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赵月生的小说[女婿难为]免费阅读

编辑:栀晚鸢乱 2019-08-25 21:12:49

主角叫赵月生的小说[女婿难为]免费阅读

《女婿难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女婿难为 即可阅读全文

《女婿难为》小说简介

看书好多年了。第一次这么认真看一本书。真的非常好看。。精品小说《女婿难为》是兔兔纸啊所编写的都市类小说,主角赵月生,书中主要讲述了:第十七章识破听着赵月生的话,张秀花有些羞愤的低头看了看赵月生的下面,她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赵月生的身体能吃的消,那活计儿壮的很。赵月生身下虽然是张秀花,但是脑海里却不停的浮现出俏寡妇槐花的身影,虽。《女婿难为》是兔兔纸啊最新写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赵月生,内容主要讲述:古今第一上门女婿,看穷小子如何翻转人生!

《女婿难为》 第十七章识破 免费试读

第十七章识破

听着赵月生的话,张秀花有些羞愤的低头看了看赵月生的下面,她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赵月生的身体能吃的消,那活计儿壮的很。

赵月生身下虽然是张秀花,但是脑海里却不停的浮现出俏寡妇槐花的身影,虽然张家三姐妹也算是上乘姿色,但是和槐花丰腴俊俏的身子比起来就相差甚远了。

虽然以前赵月生每次也都很凶猛,但是今天似乎比以往更加粗暴,身体的舒适,让张秀花双手的指甲紧紧的陷进了赵月生结实的后背里。

早晨鸡鸣三声,赵月生就早早起床了,老花窝的二亩地已经解决了,今儿他得去北地了,北面的地挨着村里的河渠,是张老汉和三个闺女的自留地,十一亩左右,这块地没个十天半月是捯饬不过来的,所以他要争分夺秒。

可是当他一开门,就看到张老汉蹲坐在门槛的石基上,见赵月生竟然穿好衣服了,他有些生气的说道,“干啥去呀?不知道早上更容易怀孕吗?赶紧给我滚回去!”

晨起是人情绪最容易失控的时候,听着张老汉命令的口气,再想想张老汉这段时间的表现,赵月生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村里配中的公猪,脾气一下子上来了,于是他第一次忤逆了张老汉的意思。

“地里活多,我得赶紧去!”

说着赵月生推着张老汉的身子就往外走,而身后的张老汉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一个上门女婿推搡了,登时气的跺脚大喊道。

“好你个赵月生,翅膀硬了是不?敢不听话?你今儿要是敢走出这个门,就别回来了!”

张老汉的话,让赵月生身形一顿,自己和老婆什么时候上床难道都得听别人的吗?他紧握着拳头,猛然转过头,眼神冷冽的盯着张老汉。

赵月生冷厉的眼神,把张老汉吓了一跳,不过长时间作威作福的优越感瞬间让他镇定下来,接着有些气愤的说道。

“好你个赵月生,敢瞪我,不想活了是不是?!”

说着张老汉举着手里的拐杖就朝赵月生打去,赵月生冷眼看着张老汉,紧紧握着拳头,心里犹豫着,张老汉要是真敢打自己,自己怎么应付,反抗打他吗?

不过好在这样艰难的抉择还没有到来,张秀花急切的声音就传了过来,“爹,你干啥呢?”

听着声音,张老汉举起的拐杖一顿,赵月生看着上身穿着红肚、兜,下、身穿着薄凉三角的张秀花,暗自松了口气。

张老汉扭头看着张秀花秀眉紧蹙的样子,心里有气,这个丫头也要忤逆自己吗?登时有些气愤的说道。

“你这丫头,我昨儿咋给你说的呀?你咋能让你男人走了呀。”

虽然张秀花心里也看不起赵月生,可是他毕竟是自己的男人,再加上她心里也反感张老汉在房.事上对自己指手画脚的,登时有些气愤的辩解道。

“你就不能让我们歇歇呀,这都多久了,再这样下去,你孙子没见到,我俩都得累倒了。”

看着自己女儿也反抗自己,张老汉气的手指直哆嗦,赵月生看着父女俩因为自己起了争执心里的郁结顿时消了一半,闷声冲着张秀花说了句,“我下地了。”然后转身走了。

这时候春天已经彻底进了八里庙这个小山村,温度慢慢的回升了,张春生看着杂乱的街道,心情格外的好,连带着走路都起风了。

北地地身狭长,南北走向,从南头到北头得有五十多米,基本上一个上午张春生也就能锄一垄的地,这时候天热,干活不一会赵月生就出了一身的汗,身体出汗再加上早上起床没喝几口水,所以赵月生口渴了,看着头顶毒辣的太阳只觉得嘴唇发裂嗓子发痒口渴难耐。

吞咽了几口唾沫仍然起不到解渴的作用,索性直接扛起锄头快步朝家走去,就算自己扛活,张家也不能让自己渴死吧。

赵月生进家门,径直的朝着院里水缸走了过去,拿起水瓢咕咚咕咚往嘴巴里灌了一大瓢凉水,山里的水甘甜可口,打在他的嗓子里让他觉得浑身舒坦。

喝完水赵月生也不停留转身就走,免得到时候张老汉看到了,又说自己偷懒,可是当他刚走出几步的时候,就听到自己和张秀花的婚房中,传来了张老汉的呵斥声。

赵月生嘴角不屑的笑了笑,一准是因为今儿早上的事,张老汉训斥张秀花呢,赵月生没有恶趣味,但是他却想听听张老汉私下里是怎么教导张秀花行、房时间的。

这样想着,赵月生蹑手蹑脚的就朝房门走去,刚走到房门口就听到里面张老汉教育张秀花的声音了。

“秀花你咋就怎傻呢?爹费劲八叉的把赵月生招来是为了啥呀?还不是为了给咱老张家留点香火呀,你姐傻,直接跟人跑了,你倒好,爹给你把时间安排的好好的,你咋就不听话呢,你又不用费劲,躺着还嫌累呀。”

赵月生在外面听着张老汉的话,心里暗自腹诽这个老不休还真是啥都说,也不嫌臊得慌。

“爹,你说啥呢?啥叫我躺着就行了。”张秀花有些羞赧,接着说道,“我听你话,可那也不能见天做呀,那月生的身体能受的了吗?”

听着张秀花的话,赵月生心里一暖,虽然她平时对自己并不太好,而且隐隐的也有些看不起自己的意思,但终究是一日夫妻百日恩,知道心疼自己。

“我不管他身体受不受的了,我就要孙子!”张老汉霸道的说道,接着房间里静了一会,赵月生觉得应该是张秀花一时没想出怎么反驳张老汉。

正当赵月生叹息着要离开的时候,张老汉的声音又传了过来,“秀花你别怪爹心狠,你说这赵月生总归是个外人,爹把这么大的家业都给他能放心吗?你听爹的话,赶紧生个儿子出来,这样的话,爹也就不用再指望赵月生了,他要是敢撂挑子爹直接把他赶出家门,再把他家的月钱给断了……”

门外赵月生听着张老汉的算计,登时怒不可支,我说张老汉这个老不死的,为啥不要脸皮的硬要把二女儿给自己呢,原来是打着这如意算盘。

等张秀花怀孕了,就把自己这个上门女婿给赶出家门,而且还把自己家的月钱给断了,这是真真的把自己当成配中的公猪了呀。

赵月生气的在门外咬牙切齿,半天才将怒火平息下去,松了拳头,慢慢的退走了,妈的,你要传宗接代?哼!我让你一辈子都见不到个崽,你女儿我照上,但是这孙子我一准让你见不到!

赵月生扛着锄头返回地里的路上心里已经做好打算了,改明他就去镇上,偷偷抓几幅药吃,听说那药能让男人的活水变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