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算计来的爱情]免费阅读 主角叫舒画苏文绍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青莲白雾 2019-02-12 10:40:50

[算计来的爱情]免费阅读 主角叫舒画苏文绍的小说免费阅读

《算计来的爱情》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算计来的爱情 即可阅读全文

《算计来的爱情》小说简介

《算计来的爱情》好看,感到作者写的很努力,但是主人公成长太过这里没有一丝挫折,感到太无敌了。。精品小说《算计来的爱情》由半夏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舒画苏文绍,内容主要讲述:是个书房,却不似一般的古香古色,装修得很有特色,品味不俗。苏文昊穿了一套白色的居家服,坐在电脑桌前敲着键盘。台灯的灯光从他头顶洒下去,让本来一身冷峻气质的苏文昊看着柔和了不少,特别是他此刻正认真地盯着。热门小说《算计来的爱情》是半夏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舒画苏文绍,书中主要讲述了:未婚夫和继母苟且在一起,为了报复他们,我想方设法上了继母的舅舅,做了她的舅妈……

精彩章节试读:

整个过程,除了嘴巴无数次酸累到痉挛之外,我第一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屈辱。

真想告诉他,为男人做这种事情,我舒画也是开天辟地第一次!

苏文昊这个禽兽,直接射到了我的嘴里。

我顾不上他,拼命地跑进洗手间去呕,看着镜子里泪流满面的自己,我心想真是活该!

不过希望这一次,他苏四爷能满足了,能放我走!

可我太小看这个男人了。

刚打开浴室的门,手就被男人攥住,直接拖着我扔到了床上,高大的身子再次压了下来……

我一直以为像苏文昊这种外表看起来禁欲又优雅的男人,在床上一定很温柔,我错得太离谱。

他就像一头猛兽一样……不,是一头不知疲倦的猛兽,折磨得我在心里对男女之事直接有了阴影。

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和白展博之间的夫妻生活一直不和谐。

一开始是我对肌肤之亲有点抵触,后来是因为总是怀不上孩子天天检查吃药,搞得我们都没了多少兴致。

甚至我都怀疑,白展博那王八蛋就是因为在我这里满足不了才上了殷云锦的床。

我懊恼地咬了咬唇,怎么又想起那对狗男女了!

而苏文昊不同,除了一开始我因为害怕而反抗之外,最后绝望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在他的带动下竟然有了可耻的反应!

但为了那点可怜的尊严,我始终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事后,趁苏文昊去浴室的时候,我忙滚下床捡起自己的衣服穿。

可我穿来的衬衣被他撕得纽扣全都脱落,短裙的拉链也坏了点……我咬了咬牙,这男人果然是禽兽,这么粗暴很好玩?

我这怎么出门?

听到浴室里没了水声,我上前敲了敲浴室的门,“苏四爷,你看,我们现在可以扯平了吧?”

门突然被人拉开,吓得我忙后退一步。

禽兽……苏四爷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裸露着上身走了出来,我脸一烫,转过了身去,“那个,四爷,我可以走了吗?”

“该看的看了,该做的做了,该拍的照也拍了,这个时候装清纯了?”

男人戏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紧接着我肩膀上落下一只大手,苏文昊把我拎起来推到了浴室门口,“去洗澡!”

“我……我回去洗!”我下意识地拢了拢身上的衬衣,“就不浪费四爷家的水了!”

“少贫嘴!去!”男人的嘴角好像勾了下,我以为看花眼了,再看过去的时候,果然又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拨出去了个电话,“送套女人的衣服来,168,90,60,90……”

我目瞪口呆,他竟然把我的身高和三围报得无比准确……我哪还敢跟这位爷讨价还价,转身进了浴室。

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苏文昊不在房间里,床上放了一套女人的衣服,看看尺码果然是给我准备的,我没得选,只能穿好走了出来。

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啪啪啪的声音,节奏时缓时快,时轻时重。

看到里面有灯光洒出来,我好奇地走了过去。

《算计来的爱情》 第9章 戒指亡我死 免费试读

是个书房,却不似一般的古香古色,装修得很有特色,品味不俗。

苏文昊穿了一套白色的居家服,坐在电脑桌前敲着键盘。

台灯的灯光从他头顶洒下去,让本来一身冷峻气质的苏文昊看着柔和了不少,特别是他此刻正认真地盯着电脑屏幕,那双专注的眸子让我没好意思打扰,呆呆地站在了门口。

“口水流下来了?”

男人的声音突然传来,我条件反射地抬手去擦口水……哪有!

这个死苏……禽兽!

我没有进去,打算说完就开溜,“苏四爷,衣服我改天洗了给您送过来,我们之间的事……”

还没说完,苏文昊打断了我的话,“你是你,我是我,没有我们!”

那最好不过,我点头如捣蒜,“谢谢。”

“云锦想要的那枚戒指,很贵重?”苏文昊眯着眼睛看向我。

我心里顿时一凉……他是想替殷云锦要我的戒指?

呵,果然是亲舅!

“不贵重,但是我父亲留给我的唯一念想,我不会给任何人的。”提起父亲,我语气里不由地强硬了些。

“既然不贵重,为何不用戒指来换一笔钱,去给你妹妹治疗眼睛?”苏文昊问我,语气很淡,听不出情绪。

我咬着牙来低下头来,“除了这枚戒指,我的所有家产都被你外甥女那个强盗掠夺走了,她看上的根本不是戒指,而是想把我所有的东西都抢走,满足她的欲望而已!”

我才不管眼前的男人是殷云锦的四舅还四爷,对那对狗男女的恨,我无需掩饰,也掩饰不了。

气氛冷了几秒钟,苏文昊站了起来,“戒指拿来作抵押,舒淇的眼睛,我负责。”

我一惊,抬头起来不可思议地看向他,“四爷也对我的戒指有兴趣?”

刚问出口我就后悔了,恨不得咬舌自尽。

苏文昊要这枚戒指,肯定是要送给殷云锦啊!

还不等他反应,我立刻又说,“抱歉,我答应过父亲,戒指在我在,戒指亡我死……还请苏四爷不要夺人所爱。”

“很好!很有骨气!”苏文昊眯着眼睛冷冷地笑了下,走到面前来,大手掐住了我的下巴,迫使我和他对视,“舒小姐,下回再想来求我的时候,我的条件可不是一枚戒指这么简单了!”

说完,他一把推开了我,“滚!”

我自然没有再做任何一秒的犹豫,麻溜滚了。

拖着千疮百孔的身体回到出租屋里,看着这简陋的一室一厅,我想起白展博和殷云锦此刻有可能正在我家别墅里得意的笑,我一拳头砸在了墙上。

手上传来的剧痛让我清醒了,越是受挫,我越不能轻易放弃!

苏窈的电话打来,劈头就问我,“怎么样了,得手了没?”

“别提了,你说苏文绍的电话你发给我多好,偏要拍照给我……”

我和苏窈是资深闺蜜,没有任何秘密,除了她,我也无处话凄凉,一股脑把错睡了苏文昊的事全都告诉了她。

“我靠!舒画……”苏窈在电话里要炸毛了,“你他娘的把老子的男神睡了,你还一副吃大亏的样子!你这是走狗屎运了好吗?”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