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舞轻尘萧楚御的小说[宫倾玉碎舞轻尘]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清风竹间行 2019-02-12 16:34:28

主角叫舞轻尘萧楚御的小说[宫倾玉碎舞轻尘]全本免费阅读

《宫倾玉碎舞轻尘》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宫倾玉碎舞轻尘 即可阅读全文

《宫倾玉碎舞轻尘》小说简介

《宫倾玉碎舞轻尘》这本书写的真不错,虽然是虚幻小说,但屋次清楚,真不错,我觉得,写这些真不容易。主角叫舞轻尘萧楚御 的小说叫《宫倾玉碎舞轻尘》,它的作者是雪夜舞蝶 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舞轻尘早已脸色煞白,整个人痛得除了呼吸,连动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先前那一丝内力冲撞五脏六腑的伤,在如今这一番折腾下,根本不算什么。下一样……是竹签,还是柳叶刀?赵青荷没有让她等太久,当竹签贴着脚指甲。《宫倾玉碎舞轻尘》由雪夜舞蝶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舞轻尘萧楚御,书中主要讲述了:有人说,七年是一个轮回。舞轻尘用七年时光,自以为修成正果,终于嫁给心爱男人,却不料,新婚夜,他将她狠狠踏入尘埃。七年后,她携滔天恨意归来,一步一个血印,他的万里江山,他的如花美眷,她要一样样给他揉碎了

精彩章节试读:

再次醒来,周围一片黑寂。

舞轻尘听见夜鸦在屋外枝头呜呜的叫,墙角有老鼠窸窣的声音,霉味弥漫在鼻尖。

是了……这里是冷宫。

月色隔绝在油纸窗之外。

她移了移身体,碾压般的疼痛还在,身上粘稠感很重,之前未清洗的液体粘在身上很不舒服。

“有人吗?”

嗓子依旧干涸得厉害,有些许血腥的味道。

舞轻尘挣扎着起床,拿木盆走到井边。

打水。

冰凉的液体顺着喉间淌下,她把木盆清洗干净,端着一整盆水走进房间。她需要清洗身体,那些纯侮辱性质的液体,她要一分一毫全部洗干净!

仲秋的夜,冷冽的井水浇在身上,一瞬沾上体温后,很快变得与她的心一样没有温度。

.

男人站在墙角,听着屋内女子偶尔吃痛的低呼,听着她冻得牙齿打架的声音,他的手紧了紧,薄唇抿得像一把刃。

良久,眸中闪过一丝讽刺,转身离开。

.

这个夜,舞轻尘再无半点睡意。

她盘腿坐在床上,回忆从前的点点滴滴,也试图调息内力。

没错,舞轻尘原本是有内力的,只是——

帝王酣睡,岂容身侧人武功高绝?

大周国,将军家女儿做后妃的不知凡几,每一位进宫之前,都会废黜内力。

那日,按照祖制,嬷嬷送上“散功散”,萧楚御大发雷霆,说舞轻尘是他的妻子,是他这辈子最信任的人,也是他这辈子唯一的女人。

他说,她不用散功!

他说,他要她要留着内力,留着武功,若有一天,他辜负了舞轻尘,就由舞轻尘一掌劈下。

嬷嬷各种为难,周围侍从齐齐跪下,说于理不合。

舞轻尘一颗心都在萧楚御身上,哪里会想到婚后会发生这么一出,笑着便喝下“散功散”。

然后,现实狠狠打了她一巴掌!

以血的代价,满门152口,从老人到稚子!

“噗!”

一口血从口中喷出,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丝内力根本不受控制,在胸腹乱蹿,舞轻尘抹一口血,再来!

少顷,“噗”的再一声。

无数次尝试,无数次失败……

到天亮的时候,舞轻尘胸前衣襟已湿红了大块,心肺俱伤,身体早到了撑的极限。她一手撑在床板上,一手捂在嘴上。

冰凉的空气从鼻腔进入,再到肺部时,肺部刺的一阵阵痛,唯有捂着嘴,呼尚有余温的空气,肺部才会好受一点。

“吱嘎”一声,冷宫门开了,是赵青荷的声音:“还住得惯吗?我的好妹妹!”

她跨步而入,一手拿丝帕掩住口鼻,一手在面前扇来扇去,双眼打量四周环境。

很好,地上灰尘至少有铜钱厚,鞋子踩上去,灰尘“噗”的扬起;很好,墙角屋梁蜘蛛网数不胜数,说不定就有一两只毒蜘蛛。

“托表姐福,本宫还没死。”舞轻尘挺腰坐直,清淡笑着,上扬的唇角如小小的凌霄花。

赵青荷脸色一变,不过在看清舞轻尘的样子后,笑意更浓:“哟,心头血都吐出来了!离死也不远了!”

舞清尘冷冷道:“本宫提醒你,本宫虽在冷宫,但毕竟还是皇后,是皇上明媒正娶的皇后!你跟本宫说话时,最好客气点!得称一声‘娘娘’,并自称‘臣妾’。赵青荷,你也不想后世史书说你不懂尊卑吧?!”

“尊卑?娘娘?你在说笑话吗?没听过拔毛凤凰不如鸡吗?在这所皇宫里面,谁得宠,谁就是凤凰!”赵青荷快行两步,双手撑在床沿,目光与舞轻尘对视,眸光中全是奚落,“舞轻尘,你现在就是一只没了毛的鸡!来人,把本宫准备的东西拿上来!”

《宫倾玉碎舞轻尘》 第6章 灵魂都在颤抖 免费试读

舞轻尘早已脸色煞白,整个人痛得除了呼吸,连动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先前那一丝内力冲撞五脏六腑的伤,在如今这一番折腾下,根本不算什么。

下一样……

是竹签,还是柳叶刀?

赵青荷没有让她等太久,当竹签贴着脚指甲狠狠插入嫩肉,舞轻尘除了痛,居然有种庆幸——

还好是脚,天知道她最怕的是毁她眼睛,或者毁她耳朵。

背脊冷汗将衣服浸湿了一层又一层,额头上的汗打湿鬓角……

爹,娘,不孝女轻尘虽然毁了舞家,可我没有失了舞家风骨,我若能熬过这一关,必定竭尽全力,付出一切代价,都要让萧楚御和赵青荷这两个**,死!

十个脚趾头插了十根竹签,十根竹签离肉的地方都在滴血……

舞轻尘十个手指头狠狠抠在床板上,指节白得像失了血一般,指关节用力过猛,弯成诡异的角度,仿佛随时都可能断掉。

“再换。”赵青荷再挥手,盘子里没有用过的只有柳叶刀。

舞轻尘痛得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当柳叶刀将她的指甲连着皮肉狠狠削下,她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

声线拔地而起,凄厉的,痛苦得灵魂都在颤抖。

.

这一日,赵青荷离开冷宫时,是哭着离开的……

这一日,全皇宫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舞轻尘为了逼赵青荷放她出去,自杀不成又自残……

这一日,舞轻尘是在削到第几根脚趾头时昏迷的,她自己也不知道……

当她醒来时,床上地上血迹斑斑,她的脚趾上却涂抹了药粉包扎过。

呵,赵青荷派人包扎的伤,舞轻尘如何能信?

到此刻,她已两天两夜没吃过东西,她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第一件事情不是找食物,而是走到井边,打水洗伤口。

宫廷御用的金疮药,混着一丝怪异的味道。

药膏冲走,舞轻尘咬着牙,直接用手在伤口上搓了起来……

疼痛一点不比削指甲的时候弱,她坐在井沿上,纤细的身体簌簌抖着,如秋风中的枯叶。

她不能死!她得活着!

待会儿她还得抓老鼠,或者蛇也是好的,她得吃东西,得恢复内力,得离开这里!

是的,离开……

离开是为了回来,回来报仇!

.

赵青荷是个好姐姐,为了宽慰打入冷宫后想不开的舞轻尘,她每天都带着各种精美食物,精致首饰往冷宫走。

首饰以簪为主,每每掀开舞轻尘的衣服,狠狠朝她身上戳下,一下一个血窟窿。

食物以糕点为主,辅以酒,糕点或分给宫人吃,或丢在地上碾碎了,酒却是实打实全部招呼舞轻尘了,或者喂她喝,或者往她伤口上泼。

酒泼在伤口上的酸爽,赵青荷每每看着,就有莫名快意。

她扯舞轻尘的头发:“**,你怎么不去死?!”

她按舞轻尘的脑袋:“吃啊?你怎么不吃?你要像狗一样把地上糕点吃了,我就叫人给你做顿好的!”

她的长指甲一点点抠开舞轻尘刚结痂的伤口:“有的时候,我还真怕你死了,你要死了,我去折腾谁?”

……

夜凉如水。

舞轻尘坐在院子里烤老鼠肉,自打入冷宫后,她一直靠这东西为生。

“啪!”有东西弹入火堆,溅起火星无数。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