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夕雪皇甫奕的小说[妻怀不轨:秘密爱人要上位]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橙歌 2019-02-12 07:34:32

主角叫夕雪皇甫奕的小说[妻怀不轨:秘密爱人要上位]结局免费阅读

《妻怀不轨:秘密爱人要上位》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妻怀不轨:秘密爱人要上位 即可阅读全文

《妻怀不轨:秘密爱人要上位》小说简介

个人很喜欢这本书,已经是第二次看了,内容跌宕起伏,环环相扣,故事曲折离奇,不啰嗦,内容丰富,每次看都有很多看点,超级喜欢期待作者的下一个作品。主角叫夕雪皇甫奕的小说叫《妻怀不轨:秘密爱人要上位》,是作者风宸雪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低迥动人的嗓音,在短时间内,是她第二次听到。倘若说,第一次是陌生的,第二次则无疑介于陌生和熟悉之间。一如,在其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个男子于她来说,同样是介于陌生和熟悉之间一样。“我也想不到,刚刚回国接。精品小说《妻怀不轨:秘密爱人要上位》由风宸雪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夕雪皇甫奕,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那一年,她成了他的情人;那一年,她介入他的婚姻;触犯了道德的底线,抵押了所谓的尊严,为的,难道只是金钱?当他向媒体宣布将会娶她,在所有人艳羡的目光中。仅有她自己知道,失去的是什么……

精彩章节试读:

“先休息会,晚上我带你出去。”皇甫奕没有起身,隔着一段距离,看着风尘仆仆走进客厅的夕雪。

她笑得温柔,径直走到他跟前,蹲下身子,伏在他的膝盖上,与他平视:

“不用,刚在飞机上,我睡了一会,现在一点都不困,但需要梳洗一下。”

说话间,她低下头,从包里拿出一个精美的盒子:

“这是送你的领带。”

皇甫奕微笑着接过,她已回身,随阿姨的指引,走上楼去。

其实,刚刚在飞机上,她是没有睡好的

本来,她属于那种任何地方都能小睡一会的人,可今天从沪城飞HK,却是碰到了很大的气流,飞机颠簸得厉害,连桌板上的饮料都倾翻在了地上。

她在颠簸中醒来,头等舱中,空姐在不停地抚慰左排一名看似受惊的老先生,隔着帘子,依稀能听到后面经济舱里的不算小的动静。

随着又一个上下猛烈的颠簸,她的手不自禁地扶到桌板上,由于是头等舱最前排,她能依附的东西,只有桌板罢了。

这时有一名空姐半跪在地上,轻声细语地要帮她把桌板收起来,毕竟这样的气流颠簸下,桌板或许会给尊贵的客人造成伤害。

周围的气氛很紧张,而她的心底,却变得很平静。

飞机遇上气流导致失事的概率是很小的,但倘若真的碰上,她的人生也就到此将划上句号。

假设媒体知道,她和皇甫奕的关系,必定会大肆渲染成,豪门小三赴约不幸遭遇飞机失事。

多好的标题啊,她的唇边浮上淡淡的笑意,手不自禁地交握起来,由于用力,瘦削的骨关节发白地拱起,看上去,她在竭力克制紧张。

“很快就到机场了。”耳边传来男子磁性的声音,有些熟悉。

她这才注意到,今日的头等舱是满座的,她的身边,坐了一位身着休闲套衫的男子,她没有去看对方的脸,也没有必要去看。毕竟,她从来不是那些不放过身边任何一种机遇,希冀做头等舱,都能发展出一段感情的女子。

“谢谢。”她松开自己交错的手,只把头倚在舒适的靠垫上,干脆戴上眼罩,继续睡起来。

戴上眼罩的刹那,只有她自己知道,眼角有一颗泪滑落,但被眼罩一覆,那颗泪顷刻就被吸收干净。

死,并不可怕。

可,有些事没有做完,就这么死了,会心不甘吧。

颠簸了半个小时后,总算是平稳下来,飞机落地的刹那,她才取下眼罩,拿出镜子,仔细瞧了瞧眼角的妆容是否蕴开,并打开化妆包,用棉签沾了些许卸妆水,小心翼翼地擦去那些晕染。

做完这一切,机舱的门已经打开,她没带行李包,只有随身的小包,要转身出去时,才算第一次看到了身旁那名男子。

俊美的侧脸,有几分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这一刻,他很绅士地先走了出去,把通道让给她。

人的一生,会擦肩而过很多人,有的不过是萍水相逢,有的却会在你生命的旅途中烙下难忘的印记。

而显然,这位男子在夕雪的生命里属于后者。

但,彼时,她并没有记住他,他,却是记住了她。

夕雪收回神思,对着沐浴间的镜子重新补了妆,她将长发束起,看着镜中的自己,也看到,不知何时站在她身后的皇甫奕。

他的目光很深邃,深邃中,带着从没有过的迷离……

《妻怀不轨:秘密爱人要上位》 第12章:藏娇2 免费试读

低迥动人的嗓音,在短时间内,是她第二次听到。

倘若说,第一次是陌生的,第二次则无疑介于陌生和熟悉之间。一如,在其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个男子于她来说,同样是介于陌生和熟悉之间一样。

“我也想不到,刚刚回国接管财团重任的CFO会在这里。”皇甫奕收回替夕雪擦拭唇角的手,并不避讳什么,反而笑着迎向已走到他们面前的男子。

在这国内大部分城市都是隆冬酷寒的季节,男子只穿着松散的麻质中式长装。

当然,Macau适宜的温度是容许这么穿的,只是能将很正统的中式长装穿出松散的风格来,恐怕也唯有眼前的男子。

此刻,他身旁黏着一混血美女,美女小鸟依人地靠在男子的身旁,碧蓝色的眼睛描画着很夸张的眼线,像猫一样地盯着夕雪。夕雪被女子盯得有些讪讪,不由低下小脸,下意识往皇甫奕身后靠了靠。这个动作,让混血美女不由笑着附耳在那名男子耳边,说了些什么。

这种举动,无疑是失礼的,可,那名男子反而饶有趣味地睨了一眼夕雪,道:

“不过是算命的说我最近手气不错,我才临时决定带Sara来这印证一下。倒是向来只认工作,不懂消遣的阿奕竟也会出现在这儿。”一口一个‘阿奕’,看来是十分熟稔。

“是么?”皇甫奕似乎并不介意他和夕雪的关系被眼前的男子洞悉,只是揽住夕雪的腰,“那我不妨碍楠少去印证手气了。”

“先别走,这里离金达赌场很近,难得碰到,不如一起过去。谁赢了筹码,谁今晚请宵夜,我可定了诚坊的位置哦。”

诚坊是业内名闻遐迩的尊贵私房菜馆,有着最高昂的费用和最绝美的风景,更由于它每天只接待二位贵宾,每年,也只在3月份,8月份,12月份这三个月份接待客户,其余时间,则是钻研最新的菜品,让所有的名流趋之若鹜,哪怕排位遥遥无期,都要一尝当季最新奇的菜式。

皇甫奕瞧了一眼夕雪,夕雪稍抬起小脸:

“你去哪,我去就哪。”

皇甫奕揽得她更紧:

“楠少既然如此盛情相邀,那我就舍金陪楠少了。”

这一秒,夕雪只是觉得被称为楠少的男子除了声音之外,脸熟,到了金达,方才知道,他,就是近几日被媒体广为报道的,恒达财团新任CFO百里楠。

男人们是到楼上的贵宾间进行一掷千金的豪赌,每个筹码最低都是一万的价,一掷千金这个词在这里,果然是有着最好的出处。

夕雪本来也陪在旁边,但贵宾间不比下面的赌场大厅,是严格禁烟的,反是容许男宾吸雪茄的。纵然,皇甫奕知道她肺不是很好,对烟味尤其过敏,百里楠确是一进房间,就开始抽起雪茄来,坐了一会,她实在觉得嗓子不舒服,皇甫奕给了她十万的筹码,让她到楼下大厅随意去玩,赌场立刻有侍应生上前,引着夕雪下楼……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