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青隽寂凉城]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池隽顾凉城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稍尽春风 2019-08-25 22:40:42

[青隽寂凉城]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池隽顾凉城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青隽寂凉城》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青隽寂凉城 即可阅读全文

《青隽寂凉城》小说简介

《青隽寂凉城》写的很好,但主角晋级 是不是太快了。《青隽寂凉城》是唐听听最近创作的豪门总裁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青隽寂凉城》精彩节选:池隽站了很久,却始终没有哭出声来,唯有眼圈止不住的泛红,“爸爸,我会照顾好陆瓷儿的,虽然我不喜欢她,但我从来没想让她死。”她从太平间出来,一眼便看到门口的男人。俊美如斯的容颜,深沉晦暗的眉眼,凉薄至骨。独家小说《青隽寂凉城》由唐听听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主角池隽顾凉城,内容主要讲述:池隽说,顾凉城是她生命里的血光之灾。池隽被顾凉城亲手送上手术台强行取肾,大出血生死一线,模糊间听他嗓音朦胧淡漠,“先摘肾,再抢救。”她眼底的光亮一点一点寂灭,唯剩一片冷漠,“顾凉城,黄泉路上,我都不想

精彩章节试读:

池隽在看守所待了两天,第三天是池骋的头七,她向看守所申请,想替池骋上柱香,被看守所一口回绝了。

池隽知道,是顾凉城在背后授意的。

她没有再强求。

以她如今的态度,颇有些破罐子破摔得过且过的味道。

她在看守所待的第七天,顾凉城突然来看她了。

池隽有些意外,又似乎是意料之中。

她看着眉眼深邃英俊的男人,淡淡的笑,“顾先生看完死人的笑话,改看劳改犯的笑话了?”

顾凉城坐在她对面,眉眼深沉冷淡,“瓷儿在急救。”

池隽听了只觉得好笑,于是就这么笑了出来,嗓音里是浓郁的嘲弄,“那你还有空来看笑话,心可真大。”

男人没有理会她的冷嘲,低眸看着她有些憔悴的脸蛋,“急性肾坏死,要换肾。”

女人五官精致没有妆容的脸庞就这么僵住。

时间像是夭折在了空气里。

好一会儿,池隽才艰涩的开口,“所以,你要我给她一颗肾?”

顾凉城搁在桌上的手指微不可觉的滞了下,英俊的五官没有什么表情,纠正她的用词,“只是让你去做配型。”

撞上她低静寂寥的眼神,他慢慢道,“当然,如果合适的话我希望你能帮她,毕竟她变成这样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你。”

池隽直视着男人一双深沉的眼眸,嘴唇动了动,“如果我不愿意呢?”

男人微微欠身,遒长的手臂突然掐住她的脖颈,英俊的眉眼森然冷漠,“一颗肾换瓷儿一条命,是你赚了。”

呼吸突然被剥夺,池隽的脑子里闪过一片白光,有那么一个瞬间池隽觉得,不然就这么被他掐死好了,以后便不必承受他这么重的恨意。

咽喉被扼住,呼吸越来越困难,池隽慢慢闭上了眼睛,不再看他,是不是下辈子就不会再记得他?

眼角突然就滑过一滴泪,沿着脸颊滑落在男人宽厚的手背上。

滚烫的温度像是一路烧到他心里。

顾凉城看着她不挣扎,就那么任凭他捏住她的命脉,以及她逐渐青紫的脸色,瞳孔骤然缩起,猛地将她放开。

池隽摔回到椅子上,双手捂住脖颈拼命的咳嗽。

顾凉城无动于衷的看了她一会儿,才冷漠的道,“池隽,我不想逼你。”

他的声音很平静,唯有他知道刚才那一瞬间的心慌和怆然。

池隽忍了将近半个月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不是歇斯底里的,而是无声无息的,大颗大颗的往下砸。

她想维持声音的平稳,却还是控制不住的带了微末的颤音,“顾凉城,你吞掉我爸的公司,把我扔进那条黑巷子任人糟蹋,气死了我爸,还把我丢进监狱,走到今天这一步,我怪不了任何人,只怪自己当初瞎了眼,看上你这么个混蛋,可是顾凉城,”

大颗的眼泪沿着脸颊落下,砸在手背,滚烫的灼人,池隽哽咽,“你踩碎我的尊严和人生还不够,还要摘掉我的肾吗?我有心,我也会难过。”

《青隽寂凉城》 第6章 顾先生是来看笑话的吗? 免费试读

池隽站了很久,却始终没有哭出声来,唯有眼圈止不住的泛红,“爸爸,我会照顾好陆瓷儿的,虽然我不喜欢她,但我从来没想让她死。”

她从太平间出来,一眼便看到门口的男人。

俊美如斯的容颜,深沉晦暗的眉眼,凉薄至骨的冷漠,每一道线条勾画的都是她年少的美梦。

只是不知这场美梦,什么时候变成了噩梦。

没有撕心裂肺的哭喊,也没有伤心欲绝的悲愤,池隽表现的很平静,像是只是死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唯有她自己知道,这份平静之下隐藏着多汹涌的暗流。

她抬着下巴,精致的脸蛋上难掩倨傲,“顾先生是来看笑话的吗?”

男人穿着一丝不苟的黑色衬衫,英俊的眉眼隐藏在暗影里,“死人的笑话有什么可看的。”

池隽眼眶忍不住晕开一抹湿意,声线淡淡,“好歹是陆瓷儿他爹,你就不怕那个不死不活的女人折寿?”

男人修长的手指猛地攥住她的下巴,眉目流转阴鸷,“池骋会死难道不是因为你做那些肮脏事?你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思诅咒瓷儿,然后把自己摘干净的?”

池隽想笑,只是下巴上的钝痛让她笑不出来,她低低出声,“你说的对,我不无辜,你的陆瓷儿又有多干净?”

她当然知道,池骋心脏病复发最直接的因素逃不开今早那些八卦报纸。

女人低低静静的嗓音如藤蔓一样缠绕在他的心头,顾凉城松开扣着她下巴的手,嗓音低冷淡漠,“再让我听见你说瓷儿,我不保证会不会卸了你的舌头。”

池隽忍不住笑了,那笑里毫不掩饰的鄙夷和嘲弄,“顾凉城,就你这种欺负女人的缺德样儿,跟陆瓷儿可真是,”

她顿了一下,像是斟酌了下用词,才缓缓道,“天生一对。”

顾凉城眉心跳了跳,缺德?

这女人到底会不会说话?

这么难听的词是形容他的?

薄唇抿成一条冷硬的直线,“嘴上逞能有什么用,”他的腔调始终放在不疾不徐的节奏,“忘了告诉你,你家那套别墅现在在我的名下,别说我不念旧情,三天,够你收拾东西找到住处了吧。”

池隽睁大眼睛看着眉眼清俊的男人,一双如水的杏眸里满满都是不可思议,“我家为什么会在你的名下?”

顾凉城冷冷的盯着她,“池家公司破产,你家的房子做了抵押,我买了,很难理解?”

池隽动了动嘴唇,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是这样啊。

两天而已,他就把她逼的家破人亡。

顾凉城没有再跟她多说什么,转身欲走。

女人的声音低低喃喃的响起,轻的仿佛风一吹就会散,“顾凉城,你真狠。”

……

池骋的葬礼很简单,大约是因为池隽开罪顾凉城,所以很大一部分人哪怕有心过来祭拜,却也怕得罪顾凉城而打消了念头,到最后来祭拜的不过寥寥几人。

从墓园回来,池隽只收拾了几套衣服和简单的生活用品,家里的佣人都被她遣散了,偌大的池家只剩她一个人。

提着行李箱下楼,便听见门口一阵响动,接着便看见一队穿着黑衣黑裤的保镖进来。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