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夏若心楚律[新婚无爱,替罪前妻]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编辑:聚橙为海 2019-02-12 10:48:29

主角叫夏若心楚律[新婚无爱,替罪前妻]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新婚无爱,替罪前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新婚无爱,替罪前妻 即可阅读全文

《新婚无爱,替罪前妻》小说简介

乌贼大大的书从奥术神座到一世之尊,都非常棒,逻辑严密,挖坑必坑,希望大大继续努力。。主人公叫夏若心楚律的书名叫《新婚无爱,替罪前妻》,是作者夏染雪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是,”夏若心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那里并没有任何的东西,没有人知道,这里曾今有过一种什么样的记忆。没有的。江瑶的手离开了她,拿起了一边的化妆盒,细细的给她脸上扑着,而夏若心却是笑了。她的眸子透出一。小说主人公是夏若心楚律的小说是《新婚无爱,替罪前妻》,它的作者是夏染雪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继妹刚死三个月,她执意要嫁给准妹夫。全世界都认定楚氏掌门人楚律的新婚妻子害死自己的继妹,勾引了自己的妹夫。她的亲生母亲残忍的说:别叫我妈,我没你这么恶毒的女儿。她的新婚丈夫在婚礼:我不会吻你,你让我恶

精彩章节试读:

但是,久久的,她只是感觉一阵灼热无比的气息喷洒在了她的脸上,她睁开了双眼,长长的睫毛上,映出男人唇边的冷笑。

“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夏若心,因为,你让我感觉恶心。”楚律恶质的说着,抬起了自己的脸,而他的唇却是真的是没有落下,甚至是没有碰过她的脸。

夏若心只是感觉自己的脚步微微的踉跄了一下,双腿一软,差一点就要倒下去,只是,她不能,真的不能。

泪眼朦胧间,她看到了她妈妈脸上的冰冷,继父脸上的无情的嘲弄,还有楚律的残忍的无比的笑。

他们都在笑,只是,她却是哭了。

夏若心无神看着四周,当她的眼睛看到了墙上挂着的婚纱照时,只是抱紧了自己的身体,他们新房,挂着的却是他与夏以轩的照片,原来,他也是可以温柔,可以是笑的,可以是爱的,只是,那个人却永远不是她。

可不可以不要这样残忍?她咬着自己的手背,他在提醒着她,她的在他的心中什么也不是吗?她是一个仇人,还是一个玩物。

门被猛力的推开,楚律走了进来,他仍然是穿着那一套西装,他环住自己的胳膊,就这般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床边的夏若心。

他的脸上没有半分表情,有的也只是残酷的冷笑。

“怎么,当了楚夫人,你满意了?”他站在那里,双手放在了口袋里面。

夏若心抬起头,双手却是紧紧的抓站自己胸前的衣服。一些明亮的双眼,此时却暗淡了太多了。

“怎么,不说话,为了这些东西,你连自己的妹妹都能害死,你这种女人,也想要得到幸福,也真是笑话,而你,也要当一辈子的罪人。”残忍的话如同冰珠子一样,不停的砸在夏若心的身上。

“不是的,我没……”

楚律打断她的话,现在还在狡辩,他以为他是真的要娶她?

“脱衣服。”

夏若心颤抖的放下了手,一颗一颗的解开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洁白细腻的皮肤上,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害怕,此时起了一颗颗细小的鸡皮疙瘩,她低下头,手足无措的坐在那里。

“你还真以为我会对有什么兴趣,我看到你恶心?”楚律双手双胸的站在了那里,不可否认,这个女人的身材十分的不错,虽然有些瘦,不过,却是十分的匀称。

只是,可惜,她有一颗恶毒的心。

“不。……“夏若心摇头,她不想这样,不想的。

而楚律已经没有了耐心,走上前,你这么千方百计的,非要我娶你,要的不就是这些吗?”楚律上前,冰冷的无温的黑眸里面映着她的影子,有的也是无尽的恨意,嗜血无比的恨意。

不是的这样的,“楚律,请不要对我这样残忍。”夏若心抬起了一张泪眼朦胧的脸,她在他的面前,早已经无地自容的。

《新婚无爱,替罪前妻》 第4章 白色新婚 免费试读

“是,”夏若心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那里并没有任何的东西,没有人知道,这里曾今有过一种什么样的记忆。没有的。

江瑶的手离开了她,拿起了一边的化妆盒,细细的给她脸上扑着,而夏若心却是笑了。她的眸子透出一种失神。

如果当初,那个护身符还在的话,是不是现在就不会是这种样子了,她的生活会不会改变,

只是,太多的如果,也只是如果。

她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又是回到五岁的生日那一年。

那一年,她五岁,而夏以轩四岁。

姐姐,你脖子上的是什么,给我玩好不好,如同小公主一样的夏以轩抬头,看着夏若若心脖子上的挂着的东西,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好像挺好看的。

“姐姐,我用娃娃和你换好不好?”她指着夏若心手中娃娃,这个当然也然也是她的。

而夏若心地是摇了摇头,放下了手中的娃娃,手放在了那个护身符上,她可以不要娃娃,哪怕那个娃娃是她替四岁的夏以轩背了黑锅,用妈***一顿打换来的。

“姐姐,给我,”夏以轩向来霸道无比,起身就向夏若心扑去,夏若心只是不断的向退着。

“以轩,”沈意君快步的走了过来,抱住了夏以轩的小小的身子,

“妈妈,我要姐姐的脖子的上的东西,她不给我,呜……”夏以轩一看到沈意君连忙的哭了起来。

“若心,把那个给以轩,今天是她生日。”沈意君冷了脸,她怎么可以么以不懂事,让着点妹妹不行吗?

而夏若心只是握紧了手中的护身符,小小的唇片抿的很紧很紧,不过什么也没有说,但是,她是在无声的拒绝着。

“夏若心,拿来,”沈意君伸出自己的手,而她怀中的夏以轩却是哭的更大声了,还边哭边打沈意君,妈妈我要,我要……

“拿来,”沈意君的手伸的更前,给我。

夏若心再是后退了一步,她摇头,“妈妈,我只有这个了,不要拿走……好吗?”

“够了,”沈意君连忙站了起来,一把抓住夏若心小小的肩膀,从她颈间用力的扯下了那个护身符。

“妈妈……”夏若心只是看着沈意君抱走了夏以轩,就这样的离开了,而夏以轩的小手上,拿着的是那个护身符。

“妈妈……”她难过的扁了一下嘴,抱起了地上的那个旧娃娃,“妈妈,心心很难过……”只是,却是没有人可以回答她。

“若心,若心,你怎么了?”耳边突然传来了江瑶的声音,夏若心才是睁开了双眼。

“对不起,江瑶,我只是想到了以前的事。”她抱歉的一笑,长睫上明明还挂着泪水的。

“想到了什么?”江瑶又是换了一个干净的粉扑,她的眼泪怎么也无法擦掉,甚至越来越多。这女人,真的很能哭。

“没什么,只是梦到小时候的事情而已,”她轻描淡写着,只是失神的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可能地是最丑的新娘了。

而婚礼就快要开始了。

她与楚律的婚礼,唇角有着一抹梦幻般的笑容,那样的笑,绝美无比,却是失色的海棠花一样,明明名贵,但是,却过早的掉落了太多的颜色。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