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天价契约:总裁已过期]免费阅读 主角叫安浅茉楚黎辰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久夏青 2019-02-12 08:06:21

[天价契约:总裁已过期]免费阅读 主角叫安浅茉楚黎辰的小说免费阅读

《天价契约:总裁已过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天价契约:总裁已过期 即可阅读全文

《天价契约:总裁已过期》小说简介

《天价契约:总裁已过期》这本书,是我看网络小说将近十年以来,所看过的用诗词最多,水文最少,作者文化底蕴最深,错漏最低,剧情最紧凑,文笔最通顺的一本书,难怪作者还没写到一半的时候,就有出版社的人上门找作者洽谈出版该书,这绝对是值得强烈推荐的一本书。。经典小说《天价契约:总裁已过期》由苏九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主角安浅茉楚黎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A市,帝国大厦三十层。楚黎辰坐在紫檀木的办公桌后,关上电脑,用手指掐了掐鼻端,缓解劳累一天有些酸涩的眼睛。“许阳,进来。”闭目养神了片刻,他突然睁开眼睛,回身看了一眼落地玻璃窗户,神色莫名的按下话机,。主角是安浅茉楚黎辰的书名叫《天价契约:总裁已过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苏九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安浅茉自认不是好人,不管有什么苦衷,既然害得她家破人亡,就要有付出代价的心理准备。为报父仇,她当街捅人,装疯卖傻,不过……安浅茉:楚二少,当初咱们不是说好了,帮忙的代价是安氏集团吗?你怎么还反悔了!!楚黎辰:抱歉,我这是救命之恩,只接受以身相许。

精彩章节试读:

A市,帝国大厦三十层。

楚黎辰坐在紫檀木的办公桌后,关上电脑,用手指掐了掐鼻端,缓解劳累一天有些酸涩的眼睛。

“许阳,进来。”闭目养神了片刻,他突然睁开眼睛,回身看了一眼落地玻璃窗户,神色莫名的按下话机,低声吩咐。

“二少。”几乎片刻,许阳轻敲门走了进来,恭敬站在一旁,看着楚黎辰。

“这几天,我有什么行程?”他开口问。

“您今天晚上跟盛世的宋董有约,明天早上九点开会,下午一点飞Q市商谈合约,晚上……明天……”许阳打开掌上电脑,快速而清楚的汇报。

“等一下。”楚黎辰突然打断他,“我记得,周日那天,是不是订一个慈善活动?”他寻问。

“是的,二少,因为亚盛医疗那边生产的新药,我们跟圣心慈爱医院订下了赠药慰问的活动,是周日早上八点到十一点的时间。”许阳手指微动,精准的找出了三天后的日程。

“换一下吧,我记得医疗那边,生产更多的是治疗精神疾病的药物,圣心医院其实不太符合赠药的标准。”楚黎辰沉默了一会儿,用手支着脸颊,他侧身看着落地玻璃,“就——换成中,山精神病院吧。”

“你去通知那边一下,把捐款拔给他们。”

“可是,二少,您怎么……”一下就改变主意了?中,山精神病院?那是什么地方?A市有这么一家医院吗?他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许阳怔了怔,刚想张嘴去问,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了什么。

中,山精神病院吗?他好像依稀记得李律师说过,那天巴着二少求救命的安小姐,现在就在那家医院里接受‘治疗’吧?

安氏集团的那个当家人安成业,那位安小姐的父亲,可就是在他们帝国大厦顶上跳的楼,跳的时候,带起的杂物还砸碎了二少办公室的落地玻璃,当然,在亚盛地产工程队的专业下,玻璃早就被换过了,但是……

莫名的将行程换到了不知名的中,山精神病院去?谁知道二少是不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就算那位安小姐目前的状况并不算好,也很难给二少带来什么惊人的利益,但,这事一旦细琢磨起来。

呵呵,做为一个优秀的助力,许阳非常专业的点头,“二少放心,我马下就去安排。”

无论二少是不是真的看出了什么他看不出的关键,又或者只是准备在忙碌的工作中,寻找到一点解闷的玩意儿,他要做的,只是将二少的吩咐,用最快的速度化成现实而已。

“嗯,很好。”楚黎辰满意的点了点头。随手翻开桌上的文件夹,重新陷入繁忙的工作当中。

门微微发出响动,许阳也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

中,山精神病院,四面白墙的房间里,安浅茉静静的坐在角落,专注的听着门外走廊里的声音。

“你听说了吗?亚盛的总裁明天就要过来了?天啊,我看过他的杂志封面,简直太帅了,又多金。”伴随着脚步声响起来的,是女人惊喜而梦幻的声音。

“是啊,我听说楚总裁家里背景还很雄厚呢,他爷爷是开国那辈的人,爸爸还在军中任职,如果能跟他有一段……哎哟!!”旁边有人接话。

“你得了吧,那样的人,哪里是我们这些小护士能攀到的!!”

“有什么不行的?他明天不就要来慰问嘛,说不定就有机会呢。”

“切,你做梦吧你……”

“怎么是做梦,万一呢??”

“行了,说那些没用的干什么,还不快去工作!!”有严厉的女声打断了几人的谈话,安浅茉听过这个声音,是中,山精神病院的护士长。

急促的脚步声和道歉同时响起,玩笑着的护士们一轰而散,走廊里重新恢复了平静。

屋内角落中,安浅茉缓慢站起身,表情有些呆呆的,露出个迟顿的笑容。

当初,她选择去杀顾清南,其实并没有抱着同归于尽的念头。无论是装神精病,还是算计着楚黎辰的行程,强撑着跟他说了那句话,以换得他的相助……这都是她早早计划好的。

但同时,她又太天真,太冲动,她以为只要不负刑事责任,不用去做牢,一切就都还有机会,可……

进入中,山精神病院一个多月了,不知顾清南买通了什么关系。她遭受了各种各样的折磨,殴打,屈辱,药剂……她也曾数次试图逃走,但结果都不尽如人意。

为了‘惩罚’她的逃离,医院方面还将她关进暗室——一间没有丝毫光亮的房间中,一关就是七天,安浅茉发誓,那简直就是一场恶梦,如果不是她在暗室里反应激烈,医院怕出人命,恐怕还不会放她出来。

受了无数次教训,安浅茉变‘聪明’了很多,在不做什么无谓的挣扎,乖乖听话,让吃药就吃药,让打针就打针,等独处的时候再用手指伸进喉咙,把药吐出来。

不过,就算是这样,她还是经常被护士打骂,全身上下都是淤青,这些,她都忍了下来,她耐着性子等,等一个机会。

楚黎辰要来这个偏僻,而且没什么知名度的中,山精神病院来慰问……说不是因为她在这里‘治病’?安浅茉怎么都不相信。

月余一直紧紧绷着的精神终于放松下来,安浅茉明白,老天终究没有抛弃她,机会还是来了。

楚黎辰是想要安氏的,他会来找她。这一点是安浅茉一直坚信的。但,一个多月的等待,实在太漫长,也太煎熬了。

或许应该说,她能付出的东西太少,她无法给楚黎辰带去完整的安氏,甚至,在安氏挂牌出售的如今,她这个前安氏大小姐能起到的做用微乎其微,并不值得楚黎辰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帮她……

出精神病院,这并不是安浅茉的最终目地,她还要向顾清南,向肖氏报仇,而这,都需要楚黎辰的相助。

所以,除了安氏外,她的确应该拿出更多的筹码。但,现在已经可以说得上是一无所有她,能付出的……

缓慢的起身,走了屋里唯一的镜子前,安浅茉静静的站在那儿,看着里面的倒影。

——镜子里的女孩有一张标准的瓜子脸,看上去只比手掌略大一点,弯弯的秀眉下是一对清澈黑亮的眼睛,像浸在水中的水晶一样,睫毛浓密,眼角微微上扬,显的柔弱似水,纯净的瞳孔和温柔的眼神奇妙的融合成了一种极美的风情。

挺直的鼻梁,兼有女性的俏美又有点男性才有的英气,略薄柔软的樱唇,呈现出种近乎透明的宝石红,细润的仿佛看一眼就能让人沉醉。水一样柔美的长发,流瀑般倾斜下来,恰到好处的披散在她瘦弱的香肩上,即使是简陋的白色病服,也抵挡不住这份柔弱中的静美。

安浅茉看着镜中的人,多少有了些信心。同是圈里人,她就算心知肚明,楚二少并不像传闻中那么风流纨绔,但对自己的女人,他从来都算大方。她自认长的来还算漂亮,不至于让楚二少看不上眼,但……

从来傲气的安家大小姐有一天会决定要以色侍人,还是自甘自愿送上门,还生怕人家看不上?安浅茉对着镜中的自己,笑的悲凉。

一天的时间转眼飞逝,楚黎辰带着团队应时而来,慈善活动办的热闹,护士们就不大尽心,最近安浅茉还习惯性的装乖卖傻,这一天,很容易就让她找到机会溜出了病房。

只是,中,山精神病院面积不算小,她自进来后就被关在房间里,偶一出来,根本不知道捐赠会场在哪里。

蹲身躲要柱子后头,她正分不清东西南北呢,就听见远处骆院长焦急的声音传来,“小苏啊,楚总呢?”

“院长,我听说楚总往花园那边去了,嫌咱们这里太吵,想要静静。捐赠仪式交待给许助理主持了。”苏医生回答。

“这,这怎么好?唉,行啊。”骆院长无奈的叹息,快步往会场走去。

安浅茉心中暗喜,急忙起身,躲避着人群往状似花园的方向跑去,她速度很快,行动又敏捷,果然,她到的时候,楚黎辰还没有来。

中,山精神病院的花园不算大,说是给病人建造的,其实游玩更多的还是医生,几处花坛,一个喷水池并几个游乐设施,就是全部了。

站在花园里左右观察了一下,安浅茉平复着呼吸,坐到了花坛旁边,喷水池的水打湿了她的衣角和发丝,带着一丝朦胧的美感。

楚黎辰走进花园时,入目就是这副画面,坐在水池旁的白衣少女,油画一般的美,让他眼中不禁露出几分欣赏……不过很快,他嘴角勾起一抹戏虐的笑。

“你是今天试图引起我注意的女人里,最漂亮的一个,看来,我艳福不浅。”他说着,似乎没有认出安浅茉。

安浅茉没有回话,她只是抬起头静静的看着不远处的男人,高大挺拔的身材,飞扬若柳的眉,如山峰般挺直的鼻梁,精心雕刻似的脸部线条。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他那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眼神,仿佛潇洒不羁,但若细看,却又隐隐藏着冰山般的冷漠。

无声的看着他,好半天,突然间她弯起嘴角,露出个弧度完美的笑,“哟,楚二少,好久不见了!!”

《天价契约:总裁已过期》 第四章:二少,好久不见 免费试读

A市,帝国大厦三十层。

楚黎辰坐在紫檀木的办公桌后,关上电脑,用手指掐了掐鼻端,缓解劳累一天有些酸涩的眼睛。

“许阳,进来。”闭目养神了片刻,他突然睁开眼睛,回身看了一眼落地玻璃窗户,神色莫名的按下话机,低声吩咐。

“二少。”几乎片刻,许阳轻敲门走了进来,恭敬站在一旁,看着楚黎辰。

“这几天,我有什么行程?”他开口问。

“您今天晚上跟盛世的宋董有约,明天早上九点开会,下午一点飞Q市商谈合约,晚上……明天……”许阳打开掌上电脑,快速而清楚的汇报。

“等一下。”楚黎辰突然打断他,“我记得,周日那天,是不是订一个慈善活动?”他寻问。

“是的,二少,因为亚盛医疗那边生产的新药,我们跟圣心慈爱医院订下了赠药慰问的活动,是周日早上八点到十一点的时间。”许阳手指微动,精准的找出了三天后的日程。

“换一下吧,我记得医疗那边,生产更多的是治疗精神疾病的药物,圣心医院其实不太符合赠药的标准。”楚黎辰沉默了一会儿,用手支着脸颊,他侧身看着落地玻璃,“就——换成中,山精神病院吧。”

“你去通知那边一下,把捐款拔给他们。”

“可是,二少,您怎么……”一下就改变主意了?中,山精神病院?那是什么地方?A市有这么一家医院吗?他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许阳怔了怔,刚想张嘴去问,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了什么。

中,山精神病院吗?他好像依稀记得李律师说过,那天巴着二少求救命的安小姐,现在就在那家医院里接受‘治疗’吧?

安氏集团的那个当家人安成业,那位安小姐的父亲,可就是在他们帝国大厦顶上跳的楼,跳的时候,带起的杂物还砸碎了二少办公室的落地玻璃,当然,在亚盛地产工程队的专业下,玻璃早就被换过了,但是……

莫名的将行程换到了不知名的中,山精神病院去?谁知道二少是不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就算那位安小姐目前的状况并不算好,也很难给二少带来什么惊人的利益,但,这事一旦细琢磨起来。

呵呵,做为一个优秀的助力,许阳非常专业的点头,“二少放心,我马下就去安排。”

无论二少是不是真的看出了什么他看不出的关键,又或者只是准备在忙碌的工作中,寻找到一点解闷的玩意儿,他要做的,只是将二少的吩咐,用最快的速度化成现实而已。

“嗯,很好。”楚黎辰满意的点了点头。随手翻开桌上的文件夹,重新陷入繁忙的工作当中。

门微微发出响动,许阳也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

中,山精神病院,四面白墙的房间里,安浅茉静静的坐在角落,专注的听着门外走廊里的声音。

“你听说了吗?亚盛的总裁明天就要过来了?天啊,我看过他的杂志封面,简直太帅了,又多金。”伴随着脚步声响起来的,是女人惊喜而梦幻的声音。

“是啊,我听说楚总裁家里背景还很雄厚呢,他爷爷是开国那辈的人,爸爸还在军中任职,如果能跟他有一段……哎哟!!”旁边有人接话。

“你得了吧,那样的人,哪里是我们这些小护士能攀到的!!”

“有什么不行的?他明天不就要来慰问嘛,说不定就有机会呢。”

“切,你做梦吧你……”

“怎么是做梦,万一呢??”

“行了,说那些没用的干什么,还不快去工作!!”有严厉的女声打断了几人的谈话,安浅茉听过这个声音,是中,山精神病院的护士长。

急促的脚步声和道歉同时响起,玩笑着的护士们一轰而散,走廊里重新恢复了平静。

屋内角落中,安浅茉缓慢站起身,表情有些呆呆的,露出个迟顿的笑容。

当初,她选择去杀顾清南,其实并没有抱着同归于尽的念头。无论是装神精病,还是算计着楚黎辰的行程,强撑着跟他说了那句话,以换得他的相助……这都是她早早计划好的。

但同时,她又太天真,太冲动,她以为只要不负刑事责任,不用去做牢,一切就都还有机会,可……

进入中,山精神病院一个多月了,不知顾清南买通了什么关系。她遭受了各种各样的折磨,殴打,屈辱,药剂……她也曾数次试图逃走,但结果都不尽如人意。

为了‘惩罚’她的逃离,医院方面还将她关进暗室——一间没有丝毫光亮的房间中,一关就是七天,安浅茉发誓,那简直就是一场恶梦,如果不是她在暗室里反应激烈,医院怕出人命,恐怕还不会放她出来。

受了无数次教训,安浅茉变‘聪明’了很多,在不做什么无谓的挣扎,乖乖听话,让吃药就吃药,让打针就打针,等独处的时候再用手指伸进喉咙,把药吐出来。

不过,就算是这样,她还是经常被护士打骂,全身上下都是淤青,这些,她都忍了下来,她耐着性子等,等一个机会。

楚黎辰要来这个偏僻,而且没什么知名度的中,山精神病院来慰问……说不是因为她在这里‘治病’?安浅茉怎么都不相信。

月余一直紧紧绷着的精神终于放松下来,安浅茉明白,老天终究没有抛弃她,机会还是来了。

楚黎辰是想要安氏的,他会来找她。这一点是安浅茉一直坚信的。但,一个多月的等待,实在太漫长,也太煎熬了。

或许应该说,她能付出的东西太少,她无法给楚黎辰带去完整的安氏,甚至,在安氏挂牌出售的如今,她这个前安氏大小姐能起到的做用微乎其微,并不值得楚黎辰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帮她……

出精神病院,这并不是安浅茉的最终目地,她还要向顾清南,向肖氏报仇,而这,都需要楚黎辰的相助。

所以,除了安氏外,她的确应该拿出更多的筹码。但,现在已经可以说得上是一无所有她,能付出的……

缓慢的起身,走了屋里唯一的镜子前,安浅茉静静的站在那儿,看着里面的倒影。

——镜子里的女孩有一张标准的瓜子脸,看上去只比手掌略大一点,弯弯的秀眉下是一对清澈黑亮的眼睛,像浸在水中的水晶一样,睫毛浓密,眼角微微上扬,显的柔弱似水,纯净的瞳孔和温柔的眼神奇妙的融合成了一种极美的风情。

挺直的鼻梁,兼有女性的俏美又有点男性才有的英气,略薄柔软的樱唇,呈现出种近乎透明的宝石红,细润的仿佛看一眼就能让人沉醉。水一样柔美的长发,流瀑般倾斜下来,恰到好处的披散在她瘦弱的香肩上,即使是简陋的白色病服,也抵挡不住这份柔弱中的静美。

安浅茉看着镜中的人,多少有了些信心。同是圈里人,她就算心知肚明,楚二少并不像传闻中那么风流纨绔,但对自己的女人,他从来都算大方。她自认长的来还算漂亮,不至于让楚二少看不上眼,但……

从来傲气的安家大小姐有一天会决定要以色侍人,还是自甘自愿送上门,还生怕人家看不上?安浅茉对着镜中的自己,笑的悲凉。

一天的时间转眼飞逝,楚黎辰带着团队应时而来,慈善活动办的热闹,护士们就不大尽心,最近安浅茉还习惯性的装乖卖傻,这一天,很容易就让她找到机会溜出了病房。

只是,中,山精神病院面积不算小,她自进来后就被关在房间里,偶一出来,根本不知道捐赠会场在哪里。

蹲身躲要柱子后头,她正分不清东西南北呢,就听见远处骆院长焦急的声音传来,“小苏啊,楚总呢?”

“院长,我听说楚总往花园那边去了,嫌咱们这里太吵,想要静静。捐赠仪式交待给许助理主持了。”苏医生回答。

“这,这怎么好?唉,行啊。”骆院长无奈的叹息,快步往会场走去。

安浅茉心中暗喜,急忙起身,躲避着人群往状似花园的方向跑去,她速度很快,行动又敏捷,果然,她到的时候,楚黎辰还没有来。

中,山精神病院的花园不算大,说是给病人建造的,其实游玩更多的还是医生,几处花坛,一个喷水池并几个游乐设施,就是全部了。

站在花园里左右观察了一下,安浅茉平复着呼吸,坐到了花坛旁边,喷水池的水打湿了她的衣角和发丝,带着一丝朦胧的美感。

楚黎辰走进花园时,入目就是这副画面,坐在水池旁的白衣少女,油画一般的美,让他眼中不禁露出几分欣赏……不过很快,他嘴角勾起一抹戏虐的笑。

“你是今天试图引起我注意的女人里,最漂亮的一个,看来,我艳福不浅。”他说着,似乎没有认出安浅茉。

安浅茉没有回话,她只是抬起头静静的看着不远处的男人,高大挺拔的身材,飞扬若柳的眉,如山峰般挺直的鼻梁,精心雕刻似的脸部线条。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他那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眼神,仿佛潇洒不羁,但若细看,却又隐隐藏着冰山般的冷漠。

无声的看着他,好半天,突然间她弯起嘴角,露出个弧度完美的笑,“哟,楚二少,好久不见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