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钻石暗婚之温宠入骨]免费阅读 主角叫傅夜七沐寒声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风与蓝天 2019-02-11 20:41:32

[钻石暗婚之温宠入骨]免费阅读 主角叫傅夜七沐寒声的小说免费阅读

《钻石暗婚之温宠入骨》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钻石暗婚之温宠入骨 即可阅读全文

《钻石暗婚之温宠入骨》小说简介

《钻石暗婚之温宠入骨》剧情跌宕起伏,主人公有情有义,节奏爽快,热血澎湃,读起来让人爱不释手,看完一章,忍不住又想看下一章,更新也很稳定,期待后面的故事更加。火爆新书《钻石暗婚之温宠入骨》是九九公子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傅夜七沐寒声,内容主要讲述:“习惯了,没事。”刚被放下,她轻飘的说了一句。的确也早就习惯了忍受疼痛疾苦。沐寒声抿唇不语,把她放床上去倒了杯水,转过头却见她挪到了床边,峻脸瞬间冷了不少:“干什么?”因他过于森寒的嗓音,夜七抬头看了。经典小说《钻石暗婚之温宠入骨》是九九公子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主角傅夜七沐寒声,内容主要讲述:这一年,世族沐家之沐老夫人亲自提亲,点名要孙媳妇:傅夜七。结婚2年,因为丈夫不肯归国,夫妻一共见过1次,直到第3个结婚纪念日。他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妻子竟国色天香,但……“给自己丈夫下药?”他鹰眸一眯,

精彩章节试读:

“习惯了,没事。”刚被放下,她轻飘的说了一句。的确也早就习惯了忍受疼痛疾苦。

沐寒声抿唇不语,把她放床上去倒了杯水,转过头却见她挪到了床边,峻脸瞬间冷了不少:“干什么?”

因他过于森寒的嗓音,夜七抬头看了他,发觉他眼底淡淡的不耐,是觉得她很麻烦吗?

她本不想这样,三年了,她努力调养身子,人前从不显示自己的弱态,这一晚,是个意外。

转开视线,她抿了抿唇,才道:“抽屉里有药。”

沐寒声见她低了眉,以为她还难受,快步去抽屉里拿了几盒药,却皱了皱眉:“哪一个?”

“绿色那盒。”夜七虚弱的一句。

可那药还没拆封,显然,她从未吃过,那么今晚,是因为他递给她的那杯酒?沐寒声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脸色又沉了沉。

“不会喝酒,为什么不说?”他又一次沉闷的开口,拧眉盯着她。

他温和起来是迷人,可是冷下脸也很吓人,夜七竟只得装作淡然的接过药,揭了两粒咽下去,这才淡淡的说了一句:“当着那么多人,驳了你,不太好。”

“倒宁愿让自己苦不堪言?”他语速很快的接了过去。

说到底,还是她把他当做外人,否则,她在政界这么几年,滴酒不沾是怎么做到的?能开口让苏曜代喝,偏偏和他开不了口?

又是苏曜……他终归抿唇转身出了卧室,头都没回。

夜七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这么生气,她不愿麻烦他,不该是好事么?他应该是个怕被她麻烦的人,否则,何故在国外避而不见三年?

出了卧室的沐寒声便是冷着脸下了楼,到了餐厅,见帧姨一脸的担忧。

田帧刚才就听到了呕吐,收拾完卫生间,这会儿厨房正在炖汤,见他下来,才担心的问:“太太喝酒了?”

沐寒声抿唇,面色依旧深沉,问:“你也知道她不能喝酒?”

田帧点头:“太太的胃受不得半点**,婚礼那天,她就喝了口喜酒,在医院整整躺了一周,进食就吐,看着就让人心疼,老夫人在太太床前守了一周,之后还不放心,才把我遣到这儿,悉心照料太太起居。”

这些事,沐家上下都知道,唯独他不知道是么?沐寒声眉目紧了紧。

只听田帧叹了口气:“太太也是个可怜人,从锦衣玉食,一下子流落成乞,听说她丢失的第二年,有人见过她在街头瑟瑟发抖,食不果腹,零下的温度,却衣衫褴褛,之后再也没见过她,谁又知道她受了多少苦?”

田帧自己说着,心疼的叹息,想象不出,娇贵的千金之躯,要受多少磨难,以致那么柔弱飘零。

“滴滴……”两声从厨房传来,提示炖汤好了,田帧咽下后话,还是转身进了厨房。

沐寒声立在原地,久久未动,想她清冷的小脸背后,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痛苦?重回豪门,说得轻巧,却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大起大落,她一个女人,要撑过来谈何容易?

想到她手腕那道明显的疤痕,浓眉紧了紧,淡淡的心疼。

没一会儿,田帧端了一碗爵士汤出来,见他还站在那儿,便把汤递了过去:“这是太太最喜欢的爵士汤,每餐必喝,护胃养身。”

沐寒声接过,脚步没动,冷不丁的问了一句:“她平时滴酒不沾?”

田帧点头,一时没想太多,只道:“太太平常应酬极少,即便去了,大多有苏先生在……”说到这里,她才觉悟的停住,又只得补充一句:“苏先生比较照顾太太。”

他猜到了的,只还是问了。听完却不发一言的转身上楼。

田帧在背后咬了咬舌头,怪自己一时没遮拦,先生别误会才好。

《钻石暗婚之温宠入骨》 第7章 她平时滴酒不沾 免费试读

“习惯了,没事。”刚被放下,她轻飘的说了一句。的确也早就习惯了忍受疼痛疾苦。

沐寒声抿唇不语,把她放床上去倒了杯水,转过头却见她挪到了床边,峻脸瞬间冷了不少:“干什么?”

因他过于森寒的嗓音,夜七抬头看了他,发觉他眼底淡淡的不耐,是觉得她很麻烦吗?

她本不想这样,三年了,她努力调养身子,人前从不显示自己的弱态,这一晚,是个意外。

转开视线,她抿了抿唇,才道:“抽屉里有药。”

沐寒声见她低了眉,以为她还难受,快步去抽屉里拿了几盒药,却皱了皱眉:“哪一个?”

“绿色那盒。”夜七虚弱的一句。

可那药还没拆封,显然,她从未吃过,那么今晚,是因为他递给她的那杯酒?沐寒声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脸色又沉了沉。

“不会喝酒,为什么不说?”他又一次沉闷的开口,拧眉盯着她。

他温和起来是迷人,可是冷下脸也很吓人,夜七竟只得装作淡然的接过药,揭了两粒咽下去,这才淡淡的说了一句:“当着那么多人,驳了你,不太好。”

“倒宁愿让自己苦不堪言?”他语速很快的接了过去。

说到底,还是她把他当做外人,否则,她在政界这么几年,滴酒不沾是怎么做到的?能开口让苏曜代喝,偏偏和他开不了口?

又是苏曜……他终归抿唇转身出了卧室,头都没回。

夜七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这么生气,她不愿麻烦他,不该是好事么?他应该是个怕被她麻烦的人,否则,何故在国外避而不见三年?

出了卧室的沐寒声便是冷着脸下了楼,到了餐厅,见帧姨一脸的担忧。

田帧刚才就听到了呕吐,收拾完卫生间,这会儿厨房正在炖汤,见他下来,才担心的问:“太太喝酒了?”

沐寒声抿唇,面色依旧深沉,问:“你也知道她不能喝酒?”

田帧点头:“太太的胃受不得半点**,婚礼那天,她就喝了口喜酒,在医院整整躺了一周,进食就吐,看着就让人心疼,老夫人在太太床前守了一周,之后还不放心,才把我遣到这儿,悉心照料太太起居。”

这些事,沐家上下都知道,唯独他不知道是么?沐寒声眉目紧了紧。

只听田帧叹了口气:“太太也是个可怜人,从锦衣玉食,一下子流落成乞,听说她丢失的第二年,有人见过她在街头瑟瑟发抖,食不果腹,零下的温度,却衣衫褴褛,之后再也没见过她,谁又知道她受了多少苦?”

田帧自己说着,心疼的叹息,想象不出,娇贵的千金之躯,要受多少磨难,以致那么柔弱飘零。

“滴滴……”两声从厨房传来,提示炖汤好了,田帧咽下后话,还是转身进了厨房。

沐寒声立在原地,久久未动,想她清冷的小脸背后,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痛苦?重回豪门,说得轻巧,却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大起大落,她一个女人,要撑过来谈何容易?

想到她手腕那道明显的疤痕,浓眉紧了紧,淡淡的心疼。

没一会儿,田帧端了一碗爵士汤出来,见他还站在那儿,便把汤递了过去:“这是太太最喜欢的爵士汤,每餐必喝,护胃养身。”

沐寒声接过,脚步没动,冷不丁的问了一句:“她平时滴酒不沾?”

田帧点头,一时没想太多,只道:“太太平常应酬极少,即便去了,大多有苏先生在……”说到这里,她才觉悟的停住,又只得补充一句:“苏先生比较照顾太太。”

他猜到了的,只还是问了。听完却不发一言的转身上楼。

田帧在背后咬了咬舌头,怪自己一时没遮拦,先生别误会才好。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