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傻妃撩人:邪王求放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蓝夙月凤祭时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柚子味的诗 2019-02-11 23:05:32

[傻妃撩人:邪王求放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蓝夙月凤祭时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傻妃撩人:邪王求放过》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傻妃撩人:邪王求放过 即可阅读全文

《傻妃撩人:邪王求放过》小说简介

《傻妃撩人:邪王求放过》平淡中带点不凡,每一个故事中都会有一个感悟,作者真的有才。。小说主人公是蓝夙月的小说叫《傻妃撩人:邪王求放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东泽长宫主*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以凤祭时冷冰冰的性子,说出这样肉麻的话,她都怀疑他是不是真的看上蓝夙月了。重新挤出一抹笑容,“真是好事一桩呢,王爷的身子一向不太好,如今可有了起色吗?”蓝夙月雀跃地说,“王爷说了,一年以后我们就可以抱。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傻妃撩人:邪王求放过》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东泽长宫主*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论死她奇葩:瞌睡头一点把针筒扎入静脉,再一点挤压一管空气进去,她就这样挂了。论穿越她可悲:穿到一个药人身上,才知道自己的使命是嫁给某邪王行房治病,睁开眼睛就被扒衣服。论遭遇她抓狂:外有虚伪白莲花母女算计,内有娇柔菟丝花想要争夺她的位置,太后皇后通通要她死。最要命的,还有一个罗刹王,变着花样折磨她,洗衣扫地抄诗书,穿越为奴隶,满腹心酸向谁诉?不服苍天不信命,逆天改命她在行。

精彩章节试读:

“一群废物,给我拦住她!”沈氏气得牙痒痒,本来她想用项链威胁蓝夙月,没想到反而被她抢了去,刚才蓝夙月的力气竟让她也难以抵挡,再看到几个人都无缘无故倒了下来,她心头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嬷嬷和婢女跟了上去,蓝夙月攥紧了项链不断跑,直转到另一个大院子,凤祭时正和蓝长耀走进去,她将心一横,一头扎进凤祭时的怀中,伸手抱住他的腰。

“王爷,救我……”

凤祭时腰间微微一痒,低头只见蓝夙月的手抓着他腰间的衣服,小脸依偎着他的胸膛,乌黑的眸子里盛着恐惧,男人的脸上一时晦暗莫测。

“发生什么事了?”

抬眼,最后目光定格在跟上来的沈氏脸上。

沈氏看到凤祭时那双幽深慑人的眸子,脸上的阴冷凶相立刻转变成笑容,“王爷,王妃胡乱在园子里头跑动,臣妾怕她出事,才让这么多人追她,没想到反而吓到了王妃。”

蓝夙月,“是母亲要抢我的玉石项链。”

她的手举起来,手指紧紧地攥着那一条项链。

凤祭时将项链拿起来,这不过是一条普通的玉石项链,而且戴了多年,有磨损的迹象,沈氏如果动了心思,说明这项链背后一定隐藏着不可说的秘密。

蓝长耀也认出了项链,是原配冯氏曾经的所有物,心头不由得有些恻然,皱着眉头看向沈氏,“王妃所言,可是真的?”

他自知对不起冯氏,既然她已经逝世,他只希望她魂灵安宁,没想到眼前会闹出抢夺遗物这一出,再加上凤祭时在场,他感到面上快要挂不住了,方才蓝婉依丢尽了世阳公府的脸,他好说歹说才把凤祭时劝留下来,如果还要出事,他今后还怎么面对刹王?

沈氏被这么几双逼人的眼睛盯着,浑身不自在,讪讪道,“王爷,老爷,王妃神志本来就不清楚,她的话不足以为信呀,我不过是担心王妃磕着碰着了,谁知会产生这样的误会呢?”

蓝夙月知道不会有人信她,不过没关系,让沈氏的目的无法得逞,就足够了。

“本王信。”

冷不防地,头顶上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蓝夙月讶然抬头,没有料到凤祭时会这样说。

他顺手,把项链戴在她的脖子上,动作轻柔优雅,却不带一丝感情,身上隐隐散发出冷寒的气息,让周遭的空气一下子降了好几度温。

不过是短短三个字,就包含了太多意味。

就算他不喜蓝夙月,可蓝夙月毕竟是他的王妃,不是谁都可以捉弄和亵渎的,而且,他的结论就是真相。

沈氏心一悸,眼里浮起恐惧之色,膝盖一软,立刻跪了下来,“王爷,臣妇知错了,臣妇再也不敢了,臣妇不过是……”

凤祭时看向蓝长耀,凉凉打断,“蓝丞相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蓝长耀又哪里来的胆子为沈氏求情,这个就连皇帝和太子都要忌惮三分的玉面杀人王,从来没有谁敢在他面前说“不是”二字。

脸色沉了下来,“敢对王妃不敬,我看你是欠管教,来人,把夫人关入佛堂五日。你给我诚心跪地念经,忏悔赎罪,下次再胡折腾,绝不轻饶。”

沈氏这些年一直顺风顺水,在公府上下很是得脸,没想到这一次会栽在蓝夙月的手里,可她也只有隐忍下来,被带走之际目光阴寒地看了蓝夙月一眼。

蓝夙月静静地直视过去,嘴角似乎漾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沈氏一个激灵,等到仔细再看,蓝夙月依旧是一副怔茫不灵光的样子。

《傻妃撩人:邪王求放过》 捉奸 免费试读

以凤祭时冷冰冰的性子,说出这样肉麻的话,她都怀疑他是不是真的看上蓝夙月了。

重新挤出一抹笑容,“真是好事一桩呢,王爷的身子一向不太好,如今可有了起色吗?”

蓝夙月雀跃地说,“王爷说了,一年以后我们就可以抱孩子啦。”

蓝婉依眼珠子转了一转,这么说蓝夙月药人的作用发挥得不错,在一年之内她就可以顺利成为刹王的正妃,所以她决不能让蓝夙月掳获了凤祭时的心。

凤祭时在蓝丞相的陪同下游园子,正好听到另一个院子传来的对话。

蓝长耀尴尬地咳嗽两声,他的这个女儿痴笨不经,没想到会说出这样没羞没臊的话。

凤祭时微挑眉,意味深长地开口,“王妃当真是有趣得很哪。”

当面一套,背面一套,满口胡言,不知是她脑袋无可救药,还是他小瞧她了?

蓝长耀忙道,“小女没遮没拦,是臣没有教养好,这就向王爷赔个罪。”

凤祭时幽幽道,“本王倒是觉得,有些意思。”

蓝长耀不明白凤祭时话中的含义,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忙将凤祭时引向其他的院子。

“二妹要带我到哪里?”蓝夙月见越走越远,好奇地问道。

蓝婉依莞尔一笑,进入一个偏院,指着指面前的破屋子,“到了,太子就在里面等大姐呢,大姐偷偷地进去,我在外头给大姐把风,保证谁也不知道。”

太子……

蓝夙月稍微搜索记忆,眸子一冷,脸上却高兴得忘乎所以,“真的呀,那就太好了,不过里头有点黑,我怕,二妹可不可以和我一起进去呢?”

“当然可以。”蓝婉依向身边的婢女流云使了一个眼色,流云便跑开了。

“来人啊,快来人啊,废院那边出事儿了。”

流云边跑边喊,气喘吁吁地来到蓝长耀的面前,“禀王爷,老爷,大小姐,不,是王妃她,她……”

“王妃如何了?”蓝长耀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王妃做的事情……奴婢不好说,老爷去看看就知道了。”

蓝长耀心中祈祷着这个傻女儿千万不要给他做出什么丢脸的事情,加快脚步就往那一头赶。

凤祭时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同到了废院那一头。

蓝夙月站在破屋子的门口,一脸顺从乖巧。

流云一下子怔住了。

“你在这儿做什么?”

虽然蓝夙月顶着王妃的身份,可在蓝长耀眼中只是上不得台面的工具,完全说不上敬重。

蓝夙月眨了眨眼睛,“在给二妹放风呢,二妹说会给我好多好吃的。”

流云的脸陡然一白,还没有来得及阻拦,蓝长耀就推开门,只见破败的草席子上,两个衣衫不整的人搂抱在一起,神色迷乱,举止下流不堪,口中发出让人面红耳赤的**,女的正是蓝婉依,男的是蓝婉依院中一个打杂的奴役。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