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汪掌珠楚焕东的小说[腹黑老公惹不得]免费阅读

编辑:悲伤在舞蹈 2019-08-25 23:13:23

主角叫汪掌珠楚焕东的小说[腹黑老公惹不得]免费阅读

《腹黑老公惹不得》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腹黑老公惹不得 即可阅读全文

《腹黑老公惹不得》小说简介

《腹黑老公惹不得》小说整体节奏不快,男主性格低调,剧情诙谐幽默发展合理,真心不错,值得一看!!!。《腹黑老公惹不得》是作者忆江著作的豪门总裁类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腹黑老公惹不得》精彩节选:楚焕东听着汪达成的咆哮,就像聋了一样,继续淡笑着:“爸,掌珠刚刚好像受了惊吓,还是先让她回家好好休息吧,如果这样继续下去,我怕她会……”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如同一记重拳打在汪达成的身上,他脸色灰败,拉。主角叫汪掌珠楚焕东的小说叫做《腹黑老公惹不得》,它的作者是忆江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青梅竹马便可举案齐眉?所有缠绵与爱无关!掌上明珠沦为枕上囚!!!【我可以不管你娶谁,但能不能别让我嫁人?】她脸上带着虚弱的祈求,他一贯冷硬,坚定摇头。【如果我…有了我们的孩子呢?】她试探着望住他。【我每次都做安全措施。】他烦躁摆手。她依照他的心意,登上与他人订婚的华贵游轮…他满身背负,狠辣的手段与出色的外貌一样惊世骇俗,传奇般夸张的半生凭的是招招见血,心如钢铁。只是他从未想过,有一天再见她,她携夫带女,对他微笑点头走过…两个家庭,暗藏着无数难以启齿,两代人的恩怨,掺杂在他们末路相逢的繁华里,他不肯放手,她早已唱罢,即使

精彩章节试读:

汪达成忽略掉楚焕东那双红的几乎快要流出血来的眼睛,脑袋一晃,挣脱了楚焕东的枪口,极力狡辩着:“你哥哥把我当好朋友了吗?他是把自己当成了万能的救世主,在对我的施舍和援助中寻求那种高高在上的快乐!再说,你哥哥会什么?他只会读死书,只懂风花雪月,根本不懂经商之道。

我帮他打理生意,帮他出谋划策,才有了刘家后来繁荣昌盛,但刘家根本没有看重过我,他们每个人都戴着有色眼镜看我,轻视我!那样辛苦付出还被人家鄙视的日子我过够了!

所有人中只有子梅,她欣赏我,理解我,温柔的对我笑,所以我要和她生活在一起,为了她付出一切我也再所不惜!”

这些年,汪达成对于自己做下的亏心事已经极其善于自我安慰,他不断的对自己做着心理暗示,自己这样做只是为了夺回自己应的,自己这样做只是为了和所爱的人在一起,这些年无法启齿的心事如同脓疮,今天这样痛快的说出来,他竟浑然不觉自己有多么**,仿佛大义凛然。

“**!”楚焕东咬牙切齿的骂着,随着“叭”的一声,汪达成的右脸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掌,两颗牙齿被摔飞到了地板上。

凭着汪达成的身手和训练有素的反应绝对不会挨上这一掌的,但他却没有躲过楚焕东的出手,他抹了一下嘴角的鲜血,自嘲般苦笑一下,“没想到你年纪不大竟有这样深沉的心机,你不但向我隐瞒了你的出身,连这么好的伸手都瞒过了!”

“不然怎样?像我哥哥那样被你用最残忍的手段杀死!汪达成,对付你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以毒攻毒!”

汪达成看着楚焕东剑眉蹙起来,眼睛里闪烁着阴晴不定的光,那是一种锁定了对手的阴鸷,汪达成也算是了解楚焕东,知道他隐忍成性,一般生气到极点都能保持脸上的平静,但此时他的狠,他的毒再也不打算掩饰了!

汪达成心里终于有了莫名的恐惧,示弱般叹了口气,哑声低问:“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是害死你哥哥的凶手的?”

楚焕东的情绪慢慢平复了几分,他看着汪达成颓败下来的气势,仿佛满意的扬扬眉:“时不我待,汪达成,你真不该太嚣张!”

汪达成深知楚焕东的冷血无情心狠手辣,其实这些年他总觉的楚焕东是个不安定的因素,无数次的起了杀了楚焕东的心,但爱妻总是明里暗里的维护着楚焕东,娇女更是大张旗鼓的依赖着楚焕东,他只能经常派他去些会发生'意外事故'的危险地方去做交易。

可每次楚焕东都凭借着他杀人不眨眼的铁血手腕和足智多谋的深沉心机化险为夷,并且还会顺便的收服人心,扩充地盘。

多少年来,桀骜霸道的汪达成终于无奈的在楚焕东面前俯首低头。

“也许是苍天有眼,可怜我哥哥一家死的太冤,太惨,在你去孤儿院偏偏就挑中了我,我来了你家后,看见了你的妻子,马上就认出了她是哥哥最爱的女人,只是她好像已经忘了有过一面之缘的我。”楚焕东掏出一支烟,慢慢的给自己点儿上。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真相,缺的只是思索和探寻,其实想要证明是你害了我哥哥并不难,因为哥哥的家财都明里暗里的变更到你的名下,被哥哥视若珍宝的王羲之的字画被挂到你的书房,哥哥最爱的女人被你夜夜的搂在怀里!”楚焕东使劲的握着拳头,他真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再次挥拳揍上去。

汪达成脸色一片惨败,他坐在那里,讷讷低语,“你怎么说我都行,但你不能怨子梅,这件事情从始至终她都没有错,她并不知道是我害了你哥哥!”

楚焕东冷笑,死了的叶子梅和活着的汪掌珠就是汪达成的软肋,“我来你家的时候掌珠三岁,那时候哥哥死了三年,这就证明是在哥哥惨死之后她迅速的嫁给了你,即使她不知道是你害死的哥哥,那也是在这之前你们就已经狼狈为奸了!”

“没有!”打算俯首臣服的汪达成被激怒了,他满脸涨得通红,连呼吸都开始粗重起来,“子梅那时候虽然对我不错,但我们从来没有逾越的地方,她对我没有一星半点的想法,后来你哥哥死了,她更是悲痛欲绝,几次都差点自杀了,后来……后来我就用酒灌醉了她,跟她成了好事,你也知道她性子柔弱,于是就无奈的跟我在一起了,再后来,我们有了掌珠,她才慢慢的忘了从前的事情,开始一心看护着掌珠,跟我踏实的过日子。”

汪达成并不傻,相反还很精明,经过跟楚焕东的一番深谈,立刻如同顿悟,他凄然惨笑,“恶有恶报,是我害了子梅!楚焕东,你真的以为子梅不认识你了吗?自从你来了家里,子梅开始每天晚上做恶梦,每次我要教训你时她都会找遍借口为你求情,也许就因为你的原因,她在后来的几年里一直郁郁寡欢,所以才会那么早的就过世了……”

楚焕东冷眼看着汪达成的老泪纵横,不屑的笑着:“汪达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多少次想杀了我吗?我就是利用了叶子梅的心慈面软,利用了她对我哥哥的愧疚留恋,利用了掌珠对我的依赖爱恋,利用了你的借刀杀人,不断的充实自己,才得以在你这个魔鬼面前活下来!"

汪达成看着楚焕东笑逐颜开的脸,眉目后全是阴谋得逞后的得意,他知道楚焕东隐忍背负了这么多年,此时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了,楚焕东一旦撕去伪装,释放出蛰伏在内心里的野兽,就是绝对的暴力!

楚焕东拿着手里的枪擦拭着,那银亮的枪身,在灯光的照耀下,发着诡异的光,汪达成想着楚焕东以往含笑杀人的样子,不由的打个冷战,楚焕东一边微笑擦枪,一边盯着他的脸,似乎不愿漏过那上面的每一处细节,如同猫在戏耍老鼠,仔细地观察着他的反应。

楚焕东这么些年已经习惯了残忍,他越是这样笑着,越是让汪达成觉得恐惧,这不是一场游戏,拿在楚焕东手上的是个百分之百要人命的东西,现在只要楚焕东扣动板机,就会立即取了他的性命。

死亡,近在眼前。

“焕东,子梅临死求我最后一件事情,就是让我善待于你,说你将来可以照顾好掌珠!我知道自己罪大恶极,死有余辜,但你看在子梅对你有义的份上放过掌珠,你看在掌珠对你有情的份上放过她,你可以把她送到国外生活,你也可以不管她,吧她扔到大街上任她自生自灭去,我只求你看在她痴心爱你的份上,放过她吧!”汪达成用一种非常悲伤哀肯的眼神看着楚焕东。

汪达成知道楚焕东同自己是一种人,没有心,没有感情,只有手段和心机,他机关算尽,步步为营,招招毙命,凭的就是心如钢铁,残忍歹毒。

但这个有着狼性的男人,由始至终肯赠与温柔的只有汪掌珠,一直珍宠着自己的女儿,即便楚焕东说他以往对汪掌珠的好都是在做戏,但汪达成此时也只能打出这张温情牌了,因为楚焕东的那些无所不用的残忍手段都太过阴毒,闻者色变、谈者心惊,即使女儿从今后流离失所,食不果腹,也比真正的落到楚焕东手里好过。

楚焕东睨着汪达成那张老态卑微的脸,曾经阴狠毒辣不可一世的汪达成如同被人抓住鳃喉,动弹不得的鱼,只能乖乖等死,他蔑视性的笑着,拿着手里的枪,玩笑嬉戏般不是的瞄准着汪达成,"放松些,汪先生,这种事情你不是经常做吗,别那么紧张啊!"

汪达成面对着楚焕东每一次瞄准都心惊肉跳,他知道楚焕东是想在精神上让他崩溃,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扮相可笑的小丑,他涨红了脸,对于楚焕东此时的戏耍折磨简直无法容忍,“楚焕东,如果你还是个男人,就给我个痛快!”

楚焕东叹了口气,嗤笑地看着神色紧张的汪达成,骤然间,他的眉间充满了肃杀之意,暗沉的一声闷响,汪达成‘哎呦’一声惨叫,脸色苍白的栽倒在地。

楚焕东吹了一下还带着余烟的枪口,轻笑着说:“如你所愿!”

《腹黑老公惹不得》 第六章 恩人,仇人 免费试读

楚焕东听着汪达成的咆哮,就像聋了一样,继续淡笑着:“爸,掌珠刚刚好像受了惊吓,还是先让她回家好好休息吧,如果这样继续下去,我怕她会……”

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如同一记重拳打在汪达成的身上,他脸色灰败,拉着汪掌珠的手慢慢的往楚焕东的车子跟前走,“掌珠,今天太晚了,咱们还是先回家吧!"

这些年,汪达成一直知道楚焕东是个狠得下心的人,他清楚,楚焕东的狠和毒比他更甚,但在前两天,他还相信楚焕东可以放过汪掌珠,可是通过今晚发生的事情,他这种想法开始动摇了,他怕自己稍作反抗,楚焕东会不留情面地当场就解决了汪掌珠。

楚焕东看着汪达成牵着汪掌珠的手坐进自己的汽车,嘴边噙着一抹对汪达成不屑的冷笑,他实在太清楚了,在汪达成的心里没有人比得过汪掌珠重要性,对汪达成来讲失掉自己的命不要紧,但如果汪掌珠出了什么事,他会生不如死。

坐在车上,汪掌珠局促不安地一会儿看看身边的爸爸,一会儿看看坐在前排的楚焕东,多年来安逸无忧的生活,让她本身的戒备状态要比一般人弱很多,她面对眼前这种情况,只是有些发懵,有些不安,但完全没有嗅觉出父亲和哥哥之间即将展开的一场你死我活的大冲突。

汪掌珠随着父兄回到家里时,林氏姐妹都躲在房里没有露面,在这个时候,也没人关心她们的去向,楚焕东随着汪达成一起把汪掌珠送到她楼上的房间里,汪掌珠宽厚的没有在汪达成面前提起之前因为换房间闹的不愉快。

汪掌珠磨蹭着走进房间,咬了咬下嘴唇,期期艾艾的叫着:“……爸,哥……”

“掌珠,没事的!”

“掌珠,安心睡觉!”

汪达成和楚焕东同时出言安抚如同受惊的小兔子般的汪掌珠,楚焕东看着汪掌珠眼里流露出来的惶恐茫然,看着她半边洁白如玉的脸颊红肿着,上面带着清晰的手指印,他的心里有一瞬窒息的感觉,他想都不想的伸出手,摸着她的头发,他一直都喜欢摸她的头发,仿佛可以借此表达出他的脉脉温情。

“掌珠,别多想,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楚焕东的声音温暖低沉,如同沉积了人世间最美好最真挚的感情。

一股热气涌上双眼,眼里瞬间充满泪水,如此对她微笑的楚焕东,真像个好哥哥,汪掌珠点头答应着:“嗯。”已经委屈的变声了,还是用力制住,不想让自己再丢脸。

“掌珠,好孩子,以后你都要乖乖的,别任性胡闹,凡是都要听你哥哥的话,知道吗?”汪达成的声音落寞悲伤,是遭到背叛的难过的无可奈何。

“爸爸!”汪掌珠的眼角跳了两下,在这一霎那,她疑心自己看错了,爸爸的笑容似乎很是苦涩,像是最烈最苦的酒入口划过,一直落到她心头。

在她的呆滞目光里,眼前的那扇门关上了,她慢慢地伸直胳膊,那里有着道道淤痕,"爸爸----哥哥。"含在眼里的泪水终于兜不住,沿着脸颊滑落下来.

汪家的书房里,一片寂静,汪达成目光如炬,带着刻骨的仇恨,死死地盯着楚焕东,楚焕东把玩着手里的一直笔,表情平淡无波,也等于说是高深莫测。

“楚焕东,我早就知道你这个孩子心机深沉,冷血狠辣,是只喂不熟的狼,我早就想把你解决掉了,但掌珠喜欢你,我的一切都是掌珠的,也就是你的,你这么聪明的人会想不明白?可你还是冒着天大的危险反水了,枉费我对你的养育和栽培?”

楚焕东漫不经心地微昂着头,鄙视的眼神扫了扫眼前凶神恶煞的汪达成,讽刺的笑了一下,“你养育栽培我?我十三岁那年和宋良玉他们七个人一起来到你家,对外人你说我们是你的养子,实际上你把我们当工具,你一边防备着我们,一边让利用我们去做各种台面下的交易。

为了让我们更出色的完成任务,你用无数残忍的方法训练我们,你把我们跟狼关在一个笼子里,你让我们去跟杀过六十七个人,最好的'屠夫'去过招,你把我们送到中东战乱中苦苦求生……在你高明残忍的手段下,我们七个人,只有我和宋良玉幸存下来,被你认可做了你的儿子。”

汪达成冷笑着摇了摇头,像在否认,“焕东,我那么做只是在教你们生存。”

楚焕东忽的站起身,扯开衬衫,露出伤痕累累的壮硕胸脯,漂亮的眼睛睨着汪达成,蔑视性的嗤笑着:“我最佩服你可以把厚颜**做到正大光明!你想教我们生存的本领,为什么不送我们去大学,去做白领精英,偏偏要教我们杀人放火!告诉你,我是喜欢争斗,争斗能带给人最原始的获胜欢快,可这并不意味我喜欢杀人,更讨厌被迫杀人!”

“焕东,抛开你我的恩怨不说,难道你不觉的我让你走的这条路更适合你,让你更快的接近成功吗?”汪达成此时反而没有开始的盛怒了,他慢慢的跟楚焕东交谈着。

其实就连汪达成这种大恶之人都要佩服楚焕东,在短短十多年里,楚焕东发展的速度传奇般夸张,尤其自己五年,他自己成立了公司,真正的成了噩梦的代名词,他的手段与外貌一样惊世骇俗,狠绝毒辣的行事作风,彻底颠覆了以和为贵的生意经,将楚天集团的地位推上商业圈的神坛。

“你让我接近成功?”楚焕东扯开了一个好笑的表情,“你做事缜密斩草除根,你让我活到今天还不是因为掌珠!你在为你的女儿考虑,为你自己考虑!”

“是,我早就知道你野心大,早就想杀你,但因为掌珠我才留你到今天,我想你终归是真心爱掌珠的,我想你为了掌珠终归是会跟我一心的,可你呢,还是背叛了我,就算我再不好,但是我把你从孤儿院里领出来,将你养大,让你有了风光无限的今天,我对你总是有些恩情的吧!”

汪达成看着楚焕东的眼光中满是怨恨,他越说越激动,眼睛都有些发红,似乎恨不能将楚焕东生吞活剥,“你还这么对掌珠,她那么小,那么爱你,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她,你为了逼我出来竟然找人…

楚焕东,你从来没有爱过她吧,你一直在利用她!你这个卑鄙**的小人,就是这样来回报掌珠这些年对你的感情的!!!"

爱!

爱人!

这个世界上有谁不奢望!

曾几何时,他身边也有着最爱他的人,最关心他的人。

向来老辣冷沉的楚焕东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失态,文明的西装,考究的做工,都掩盖不住他此刻身上暴戾如野生动物般的精蛮,"姓汪的,你闭嘴,就你也配说爱,也会讲恩?你以为我会因为你利用我就背叛你吗?

不是的,汪达成,你还记得刘牧川吗?如果你安逸太平的日子过的久了,把刘牧川忘记了,你总归会记得叶子梅吧,那个你心心念念的爱着的女人,总是不会忘记吧?”

汪达成一骇,骤然抬头看向楚焕东,脸色惨白发青,嘴唇哆哆唆唆,很艰难的吐出了几个字,"你……你到底是谁?刘牧川是你什么人?"

从说出刘牧川的名字,楚焕东就觉得眼眶发涩,心里有种压抑的酸楚,为了这个名字,他度过那么漫长的犹如在地狱里挣扎的日子里;为了这个名字,他满身背负,拼搏算计,历尽无数血雨腥风,从来没有人安慰她,没有人理解他;为了这个名字,他要学着坚强,他让自己即使在心头滴血也要隐忍微笑的伪装。

“刘牧川是我的哥哥。”楚焕东死死的看住汪达成,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然记得最后一次哥哥走的时候还对他笑了笑,此时想着那笑容他觉得心疼,胸腔里像被人倒进了热炭,火烧火燎的疼痛。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已经没有家人了,我早就清楚的查过了,他没有家人了!”汪达成僵硬疯狂的晃着头,但看着楚焕东的眼神终是不免颓败。

“你当然自信他没有亲人了,因为他的家人,包括直近亲属一共十三口,都被你用各种手段方式害死了,对了,也有一个幸存者,那就是他的爱人,你后来的妻子——叶子梅!”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