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黎一宁皇甫权[首长的温宠小甜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十八岁的梦 2019-02-11 23:48:28

主角叫黎一宁皇甫权[首长的温宠小甜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首长的温宠小甜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首长的温宠小甜妻 即可阅读全文

《首长的温宠小甜妻》小说简介

我第一次看小说看的就是这本很好看。小说主人公是黎一宁皇甫权的小说是《首长的温宠小甜妻》,本小说的作者是辰慕而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黎一宁只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地扎了一下,她现在只不过是一个背负着上亿债务的破产千金,根本没有任何的谈判的条件。她能够交出的全部,只剩下……她自己。似乎是看出了黎一宁内心的挣扎,男人唇边泛起了一丝冰冷的笑。主角是黎一宁皇甫权的小说是《首长的温宠小甜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辰慕而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五年前,她拒绝了他,选择了他的弟弟。五年后,他强势回归,让她家破人亡,也让她承受了最深的背叛!在她的世界之中掀起惊涛骇浪。他用尽一切手段,只是为了将她留在自己身边,原本以为是最痛的报复,哪里知道会成为

精彩章节试读:

黎一宁和聂楚楚一起找到主任,然而对方只是含混的说着“这是上面的命令”,其他的便再也不肯多透露。

只是仅仅这一句,就足够黎一宁确定自己心中的那份猜想了。

皇甫权啊皇甫权,你还是像以前一样,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雷厉风行,权势滔天如他,只需要一句话,就能够让她失去工作。

回到父亲的病房之中,望着病床上双目紧闭浑身插满了各种仪器导管的中年男子,黎一宁的心情无比的复杂,这一切的源头,竟然都是因为她。

聂楚楚捏了捏黎一宁的手心,示意她自己会一直在她身边陪伴着她,只是,她还是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之间,黎家就会遭受到这些灾祸,就像是有人在背后操纵的一样。

“一宁,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黎一宁紧紧的抓着聂楚楚的手,微微的颤抖着,沉默了良久,眼睛一红,隐忍了良久的眼泪终于在这一刻决堤而出。

“楚楚,皇甫权他……回来了。”

听到皇甫权的名字的那一刹那,聂楚楚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这个封存了几年的名字,竟然再一次被提起。

聂楚楚知道,一直以来,黎一宁的心愿就是和皇甫权在一起,她曾经从黎一宁的口中无数次听过皇甫权,为此她还取笑过黎一宁很多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五年前黎一宁突然选择了皇甫权的弟弟皇甫琰,并且和皇甫权彻底断了联系,无论她怎么询问,黎一宁都闭口不言。

只不过,虽然黎一宁没有明白的说过,但是聂楚楚还是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其实黎一宁的心中,始终都是有着皇甫权的,她好几次看到黎一宁独自一个人缩在角落中对着皇甫权的照片发呆,眉眼中写满了痛苦。

再后来,黎一宁要和皇甫琰分手,谁知道皇甫琰竟然会在发着高烧的情况下开车追随黎一宁,并且发生了意外……

黎一宁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般止不住的落下,她死死的咬紧自己的嘴唇,试图抑制自己的哭泣,但是情绪却是愈发的崩溃。

聂楚楚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好友,一边听着黎一宁断断续续的讲述,一边不停地抚慰着她。

在心中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时隔五年,皇甫权竟然再一次的出现在了黎一宁的世界中。可是现在的两个人之间,横亘着已经死去的皇甫琰,即使黎一宁不说,聂楚楚也知道,他们几乎是不可能再回到以前了。

*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黎一宁一直都在医院中照顾着自己的父亲,万幸的是,她爸爸最终成功脱离了危险。

回到偌大的家中,原本充满着温馨气息的房子此时此刻只剩下无尽的空空荡荡,黎一宁蜷缩在自己的床上,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膝盖,皇甫权最后所说的那些话还会当在耳畔。

这几天来,她一直都提心吊胆,虽然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正是因为这样,黎一宁才更加的忐忑,不知道皇甫权究竟会做什么。

她实在是疲倦到了极致,昏昏沉沉中,阖上了双眼陷入梦境。

黎一宁是被楼下客厅中传来的阵阵争吵声吵醒的。

揉着惺忪的睡眼,黎一宁汲着拖鞋打开房门,却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家中多了很多穿着整齐划一的黑色西装的男人。

此时此刻,那些人正在将客厅中的物什悉数向外搬去。而黎一宁的妈妈程燕玉,则是不停地试图阻拦那些人的举动,但是却被无情的拦截。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你们不能这样!哎呦快放开那个花瓶,那可是很贵的!”

“妈,这是怎么一回事?”

程燕玉转过头来看到黎一宁,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一番,看到她的脸上还残留着睡觉时不小心压出来的红色痕迹,顿时将所有的火气都对准了黎一宁。

“好哇,我们家都快要没了,你居然还有心思睡觉,黎一宁,你是不是一点儿都没有把我们这个家放在心上!”

黎一宁知道,母亲一向都不喜欢自己,自从妹妹出事之后,这种厌恶更加的明显了,时间太久,她也都已经习以为常。

“妈,到底怎么了?”

程燕玉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随即指着那些还在不停地搬运着东西的黑衣人说,“他们竟然说这房子已经被抵押了,房子里所有的东西也都要被拿去拍卖!真是笑话,这房子分明就是我们的!黎一宁,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点让这些人出去。”

抵押了?黎一宁心中咯噔一下子。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那帮人中走出一位主管模样的人来,将一纸文件递到了黎一宁和程燕玉的面前,黎一宁定睛一看,白纸黑字上面,的的确确写着法院的强制执行的命令。

也就是说,这所房子,从现在开始,就已经不属于他们黎家了。

程燕玉顿时嚷叫起来,她怎么都不能够接受这件事,相比之下,黎一宁就镇定多了,按常理来说,法院的强制执行的命令怎么着也都不可能这么快,这背后,想必肯定有着皇甫权的功劳。

皇甫权,真的要将他们,逼上绝路吗。

“给你们三天的时间,搬出这里。”

程燕玉一下子跌坐在沙发上,黎一宁慌忙奔上前去扶住自己的母亲,愤怒使得她的身子微微的颤抖,皇甫权,果真是个魔鬼。

正在这时,黎一宁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一个黎一宁从来没有保存过的号码。

接通,电话那头却是一片沉默。

黎一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皇甫权,你觉不觉得自己很无耻。”

男人轻轻地笑了一声,低沉而富有磁性,然而落到黎一宁的耳中,却只剩下无尽的冰冷。

“黎一宁,我说过,这一切只是一个开始。”

黎一宁的手骤然变得冰凉,都已经到了这步田地了,皇甫权还想做什么。

“你还有个妹妹,现在在M国……”

“够了!皇甫权!”黎一宁抑制不住的大叫出声,打断了皇甫权的话,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皇甫权竟然还想要将魔爪伸向黎一恬的身上。

别的所有她都能够忍受,唯独黎一恬,她绝对不能够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皇甫权,你想要我做什么,想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我都答应你!”

《首长的温宠小甜妻》 第10章 这是你欠下的债! 免费试读

黎一宁只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地扎了一下,她现在只不过是一个背负着上亿债务的破产千金,根本没有任何的谈判的条件。

她能够交出的全部,只剩下……她自己。

似乎是看出了黎一宁内心的挣扎,男人唇边泛起了一丝冰冷的笑意,如同雕刻般的俊脸被迷蒙的烟雾半遮半掩,然而那两道视线却还是牢牢的扎在黎一宁的身上,锁定着她的每一个微小的动作。

“皇甫权,你到底想要怎样!”黎一宁最讨厌的就是皇甫权这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仿佛将她的一切全都看穿。愤怒使得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冲上前去,狠狠地抓住了男人的衣领。

黎家已经被搅得天翻地覆,她的家人现在也陷入危难之中,而造成这一切的幕后黑手皇甫权,竟然还能够如此的气定神闲,好像什么都与他无关一样。

望着眼前这张写满了愤怒与悲痛的精致丽容,皇甫权微微眯起眼睛,深沉的眼眸中闪过一丝仇恨和痛苦,他将那只紧抓着自己的小手一根一根的掰开,随即重重的甩到一边。

黎一宁受着这股突如其来的力道,险些站立不稳摔倒在地上。

“黎一宁。”皇甫权站起身来,缓缓走到黎一宁的面前,淡漠的声音伴随着烟气悉数喷撒在她的脸上,呛得黎一宁一阵阵的咳嗽,“我说过,这一切都是你欠下的债。”

高大的身影,再加上多年在沙场上征战练就出来的健硕身材,使得站在黎一宁面前的皇甫权,俨如一座气势迫人的山峰。

忽然,低垂着眼眸的黎一宁发出了一声轻笑。

“皇甫权,你想为皇甫琰报仇是吗,好啊,那就用我这条命来偿还。”黎一宁垂下头来,看着自己手中的那柄锋利的刀子,事到如今,她已经走上了绝路,再也没有什么好惧怕的了。

在来的路上,她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皇甫权的剑眉猛地一蹙,眼看黎一宁已经将那柄利刃对准了自己,他迅疾的出手,只听得哐当一声,刀刃飞速的闪过一条白光,随即跌落在了地上。

黎一宁身子不稳,也随之跌坐在了地上,而在她白皙的脖颈上,也划出了一道浅浅的伤口,殷红的血珠沿着她优美的曲线缓缓滑落,浸染着黎一宁身着的白色衣衫,看上去格外的触目惊心。

如果皇甫权出手再晚一点儿的话,黎一宁现在应该已经血涌如柱了。

男人黑眸一沉,皇甫权的眼神瞬间变得很是危险。

这个女人,竟然想要当着他的面自杀!

皇甫权走到黎一宁的面前,黑眸中满是沉沉的怒气,他缓缓俯下身来,狠狠扣住了黎一宁还试图去捡起那把刀子的手腕。

男人的力道很大,死死的钳制着她,几乎快要将黎一宁的手腕拧断。皇甫权的眼神就像是淬了冰一样,使得整个房间里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

黎一宁痛的脸色发白,更让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皇甫权会这样的生气。

望着眼前那熟悉的凌厉眉眼,不得不说,皇甫权确实很迷人,是那种足够迷倒所有见过他的女人的类型。当初她也正是这样,从第一眼开始就被这个男人深深地吸引沦陷,再也没能脱身。

皇甫权浅褐色的瞳眸中倒映着黎一宁单薄纤细的身影,她脖子上的伤口还在不断的往外沁着鲜血,皇甫权不敢想象,如果方才他没有及时组织黎一宁的动作,此时此刻躺在地上的,会不会已经是一具濒临死亡的尸体。

“痛……”终于,黎一宁还是忍不住叫喊出声。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皇甫权放开了黎一宁,缓缓站起身来,脸上又恢复到了面无表情的冷漠。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跌坐在地上的黎一宁,眸光幽暗,眼底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温度。

“就这样死掉太便宜你了,黎一宁,你以为我会这样轻易的放过你吗。”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