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陌路不相识]免费试读 主角叫安年莫无言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聚橙为海 2019-02-11 22:41:16

[陌路不相识]免费试读 主角叫安年莫无言的小说免费试读

《陌路不相识》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陌路不相识 即可阅读全文

《陌路不相识》小说简介

浮出水面露个脸表示支持,作者君继续努力加油,继续潜水,默默的支持。主人公叫安年莫无言的书名叫《陌路不相识》,本小说的作者是澄澄创作的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莫无言稍稍一怔,继而勾起了唇角,“所以你先是连命都不要的拦下我的车,接着死乞白赖的上车,原来这才是你的最终目的?”“是!”安年不卑不亢,眉眼间闪过一丝玩味。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长得很好看,很好看。“你。热门小说《陌路不相识》由澄澄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安年莫无言,内容主要讲述:幼年时遭绑架,她为他所救,却错把渣男当恩人,倾尽深情;十八岁婚礼之际,她被未婚夫背叛、失去家族继承权还有至亲,成为安家的弃儿,臭名远播。而这一切,都是亲生妹妹所为!

精彩章节试读:

次日清晨

北海城内的新闻、杂志、报纸头条纷纷刊登昨晚的重大事故。

笔杆下生花的作者借机在这件事情上大做文章,拍着安年纠缠莫无言的片段照片,写着让人震惊而忍不住想驻足的噱头标题。

尽管后来大家都看见安年‘认错人’,但没人放过这次争相报道的机会。

那可是莫无言!有他的一条花边新闻,无论真假与否,都赚足了瘾。

偌大的私人别墅里,安雅不停的捶打手中的兔子玩偶,时而愤怒,时而表情张扬。

“啊啊啊啊啊!该死该死该死!安年,我恨死你了!!”

精致的脸蛋因为愤怒嫉妒扭曲在一起,一双秀眉颦蹙成一团,看着着实难受。

也不怪乎她会有如此反应,昨天是她的订婚典礼,这个女人出现了不说,还想办法回了家,顺带着还将她的大婚头条夺走。现在大家都知道堂堂莫氏集团总裁莫无言,竟然和安年是这么一层关系。

可恶!一直打探精神病院消息的时候,从来都没有人和她说过安年竟然和莫无言认识,还是这么一层关系。

“喂,你再揪下去,你的兔子可就要吐血而死了。”

下楼倒果汁的安年看见安雅这一幕,眼睛轻飘飘的往桌子上一撇,报纸上她穿着病号服拉着莫无言的袖子,看起来无比的亲昵,一双眼睛含着水汪汪的泪珠。嗯......看来她的演技倒是挺好的,那三年不是白待的。

“跟你有什么关系安年?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昨天竟然闹了这么一出,得罪了莫无言我看你怎么办!”

安雅龇牙咧嘴的看着她,不带一丝善意的语气回敬她。

“我怎么样不需要你操心,只是很想问你,我用过的东西,你用起来还顺手吗?”

安年一边倒果汁,轻佻的抬起一只眉毛,眼神轻蔑带着嘲讽的看着安雅,她知道什么意思的。

关于沈译还有她的婚纱,还有,本该属于她的人生,但现在她不需要那样的未婚夫了,自然......原定的人生轨迹,自然也不想要。

“东西?呵呵,安年,这个家所有的都是我的你觉得什么是你用过的?而且,沈译他是我的未婚夫,不是东西!”

安雅声音抬高几度,气愤的看着安年,面前的女子云淡风轻,仿佛她在对着空气生气,她一脸的波澜不惊,映衬下反而显得自己无比的狼狈。

“雅雅!你在干什么?怎么可以和姐姐这么说话?”

安晟天下楼看见安雅这么不礼貌的同安年怒吼,心下一沉,开口呵斥。

“爸......爸爸。”

安雅有些委屈,她从昨天就一直在受委屈,安年一来什么都被夺走了,现在,爸爸竟然向着她,他多年来一直都舍不得凶自己,现在却为了突然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女儿而凶自己。

眼、一点点的凝结成水雾,从眼圈泛红,到形成珍珠般大小的水珠,似乎只需要一秒。

“爸爸,你怎么下来啦?”

看见安雅的反应,安年果断的跑上去,欢快的搂着他的手臂,抬头望着他嗲嗲撒娇,余光瞥见,安雅将即将掉落的泪珠硬生生的憋回去,她嘴角流出一抹微笑。

装可爱嘛!谁不会?

“呵呵,我们的小年竟然长这么大了!昨天你没休息好,我也就没问,你和莫无言似乎认识?关系怎么样啊?”

安晟天有些讨好的问安年,语气里、眼神里,充满打探和考究,想从她那儿挖出有用的情报。

或许在三年前,安年会无所顾忌的全盘托出,可她没有;在精神病院的三年,她不是一个傻子,所以这些人情世故她清楚得很。

“以前是有见过几次啦!这次还是无言带我来的呢!不过他让我在大家面前演一出戏,好让那些一心想要攀权搭贵的人离他远点,所以想出了这一招。我当年因为妈妈突然离世,所以心情受到很大的挫折,有点精神恍惚,无言在遇到我的时候,发现我已经好了,所以也就放心的带我去妹妹的订婚典礼。爸爸你看,我没有在闹的对吧?我昨天其实什么都没干,无言让我帮他一个忙,才有了外面的新闻。”

安年一口一个‘无言’,叫的无比的亲热,仿佛两人是很熟络的朋友,认识了很久一般。

暗暗忍下强磨牙的冲动,她念起男人的名字,脸上带着自豪与小女子的娇羞。虽然对女孩子家家的心事不了解,但在商界摸爬滚打多年,这点意思还是明白的,看来两人真是好朋友、或者更深层次的关系。

“那就好,小年啊,你是不知道,你不在的这三年,爸爸是真的想你啊!幸亏你平安的回来了,好了就好,好了就好,之后你是我安晟天的千金,看谁敢放肆。”

机灵的安晟天第一时间站好位置,甭管她是说真的还是在说谎,以后可以慢慢考究,人情还是要做足的;私心来讲,他的确有些想念这个女儿,当初不是她一意孤行,也就不会......

安年忍着恶心借机包住安晟天,一脸单纯的看着安雅,她现在脸和鼻子已经气歪,安年能够感觉到她头顶有火焰在蹭蹭蹭往上涨,心中不屑的一笑。

这就受不了了吗?才刚刚开始就受不了,以后可怎么打这场持久战?

错过的三年,本应该在大学接受良好的教育,不得不休学‘养病’,现在她回来了,却发现已经回不去了。

即便是她很想很想再继续学业,但已经耽误下的课程、要重新捡起来学起,这个时间就需要近六年的时间。

可是她来不及了。

她一直都怀疑母亲的死是一场蓄谋已久的一意外,母亲刚离开没多久王玉兰和安雅就被接回来,再很快她就被鉴定为“精神病患者”,以很快的速度被送往医院,尽管没有病还是接受了非人的待遇。

她曾经躺在床上清醒时无数次想是为了什么,后来明白了。

为了母亲的公司,现在的安氏集团。她们的目的,是一整个企业。

而那个企业,凝聚了几代人的心血,不能那么轻易的被人夺去。

《陌路不相识》 第二章 你想试试吗 免费试读

莫无言稍稍一怔,继而勾起了唇角,“所以你先是连命都不要的拦下我的车,接着死乞白赖的上车,原来这才是你的最终目的?”

“是!”安年不卑不亢,眉眼间闪过一丝玩味。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长得很好看,很好看。

“你……太平!”

莫无言饶有兴致的打量了安年一眼,目光扫过其胸前,不可避免的露出了鄙夷的神色来。

安年闻言,不仅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毫不避讳的当着莫无言的面,扒掉了自己身上的病服。

雪白的肌肤裸露出来,颈间锁骨清晰而性感。

“我的胸虽然小了点,可是不代表没有!”

言语间带着些赌气的味道,再看安年,竟是刻意的挺了挺胸,像是要对莫无言证明,自己其实是有的。

莫无言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看着安年,心里忽的像是有千万只虫子在爬一般,痒痒的。

“怎么样?”

安年笃定,眼前的男人,必定受不了自己如此的诱惑。

哪怕是在精神病院里呆了三年,安年对自己的魅力仍是丝毫都不怀疑。

果真,莫无言深邃的眸子里顷刻间闪出了异样的光来,唇角依旧上扬,勾起了一抹似有若无的笑,狡黠而邪魅。

接着,安年便见莫无言一点点的凑过来,眼里柔情似水。

眼见莫无言的左手就要触碰到自己的脸颊,眼见他那如巧匠雕琢般的脸在一点点的放大,唇瓣甚至就要碰到自己的嘴唇……刹那间,安年的心跳急剧加速。

谁料“咔”的一声轻响,车门打开,随即一阵冷风袭来,安年不禁一个战栗。

他这是要做什么?

莫无言唇边的弧度更甚,温润的唇紧贴着安年的右耳,“我对你……没兴趣,哪怕是你脱光了站在我面前。”

言语低沉,充斥着男性特有的荷尔蒙气息,撩拨的安年心生荡漾。

安年正想伸出玉璧攀住莫无言的脖子,只是还没来得及伸出手,整个身子就被莫无言一把推了出去。

夜凉如水,安年赤裸上身,偏偏盛世皇城外,多的是深夜进出寻欢的人。

此番无一不朝着安年投来异样的目光,也有指指点点骂安年不检点的,为了勾搭男人,简直连廉耻都丢了。

一时间,安年窘迫的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双手抱胸,也顾不得他人的议论。

“你……”

“如果你今天拦下的是别人的车,或许你现在已经得偿所愿,可惜,你遇见的是我。”

莫无言的话,生冷若冰霜。

“砰!”车门被关上。

“你给我衣服!”安年又气又恼,却无可奈何,看来,自己是低估了这个男人的定力。

莫无言摇下车窗,将安年的病服从车里扔了出来。

安年赶忙接过衣服穿上,而黑色跑车却已扬长而去,溅起的水花尽数浇在安年的身上,污泥满身。

安年泄气的看了一眼脏兮兮的自己,原本想要借着这个男人的力量回安家,现下看来,似乎不行了。

哼,来日方长,总会有再见的时候。

迷人的夜色中,安年轻轻勾起了唇角,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来,而她手中,正握着从莫无言口袋里偷来的请柬。

翌日清晨。

一夜的雨之后,北海城好似洗尽铅华一般,连空气都变得清新了不少。正值盛夏木棉花开,血红色的花瓣,被夜间的雨打落满地。

盛世皇城,豪华的大厅里,正举行着一场看似温馨浪漫的订婚典礼。

安雅一身白色及地婚纱,曼妙的身姿婀娜可人,精致如洋娃娃一般的面庞上,洋溢着幸福。而她身旁的男人,正是今日的新郎沈泽,他穿着黑色燕尾服,颈间别着红色领结,俊秀干净的脸上挂着得体的笑。

二人在招待着到场的宾客,却时不时地往四周张望着,好似在等什么很重要的人一般。

终于,安雅有些不耐烦了,小心的附在沈泽耳边低声问道:“沈泽,莫少今天真的会来吗?”

莫无言,北海城的第一帝少,无人不知的天之骄子。

无奈他平日里为人低调,鲜少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更别说是如此盛大的订婚宴了。

尽管此前安沈两家都对莫无言发出了盛情的邀请,希望他能够来参加安雅和沈泽的订婚宴,但是没有人能够保证,他一定会来。

“我们再等等,说不定会来呢!再怎么说,我们家也与莫家是远亲。”

沈泽笑着,一如既往温和而美好,而安雅的焦躁不安,都很快的化在了沈泽的这种美好里。

酒店外。

花团锦簇,一路都是贺喜的花篮顺着红毯延伸到了几米之外,好不喜庆!

安年仍是昨夜的那一身病服,灼灼的目光,落在了花篮的贺词上。

恭祝沈氏少爷沈泽与安家千金安雅订婚之喜。

十三岁那年,安年被绑架。在差点失去清白的时候,她听到了一个男孩的声音,他告诉她说,他会救她出去!

而他真的如约将她从绑匪的魔爪中救了出来。

待到她醒来,便见了沈泽那张如阳光般温暖的脸庞,那么干净,那么温婉,那么美好。

尽管彼时的安年,身着褴褛,单薄的衣服被撕扯成片,满身是伤。

谁能知道,这场绑架的安排者,竟然是自己的亲妹妹,安雅!

而沈泽,为了自己手中的继承权,贪恋安家的权势,才和自己在一起,成了安年的未婚夫。

从那以后,沈泽就常伴安年左右,直到订婚前夜与安雅滚上床。

好一对璧人!

好一对贱人!

沈泽,安雅,相信我的到来,会是给你们最好的订婚礼!

安年并没有要进去的意思,只是不时地回头在车水马龙的人潮中找寻着,可惜,并没有看见昨夜的那辆迈巴赫。已经在这门口等了一早上,始终都没有见着他人来,莫不是……他找不到婚宴的请柬,就不来了?

那得多没劲啊!

心思及此,安年缓缓的拿出了那张请柬来,镶金边的卡片,在阳光的照射下,金灿灿的格外亮眼。

也是在此时,安年耳边响起了一阵低沉富有磁性的男声。

“我只当你不要脸,原来你连人格都不要,偷人家东西?”

不用抬头,安年也知道说话的是谁了!心下立时一阵窃喜。

“我一神经病,还管什么是人格?”

安年倏地转头,她从来不介意跟人透露自己的精神病史,反正如今的自己在外人看来,不过是个有过精神病史的病人罢了。

莫无言未曾料到安年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语塞,气势却不减半分,“可以把东西还给我么?”

安年故作沉思状,顿了片刻之后,对着莫无言道,“当然可以,但是……”

“嗯哼?”

“我能不能等从里边出来了之后再还给你?或者你跟我一起进去?”

在两个选择中,安年自然是倾向于后者的,尽管选择权不在自己手上。

这个男人的眼神,讳莫如深,宛若雕刻一般的脸庞,时常看不出半点表情。也是因为如此,昨夜在男人靠近自己的时候,安年本想着能不能从他的口袋中找出些钱来,不想没摸着钱包,只找出来一张请柬。

竟然是安雅和沈泽的请柬!这很好!非常好!

“怎么样?我知道身份高贵如你,定然不会在意这么一张小卡片的,你说是不是?”

没等莫无言开口说话,安年便迫不及待的追问,一脸的谄媚,颇有一种耍赖皮的架势。

莫无言浅浅一笑,随即迅速地钳住了安年的手腕,稍一用力,安年吃痛不已,不得不松开了捏着请柬的手。

很快,莫无言用另一只手接住了请柬,以安年未曾反应的速度。

“你……你是不是个男人?”

安年急了,要知道,没了请柬,可怎么进入婚宴场?

“我是不是个男人?你想试试吗?”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