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桑桃陆御庭的小说[她与黑夜]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林间有新绿 2019-08-25 23:19:23

主角叫桑桃陆御庭的小说[她与黑夜]全本免费阅读

《她与黑夜》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她与黑夜 即可阅读全文

《她与黑夜》小说简介

看小说有十年了,《她与黑夜》故事描述的方式与以往同类型的小说有些新的变化眼前一亮,故事也紧凑整体可以值得一看。。经典小说《她与黑夜》是玛丽那个苏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桑桃陆御庭,书中主要讲述了:“什么不同意?”门外,传来一道清冽而熟悉的声音。我看向门口,便看见了一脸为难的前台,“我说了这里在开会,可是陆总非要进来。”总监看见陆御庭,脸上顿时笑成了一朵花,招呼着谢晓雯去招待他。“晓雯啊,你和陆。《她与黑夜》是作者玛丽那个苏所著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她与黑夜》精彩节选:五年前,桑桃在法庭上指认陆家伯父杀人,害的他脑溢血发作,成了植物人。这五年,陆御庭发了疯的一样寻找着她的踪迹,他发誓要找到她,折磨她,羞辱她,让她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

精彩章节试读:

“合同呢?”领导沉着脸问。

“我不知道,我明明放在文件夹里了,早上走的时候,我还检查过的。”我一遍遍的翻找着。

领导生了气,以为我在敷衍他,一把将我手里的文件夹打落在地上,“你拿不下就拿不下,还找什么借口?我看,你是不想在DR干了。”

“不是的,我真的让陆御庭签了,我……”

“领导,您是要这个吗?”身后,谢晓雯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把手里的文件递给了领导。

我眼尖的看到,那就是我昨晚拿回来的合同!

我有些着急,语无伦次的说道:“晓雯,你怎么会拿着我的合同?我刚才还以为不见了。”

“你在说什么啊?桃子,这可是我昨天晚上辛辛苦苦找陆总签约的呢,为了这个,我半夜一点才回到家里,你忘了?赵总监,您可得放我半天假让我好好休息休息。”她撒娇的跟领导说着。

“行,行,你拿下了这个合同,别说只要半天假,就是半个月假,我也给你!”

赵总监满意的接过合同,然后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才离开这边大办公室。

他一走,我便立刻看向晓雯,“你刚才干了什么?”

“我能干什么?”她巧笑嫣然的说:“桑桃,我们来公司都五年了,当初同一批进公司的,现在就剩下了我们两个人,要是再不升职,这辈子就没指望了,我当然得搏一把。”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你所谓的搏一把,就是抢占我的功劳?”

“别把话说的那么难听。”

她走到我身边,一把拽开我的衬衫扣子,“你看,你不也是用了下作手段勾引陆总,才拿到的合同吗?”

“不、我不是……”

她厌恶的松开手,“你以为我真想和你做朋友?不过就是看你踏实能干,还能在我犯错的时候替我求情罢了,现在我拿到了合同,等回到总部,等待我的就是升职,到时候,我就成了你的顶头上司,你要是识趣,就现在收拾包袱滚蛋。”

她说完,和办公室里的其他人说话去了,丝毫没把我放在眼里。

也是。

整个DR,没人知道我的过去,所有人都以为我是名校归国的女高管,光鲜亮丽,前途无量。

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以前做错了一件事,我这一辈子,都求不得那个人的原谅。

因为功劳被抢走,所以我一天的工作都没什么激情,直到晚上下班前,例行开会。

总监特意批评了我。

“你们看看,桑桃也算是公司的老人了,结果呢?拿不到合同不说,还想抢走晓雯的功劳,晓雯啊,你来跟大家说说,是怎么拿下陆氏的合同的?让某人也学着点。”

谢晓雯不好意思的站起来,先向大家介绍了一遍经验,然后说,昨天在酒会见到陆总的时候,陆总似乎对她不一般。

办公室里的气氛立刻变得暧昧起来。

总监轻咳一声,“既然这样,晓雯啊,我们公司和陆氏的合作,就由你全部接手了,至于桑桃,给你打下手当助理好了。”

我知道总监一直不喜欢我,喜欢谢晓雯,因为她人长得甜美,又会说话会撒娇,所以办公室的一半男人,都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下,平常买咖啡带早饭,从没少过她的。

可是,我没想到,总监竟然会这样对我。

我为DR做牛做马五年,好不容易走到区域代表的位置,我怎么甘心去当谢晓雯的助理?

我一把拍在桌子上,站起来,在总监诧异不悦的眼神中,说道:“我不同意。”

《她与黑夜》 第5章 他也曾求过我 免费试读

“什么不同意?”门外,传来一道清冽而熟悉的声音。

我看向门口,便看见了一脸为难的前台,“我说了这里在开会,可是陆总非要进来。”

总监看见陆御庭,脸上顿时笑成了一朵花,招呼着谢晓雯去招待他。

“晓雯啊,你和陆总认识,你们又新签下合同合作,以后要一起工作的地方还多着呢,你去和他多熟悉熟悉。”

陆御庭挑了挑眉,问道:“我和谁签了合同?”

总监疑惑的问道:“不是晓雯吗?”

“我想您搞错了。”陆御庭走到我身边,伸手握住我的手,“我是因为桑桃,才会和DR合作,如果DR不能让桑桃来和我交接工作,我想,我会考虑撤出对DR的投资。”

总监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笑眯眯的看着我,“桑桃啊,你怎么不早说?你要是早说,我刚才会议上就不会批评你了,你看,这……”

“现在说也不晚,是吧?桃桃。”他刻意咬准了后面两个字。

我听的头皮发麻,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他以往只会在最亲密的时候,才叫我桃桃,现在这样叫出来,我反而觉得有种异样的情愫。

我压下心底涌起的那一丝期待。

桑桃,你究竟在期待什么呢?别忘了,你可是让他父亲变成植物人的罪魁祸首。

我闭了闭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次睁开眼睛,便听见陆御庭对总监说,“既然这样,我就要把桑桃借走了,为了日后的合作更方便,最好把她的办公室也搬到陆氏去,这样我看着她,觉得赏心悦目,说不定就会追加对DR的投资了。”

他说着,津津有味的欣赏着我的表情。

我立刻拒绝,“不行。”

可是,这哪里轮得到我做主,总监直接忽略了我的意见,吩咐文员帮我收拾东西。

“好,陆总,您说什么就是什么,不就是让桑桃搬到陆氏去办公嘛?这是好事,好事儿。”

有钱的就是大爷,总监充分的让我认识到了这个道理。

抱着东西,走出DR所在的写字楼,我抬头看着高耸入云的建筑,还有那上面荧光大字写着的‘陆氏集团’,有些恍惚。

五年了。

当年,陆家伯父也就是在这里,被警察带走的吧?我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竟然还会再踏入这里。

对不起。

御庭,我做错了事,我来赎罪了。

我把东西放在陆御庭办公桌旁边的地方,小心地看着他,问道:“我坐在这里,可以吗?”

他没说话,走到我身边,一把将我按在身后的桌子上。

我整个人后背贴着桌子,身体折成一个直角,双手又被他按着,几乎动弹不得。

我再次回忆起了昨夜的恐惧。

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轻微颤抖起来,我带着哭腔求饶,“对不起,陆总,我哪里做错了,您说,我可以改,您不要这样……”

“这样?这样是哪样?”

他掀开我的套裙,抬起我的一只腿,不等我有反应,便狠狠的进入我的身体,“是这样吗?”

我又疼又羞耻,几乎要哭出来,“不要,不要……”

他看着我的眼神越发冰冷,还带着几分嫌恶与厌弃,“桑桃,五年前,你指认我父亲是杀人凶手的时候,我也是这样求你的。”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