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冷少的娇嫩甜心]最新章节 主角叫冷傲爵宁心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聚橙为海 2019-02-12 07:06:33

[冷少的娇嫩甜心]最新章节 主角叫冷傲爵宁心的小说最新章节

《冷少的娇嫩甜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冷少的娇嫩甜心 即可阅读全文

《冷少的娇嫩甜心》小说简介

《冷少的娇嫩甜心》好看,作者的风格独特,后期文笔与剧情都很好,当然前期也不错,各位书友可以看一下。。主角叫冷傲爵宁心的小说叫《冷少的娇嫩甜心》,它的作者是薰衣小草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痉挛着,电流的感觉布满周身,她羞愧懊恼自责的只能哭泣。她不爱他,甚至讨厌他,憎恨他,为什么身体会有那种感觉,如同瞬间把她的力气耗尽,她心里排斥但是有十几秒她好像进入了另外一种状态,脑袋里是空白的,忍。经典小说《冷少的娇嫩甜心》由薰衣小草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冷傲爵宁心,书中主要讲述了:“做我的地下情人!”他说。她和撒旦温存一夜,男人毫不怜惜的动作让她害怕又羞愧。“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不想……”男人英俊的脸上满是讽刺,“不想?现在由得你想不想么?现在开始,取悦我!”.

精彩章节试读:

他伸出手,快要碰到她的脸,宁心反射性的闪开,往后移了一点点,他怜惜的看着她,目光灼灼,让她心慌,宁心低下了眼眸,静静的。

他用手指帮她擦干了眼泪,“宁心,加油。”

宁心更加的垂下了头,康宇轩笑着经过他,去他本来要去的位置。

做完操,回到教室,宁心发现她的椅子不见了,洛锦瑟帮着她找,上课铃响了,宁心还是没有找到。

英语课是从哈弗学校毕业回来的妮娜上的,她是叶雅兰的表姐,她瞟了一眼尴尬站着的宁心,口气不好的问道:“你为什么不坐下?有事吗?”

班级里的女生哗然一笑,洛锦瑟明白了,也站起来,生气的斜睨着那几个笑的最过分的女同学说道:“老师,班级里有同学把她的椅子藏起来了。”

妮娜眉头烦躁的皱起,严厉的说道:“宁心同学,我知道你的英文好,但是也不用这样来抗议,不想上,你出去吧,我的课从今以后你可以不上。”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椅子真的没有了。”宁心无奈的解释。

“如果还想上,你站在最后一个听,你在前面站着,会影响别的同学上课的。”妮娜不悦的说道,说完不再看宁心,对着同学门说道:“Goodmorning。……”

宁心很知趣的拿着书走到最后一个,洛锦瑟担忧的看着她,她对她微微一笑,微微摇头,告诉她没有关系的。

课上到了一半,校导主任从门口经过,他恭敬地接着电话,脸上带着谦卑的笑容,“是,是,好,明白了,校董,一会就能办好,好,好,好。”

一下课,洛锦瑟就跑到宁心的面前,关心的说:“你站了45分钟肯定很累了吧,下一堂还是那个女魔头的,我替你一下,你坐我的位置吧。”

“算了,没事,我就当是修身,顺便减肥了,很好。”她笑着安慰锦瑟说道。

“其实,那些针对你的人肯定是康学长的粉丝团,今天康学长特意找你说话,他们看了妒忌了,才会做出这么卑劣的行为发泄他们变态心理产生出的怒气。”锦瑟打抱不平的说道。

宁心点了下头,“跟某些人的行为比起来只是小儿科而已,是谁做的都不知道,不要生气了,我去上个洗手间。”

洛锦瑟担忧的看着宁心孤单的身影,转身瞪了那几个暗笑的女生几眼,她们阴险的样子似乎又在筹谋阴险的计划。

洛锦瑟看着她们几个人出去。

宁心愣愣的站在洗手间里,她看到了她的椅子了,倒在最后一个厕所里,她苦笑一下,坐过去扶起椅子,拿到水龙头下冲洗。

铃声响起来,她赶紧擦干了椅子,跑到门口拉门,用力拉扯着门把,门却怎么样都拉不开,“外面有人吗?”

“有也不会开你的,警告你,离康学长远一点,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会哭的,真恶心。”同班的李美娜的声音还有其他两个女生的讥笑声。

她苦笑一声,眼眸中一股怒气,她一开始就不是好欺负的,“为了一个不是你们的男人这样对同学,有必要吗?”

“就是看不惯你,怎么了?”李美娜叫嚣起来,对着门喊道。

“我就知道是你们三个作怪,脑子有问题,太闲了没事干是不是?”洛锦瑟喊着跑过来。

“哼,杂草也敢来挑衅了。”李美娜阴冷的瞟了身边的吴忧和田蕊,“到我们锄草的时间了。”

说着,她们三个冲过去,宁心只听见外面乒乒乓乓的声音,她担忧的敲着门,“锦瑟,你不要管我了,先跑吧。”

一会,厕所的们被打开,洛锦瑟安然无恙的站在外面,其他的三个学生不见了,宁心诧异的看着她,“你没事吧?”

洛锦瑟一挑眉,灿烂一笑,可爱的酒窝让她看起来天真无暇,“我没有告诉过你,我家是开武馆的。”

宁心诧异的张开嘴巴。

她回以一笑,“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敢三更半夜在夜总会唱歌。”

宁心露出一笑,点了点头,对她竖起了大拇指,夸奖的说道:“巾帼英雄啊。”

“现在巾帼英雄让你逃课请吃中饭走不走?”

“可是,是你最想上的英语课……”

洛锦瑟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目光瞟了一眼她的椅子,豪气的拉着她走,“以后你教我就行了,你的英语比那个妮娜好多了,还有,如果以后她们敢拿你的椅子,我就把他们的椅子踢飞。”

他们走到食堂门口,那里也有一个公告栏,洛锦瑟跑过去后,她朝着宁心招招手,“宁心,快过来,SAY解散了,昨天打你的学生都被开除了。”

宁心想起昨晚冷傲爵说的话和刚才校导主任在电话里说的话,有些恍惚。对名单上的这些同学也感到了内疚,她踉跄的转身,呆呆的走进食堂。

“宁心,你怎么了?这些同学打你就是活该。”洛锦瑟反而雀跃的说道。

“喝酒吗?”宁心莫名其妙的问了这话。

“你疯啦,中午在学校喝酒,被查出来可是要记过的。”洛锦瑟拿过菜单,笑嘻嘻的看着上面的菜,“我想吃糖醋排骨,豆腐鱼汤,在一个番茄鸡蛋吧。”她对着老板说道。

“再来两瓶啤酒。”宁心忧伤的说道。

“你为了那些同学难过吗?用不着啦。就算是退学,他们也有优异的家庭坏境,他们的父母会把他们转去好学校的,你不用担心啦。”

“我知道你说的对的,可是,觉得好像是我害了他们的感觉。”

“哪有?”洛锦瑟拉着她的手,点着她上面的淤青,“你这里,那里还有膝盖上的伤都是他们害的,他们开除也是活该,不过话说回来,宁心,你爸爸是做什么的?这么宝贝你,要不是他据理力争,学校不可能一下子开除那么多的学生的。”

说道爸爸,宁心心里的那种压抑感又袭击过来,她接过老板拿过来的酒,给自己倒上了一杯,一口气就全部喝下去。

锦瑟立马递上餐巾纸,“你不要喝那么猛,虽然是啤酒,这么喝也是会醉的。”

他们吃完饭,铃声响起来。

“喝了一瓶啤酒,你没有事吧?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会,反正下午第一堂课是音乐课,你嗓子还没有好,不去也没有关系。”

宁心摇了摇头,“除了头有一点点晕,不碍事。”

洛锦瑟尴尬的说道:“我好晕,我想回去睡觉。”

看着锦瑟绯红的脸,宁心愧疚的说道:“对不起,逼你也喝了一瓶酒。”

洛锦瑟摇了摇头,看着一群学生往食堂这里蜂拥过来,“对了,宁心,你不是中午约了康学长吗?快去吧,我就不陪你了。”

宁心也想起来了,可是,她居然没有说约得地点,是太紧张了吗?他也没有问,或许,他根本就是忘记了,也有可能他根本就不想来。

她回到班级,空无一人,只有她的手机在响着,她打开手机,是家里来的号码,心里顿时觉得悲伤,昨晚一夜未归,今天才打电话过来,如果出事,早就死了。

她伤感的接听。

“二小姐,不好了,小少爷现在不舒服,一直在哭,你快回来看看。”小丽担心的说道。

宁心心一沉,有种不好的预感,立马拿起包就回家。

宁静然哇哇哇大哭着,小脸红的发紫,宁心立马抱起他,可是他还是哭闹不止,“怎么会这样?哭闹多久了?”

小丽低下头,左右踌躇,担忧中有着些内疚和害怕。

“快说啊。”宁心催促着。

“早晨还好好地,中午吃饭的时候让夫人带了一会,等我出来就这样了。但我看到夫人在喂他吃饭。”小丽低声说着。

宁心抱着宁静然冲到董金珠的房间,她正在化妆,用睫毛膏刷着刚刚贴好的假睫毛,烦躁的瞟了一眼哭闹的宁静然,不耐烦的说道:“快把他抱出去,吵死了。”

“给我钱,我现在要带弟弟去医院。”宁心直接怒气冲冲的说道。

董金珠得意的勾起嘴角,放下睫毛膏,正对着宁心站起来,从包里拿出一千元钱递到宁心的面前,“叫我妈妈,这钱就给你。”

“你简直做梦。”宁心眼圈微红的吼道。

董金珠也不生气,把钱又放进包里,“那好吧,我现在就要出去陪我朋友打牌,你自己想办法吧。”

宁心拉住董金珠的手,小丽里面帮忙把孩子抱走。

“你不能走,是你喂他吃饭才这样的,他才多大,牙齿都没有长全,如果出事,你要付全部的责任。”

董金珠高傲的看着宁心,勾起嘴角拉开宁心的手,淡定的说道:“你有证据是因为我吗?再说了,就算是我,你爸爸会舍得让我负责吗?这个孩子出生就害死了你的妈妈,或许是他妈妈想他了,要带他走。”

“董金珠,如果我弟弟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的。”宁心吼道。

她讽刺一笑,根本就不理会宁心,径直出门,钻进她名贵的奔驰跑走,带上墨镜,留下香奈儿香水的味道,车子已经飞出去了。

“小姐,怎么办啊?少爷看起来很难过,连声音都哭哑了。”小丽抱着宁静然担忧的说道。

《冷少的娇嫩甜心》 04 第5章 不会再找她 免费试读

她痉挛着,电流的感觉布满周身,她羞愧懊恼自责的只能哭泣。

她不爱他,甚至讨厌他,憎恨他,为什么身体会有那种感觉,如同瞬间把她的力气耗尽,她心里排斥但是有十几秒她好像进入了另外一种状态,脑袋里是空白的,忍不住想要脑海,如同处在云端,她害怕自己有这种感觉。

他终于可以收回自己的动作,看着她浑身泛着粉红,邪魅一笑,“宝贝,你真敏感。”

宁心根本就不敢看他,只能闭着眼睛哭泣,耳边听到他拉拉链的声音,下一刻身体就被压倒,宁心睁大了眼睛,皱着眉头对他摇头。

他露出一笑,但有些冷酷,“你真的不乖哦,这样都还要拒绝?”说着,像是惩罚她或是他真的渴望了,……,撞击的声音在宁静的空间里格外显得暧昧,她就连哭都快没有力气了,突然,他的手抚摸到了地方。

她发现她那处不能被他碰,只要他一碰,那种要抽走她全部力气的电流就会迅速的窜出来,从腹部到全身,让她连拒绝的力气都没有。

“唔唔唔。”她强求的看着他,他不停下其他动作的前提下附身轻吻她的眼睛,然后到她的嘴边,咬着她嘴边的衬衫一拉。她的嘴巴自由了。

她带着哭音说道:“不要,不要碰那里。”

他根本不听,……天旋地转的电流出发,“啊。啊。”宁心大喊出声,那里有强烈的收缩,宁心羞愧的想要咬掉自己的舌头,头脑是空白的,那种感觉让她连呼吸都困难,在云端,白茫茫的一片。

冷傲爵舒服的粗大喘气,张开嘴巴,仰起头,衬衫掉到她的身上,宁心凌乱的呼吸,连哭都显得疲倦,累的昏厥了过去。

一晚上,宁心每次醒来他都在她的身上驰骋,仿佛永远都不会疲倦,歇斯底里的拥有者她的身体,仿佛要把她揉进他的体内,她也不知道被那种电流袭击过几次,只知道她的白茫茫的世界昏厥过去,又醒过来又昏厥过去,身上的力气全部耗尽,连抗拒都无力了,声音也嘶哑的不想说话。

迷迷糊糊的睡着中,下体感到一阵清凉,宁心立马睁开眼睛,冷傲爵在给她上药,她那里已经红肿不堪,宁心一看到他冰冷的眼神,还没被他碰,身体就害怕的瑟瑟发抖,他冷漠的看起来,站起来,把药盒拧上,慵懒的丢在床上,眼神有一丝的疲倦,清冷的深锁她恐惧的小脸,“我再问你最后一遍,愿不愿意做我的情人,你可以过你想要的生过,可以去悉尼表演,可以拥有哈弗大学的通知书,我甚至可以纵容你对付你想对付的任何人。”

宁心颤抖的摇头,尽管惊恐但还是不屈,倔强的摇着头。

冷傲爵闪过一丝伤感,冷漠的紧锁她的双目以及红润粉嫩的脸颊,良久后他转过身,孤傲中又有些疲倦,头也不回的说道:“勉强的感觉不好,衣服在床头柜里,换上我送你回去,有些无趣。”

宁心看着他出门,觉得不可置信,脑子里恍惚了三秒,“我可以走了?”

想着想着,她拉开床头柜,里面整齐的放着香奈儿限量版B罩75的胸罩,纯白棉质蓝色蕾丝边配套贴身衣服,一件白色丝绸人工绣制的衬衫和浅蓝色喇叭裙。

宁心下床,脚一软,跪在了地上,她调整了一段时间,才换上衣服,她每走一步都感觉到下面的不适,像是还被撑开着那样难受和干涩的疼。

开门出去,冷傲爵正站在门口目光悠远的看着远方,深邃的目中蒙上氤氲的雾气,伤感的流露出他不为人知的一面,那一刻,宁心觉得他有种让她心疼的感觉,可是想到他昨晚几乎折磨了她一夜,她心情就不好,犀利的说道:“走吧,希望你说到做到,再也不来找我的麻烦。”

他的目色又收紧,短短的一秒,恢复了冷冽和淡漠,他转身,斜睨了她一眼不屑的往别墅后面走去,那里有一条路通向海边,路的两侧用铁链拦了起来,这条路很短,马上就上了他私人的游艇,他潇洒的打开开关,所有动作优美的一气呵成。

她上船不由分手的呆在离他最远的船尾,靠着船壁坐着,海风很凉,吹散了她的头发。

自从妈妈怀孕八个月后她就一直生活在地狱中,母亲的哭泣,董金珠的挑衅和陷害,妈***死去,弟弟的诞生,如恶魔一般的三天后就是爸爸的婚礼,冷傲爵的出现,她希望随着冷傲爵的消失噩梦会醒来,她会顺利的走上他的人生轨迹。

“阿嚏。”她打了一个喷嚏。

她之前穿着的校服丢在她的脚下,冷傲爵淡漠的看着她,有些烦躁,“把你的衣服披上吧,反正我也没有用。”

宁心还没有想清楚心中的异样感觉,他已经孤傲的转身,仿佛一阵烟,很快就散了,来的那么的不真实。

宁心直接回到了学校,在卫生间里洗漱后回到教室,她脸上被打的伤已经看不出来了,只是嘴唇皮上被冷傲爵咬伤的地方结疤了。

回想起昨晚,一抹羞红爬上了脸颊,她伤感的从包里拿出手绢,眼睛里升起氤氲的雾色,“看来我和你只能越走越远,你的美好就应该由美好的人来衬托,我不配了。”

有人来洗手间打扫,宁心一惊,赶快把手绢放进了包里,进来的只穿着校服模样的学生,她跟洛锦瑟一样是特招生,学校为他们提供了勤工俭学的机会。

宁心对她微微一笑,立马去教室,教室里已经有学生在读书了,都是特招生,而有钱人家的孩子都会踩着铃声一哄而入。

不一会,洛锦瑟背着书包进来,看到宁心开心的跑过来,笑着说道:“平时你都是穿着校服的,今天你好漂亮啊。”

宁心淡淡一笑,肚子咕咕咕的叫,她从昨晚开始就没有吃饭了。

“饿了吗?”洛锦瑟从书包里拿出从早餐车上买来的面包和南瓜粥,“这些给你。”

“那么你呢?”宁心一出口,发现自己的声音很嘶哑,想来是昨天晚上喊伤了。

洛锦瑟听到宁心的声音一惊,从包里拿出时刻准备的润喉糖,打开了盖子,递到宁心的面前,“我在夜总会唱歌,所以会常备着,你吃一颗,效果很好的。“

宁心拿了一颗,含进嘴里,对上锦瑟担忧的眼神,低下了头。

“宁心,你哭了对吧?昨天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他们真是太过分了,乐团本来就是团队,那么没有团队意识,去表演也只会丢人现眼,那样宁可不要去。”洛锦瑟打抱不平的说道。

宁心感动的看着洛锦瑟,“是我有不对的地方。”

“算了,又不是没有机会了。”洛锦瑟从包里又拿出英语书,“我先读书了啊,我的英语底子差,不像你,从小就开始学习,为了我的哈弗梦想,我必须努力,再努力。你先吃吧。”洛锦瑟说完开始认真的读书。

宁心对她淡淡一笑,少不了的伤感,咬了一口面包,却吃不下去,她的身上还有十几元钱,还好学生卡里妈妈在的时候充值了一千,她还不至于中饭都没地方吃,心里好苦涩,咬了两口再也吃不下去,看了一眼努力背着单词的洛锦瑟,“你也没吃早饭吧?”

她对她灿烂一笑,“我没事,一会做操的时候我可以去再买。”

宁心把自己咬过的地方拧下来,把剩下的面包和粥推到洛锦瑟的面前,“一起吃,中午我请客。”

“好。”

宁心看着洛锦瑟一边肯面包一边背书的样子,心里有些感动,她至少还有友谊。

两堂课后,一群学生去操场做操,宁心排在自己的位置上,吴思慧走过来,她有些害怕她的气势凌人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吴思慧的脸色苍白,“对不起,我昨天不该打你的。”她说完,立马跑开了。

宁心有些错愕,刚回过神。

“对不起,我昨天不该打你的。”紧接着,昨天打她的学生一个个过来道歉,宁心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苦涩苦涩的,想哭,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却没有流出来,她觉得好委屈,好委屈,明明一切都不关她的事情,但是她成了别人的出气筒,没想到别人的道歉,真正道歉的时候反而想哭。

最后一个来到她面前的是康宇轩,他露出阳光一般温暖的笑容,宁心抬头看她,氤氲的雾气在眼中反射出光,在他的身上,她看到了光芒四射,没有把持的住,眼泪反而流了出来。

“是他们不对,不该打你的,好好努力,我相信你可以做的更好的。”他柔和的给她打气。

感动,更加的感动中,爱慕更加的多,可是,她这件残破的身躯跟那么美好的他不配,她深吸了一口气,咽回了所有的眼泪,“学长,谢谢你,中午的时候可以见个面吗?我有东西要给你。”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