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老张杜玲的小说[中医妇科医生]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森林牧歌 2019-09-18 23:33:55

主角叫老张杜玲的小说[中医妇科医生]结局免费阅读

《中医妇科医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中医妇科医生 即可阅读全文

《中医妇科医生》小说简介

《中医妇科医生》情节扣人心眩,故事情节连惯,打斗招式精彩,令读者身临其境,虽然有些啰嗦,但不失体,这是一本长篇都市玄幻故事小说,不是诗篇不用精短!写得非常成功的一本书!。新书推荐,《中医妇科医生》是老光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小说,主角老张杜玲,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19章很有可能是传染病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透,老张就起床带着苏瑶踏上了回家的火车。人都是有思乡之情的,特别是苏瑶这种被迫离开父母身边的小姑娘更是如此,一开始知道老张要送她走还苦着张脸,后面却跟他说起。老张杜玲是小说名字叫《中医妇科医生》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老光棍,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老光棍巧遇年轻女大学生,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吸阳气

这个时候,老张的下面肿胀得要爆了,本来他内.裤就宽松,他那憋了多年的兄弟,真是一柱擎天,从内.裤里跑了出来。

这些年来,老二真是憋得够苦了。老张喘着粗气,心想,今天就让老二好好地开开荤!

此时已经心智都有点迷糊的杜玲,脱掉了内.裤之后,觉得有个粗粗的硬物在下面顶着,但她却不知道是什么。

她低头往下看,却又看不清楚,只能伸手去摸,一摸,就碰到了一个滚烫的东西,而且有跳动的脉搏,她问道:“伯伯啊,这是什么东西啊?怎么这么烫,还这么硬邦邦的?”

被这么柔若无骨的小手一捏,老张整个人的魂都要爽飞。他强压着那熊熊燃烧起来的**,哑着声音道:“我刚刚已经疏通了你乳.房上面的经络了,准备要给你过过阳气,到时候你就好起来了。那硬硬的东西的,是给你过阳气的工具。”

杜玲似懂非懂地点头,可是为什么自己那么想叫?她很想喊出来,但是张伯伯在这里,如果喊出来,他以为弄痛了自己,那也不是很好。

这么想着,杜玲咬着牙,憋着那**声,忍着老张一边揉捏着她的双乳,又叉开双腿,任由那工具在自己两腿之间摩擦。

“等一下工具通阳气进去的时候,会有点痛,你要忍着,否则没有用。如果痛得你想叫,你就叫哈。”

老张色迷迷地看着她,说出来的话没打草稿,就让一愣一愣的杜玲答应了,张伯伯果然是经验老道的医生,否则怎么会知道自己想叫?她抿紧嘴唇,那工具碰到她花园门口的时候,还是很舒服地:“张伯伯,你放心,我会忍住的,我痛叫出来就是了。”

她话音刚落,那火热的工具就顶在了她的花园门口,门口都是水,滑溜溜的,工具转了几圈,然后就捅开了门口,然后就要往里头钻进去。

由于杜玲下面早就有了反应,门口大张,老张的老二轻轻松松就进了半个头。这一顶开,杜玲忍不住就叫了一声。老张假装紧张地问道:“痛吗?”

杜玲哪里好意思承认这奇怪的爽感,她害羞地点点头:“嗯,有点痛。”

“那既然痛了,还要不要继续?”老张坏坏地一笑,头在里面转了转。

“要!要!”生怕他会停下来,杜玲赶紧点了点头,还**了一声。

“乖,痛就叫,忍着啊!”老张微微一笑,他太享受看到女人**的样子了!

这个时候,杜玲的**一沉,那工具进去了一半,撑开了她的花园之地。这**的感觉,让杜玲兴奋得瞳孔都在放大,到底是什么工具这么适合她的下面?

她咬咬牙,一不做二不休,**继续一用力坐了下去,好让那工具彻底填满她空虚的洞穴。

“啊!”她昂起头叫了说一声。看到她主动迎合,老张都疯了,那老二已经被紧紧地包裹着,又紧又爽滑,老张托着她**,道:“小玲啊,我就要给用工具给你打阳气了,还受得住吗?”

杜玲此时再不经人事,也隐隐约约知道老张是在占自己便宜,那洞穴里面根本不是什么工具,而是老张的老二,她身子的第一次已经不保了。

可就算反悔也晚了,谁让自己得了病,需要治疗呢?此时杜玲搂着老张的脖子,羞涩地嘤咛道:“张伯伯,我身体受得住,过阳气的时候,你轻点。”

《中医妇科医生》 第19章 很有可能是传染病 免费试读

第19章很有可能是传染病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透,老张就起床带着苏瑶踏上了回家的火车。

人都是有思乡之情的,特别是苏瑶这种被迫离开父母身边的小姑娘更是如此,一开始知道老张要送她走还苦着张脸,后面却跟他说起了家乡的事情。

说来也巧,老张听她说话,想起小时候家里人曾跟他说过,他们一族以前在那里定居过,不过后来离开了,原因他好像知道,但怎么都想不起来。

努力在脑海中翻找半天无果,他干脆就不再想了,恰好火车也到镇上了。

因为苏瑶老家的小山村距离县城最远,每周只有两班大巴,最近一班也得下周,老张只得叫了辆出租车。

到村口时夕阳挂在天边,两人付钱下了车,脚步飞快的往里走。

刚进村子,老张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种偏远落后的村民一向是晨炊星饭,此时正是做晚饭的时间,但家家户户不但门窗紧闭,烟囱里也不见炊烟升起,多半是出事了。

他往村子四周看了看,就瞧见卫生所的院子里站着不少人,老张脸色一沉,能够惊动这么多人,肯定是村里有人出事了,而且还很严重。

“我们过去看看,你家人应该也在那边。”

苏瑶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心中一慌,几乎是拖着他跑了过去。

“老苏,你闺女回来了。”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了声,苏瑶的父亲扭头看了过来,瞧见两人的瞬间,老实的农村汉子红了眼眶,箭步跑来满脸欣喜的把她抱了满怀。

感受到父亲身上的温暖,苏瑶所有的委屈像有了发泄口,全成了眼泪往下掉,“阿爸,我好想你跟阿妈。”

苏爸全身一僵,喜色荡然无存,连跟离家多日的女儿一同回来的异乡人都没询问,就领着她往里走:“你阿妈她生病了,你进去看看她吧。”

村民自动给两人让出一条路,落在他们身上的目光带着怜悯。

老张眉头一皱,猜测苏瑶阿妈的病多半很严重,他紧跟进去,果然在屋子里的床上躺着个脸色蜡黄、骨瘦如柴的女人。

她的情况很不好,**声断断续续,下身的那滩带着些红黑的黄水散发出阵阵恶臭,苏瑶扑过去晃动她的身体时,她也没多大反应,只是转了转眼睛。

村医拿着药出来看到屋子里多了好几人,立马就冷下脸赶人:“出去,谁让你们进来的,这很有可能是传染病!”

“会传染这可不得了,为了全村的安全得把人抬出去烧了。”一个二十多岁,贼眉鼠眼的年轻人振声高喝着。

“**,你说什么,我老婆还没死呢!”苏爸噌的上前,揪住他的衣领,赤红着眼睛看着他。

传染病在山区一直是人们避讳不已的疾病,就算只是有可能,也足够令他们闻之色变。

村民们讨论了阵,将村长推出来劝说:“金安啊,叔知道你跟徐萍感情好,可我们不能拿全村人的命开玩笑,再说了这样做徐萍也能减少些痛苦,你说是吧?”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