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张强刘婉蓉[简爱]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编辑:青莲白雾 2019-08-25 22:47:27

主角叫张强刘婉蓉[简爱]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简爱》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简爱 即可阅读全文

《简爱》小说简介

文章优美,情节曲折,巧中有巧,甜到浓时必定虐。。精品小说《简爱》是胖哥哥所编写的都市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张强刘婉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十九章意外原本我还真的觉得自己犯错了,是该出去,可是她这个态度对我,我就不乐意了,隔了那么多天,她的例假应该结束了,加上之前吃的药,还有我堂哥说要走,两个人最近闹别扭,堂哥也自然不会叫我去伺候她。这。主角是张强刘婉蓉的小说叫《简爱》,它的作者是胖哥哥最新写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经历的每一个爱情都很含蓄,却又让我终生难忘……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威胁

张佳佳急忙抓起床上的一床被子,将身体给遮住了,只露出了一个头。

我无比的紧张,说话都不利索了,我问张虎:“村长……你是有什么病吗?”

“你才有病。”张虎顶了我一句,很显然他会错了我的意思。

还不等我解释,他就扫视了一眼房间,没有在说话,而是紧紧的盯着床上的佳佳,接着嘿嘿一笑说:“这不是佳佳吗,你这是病了还是咋的?怎么没让东子陪你过来呢?”

东子就是村长的儿子,叫大东。

一边说,一边朝着病床走去,而我在他的严厉,似乎我已经成为了空气一般。

我一把将他拦住,有点紧张的对他说:“村长,佳佳正在治疗,不适合接近的。”

张虎微微的皱了皱眉头问我:“佳佳得了什么病?”

我情急之下说道:“皮肤病,会传染的,所以还是请村长回避一下。”

“真的假的?”张虎倒抽了一口凉气,后退了几步。

我看张虎信了,急忙添油加醋的说:“是的,已经有点严重了,在空气中都会传播,所以我们还是出去借一步说话为好。”

张虎的眉头锁的更紧了,接着有点厌恶的看了一眼张佳佳,转身走了出去。

我回头看了张佳佳一眼,却发现她非但没有生气,而且还对着我露出了一个微笑,我还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走出房间之后,张虎正站在那里抽烟,看到我之后,问我:“今天我来有两件事,第一就是确定一下你说的佳佳的病是不是真的?”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点了点头。

听到我的话之后,张虎将烟头狠狠的扔在地上,有点愤怒的说:“王美丽玩我呢,女儿有病也不说,这是想玩死我儿子吗。”

说完他在转身看着我问我道:“还有一件事,你这里给我配一副药,要那种女人一吃就能够很嗨的那种……”

听他这么一说,我就知道这才是他此次来的真正的目的。

我手里确实有这个药的配方,但是我却不能够给他,张虎这个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指不定他要拿着东西去祸害哪个良家妇女呢。

我急忙对张虎说:“村长,我这里确实没有你要的药,要不你去镇上看看,应该能够找到的。”

张虎明显不相信,嘿嘿一笑说:“张强,你别忽悠我,你的底细我还不知道吗?我不信你配不出来。”

这个时候,我怎么也不可能松口,毕竟张虎要这药明显是想要害人的,而不像是有些夫妻寻求**。

我有点尴尬的笑了笑,接着对着他说:“村长,你说的这药,我真的是配不出来,不别为难我了。”

张虎并不生气,笑着说:“强子,机会我给你了,能不能抓住,就看你自己了。”

我有点惊讶的看着张虎:“村长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张虎嘿嘿一笑:“我给你三天的时间,配不出来,你这个诊所也只能关门了,我说道做到,到时候你跪着求我也没用。”

这老王八蛋,竟然仗势欺人。

当时我真的很想发火,只是胳膊扭不过大腿,迫于无奈,我只能答应他:“行,这个需要一定的时间,你明天来拿吧。”

张虎开心的哈哈大笑,转身就走,有点匆忙。

他走了不久,张佳佳也已经穿好衣服走了出来,态度已经好了很多。

她问我:“强哥,你们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我能够相信你吗?”

我点点头说:“没问题。”

“那你能告诉我刚才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吗?”佳佳接着问道。

我对她说:“你刚才嗨针了,至于什么是嗨针,我有时间再告诉你,现在我有点事,你可以先走了,记住回去好好休息,这两天最好不要接触生冷的东西。”

张佳佳看了我一眼,就出去了。

接近中午的时候,和我从小一个开裆裤长大的同学张自建突然来到了我的诊所。

一来就直勾勾的看着我,跟看猴一样。

我当时被他盯着发毛,问他:“你是不是有病,我帮你看看。”

张自建直接问我:“你真的将佳佳给玷污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看着张自建生气的说道。

张自建喜欢佳佳,但是因为村长的关系,他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喜欢,这个时候竟然来质问我。

“这件事可是从杨寡妇的嘴里传出来的。”张自建接着对我说道:“说佳佳早上在你诊所看病,好像被你个占了,佳佳那加床声都响彻了整个诊所了。”

我瞪了他一眼:“不可能,我这是给佳佳针灸,她嗨针了。”

一听我这话,张自建面露喜色说:“你说的是真的?”

“嗯。”我点头回答道,接着疑惑的看着张自建问道:“杨寡妇是怎么知道的?早上只有张虎有过来。”

“这就对了。”张自建一听我跟佳佳没关系,心情大喊,对我说:“我十点左右,还看到张虎从杨寡妇家里出来呢。”

**,原来是那个王八蛋。

一想到是张虎惹得,再加上他早上威胁我,我心里就有一股无名的怒火。

“强子,我发现张虎和杨寡妇有一腿啊。”张自建忽然对我说道。

我有点疑惑的看着他问道:“你怎么知道?”

“嘿嘿,上次我偷.窥杨寡妇洗澡,看到的呗。”张自建嘿嘿一笑对我说道。

我有点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张自建接着跟我说:“强子,我已经调查过了,晚上张虎还会去找杨寡妇,我想今晚我们一起去杨寡妇家潜伏,咱们到时候给他拍下来,那样他就威胁不到你了。怎么样?”

张自建跟张虎有矛盾,当年发生了点事情,张虎将张自建父亲的腿给打断了,张自建一直记着呢。

他估计就是想争口气,听到他的建议,说我不心动那肯定是假的。

张自建说的没错,我如果不主动出击,抓住张虎的把柄,估计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我最终下定了决心,对着张自建说:“好,你晚上记得叫我,那个老王八蛋,我也不是好惹的。”

傍晚的时候,张自建来了,他还给我备了一声黑色的衣服,说是不容易被发现。

当天晚上我回家吃了个饭,看堂哥也没叫我的意思,看来今晚没啥私事了。

晚上七点左右,张自建来了,他来的时候,嫂子也刚好下班,鄙视了我一眼,张自建看到嫂子之后,口水都流下来了。

我狠狠的甩了他一个巴掌,他这才反应过来。

接着风.骚的对着我笑着说:“强子,你嫂子真漂亮,那身材,那脸蛋,真的是超一流啊。”

这家伙口无遮拦,莫非对刘婉蓉起了什么歪念头。

我对他说:“好了,办正事要紧。”

接着就拉着他往外走,我怕让他再呆下去,指不定还说出什么离谱的话呢。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农村人都比较早睡。

来到杨寡妇家附近,她家的灯还亮着,看样子还没睡。

张自建似乎很熟悉杨寡妇家里的地形,找了一个较低的墙,我们就翻了过去。

生怕发出一点点的声响,我们很小心。

我刚落地,就看到张自建指着前方对我说:“强子,你看,杨寡妇正要去洗澡呢。”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到杨寡妇手里拿着换洗的衣服,朝着浴室走去,她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衣,走路的时候一颤一颤的,那胸也跟着一抖一抖,若隐若现,就像两个雪白的大馒头,看起来妩媚至极。

张自建让我赶紧爬上旁边的一棵树,还好这树的枝干多,我也没费什么力气就爬到了树腰,和张自建躲着了茂密的树叶间,透过树叶的缝隙,还是能够看的很清晰的。

这时候,张自建嘿嘿笑着对我说:“强子,你看杨莲花这骚样,肯定是被男人滋润过,哥哥我今天带你看看真人沐浴。”

村里的浴室基本都建在房子旁边,而且都没有顶棚的,这个角度刚好能够看到整个浴室。

杨莲花这个时候已经进入了浴室,锁上门,开始脱衣服。

我看着她那诱人的动作,心砰砰直跳,估计是第一次干这种偷偷摸摸的勾当,有点**。

杨莲花脱了只剩下一件的时候,我忽然听到张自建吸了一口口水,我鄙视了他一眼,他却一点也不害臊,还嘿嘿的对着我傻笑。

说实话,我心里也挺激动的,杨莲花在我们村也是个大美人,虽然没有嫂子的经验,但也有普通女人无法比拟的韵味,特别是在夏天,她虽然没有什么靓丽性感的衣服,但是穿着却很暴露,而且经常**内衣,胸又大,一抖一抖的,总会让人浮想联翩。

村里的男人们,私底下都会偷偷的讨论,有的说杨莲花的口.活真的是很好啊,那一咕噜马上就能让你泄了。

我这个旁听者听得都上火,但我知道,他们也就是说说而已,压根就没有跟杨莲花有啥关系,顶多就是yy一下,最多跟杨莲花说说话,过过嘴瘾而已。

这时候,我看着杨莲花将最后的罩罩给解了下来……

《简爱》 第十九章 意外 免费试读

第十九章意外

原本我还真的觉得自己犯错了,是该出去,可是她这个态度对我,我就不乐意了,隔了那么多天,她的例假应该结束了,加上之前吃的药,还有我堂哥说要走,两个人最近闹别扭,堂哥也自然不会叫我去伺候她。

这几天她实在是别的难受,这时候做这个事情也是情理之中,只是有点我不明白,她怎么不在自己房间,而是跑到厕所来呢。

想到这些,加上我知道她至少有半截的茄子卡在里面,我忽然有了一个恶趣味的想法,我对着她笑了笑说:“那个嫂子,你能够先让我一下吗,我很急,憋不住了。”

说完,我还向前迈了两步。

刘婉蓉这时候慌了,她紧张的的说道:“你赶紧出去,我马上就好,快点,不然我喊人了……”

我对着她笑了笑,这时候喊人,她是自己给自己挖坑跳,只是我也没想跟她的关系搞僵。

再她将要发火的一瞬间,我转身离开了。

想到那半截的茄子,我想她肯定是取不出来的,如果石黄瓜那还好整一点,茄子断了,吸水膨胀变软,她自己一个人绝对是无解的。

我是医生,我知道那里面的构造,这点我绝对是不会判断错误的。

站在门口,我更多的是对之后的期待。

差不多五分钟左右,刘婉蓉出来了,此时她捂着肚子,脸上的表情有点痛苦,走路的姿势都已经变形了。

看样子,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许多。

我忍不住对着刘婉蓉说了一句:“那个……嫂子,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需要我帮忙,你记得告诉我一声。”

刘婉蓉脸色涨的通红,似乎并不知道我已经发现了她的秘密,她自己也不好意思说,玉唇轻咬,就这么慢慢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她今天穿着一件半透明的睡衣,在月光下,若隐若现,有一股让人遐想的仙气,此时她撅着**,正对着我,让我有一股莫名的冲动,我知道,她肯定是需要我帮忙的。

毕竟堂哥走了,这个家现在也只有我最合适,加上我又是医生,不管是人选还是为她自己的病情考虑,她绝对会选我。

想到这里,我心里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甚至在上厕所的时候,那地方竟然硬了,拉不出来,废了好的功夫才方便完。

回自己房间的时候,我特意的看了一眼刘婉蓉的房间,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修好了。

吃完饭的时候,我发现她没出来吃,听伯母的意思是因为吃不下,伯母还叹息的说:“柱子和婉蓉的感情很好,他这么突然走了,婉蓉伤心了。”

其实我知道真正的原因压根不是这样,我脑海中浮现出刘婉蓉如果出来吃饭,那神情绝对是藏不住,到时候有的她尴尬了。

农村睡觉都挺早的,差不多九点左右,山村的灯都熄灭了,夜晚异常的寂静,我拿了一把椅子,出门坐在门口,沐浴着月光,点了一支烟,无比的惬意。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堂哥走了,刘婉蓉现在肯定是需要我,等一下她叫我过去,我就能够正大光明的跟她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我全身的血液在那一瞬间完全的沸腾了,然而我整整等了一个小时,也没有刘婉蓉的任何消息。

当时我就郁闷了,难道是我判断失误,刘婉蓉自己取出来了?但那时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而且我也没看到有谁过去帮她了,毕竟这事情给谁知道都丢人。

此时已经是夜深人静,但刘婉蓉的房间的灯也已经灭了。

我有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来今晚是没啥希望了。

就在我打算回房间的时候,忽然,我的手机响起了一阵**,是刘婉蓉打来了。

我的心瞬间死灰复燃,疯狂的跳动了起来,接了电话之后,刘婉蓉就对我说了一句:“你赶紧过来。”

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还夹杂着些许的痛苦。

我冷笑了一下,假装打了个哈欠说:“嫂子,你这大半夜的干嘛呢?”

刘婉蓉焦急的说道:“你赶紧过来,有事让你帮忙。”

听到这句话,我心里乐开了花。

我差点没笑出来,我轻声的问她:“嫂子,你是不是茄子取不出来?”

听到我的话之后,她沉默了一会儿,很显然她压根就没想到原来我知道,接着她才带着略微哀求的语气对我说:“强子,你……你能过来一下吗,嫂子很难受,我门没关。”

听到她的话之后,我的心跳的更加厉害了,那地方瞬间就一柱擎天。

原本以为她不会找我,现在却没有我不行,这简直就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想到那个地方,我等一下估计还会用手帮她拨弄,想想就觉得非常激动。

那个画面在我脑海中不断的浮现,我全身的血液再次完全的沸腾了起来。

这次不一样,以前都是黑灯瞎火的乱搞,这次可是能够一饱眼福,而且还能看到刘婉蓉那娇羞的样子,说不定到时候在我的**下,两个人瞬间碰撞出火花,来个现场直播,想想就很激动。

我急忙朝着刘婉蓉的房间走去,查看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人看到,这才轻轻敲了敲刘婉蓉的门。

她问了一句谁?

我对她说是我,强子。

她房间的灯再次亮了起来,有点焦急的说:“门没锁,赶紧进来。”

我这才轻轻的推开门说:“嫂子,我进来了。”

他轻轻的嗯了一声。

进了房间之后,她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好像是在打电话。

挂了电话,她看着我的眼神似乎有点不对劲,而且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她没有第一时间让我帮她,而是示意我坐在一边,犹豫了很久,才问我:“强子,嫂子问你一件事,你要如实回答我。”

看她那样子,好像知道了点什么,我心里一惊,不会堂哥为了让我帮他,把我给卖了吧。

我当时也紧张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最后憋出一句:“嫂子,有什么事情,你问就是了,我知道的一定会说。”

刘婉蓉微微点了点头,有点不敢看我的眼睛,脸变得异常红,然后问我:“你堂哥是不是身体有病?”

**,完了,我当时心里想着,堂哥真的把我给卖了。

就在我不知道如何回到的时候,刘婉蓉接着说:“你不用想着怎么解释,你是医生,应该早就知道了,毕竟二柱都跟我说了,他有病,不能生育,只能做那事情,而且还只能是晚上做,这些你是不是一开始全部都知道?”

我当时一愣,这才明白自己没被卖,至少我做了什么事情,堂哥没有将我们的事情说出口。

我急忙回复了一句:“嫂子……这个,其实我们也不想骗你。”

“好了,你别再说了。”刘婉蓉紧紧的盯着我说:“他还跟你说什么了?”

我急忙说:“没有,嫂子,他只是让我保密就是了,别的确实没有什么事情了。”

“真的?”嫂子慢慢的走到我的跟前说:“我送你哥上车的,他说他走了,让我找人借种,延续你们家的香火,而且……而且还说跟你商量好了,找的人就是你……”

刘婉蓉说道最后,脸不自觉的就低了下来。

我当时一激动,急忙说:“嫂子,你千万别误会,他是有这么说,我也答应了,但你如果不同意,我绝对不会强求的。”

“你说你同意了?”刘婉蓉惊讶的看着我。

这个时候我的脸又开始发烧了,我点头称呼是,接着说:“嫂子,这个事情的主动权还是在你身上。”

嫂子接着说:“二柱说,他走了,就是为了避免我和你尴尬,希望你能让我怀孕,毕竟生下来也是你们家的人……”

“那嫂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发现刘婉蓉对我的态度似乎改变了许多,急忙问道。

刘婉蓉此时满脸通红,无比的娇羞,我真想过去狠狠的亲一口,接着她低下了头说:“这件事我要考虑一下,毕竟婆婆还不知道……”

我竟然忘了还有伯父伯母这个事情,而且看刘婉蓉的样子,似乎还是能够接受的,只是伯父伯母这里不好交代,我就奇怪了,堂哥既然能够说服刘婉蓉,他也跟我保证会说服自己的父母,但目前的情况是,事情好像有点脱节了。

也许伯父伯母知道,但却下不了决心,毕竟我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我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说:“嫂子,这个事情我们以后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帮你将东西给拿出来。”

“强子。”刘婉蓉突然叫了我一句。

我嗯了一声,问她怎么了?

她的脸又一次红了,低着头对我说:“这次是个意外,你千万别多想。”

我知道这种事情对于我这个外人来说,确实是尴尬,当然了,也有我的关系,毕竟是我配的药,正常女人有些也控制不住,更何况是刘婉蓉这种欲.望很强的女人,我急忙对她说:“嫂子,你放心,我明白。”

“你明白什么?”刘婉蓉忽然语气再次变得冰冷:“你还没讨老婆,能懂个屁。”

我也不生气,站起身走到她身边,笑着对她说:“嫂子,你应该知道我是做什么的,所以我确实懂你为什么这么做,而且现在不是我们争论的时候,你要赶紧将东西取出来,不然时间长了,那就很麻烦了……”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她给打断了,她轻咬着嘴唇说:“那快点吧……”

我能够听出来,刘婉蓉现在的心情很复杂,也是因为为自己身体考虑,最终她妥协了,轻轻的坐在床上,在我眼前开始脱下了裤子,两条百花花的大腿瞬间就出现在我的眼前,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刘婉蓉迷人的大腿,当时我整个人都看呆了,我知道下一步就是要脱裤裤了,我的心此时疯狂的跳动着,紧紧的盯着刘婉蓉,我感觉自己浑身的血都在倒流。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