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惹爱上瘾]最新章节 主角叫唐绵绵龙夜爵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聚橙为海 2019-08-25 21:26:37

[惹爱上瘾]最新章节 主角叫唐绵绵龙夜爵的小说最新章节

《惹爱上瘾》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惹爱上瘾 即可阅读全文

《惹爱上瘾》小说简介

《惹爱上瘾》很好看,一看就被吸引的一整天都在看,谢谢作者,好棒。。主人公叫唐绵绵龙夜爵的书名叫《惹爱上瘾》,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半世琉璃所编写的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像是听到什么希望一样,女人抬起希冀的双眸看向他,“什么方法?快说说。”“要么用钱去堵住严悠蓝的嘴,要么,嫁给我。”男人中肯的建议。当然,后面这个建议,是他刚刚加上去的。以他的能力,这件事情很好处理,刚。主角叫唐绵绵龙夜爵的书名叫《惹爱上瘾》,它的作者是半世琉璃写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次酒醉,她误惹江城第一豪门的太子爷,逮着他强吻不说,还很傻很天真的问,你是老天爷赔偿给我的礼物吗?天下第一悲催的唐绵绵被男友劈腿,却误惹了真男神。“唐绵绵,惹了我就想跑?男神不是你想甩,想甩就能甩!

精彩章节试读:

才刚转身,打算好好休息一下,门又被人推开了,她以为是刚刚离去的严悠蓝,想也不想的骂道,“我说你有完没完?”

“怎么?不喜欢见到我?”

低沉的声音忽然响起。

那个男人……

唐绵绵猛的转身,不轻易间撞入了一双深幽不见底的凤眸。

“你……”她惊愕不已,完全没想到会是他。

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比之前更为出色,哪怕是她,也看得心跳怦怦!

这样的男人,太危险!

他依旧是一副千年冰川的表情,只是眉眼微微一挑,“我只是给你送点东西上来,原来这么不被待见。”

顺着他的手臂看下去,看到了他手上拧着的食盒。

上面有着某家高级餐厅的LOGO。

作为吃货的唐绵绵,对这种LOGO尤其钟爱,所以双眸顿时一亮,“没有!我很高兴见到你的!”

“是吗?”他表示怀疑,眸眼顿时深黯。

紧抿的薄唇微微完成一道弧度。

唐绵绵眼明手快的将食盒抢了过去,“我都快饿死了,谢谢你送来啊。”

“等等!”他深黯的眸子划过一丝阴郁,并且一把抓起了她的手,视线落在那片血色之上,蹙着眉头问,“这是什么?”

“额……”唐绵绵没想到自己手上的针已经漏掉了,以至于皮肤鼓起来一个包,并且还从针眼的地方,冒出丝丝血迹。

“可能是没注意漏掉了吧。”她并不在意,将药水一挂,自己拔掉了针,没有一般女人的娇嗔。

只是,他还是看到了她那微微紧了一下的眉头。

“为什么会漏掉?”他冷眼扫视了一圈,依旧冷静得没有意思起伏。

似乎,是在生气的样子。

唐绵绵心里发虚,眼神左右闪躲,“都说了不小心的,没关系,一点都不疼。”

“躺好,我去叫护士。”龙夜爵蹙着眉头不悦的开口。

大概是迫于他的威压,她终于老老实实的躺在了床上,眨巴着一双眼睛看着男人叫了护士之后,过来一言不发的执起她的手,揉着。

极少跟人这样接触的她,下意识的想要缩回自己的手。

可龙夜爵却反手一把抓住,并且冷冷的呵斥,“别乱动!”

“……”

这样很不自在好不好?

他认真的揉着,她一双眼睛都没地方放,只能左右转动。

整个病房安静的有些诡异。

直到护士的到来,她才迅速抽回自己的手,好像被烫到一样迅速。

这让龙夜爵微微蹙起了眉梢,垂落回自己的手,微微紧了一下。

竟然有些不舍那样的触感!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护士有些埋怨。

可才说完,便感觉到了来自男人的冷冽视线,下意识的闭上了嘴,认真的处理着。

本来还有些不好意思的她,想要道歉,却发现护士反而紧张起来了。

看来他的威压却是强大。

而且魅力也无穷,那护士的脸,都红了,明显是大动春心的意思。

人长得好看就是有这点好,无往不利。

比起苏世杰,这个男人真的好太多。

不过,她好像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呢,一会儿问他好了。

护士处理好伤口,这才对她说道,“不要乱动了,不然一会你自己又遭罪了。”

收拾好东西的时候,她又看向一直静默着的男人,“你女朋友的血管很纤细,尽量不要随意晃动,再渣的话,血管会承受不住的。”

“好。”

“……”谁是他女朋友啊!!

还有,为什么对他说话比对自己说话的语气要温柔啊!

护士小姐,我才是病人啊啊!

唐绵绵有些哀怨的看着男人那张稍稍缓和的冰脸,“我说,你长这么好看做什么?”

龙夜爵唇角一抽,语气稍冷,“好看不是用来夸男人的。”

“我可没夸你。”她那明明是酸酸的语气。

“吃饭吧。”男人打开了食盒,香气四溢的菜肴,让她瞬间忘记了不愉快,伸手就要去拿筷子。

“别动!”他将筷子一收,冷冷的呵斥。

“为什么?”这东西难道不是拿给她吃的吗?

龙夜爵慢慢的将菜都摆放好,全部都是些轻淡的菜色,应该是他有心安排的。

好看的手布好了菜,才执起筷子,夹了一块豆腐递了过去,“张开嘴。”

唐绵绵一脸黑线。

这男人的意思是,要喂她吃饭?

“我自己可以吃的……”她本来想理直气壮的,可却被他看得有些底气不足。

没办法,气场这种东西,没有就是没有!

“护士说了,你不能乱动。”他冷冷开口,并没有给她太多抵抗的机会。

没办法,她只能被迫的张嘴,吃东西!

不过这男人到底会不会喂人吃饭?没见到她还没咽下去,嘴巴里还有很多吗?

实在是憋不住了,她只能抗议,“嘴巴满了!”

龙夜爵这才发现,自己只顾着喂,没顾着她吃不过来。

放下筷子,他抬眸正色的看向她,一字一顿的开口,“我叫龙夜爵,28岁,未婚。”

“……”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欺负她不能一心二用吗?

“不缺钱,缺个老婆,我们结婚吧。”

“噗……”

她实在是没料到他后话是这个,而且还在这个时候提!

被喷了一身的龙夜爵脸色瞬间变得阴郁,好似随时都有暴怒的倾向。

“对不起……”

唐绵绵几乎要泪奔了,瞧这男人要吃人的表情,好像全不错都是她的一样。

谁让他不看场合求婚的?

男人似乎隐忍了许久,才慢里斯条的站起身来,刚换的白色衬衣又被她报废了。

“我去处理一下。”

说罢,他进了洗手间。

唐绵绵正打算抽纸巾擦拭一下狼狈不堪的桌面,结果男人又走了回来,冷着脸喝道,“不是说过不能动吗?”

“我只是想要处理一下这些东西而已。”她弱弱的说道,心虚得不敢去看他深邃的眸。

他眸光一冷,夺走了她手里的纸巾,冷着脸处理着这些被她弄出来的残局。

“你都是这样……跟人求婚的吗?”她不自在的开口。

收拾着残局的手微微一顿,紧拧的眉头让他看起来分外严肃,“没有。”

“那是怎样?”原谅她的好奇吧。

“我说没有过,没有跟别人求过婚。”

“……”

那为什么见到她就求婚呢?

这个问题,她想问,却不敢问,只能烂在肚子里。

“你先不要动,我马上就好。”

龙夜爵收拾好了餐桌,不忘吩咐她。

唐绵绵像一个乖宝宝一样猛点头,并且举起没被扎针的手,“我保证!”

深邃的眸微微掠过一丝笑意,似乎被她这样的表情勾起了几分意外情绪。

但也只是小片刻,转瞬即逝。

等到洗手间响起流水声,唐绵绵这才回神。

自己居然看着他走-神-了!

看来红颜祸水不止是说女人啊。

刚刚他说他叫什么?龙夜爵?名字到挺好听的,28岁,不缺钱……

啧啧,不缺钱的到底是个什么程度?

【我只给你一晚上的时间考虑,明天我要答案,要面子,还是要父母,你好好想一下。】

严悠蓝的话忽然就在脑海里响了起来,她猛然一怔,刚有的轻松感瞬间消失。

垂下嘴角,柳眉也紧紧的拧起。

如果被爸妈知道这件事情,那后果……

龙夜爵处理好衣服从洗手间出来,便看到刚才还眉开眼笑的女人,此时正拧着眉头,满脸愁容的样子。

“怎么了?”他刚坐下,便关切的问道。

唐绵绵咬咬唇,眼神在他身上溜了又溜,似乎犹豫了许久,才开口问道,“你说能帮我处理严悠蓝这件事情?”

“嗯。”他点点头,微微挑眉,“可我是有条件的。”

“我知道。”她干笑两声,“我们结婚吧。”

虽然是自己腰的结果,可为什么他觉得不舒服呢?

“那明天就去办结婚证。”他淡淡的开口,右手再度拿起筷子,继续先前未完成的工作。

“这么快……唔……”

被塞了一口菜!

“你不是已经答应了吗?”他语气很平静,不惊不喜的,听不出太多情绪。

唐绵绵有些抑郁了,“我虽然是答应了,可我觉得我们应该先相处相处再说。”

她都才刚知道他的名字啊……

“结完婚,再了解也一样。”

“……”

完全没办法沟通了。

唐绵绵还想说什么,可却又被喂了满满的一口饭菜,所有的问题,只能随着饭菜被吞下了。

在她吃完饭之前,他都没再说过任何一句话。

这个男人的话,极少,一看便是个沉稳的人,不知道是做什么的。

龙夜爵随意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唐绵绵正以为他要回去了,却响起了敲门声。

这么晚了,还有谁会来?

男人起身去打开门,安义正站在门外,手里拧着好几包东西。

“唐小姐还没休息啊。”安义笑了笑,将东西一一的放下。

唐绵绵心想,有个人在这里,她怎么睡?

“你不也还没睡吗?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呢?”她好奇的看了看那些袋子。

“爵少,这是电脑,这是明天要的文件,这是你的洗簌用品,还有明天的衣服。”

安义一一将东西分类好,给男人讲解。

唐绵绵被他的举动弄囧了,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这是要将家都搬来的节奏啊?

“嗯,你先回去吧。”龙夜爵微微点头,拿出电脑打开,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打开来。

安义嗯了一声,便打算离开。

“明天帮我把户口本准备一下。”龙夜爵又想起了什么,补充了一句。

“户口本?”安义有些不能理解,可见爵少那脸色似乎不太高兴,便不再追问,点了点头,“好,什么时候用?”

“下午开完会,送到这里来。”

“……好。”

安义出去的时候,好心的替两人关上门。

唐绵绵戳了戳被子,有些不自在,毕竟有个男人在自己的房间……好吧,在她现在的病房。

“你怎么不睡?”他翻看着文件,不时抬眸看她一眼。

“你打算留宿在这儿?”她扭捏着问道。

《惹爱上瘾》 第四章 要么嫁给我 免费试读

像是听到什么希望一样,女人抬起希冀的双眸看向他,“什么方法?快说说。”

“要么用钱去堵住严悠蓝的嘴,要么,嫁给我。”男人中肯的建议。

当然,后面这个建议,是他刚刚加上去的。

以他的能力,这件事情很好处理,刚刚打电话,已经摆平得差不多了,不过他要让这个女人长点记性才成。

唐绵绵像是听到什么天方夜谭一样,瞪大圆眸,“什么玩意?”

“严悠蓝不缺钱,毕竟她已经嫁给了苏世杰,所以用钱是行不通的,只有剩下的一个选择了,嫁给我,我能帮你摆平这件事情。”男人再次开口。

唐绵绵像看疯子一样看着他,“我觉得脑子进水的人,是你吧!”

有人这么求婚的吗?

再说了,那是求婚的语气吗?

说得跟吃个饭一样简单!

虽然她被人给抛弃了,但也不至于掉价到这种程度好伐?

“如果你有能力处理好这件事情的话,可以不考虑我的建议。”龙夜爵抱着双臂,眼帘微垂,看不透彻那眼底的情绪。

唐绵绵心想,姑娘我吃荤不吃素,没道理为了这么点事情就把自己给卖了。

再说了,这个男人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她都还没考究呢,凭啥就要嫁给他啊?

“我还是考虑一下去吃公饭吧。”她躺了回去,淡淡的道。

龙夜爵似乎知道她会这么回答,也不勉强,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想到自己好像又耽搁了一个相亲,只能叹气,“你考虑一下吧,我先走了,有什么需要的,记得叫护士。”

说罢,他拿起还未干透的外套,打算离开。

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开口了,“那个,医药费什么的,可以先欠着吗?”

她记得自己所有的钱,都买礼服和随礼了,这病房看上去就很贵的样子……

本来心情有些微闷的龙夜爵,见到她那小心翼翼的表情,顿时烟消云散。

他就说她是个很有趣的玩物。

“钱的问题你不要担心,这点钱,我还垫付得起。”

“你真是个好人。”唐绵绵差点没感激涕零。

“当然,如果你不考虑嫁给我的话,最好尽快还我。”他很不客气的补充了一句。

“……”

感激得太早了!!

门被甩上之后,她才叹了口气,略微迷茫的看着窗外。

自己来这边,本来是为了跟苏世杰结婚,结果婚没结成,还弄成现在这个狼狈的样子。

如果爸妈知道,该心疼吧?

说不定还会骂几句,更或者还会惹得他们伤心。

“唐绵绵,你真失败!”她将脸埋在手心,哽咽的说道,“为什么这么点是事情都处理不好?为什么会那么冲动?你就是个没长脑子的人!”

即使她在面对别人的时候,如何如何让坚强,但在这些坚强的背后,她也只是个刚出校门,刚出父母怀抱的小女生而已。

坐牢对她来说,是多么一个遥不可及的事情?

为什么就会落在她头上了呢?

“绵绵!”病房的门忽然被打开,苏世杰那担忧的表情出现在门口。

像是条件反射,唐绵绵一把抹干了脸上的泪,冷着脸问道,“你怎么来了?”

“绵绵,你怎么能那么冲动呢?她可是你的好朋友啊,而且肚子里还有着孩子,你这样做如果有什么差池,可是一尸两命啊!”苏世杰颇为凝重的训道,好像她们还是在密恋的时候那种语气。

唐绵绵一听就来气了。

姑娘我还躺着呢,你就来给你妻子算账了是吧?

成啊,她冷冷一笑,语带讥诮,“怎么?心疼了?”

“不是……”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了。

“别伪装了,苏世杰,我早该看清楚你的,我现在已经这个样子了,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你爱告不告!”

越说越气,就想不通了,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为什么还要忍受他这样的指责?他凭什么啊!

看到她生气,苏世杰心里也不好受,着急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绵绵,你知道我最爱的还是你,我跟她不过是……”

“不过是上了床,滚了床单,有了孩子,结了婚?”她语气很快的接了过去,眼神更冷冽,“所以,你就可以在这里指责我的过错,说我做错了吗?”

“绵绵,你误会我了,我知道你现在心情很激动,毕竟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我来看你,不过是想帮你一下,没其他意思。”

“好啊,你到是说说,打算怎么帮?”她好整以暇的靠在枕头上,尽管脸色白的像一张纸,但还是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比较有生气。

“蓝蓝说了,只要你公开给她道歉,她就不起诉你。”他终于还是说出了口。

道歉?

唐绵绵失控的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怎么办?我不会道歉,特别是跟一个抢走我男朋友的女人道歉!”

“绵绵……”苏世杰心疼这样的她。

曾经的绵绵,是多么乐观的一个女孩儿啊?

单纯得让他想要一辈子藏匿在自己的世界里,好好宠爱。

可现在,他似乎已经错过了这个女孩,而且还狠狠的伤害了她!

他很自己,为什么当初没能抵抗得了严悠蓝的诱惑?!

“出去!”她现在不想听,更不想看到他那让她恶心的表情,“要告要坐牢,随你们的便!出去!”

“绵……”

“我特么叫你出去!”唐绵绵抓起床头柜上的水杯就砸了过去。

苏世杰惊险的避开,看着这个渐渐开始陌生的女子。

她在自己的记忆中,一直是甜美温柔的,为什么忽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一定是自己太伤害她了,所以让她变成了这个样子,苏世杰叹了口气,走到门口的时候,还是补充了一句,“照顾好自己,蓝蓝那边,我会想办法的。”

“滚!”

这一次,回答他是,直接是枕头了。

赶走了苍蝇,唐绵绵才觉得自己还活着,为什么当初就没看清楚他是这么一个人呢?

脚踏两只船也就算了,居然还幻想着齐人之福。

去他奶奶的!

姑娘没那么掉价!

气呼呼的躺在床上,唐绵绵只觉得自己真的是21世纪最倒霉的人了,生个病都还要被人烦。

还没缓过气来,并房门又被推开了,这一次是有规律的高跟鞋声音,她立马坐起身来,浑身的细胞都警惕起来。

她的条件反射是没有错的,来人正是她此刻最不想见的人,严悠蓝!

此刻的她,穿着名牌裙子,化着精致的妆容,跟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人,完全不一样。

嘴角,甚至扬起了讥诮的笑,破坏了精致妆容带来的美感,“唐绵绵,没想到你这么不要脸,居然在我婚礼上,想要置我于死地!”

“不要脸骂谁呢?”

“骂你呢!”

她翻个白眼,这么弱智商的人,为什么自己就会输给她呢?

综合上诉得出结论,眼瞎的不仅仅是她,还有苏世杰,而且他不止眼瞎,心也瞎!

严悠蓝这才发现,自己在嘴巴上吃了亏,不禁气氛的骂道,“唐绵绵,你也就这点本事,在嘴巴上占人便宜!”

冷哼了一下,她闭上眼睛,不去看这张让人讨厌的脸。

可她那冷淡的样子,让严悠蓝更加愤怒,好像自己才是跳梁小丑一样,自己可是来宣战显摆的。

“唐绵绵,只要你给公开给我道歉,并且离开这里,离开苏世杰,我就原谅你,还不要你赔偿。”

这像是施舍的话,让唐绵绵恶心至极,睁开冷冽的双眸,看向她,“说完了吗?说完了就滚出去,别妨碍我睡觉!”

“唐绵绵,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闹掰了,对你没好处。”

“我敬酒罚酒都不吃,可以吗?”

自动无视她的气急败坏!

“好,我本来还想着看在以前的友情上,给你个机会的,想着看来是我自己自作多情了!你就等着律师函吧!”

放完狠话,严悠蓝踩着高跟扭腰往门口走去。

“站住!”唐绵绵忽然叫住了她,抬手拿下了吊瓶,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

因为身形的优势,即使她穿着高跟鞋,唐绵绵也比她稍高一些。

微微眯了眯眸子,她一字一顿的道,“记得,别污蔑了友情两个字!你不配提!”

说完,她又低头看了看她脚上的高跟鞋,嘴角微微一勾,“孕妇能穿高跟鞋吗?”

严悠蓝心里一虚,退了两步,“谁说不可以穿的?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我假怀孕吗?唐绵绵,我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一定想着早点回到世杰的身边,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我只说了一句,你心虚什么?”她冷冷的反讽,像是看穿什么,眼底泛着几分兴味。

严悠蓝不敢直视她的双眼,只能愤愤的骂了一句,“我才没有心虚,我告诉你唐绵绵,你别想在世杰面前挑拨离间,他是爱我的,不管我有没有怀孕都会爱我!”

“如果是这样,你着急什么?你还怕什么?”

“你别得意,如果你不道歉,不离开这里,我就会起诉你,到时候你父母若是知道了,会怎么样?”

唐绵绵暗自握拳,脸色蓦的变冷。

很明显,她戳到了痛楚。

唐绵绵可以不在乎自己,但她很在乎自己的父母。

见到她变了脸色,严悠蓝总算圆满了一些,“我只给你一晚上的时间考虑,明天我要答案,要面子,还是要父母,你好好想一下。”

语毕,她有些着急的离开了。

来时跟离开时的步伐,完全不是一个步调。

唐绵绵微微眯了眯眼,看着被甩上的门,眼神涌现阴霾。

她绝对不允许父母卷入这件事情!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