。

第二天,程慕宁便安排人跟踪监视着程慕怡的活动,她要摸清楚她的活动,然后找机会让她遇上意外。

程慕宁派人跟踪程慕怡,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程慕怡没想到做完检查之后,会在医院里遇到大学的同学林子岩。

他们已经很久没见,老同学约她去附近走走,她终究没能拒绝,答应了。

“你好,能帮我们拍张照吗?”突然有路人上前询问林子岩。

林子岩看了程慕怡一眼,然后点头答应。

“那麻烦你了,这边来,我们想拍这边。”

“不客气。”林子岩跟着过去,并一边对程慕怡道:“慕怡,你在这等一下,我很快过来。”

程慕怡微笑着点头。

她看着林子岩转回身往前走的身影,突然感觉身后有响动,她下意识地转头。

一辆满载着东西的小推车失控地朝她这边撞过来。

她惊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那推车已经撞过来。

那里面装着几十袋面粉,倒下时,东西全砸在她身上。

身下迅速出血,程慕怡一下子慌得脸色煞白......

《爱你此生不负》 第六章:狂乱掠夺 免费试读

程慕怡的身子僵了一下,疾步走过去:“你喝酒了?”程慕怡伸手去扶,被他重重地揽进臂弯里。

“离婚协议呢?离婚协议在哪里?”“向深,你喝多了。

”“离婚协议在哪里?”顾向深声音加大。

“我是不会答应跟你离婚的。

”顾向深的嘴角邪魅地笑一下,突然转身,拉着她的身子将她抵在墙上:“你就这么在乎顾太太的身份?”顾向深满眼都是讥讽,程慕怡突然被**到。

“是,我花了十几年的时间才坐上顾太太的位置,现在......”程慕怡顿一下,眼睛死死地盯住顾向深,一字一顿般说道:“现在,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撒手。

”顾向深狂笑,突然掐住她的脖子,眼神狠厉,灼热的唇突然附下,将她的唇咬住,然后狂乱的掠夺。

过去,每一次,程慕怡总是默默地承受,但现在,为了宝宝,她必须抗拒。

她使劲推他,实在推不动,她一口咬下去,嘴里涌上血腥。

顾向深终于松开她,而她则赶紧大力推开顾向深。

“我不舒服,你还是赶紧出去吧。

”顾向深震惊地看着她,酒意竟然在一瞬间醒了一半。

“什么?”“我说不舒服,请你出去。

”“呵。

”顾向深冷笑一声,掐住她的脖子:“别忘了,这偌大的别墅,都是我顾向深的,你只是我供养的一个发泄工具。

”“机器也有罢工的时候。

我今天不舒服。

”“程慕怡......”顾向深气得抬手,差点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

第一次,程慕怡第一次抗拒他。

顾向深难以置信,但那一巴掌没打下来。

“打你我怕脏了自己的手。

”他说完摔着门走出去。

顾向深一走,程慕怡突然觉得浑身的力气被抽掉一般,腿突然发软。

她从来没见他那么生气过,他刚才的样子仿佛要杀人一般。

可是为了孩子,她不得不这样做。

——程慕宁派人跟踪着顾向深,却没想到他竟然回来去看那个女人。

她本来以为程慕怡这段时间已经偷偷躲起来消停了,没想到她居然还敢勾引向深。

既然她这样不知死活,那她就让她死得快一点。

第二天,程慕宁便安排人跟踪监视着程慕怡的活动,她要摸清楚她的活动,然后找机会让她遇上意外。

程慕宁派人跟踪程慕怡,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程慕怡没想到做完检查之后,会在医院里遇到大学的同学林子岩。

他们已经很久没见,老同学约她去附近走走,她终究没能拒绝,答应了。

“你好,能帮我们拍张照吗?”突然有路人上前询问林子岩。

林子岩看了程慕怡一眼,然后点头答应。

“那麻烦你了,这边来,我们想拍这边。

”“不客气。

”林子岩跟着过去,并一边对程慕怡道:“慕怡,你在这等一下,我很快过来。

”程慕怡微笑着点头。

她看着林子岩转回身往前走的身影,突然感觉身后有响动,她下意识地转头。

一辆满载着东西的小推车失控地朝她这边撞过来。

她惊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那推车已经撞过来。

那里面装着几十袋面粉,倒下时,东西全砸在她身上。

身下迅速出血,程慕怡一下子慌得脸色煞白......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