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余生最怕你皱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江辰希林若尔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柚花离海 2019-02-11 23:41:03

[余生最怕你皱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江辰希林若尔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余生最怕你皱眉》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余生最怕你皱眉 即可阅读全文

《余生最怕你皱眉》小说简介

《余生最怕你皱眉》书不错,诙谐幽默,作者构思很大,放得很远。更可贵的是作者思维严谨,语言老练,那些刚出道的人写的新书几乎根本就没法跟这本书比,毕竟这也是作者集前几本书的大成,值得一看,越到后面越精彩!。小说主人公是江辰希林若尔的小说叫《余生最怕你皱眉》,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我是大神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6章孩子是个野种“真是对不起啊,若尔,我不是故意的……”慕思雨口里说着道歉的话,抬起高跟鞋,一脚猛的踩在了摔散的胎宝宝上。——————————————————————————————————————。小说主人公是江辰希林若尔的小说叫做《余生最怕你皱眉》,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我是大神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辰希,我不要喝打胎药,求求你放过我肚子里的孩子……” 她哭着,卑微的跪在地上求他。而他,只是冷冰冰的告诉她,“喝下这碗打胎药,除了思雨,谁也不配生下我的孩子!尤其是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林若尔!”

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把它拿去喂了野狗

林若尔被保镖绑了双手和双脚,强行摁在了手术台上。

“你们放开我……不可以这样……”她不停的摇头,挣扎着。

保镖没有理她,而是朝着医生点了点头,随后冷漠的出去了。

“对不起了,林小姐,一切都是江总的吩咐,我也没有办法,我只能执行。”

之前那个好心的女医生看了一眼林若尔,满脸歉疚的道。

闻言,林若尔停止了挣扎,像是赴死一般,一动不动的躺在手术台上。

她知道,她对江辰希这十几年的爱慕,已经随着她子宫的割除一起消逝了。

手术结束以后,脸色惨白的林若尔被推回了病房休息。

她虚弱的不能动弹,每天只能躺在床上静养。

每一次,稍微挪动一下,小腹就会被拉扯到伤口,剧烈的疼痛袭来。

休养了一个月以后,她的身体虽然得到了好转,可是精神依旧很差。

此时,病房的门忽然打开。

慕思雨踩着高跟鞋,犹如一只斗胜的孔雀一般,得意的走了进来。

“啧,真是可怜呢,孩子被打掉了,现在连一半的子宫也被摘掉了。”

林若尔看见来人是慕思雨,立即愤愤的转过脸,闭上了双眼,不想看对方。

“对了,你那半颗子宫,本来辰希哥是说要换给我的,可是我嫌你的东西恶心,已经把它拿去喂了野狗。”

“哦,我差点忘记了,你好像还少了一颗肾,对吧,可惜了,被你救了的辰希哥对此一点都不知情呢。”

慕思雨压低了声音,笑眯眯的道。

林若尔闭紧的眼皮下,眼珠快速的动了动,但仍旧是表现淡淡。

见对方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慕思雨嘲讽的扬了扬眉,随手拿起放在林若尔枕头边的玻璃瓶。

听说自从林若尔手术后,她就一直把这个玻璃瓶当了宝贝。

“林若尔,我听说这是你之前那个被打掉的孩子,是吧?”

慕思雨戏谑的晃了晃玻璃瓶,里面的胎宝宝随着她的动作,颤颤巍巍的晃动着。

听言,林若尔猛的睁开了双眼,激动的瞪着慕思雨,“慕思雨,你放下他,别用你的脏手碰他!”

“这么紧张啊?不过是一个死胎罢了,你不让我碰,我偏要碰,你能把我怎么样?”慕思雨剧烈的晃着手里的玻璃瓶,恨不得要把里面的胎儿摇散。

“慕思雨,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林若尔激动的眼眶猩红,想要从床上爬起来,可是她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

“呵,就你现在这个样子,到底是谁不放过谁啊!”慕思雨不屑的道,“我想想看,你说今天我是把这玻璃瓶里的胎儿拿去喂狗呢,还是拿去烧了毁了呢?”

“不!不要!”林若尔双眼瞪大,尖声大喊道。

“怎么,想要我放过他啊,那你求我啊,我会考虑的。”慕思雨笑着道。

“好,我求你,我求你放过我的孩子,只要你放过他,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为了孩子,她可以放弃一切的尊严,哪怕是低声下气的去求她最憎恨的慕思雨。

“真的做什么都可以么?好,我要你立即签下离婚协议书,同意和辰希哥离婚!”

慕思雨眯起眼睛,阴险的道。只要林若尔同意离婚。她就可以嫁给辰希哥,成为名正言顺的江太太。

《余生最怕你皱眉》 第6章 孩子是个野种 免费试读

第6章孩子是个野种

“真是对不起啊,若尔,我不是故意的……”慕思雨口里说着道歉的话,抬起高跟鞋,一脚猛的踩在了摔散的胎宝宝上。————————————————————————————————————————

尖细的鞋跟,直接硬生生扎进了胎肉里,刺出一个**来。

“不要……”林若尔失控的大喊,半个上身翻下床,颤抖着双手,想要去捡起胎宝宝。

手刚碰到那团胎肉,慕思雨的高跟鞋立即碾在了她的手背上。

钻心的痛感传来,林若尔蹙紧了双眉,可是就是不肯抽回手。

她宁可对方踩的是她,而不是她的孩子。

慕思雨刻意的用鞋跟在她的手背上碾了碾,“林若尔,这就是你和我抢辰希哥的代价,我告诉你,你根本斗不过我的。只要我想要,不仅是你的孩子,你的子宫,哪怕是你身上任何的器官,辰希哥都会毫不犹豫的送给我!”

林若尔只觉得手掌都要被对方踩断了,咬着牙强忍着。

“林若尔,有时候看着你这张脸的确很恶心,我今天要是划烂了它,我想辰希哥也不会怪我的吧!”

慕思雨阴毒的道,抬手从旁边取过水果刀,对着林若尔的脸就要扎下去。

一道身影猛地从门外闯了进来,狠狠的将慕思雨推开,“慕思雨,不许你伤害若尔!”

慕思雨吃痛的摔在一边,心里恨的咬牙,刚才刀尖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割破林若尔的脸了。

林若尔抬起头,视线对上突然闯进来的人,死灰的脸上终于出现一丝动容,哽咽道,“陆川,帮帮我,捡起我的孩子。”

陆川,在大学时光,一直像是骑士一般的守护着她,即使她拒绝了他,他也从没怪过她。

“好,若尔,我帮你。”陆川心疼的点头。

“哟,我以为是谁呢,陆川你还这么紧张林若尔呢,你不会和她,偷偷有一腿了吧!又或者,林若尔那个孩子,根本不是辰希哥的,而是你这个奸夫的!”慕思雨阴阳怪气的道。

如果不是陆川不打女人,他真想一巴掌打在慕思雨的脸上。

“是啊,若尔的孩子就是我的,你以后再敢欺负若尔,我一定不会饶过你!”他皱着眉,警告道。

“陆川,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此时,门外传来一道冷冽的男声。

江辰希挺拔高大的身躯,就立在门口。

慕思雨吓了一跳,也不知道江辰希都听到了多少内容,连忙道,“辰希哥,原来若尔之前那个孩子真的是个野种,陆川刚刚都承认了。难怪刚才林若尔那么爽快的签下了离婚协议书,原来是想和奸夫双宿双飞!”

话落,她掏出那份林若尔已经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递给江辰希,“辰希哥,你看,若尔既然已经签字了,不如你就放了他们吧!”

“放了他们这对奸夫淫.妇?不可能!”江辰希看都没看一眼那份离婚协议,大手接过后,直接把它撕成碎片。

慕思雨的双眼瞪大,嫉妒的掐紧手心。看来辰希哥心底还有林若尔那个**,所以才不肯离婚!

“除了林若尔,你们都给我出去!”

江辰希的深眸紧锁着林若尔,沉声道。

陆川气不过,冷斥道,“江辰希,你还有没有心,若尔都被你伤害成这样了,你还要欺负她吗?你知不知道,两年前的车祸,是若尔把她的……”

“陆川……”林若尔猛的叫住他,“你别说了。”

即使说了当初是她把肾换给他的真相,江辰希也不会信的,她没必要自讨没趣。

“若尔,你还要继续瞒下去吗?你为他做的那一切……”陆川气急败坏的道。

“你先出去吧,让我和他单独说清楚。”林若尔摇了摇头,制止了陆川接下来的话。

陆川和慕思雨退出去之后,病房内只剩下总裁夫妇两人。

林若尔已经被陆川从地上扶起来,她半靠在床头,手心里悄悄的藏着一片尖锐的玻璃片。

“江辰希,我同意离婚了,以后我们互不纠缠,你可以娶你的慕思雨了,我只求你放过我。”

“呵,想离婚,让我成全你和你的奸夫?林若尔,你做梦!”江辰希记得,陆川大学时就一直在追求林若尔,没想到到现在,他们两个人还在藕断丝连,甚至还怀上了野种。

“随你怎么想吧。”林若尔闭上眼,不想再看他。

“林若尔,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这么饥渴难耐了么?我不过一个月没来见你,你就心急的找你的奸夫上门来要你!”

江辰希大步走到病床边,恶狠狠的讽刺着。

半晌,得不到林若尔的回应,他更急了。

江辰希像是一个发怒的狮子,大吼道,“你不是就想找你上你吗?那我现在就满足你啊!”

江辰希朝着林若尔压了上去,大手一把扯下了她的病号服裤子。

细密的吻,落在她的脖子,脸颊,锁骨上。

他也没有想到,才一个多月没有碰她,他竟然会这么想念她的身体,想要和她契合在一起。

“嘶啦”一声,尖锐的刺疼感传来,江辰希震惊至极的收回了覆在女人胸脯上的手。

他的手臂上,被林若尔手里握着的玻璃片拉扯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林若尔,你现在就这么不想我碰你?你是不是就想你那个奸夫睡你!”江辰希顿时怒了,气炸了。

“江辰希,你究竟还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才肯罢休,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肯放过我?”

林若尔衣衫凌乱,狼狈的朝着他喊。

瞬间,她抬起手里的玻璃片,尖锐的那一端,直直的划向了她的脉搏,大量的鲜血喷洒而出,滴滴答答的流下来。

“这样是不是还是不够?”林若尔挑着眉,幽幽的问。

嘶啦——玻璃片又一次割开一道血痕。

“够了,林若尔!”江辰希吼着,想要去抢她手里的玻璃片。

可是她固执的就是不肯松开手,再一次朝着手腕刺过去,这一次刺偏了,在手肘处,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

接着,又是一下,准确的割在了脉搏上,她用力的往动脉上扎进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