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秦亦廷薛爱的小说[我寻月下人不归]免费试读

编辑:稍尽春风 2019-02-12 08:34:16

主角叫秦亦廷薛爱的小说[我寻月下人不归]免费试读

《我寻月下人不归》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我寻月下人不归 即可阅读全文

《我寻月下人不归》小说简介

《我寻月下人不归》这是一部全新的写作手法的小说,内容新颖,丰富,非常值得推荐看。完结小说《我寻月下人不归》是颜如卿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秦亦廷薛爱,内容主要讲述:刺眼的白光悬在头顶上,四周都是冷空气,冻得薛爱直发抖,又睁不开眼睛。这里是哪儿?还没等她想清楚,一根冰冷的异物,就硬生生从她下身刺了进去!“啊!”她疼得险些晕倒!人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这、这是在刮宫??。主角是秦亦廷薛爱的小说叫《我寻月下人不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颜如卿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六年前,她冷漠的将订婚戒指扔进大海;六年后,他还是娶了她,却巴不得这个女人人间蒸发。当看见他浑身燃烧;当看着她再也不会争、不会闹的躺在裹尸袋里。“如果可以,请给我一个穷尽一生的机会,让我把欠你的爱情,

精彩章节试读:

徐佳蕾有所察觉,立马翻坐了起来,但想了想,又悠然自得的躺回去。

“小爱啊,我可劝你别跟我耍花样,薛妈妈那么好的人,可就指望着我那块肝儿呢~”

薛爱呼吸一窒。

自从父亲跟小三卷钱跑路以后,她的母亲,就气出了不可逆转的肝衰竭。

徐佳蕾就是在这时介入了她的生活,高高在上的她,不知为何抢着来当薛爱的闺蜜,还“好心”的在自家公司员工里,帮薛妈匹配到了一块匿名捐赠的肝脏。

也就是为了这块儿肝,薛爱三年以来,一直都默默替别人背着黑锅。

“廷哥,你回来啦~”

徐佳蕾腻死人的跑向门口,原来是秦亦廷回来了。

他立在门外,冷冷的瞧着薛爱,把一份文件扔上了桌。

“签了。”

没有任何留恋,仿佛这段婚姻,已经让他厌烦的连半个字都不愿多说了。

薛爱也没有拒绝,拾起了笔。

她原本想签,纠缠下去也没意义。可她忽然发现了离婚协议下面还有文件。

那是张两千万的银行支票,还携带着一封骨髓捐赠知情书。

呵……

原以为,秦亦廷没换门锁是还割舍不下呢。

搞到头来,他只是想留着她的健康,给他的心尖宠儿续命!

“我不同意!”薛爱果断的扔了笔。

想让她受尽折磨后成全徐佳蕾这个贱人?

做梦!

秦亦廷阴冷的看过来:“你再说一遍?”

薛爱直接对上了他墨黑凌厉的眼睛,毫不畏惧,一字一顿:“我说,我不同意!”

“秦亦廷,是你不给我留活路,你折磨了我三年,就为了一个什么都没有为你做过的心机女!昨天,你用我们孩子的骨血给她接风洗尘,以后,你们的每一天都该为此敲响丧钟!”

“这个婚,你找阎王爷去离吧!”

话落,薛爱洒身而去。

徐佳蕾气得发抖,赶忙摇晃起了秦亦廷的胳膊。

没想到,他突然在这时有些冷淡的推开了她,好像眼底只剩下那个任性过头的女人,道:“薛爱,你不要逼我。”

“就你做的那些肮脏的事儿,这些年我没伤害你,都是纵容你。包括那个孩子,你有什么资格怪我?”他衔起支烟,火光摇曳下的面庞俊美非常,冷声道:“我是商人,不是慈善家,你再踏出一步,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薛爱的步伐一滞。

她回头与他对视着,最终什么都没有说,便离开了。

九月的秋风,席卷着落叶,薛爱飘旋在小小的雨中,不知该去哪儿。

她忍辱负重,都是为了母亲,现在捐肝协议还有半年就满期了,索性回家去,分享这唯一的好消息。

可是,阔别不久的家,鸦雀无声的,她百般寻找,在茶壶底下发现了一封信。

【爱爱,妈知道你快来探望我了,可妈最近在熟人那里匹配到了一副肝脏,近期就要去换上】

【所以,往后你操心好自己就行了,等妈好了,叫阿风回家吃饭。】

骗人!

薛爱急的眼泪都出来了。

她翻找时,还从抽屉里发现了许多借据,用脚指头想都能知道,母亲的病情是又加重了。

母亲生性好强,而且知道自己和秦亦廷不怎么亲近,所以不想自己受委屈的她,打算独自承担,一定是这样!

薛爱着急的找去了药房,又从药房寻到表舅家,这才知道,母亲已经卧床不起整整五天了。

透析就借了亲戚八万块的她,要做完整个疗程,还得六十万。

“妈。”薛爱紧握着母亲枯柴般的手,强颜欢笑道,“六十几万算个什么事儿啊?女儿平常理财都不止这点儿。你放心去医院吧,最迟明晚,钱就汇过来了。”

说完,捂着嘴巴跑出了小区,悄悄哭了一会儿,心里泛起了愁来。

她的银行卡,已经被冻结了,想来是秦亦廷做的,怕心尖宠儿的活人参跑路。

而她自己的积蓄,又连同房子都给徐佳蕾还了高利贷。

怎么办啊?妈妈现在急等着这笔钱救命!

思索着,薛爱苍白的食指,悬在了通讯录的“大笨蛋”上。以离婚捐髓换钱,已经是她唯一能想到的了。

可是,让她跟现在的秦亦廷低头,简直比登天还难!

正在犹豫,一阵闪光灯忽然刺得她眼晕,同时有人兴奋的大喊:“消息是真的,秦家大少奶奶果然又流产了!”

“快拍快拍,头条就靠它了!爆料人说三次流产都是重男亲女的薛母从中作梗,把这条标题也加上!”

靠!

薛爱气得抓狂,没想到秦亦廷这么快就展开报复了!

他知道自己对闪光灯有阴影,而母亲又是寡廉重誉的退役女兵,如此颠倒是非的刊物登出去,病情非要加重不可!

秦亦廷,有你的!

但既然你如此不仁,就别怪我也不义了。

“死狗仔,流产有什么好拍的?我都流了三次了,读者早看腻了。不如……“

秦亦廷不是说她比妓女都不如吗?

好啊,她就好生下贱一次给他看!

“去问问你们主编,堂堂金融大鳄秦老板妻子的情趣写真,值几个价码?”

《我寻月下人不归》 第四章 雀占鸠巢 免费试读

刺眼的白光悬在头顶上,四周都是冷空气,冻得薛爱直发抖,又睁不开眼睛。

这里是哪儿?

还没等她想清楚,一根冰冷的异物,就硬生生从她下身刺了进去!

“啊!”她疼得险些晕倒!人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这、这是在刮宫???

“放开我……”

她拼命支起身子,可四肢都被绑在了仪器上,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医生又把她摁了回去,难为的说:“对不起了薛小姐,可这是秦总的决定,我也没办法。你……你忍一忍吧,很快就过去了……”

——深夜。

虚弱不堪的薛爱,艰难的倚着冷墙挪动。

刚刚做完刮宫的她,没人照料,每挪一步,下身都在往外渗血。

而转角的一幕,更像是魔手扼住了她的咽喉,令她窒息。

“真美啊~”站在窗口的徐佳蕾,纯洁少女般用两手拖着两腮,问:“廷哥,你为我起过名字的星星,你还记得吗?”

而薛爱刚刚死去孩子的父亲,秦亦廷,正紧搂着她。阖眸想了想,笑得愈发温柔道:“记得。”

“噗通~”

薛爱再也撑不住了,歪倒在了地上,惊得徐佳蕾掩嘴回身,看清是她后,眼神里充满了偷笑。

“小爱?”她反而虚伪的担忧道“你怎么了,是不是脑震荡啊?我帮你叫医生,千万别动了胎气~”

“你滚开!”

薛爱猛地推开她,她清楚的记得,医生少打了麻醉药,就那么活生生从她子宫里掏走了孩子。

是徐佳蕾捣得鬼,肯定!

徐佳蕾幸灾乐祸,躲了后去。秦亦廷抱住,冷冰冰的道:“别怕。”紧接着就要教训薛爱。

可薛爱望着空瘪腹部的眼神,那孤单、麻木,绝望,忧冷……原先总是饱含露水般深情的眼,此刻简直空虚的像被烘干了的沙子。

一股难言的疼,从心房抽过,秦亦廷扭回身,只当是疲累过度了。吩咐下人带薛爱去其他医院,别在这里碍眼。

“秦亦廷。”薛爱忍无可忍道:“你真是头禽兽!”

此刻的徐佳蕾,只想要赶快回房采摘胜利的果实,可秦亦廷听到这句话,还是僵住了。

他没有转身,像堵墙似的阴沉道:“你,再说一遍?”

“我会说的。”薛爱泪笑道,看着这堵撞了三年都没能撞开的铁墙:“但我要先祝你,我祝你们俩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呵!真是条疯狗。

徐佳蕾暗自偷笑道。

她原本还以为,薛爱会上演一出苦情计,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不是找死么?

果然,秦亦廷当即就把徐佳蕾交给了下人。

然后他抬指钳住了薛爱的下颚,硬生生的扳起来。

他倒不至于为一两句讽刺就大动肝火,只是想起了方才裴岸南给他的一张信用卡单,上面显示,薛爱去云家的医院消费了一百多次!

而她向来没灾没病,跑这么勤快是为什么?

“告诉我,薛爱。”他眼底发寒的问:“里面的徐佳蕾在你眼里算什么?回答我!”

“算为了钱能人尽可夫的妓女。”薛爱毫不畏惧的与那双眼相对,微笑着,不肯向他屈服:“而你,秦大总裁,你是为了妓女杀死自己孩子,把妓女当做宝贝的嫖客!”

此时,秦亦廷不怒反笑,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

然后冷盯着她,一字一顿:“你,比妓女还不如!”

那一晚,薛爱也不知是怎么熬过来的。

心灵与肉体粉身碎骨般的疼痛,活活折腾了她一整晚。

然后她被转到了二院,住了十天,刚回到家里,就看见了徐佳蕾这个不速之客。

正在洗脚的她,察觉到了薛爱,便一掌抽在了老佣人的脸上,指桑骂槐道:“老东西,你长没长眼睛?这都是博思兰最新款的指甲,不是某些乡下土鳖用的廉价货,给我小心点!”

“徐佳蕾!”薛爱当即喝道:“谁准许你在这里撒野。”

“呦……我当是谁呢。”

徐佳蕾笑着,慵懒的躺了下去,说:“但该问这话的人是我吧?”

“廷哥担心我缺髓腿软,就把这房子跟佣人都归在了我的名下。还说,让你伺候我呢。”

薛爱刚从鬼门关爬回来,哪儿能照料别人?

她早先就猜到了需要捐髓的人正是徐佳蕾,看来果真如此。

可这摆明了,只是用来挑拨的幌子罢了!

合紧拳头,薛爱直接走向了卧室,在床下封存着她当年替徐佳蕾还高利贷的证据。她要揭发她,让秦亦廷彻底了解这个赌女的真面目!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