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言汐秋里琛的小说[许你放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聚橙为海 2019-02-12 07:20:26

主角叫言汐秋里琛的小说[许你放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许你放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许你放手 即可阅读全文

《许你放手》小说简介

从凤帝九倾追过来的,一季流殇的书都好看,情节文笔都没得说,文风不小白不套路,是古言中的清流。小说主人公是言汐秋里琛的小说是《许你放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瑟瑟爱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5章爱已两讫了那目光,那半边红肿的脸,还有那唇角的鲜红血色,让秋里琛没来由的心头一悸。秋里琛急忙低头看怀里的安晴,安晴伤得厉害,衣服都被言汐撕的凌乱不堪,他不过是替安晴教训一下言汐而已,言汐活该。“。主角是言汐秋里琛的小说是《许你放手》,它的作者是瑟瑟爱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许你的放手只是因为深爱,既然惹你恨入骨,那便此生不相见。

精彩章节试读:

第8章开房了

这个念头走马灯一样的在脑海里闪过再闪过,言汐真的快要疯了。

可是越跑,她越没有力气。

浑身抖如筛糠一般,身体里的热度也越来越强烈了,眼前越来越模糊,那几个人很快就追上来了,此刻又将她围在了中央,“臭裱子,看你往哪里跑。”

“秋里琛,我恨你。”低吼一声,言汐手里的匕首刺向自己的心口,她宁愿死,也不要这些男人轮了她。

不要。

“咔嚓……”那是车轮摩擦地表而起的声音。

一辆车悄然停在了路边,那几个正要上言汐的男人一看到这车上走下来的人,立刻做鸟兽散,逃了。

夏景寒,秋里琛的死党,盐城就没有不认识的。

他们可不是秋里琛派来的,而是安晴派来的人,安晴说过,绝对不可以把她供出来,否则,他们都得死。

夏景寒是被那一声‘秋里琛’吸引过来的,他刚巧路过,远远就看见路边上有情况,原本没想多管闲事的直接开过去,没想到摇下车窗抖烟灰的时候,就听见了言汐的那一声‘秋里琛’。

眼看着言汐脸上身上都是血,夏景寒二话不说,直接拨给了秋里琛,“言汐受伤了,你要不要管?”

“不要。”秋里琛想都不想的直接拒绝。

“嗯……啊……”夏景寒正要劝秋里琛,忽而就觉得一只小手抓住了他的手臂,言汐此时正往他的身上蹭呢,那反应让他脑子一热,“她好象是被人下药了,你也不要管?”

“不管。”秋里琛直接吼到。

“那行,那我管了,我这就带言汐开房去,嗯,不远处就有悦华酒店,那可是五星级酒店呢,订一间总统套房,小爷我今晚能拥有盐城数一数二的美人,我值了。”夏景寒笑嘻嘻的说完,直接挂了。

秋里琛一脸的黑线,不过只顿了一秒钟,手里的方向盘就转向了悦华酒店。

盐城只有一家悦华,他知道位置。

几分钟后,秋里琛就赶到了悦华,一路上的时速一直在一百五十脉以上。

一把推开夏景寒订的总统套房,这小子还算懂事,没有在里面反锁。

“嗯……啊……”言汐浅浅的**声入耳,秋里琛的身体本能的起了反应。

“夏景寒,**的对汐汐做了什么?”朋友妻不可欺,他不懂吗?

秋里琛一脚踹开了洗手间的门。

洗手间里,夏景寒正狼狈的背对着言汐拿着手里的花洒朝着身后的女人身上浇。

可言汐根本不管不顾,就是一味的往夏景寒身上扑。

一看到秋里琛进来了,夏景寒脸色一沉,“你骂谁呢?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这替你善后不说,你居然还敢骂老子我,快道歉。”

秋里琛一把抱起言汐,拿着浴巾裹住她的身体,这才伸手一推夏景寒,“好了,哥错了,赶紧给我滚出去。”

夏景寒原本就是跟他开玩笑,自然不会认真了,“秋里琛,她好象被人下了很大剂量的药,你明天要是肾虚了,记得到我的店里买虎鞭,我让店员给你打八折。”

“滚……”秋里琛一脚踹了过去……

《许你放手》 第5章 爱已两讫了 免费试读

第5章爱已两讫了

那目光,那半边红肿的脸,还有那唇角的鲜红血色,让秋里琛没来由的心头一悸。

秋里琛急忙低头看怀里的安晴,安晴伤得厉害,衣服都被言汐撕的凌乱不堪,他不过是替安晴教训一下言汐而已,言汐活该。

“道歉。”秋里琛不改初衷冷冷的催促着。

“如果我说不呢,你是不是要把我关进看守所?”

“错,如果你说不,你不止是要进看守所,同时,天腾集团的股票会从明天开始连续跌停,你说,跌停多少天比较合适呢?”

言汐的脸色更加的惨白了,“秋里琛,你凡事冲着我来,不关昊天的事情。”想起穆昊天让她‘滚’时的决绝,她已经在穆昊天的伤口上撒了盐,再撒,那就是致命的了。

“呵,这样就心疼了?我听说天腾要跌停半个月呢,不如,你磕一个头,就减一天吧。”秋里琛抱着安晴居高临下的看着言汐。

言汐闭上了眼睛,脑海里全都是穆昊天为了她而挥向自己的那一刀,从此,他是男人,他也不是男人。

是她,是她害了穆昊天。

她已经害了一次穆昊天,不能再害他一次了。

缓缓俯头,言汐磕下了一个头。

再一个。

……

当十五个头响响的磕过的时候,言汐的额头血肉模糊一片了。

起身,她头也不回的朝着看守所的狱室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一字一字清晰的说到,“秋里琛,从此我不欠你什么,我与你,两讫了,我与你,唯愿此生不见。”

她与他两讫了,不是因为她从前欠他什么,而是因为他们曾经的爱,爱已两讫了,从此不再有。

那么,此生都不要再相见。

那决绝的背影,还有一步一滴滴落的血滴,就那么生生的刺进了秋里琛的眼睛里,竟让他忘记抱着安静离开了。

“里琛,我们回去吧。”眼看着秋里琛看着言汐的背影还不回神,安晴微慌的摇了摇秋里琛的手臂,然后小声的在他耳边道:“里琛,你是不是太狠了?你伤了汐汐的心了。”

秋里琛这才回神,随手放下了安晴,“肚子不疼了?”哪怕再走神,可秋里琛还是很清楚的记得他把言汐丢在皇朝全都是因为安晴的一个电话,安晴说她肚子疼。

安晴的眼里闪过一丝慌乱,随即想到刚刚秋里琛对自己的信任和对言汐的否定,立刻镇定了下来,“疼,我大姨妈来了,可我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有记者要为难汐汐,我就想赶去皇朝给她解围,谁知道她不识好人心。”

安晴说着,嘟起了小嘴,一付委委屈屈的小模样。

秋里琛还是挥不去言汐决绝离去的背影,烦躁的离开了警察局,“算了,以后离言汐远一点,那个女人连给你提鞋都不配,记住了吗?”

安晴刚刚还得意的心此刻在对上秋里琛阴郁的一张脸时,突然间的打了一个寒噤,要是让秋里琛知道她对言汐做过的一切,秋里琛会不会也向对言汐那样对她?

言汐,她的死期到了。

她要弄死言汐。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