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江漓月霍言深的小说[归还世界给你]最新章节

编辑:风与蓝天 2019-09-23 23:33:45

主角叫江漓月霍言深的小说[归还世界给你]最新章节

《归还世界给你》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归还世界给你 即可阅读全文

《归还世界给你》小说简介

《归还世界给你》写的很不错,不管那些黑作者如何说,小说吗,本来就是如此,黑坐着的全都是看作者写的好,自己整不出来,嫉妒心太强。经典小说《归还世界给你》是颜夕所编写的都市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江漓月霍言深,内容主要讲述:“真是讽刺,江漓月竟然会爱上你这种狼心狗肺的男人!”看着霍言深怀疑的神情,楚勒心中更是为江漓月感到不值。不过仗着她爱他,就如此肆无忌惮的误会她,伤害她,这样的男人,到底有什么魅力,值得漓月不惜生命危险。精品小说《归还世界给你》由颜夕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江漓月霍言深,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江漓月一直都以为,她是霍言深心尖的一根刺,他是爱她的,无论他有多恨她可直到濒临死亡的那一刻,她才明白,这个男人的真心,早就在这三年的纠缠中,消耗殆尽,化作了恨意“霍言深,爱你太累了,我把我的命给你,你

精彩章节试读:

“对!我不配!”眼泪不住的顺着江漓月的眼角往下淌,她看着他,面无表情的开口:“我都知道,是我为了你的身份榜上了你,是我豪门梦碎之后害了你母亲,我欠你一条命,还欠你一笔债,我是你花钱买回去的工具,我应该顺从于你听,不能出现任何意外,只能二十四小时待命候着你,你想要我承认的,我全部都承认,这样总行了吧?”

过去,江漓月什么都不肯承认,一直都叫着冤枉,可是这一次,她如此的平静,霍言深一时间有些词穷了。

别过脸去不想面对她的视线,他咬牙切齿的低吼:“江漓月,你别以为这样装模作样我就能放过你,我不会放过你,绝不会!”

“那就来吧!”她唇角滑过一抹自嘲,平静的闭上了眼睛,喃喃自语:“霍言深,你恨了我这么久,折磨我这么久,也该结束了!我什么都承认了,你给我个痛快,让这一切恩怨到此为止,行吗?”

她眼眸始终紧闭着,怕自己会心痛,直到放弃生命的这一刻,她都还没出息的爱着他,可是,这份爱却无法再坚持下去了。

眼前的女人,满满的求死的决心,霍言深的心又开始烦躁了起来。

凭什么?

自己等了一夜,她披着男人的衣服回来,凭什么还理直气壮的逼自己下手?

难道以为这样自己就会心软吗?

不,她想死,没这么简单!

他要让她生不如死才算数!

思及此处,霍言深眸子里滑过一抹厉色:“想死?太便宜你了!”

江漓月心中警铃大作:“你到底想怎么样?”

霍言深握住她下巴的手骤然松开,嘴角浮着残忍的笑容:“我想干什么,你很快就知道了。”

三天后,霍言深和江新月盛大的订婚礼,在海市最豪华的大酒店举行。

当着众人的面,霍言深温柔极了,他单膝下跪,深情的亲吻着江新月的手背:“新月,我爱你,这一辈子我都会好好的保护你,照顾你,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江漓月嘴唇在不断的颤抖,她忽然想起当初霍言深表白的时候,十年过去,曾经的誓言还言犹在耳,他想要的新娘却换了别人。

她不得不承认,霍言深太了解她,永远都知道刀子戳在她什么地方才更痛,他跟江新月订婚,她的确比死了都还难受。

禁不住的嘴里发苦,小口的抿着酒想将苦涩压下去,没想身体里却跟万千只蚂蚁在噬咬似的痒了起来。

她明白自己可能中招了,恍惚着想去洗把冷水脸清醒一下,却被陌生男人拖到一个黑房间里。

她挣扎着,男人却捂住她的嘴,兴奋的覆盖着她,臭烘烘的嘴凑了过来。

江漓月咬着舌尖迫使自己清醒一点,尖叫:“你是谁?你快放开我!”

男人没有回答,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半分停滞,江漓月拼命蜷缩着……

《归还世界给你》 第16章 我真是该死! 免费试读

“真是讽刺,江漓月竟然会爱上你这种狼心狗肺的男人!”看着霍言深怀疑的神情,楚勒心中更是为江漓月感到不值。

不过仗着她爱他,就如此肆无忌惮的误会她,伤害她,这样的男人,到底有什么魅力,值得漓月不惜生命危险去相救?

看着楚勒如此愤愤的模样,霍言深意识到自己似乎误会了什么,忍不住焦急地咆哮道:“你们俩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

“你还问我?漓月爱了你十年,是不是真心的,你自己应该感受得到。”楚勒冷笑一声,鄙夷道:“可惜她看错了人,你到如今都还在怀疑她的清白,霍言深,你真让人感到恶心!”

“不,不可能……”听到这句解释,霍言深如遭电击,脑子里轰隆作响,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原来,江漓月从来就没有跟楚勒在一起过?

这是真的吗?

是,一定是真的!

那自己呢?岂不是从头到尾都在误会她?

原来,他的那些汹涌的躁动的情绪,不是别的,而是嫉妒。

一想到江漓月还躺在手术台上生死未卜,霍言深血肉的拳头痛苦的锤着墙,后悔至极:“漓月,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

是他错了,错怪了一个如此深爱他的女人!

她对他那么好,可他竟然不曾给过她一点信任,和解释的机会。

内疚之下,霍言深手上力道加剧,拳头上很快就血肉模糊:“我真是该死!”

“你现在装模作样有什么用?你最好祈祷漓月没有什么事,否则哪怕是死,我也要为漓月讨回公道!”

楚勒无情的嘲讽道,一句又一句的话,像刀子一样扎着霍言深的心,可偏偏他一句反驳的言语都没有。

他目光恍惚地看向手术室的门,像是被抽空了灵魂的躯壳一般,楚勒原本有无数的怒火,可看着他如今的姿态,缺什么都没说出来,只冷笑的哼了哼。

“都已经有未婚妻的人了!何必惺惺作态?”

未婚妻?

霍言深愣了愣,暗暗的握紧拳头,目光死死地盯着门口,脑子里放空着……

看清了漓月的心,也看清了自己的心,无论如何,他也是无法放下漓月不管去和江新月结婚的。

何况他本来就不爱她,同意娶她也只是在冲动之下的报复……

正想着,却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沉默的气氛。

“儿子!”略显苍老的女声响起,霍言深回头,却见霍母在江新月的搀扶下走了过来,指责道:“你守在那女人的手术室门口干什么,也不嫌晦气!走,跟我回家!”

“妈!”目光落在身旁的江新月身上,思及刚刚她的阻拦,霍言深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是你把我妈带过来干什么?”

“言深,我只是……”江新月有些慌张,她只是危机感而已,她才不得不把霍母给带了过来,希望借着霍母的威势稳定自己的地位。

见她沉默,霍言深脸色彻底沉了下去,满脸不耐:“若我早知道你是这么个不省心的,我一定不会同意娶你。”

“言深!”江新月急了,生怕惹怒霍言深,着急的辩解着说:“伯母只是担心才过来看看,你别误会伯母的意思啊。”

“不用解释了!”霍言深揉了揉发痛的眉心,惆怅的扬眉道:“我们不合适,所以……”

“所以怎样?难道你还想娶江漓月那个狐狸精不成?”霍母冷着脸打断了霍言深,吼道:“如果不是我逼着小月带我来找你,你是不是就要被江漓月这个狐狸精勾走了?”

“妈,我没有,漓月没你想得那么坏,如果不是她救了我…”

“我不管你怎么解释,总之,你别想跟江漓月这个贱人在一起!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妈的话,那就立刻跟小月结婚,否则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儿子!”

“为什么?”霍言深感到有些暴躁,看着霸道至极的霍母,还有满脸无辜的江新月,前所未有的反感。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