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娇妻养成,恶魔总裁求消停]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余景初夏若乔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绿水染清风 2019-02-12 16:41:09

[娇妻养成,恶魔总裁求消停]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余景初夏若乔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娇妻养成,恶魔总裁求消停》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娇妻养成,恶魔总裁求消停 即可阅读全文

《娇妻养成,恶魔总裁求消停》小说简介

《娇妻养成,恶魔总裁求消停》跟大涅槃的感觉很像,文笔非常好,故事很细腻,很多话也很有深度有思想。也许不是新类型但更接近生活,有回忆有感动。火爆新书《娇妻养成,恶魔总裁求消停》是执西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余景初夏若乔,内容主要讲述:睡得迷迷糊糊的夏若乔听见了一阵开门声,扑面而来的酒气使她皱了皱眉,睁开眼后瞬间变得清醒万分。这他妈不会是闹鬼吧?不等夏若乔思考,站在她床前的男人已经俯下身来,手和脚紧紧的压在她的身上。温热的鼻息喷洒在。主人公叫余景初夏若乔的小说叫《娇妻养成,恶魔总裁求消停》,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执西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十年前,余景初给了夏若乔重生的希望,用养女儿的方式,把她培养成了有生之年能超越自己高级黑客。十年后,夏若乔却变成了他挡桃花的幌子,被诱拐上了他的户口本,提前为“余太太”这个身份打下了基础。婚后,夏若乔

精彩章节试读:

余景初除了无奈没有再多的表示,要是他的手没有撑在沙发上可能两张脸就不是近在咫尺而是相互碰撞了。

余景初刚想要从夏若乔的身上起来,可刚抬起上半身就又被一股力量给拽了回去。余景初清寂的眼神望向依旧死死拽着自己胸前那点布料的那只手,无奈地扯开了,紧接着才利索的起身。

等到重重的关门声传来夏若乔才扯动嘴角,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刚刚就差那么一点点两个人就是准确无误的嘴对嘴了!如果当时碰上了要怎么办?闭眼?张嘴?还是伸……

夏若乔用力的甩了甩脑袋,想要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通通甩出去,这算不算是魔障?

就算青春期来得晚了一些,对象也不应该是余景初啊!

夏若乔拉着行李箱穿过接机人群,微眯着眼睛露出一个万分抱歉的表情,紧接着抬头望向身边戴着墨镜的男人。余景初并不是没有注意到她的目光,但还是直接忽略,抿着唇继续朝前走。

余景初从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就是摆着这副臭脸了!原因就是他脸颊被指甲划出的一条伤痕!最关键始作俑者还是夏若乔!

夏若乔想帮余景初拿行李作为弥补,可手刚伸过去他就把行李箱拖到了另一边。夏若乔先是瞪了他一眼,紧接着又对他做了一个鬼脸。或许是太过于嘚瑟,以至于踢到了自己的行李箱,打了个踉跄。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夏若乔还是能在这种情况下站稳的,但后面的人一个没注意就补了一刀,虽然是轻轻一撞但也足够让夏若乔摔趴下。

夏若乔还没来得及惊呼,一股淡而蛊惑的味道钻进她的鼻息,手臂就被一股大力托了起来。原来余景初还是有点良心的,会扶她是不是就证明不生气了?

夏若乔一抬头,那张深邃又阴柔的脸哪是余景初啊,这明明是夏同安!

“什么时候才能不神经大条?”夏同安修长的手指弹了弹夏若乔的额头,接过她的行李箱就往外走。

夏若乔在人群中捕捉到了那个头也不回的高挑背影,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想必余景初的身上已经出现两个大窟窿了。

在走出候机楼后夏同安一双深邃的眼睛就黏在了余景初的脸颊上,被这样隐晦的目光盯得久了余景初也有了一种不自在,摘下墨镜望向他。

“啧,你这伤……”夏同安挑了挑眉不再说话,因为他看见了夏若乔突然胀红的脸。

“被猫挠的。”余景初淡淡的回答后就抿着嘴唇不再说话,夏若乔一个就够他受了,现在又多了个夏同安还是走为上策。

“居然有那么野的猫啊。”夏同安抿住嘴唇想笑又不敢笑,只好又看向夏若乔。在不怀好意的目光望过来的时候,夏若乔立刻抬头成45°角仰望天空,满脸的懵懂无知。

“你在这不应该是单纯的来接我们吧?”余景初的双臂交叠在胸前,语气冷漠表情冷漠。但在夏若乔眼里,那一刻余景初比天使还天使。

“哦,刚把客户送上飞机。”夏同安笑着望了余景初一眼,在他毫无反应扭过头去的时候才无所谓的耸耸肩。

夏同安不是一个闲人,而是盛景国际集团的执行总裁,他有自己的生意和工作,插手余景初的事情也是因为单纯的无聊。不过在公司里,余景初也有着不少的股份。

不过,怎样的客户才有那么大的面子让夏同安亲自送机?

“是谁呀?”夏若乔把满脸的无知转换成了求知,凑到夏同安的面前想要得到第一手八卦。只要夏同安透露一点点就好,其他的她可以自己动手查。

夏同安一点都不怜惜的把那张嫩脸给推开,在一辆黑色的进口奔驰开到他们面前后,主动的把两个行李箱放进了后备箱。夏若乔刚打开后座的车门就被余景初扯住衣领,自己先上了车。

“自己打车回学校。”余景初说出这句话就把车门重重的给关上了,夏若乔满脸憋屈的望向正走过来的夏同安。

夏同安摸了摸她的脸,那动作完全就是在把自己手上的灰蹭去夏若乔白嫩的脸上。温柔的说了句“听话,我们有公事”就进了副驾驶,扬长而去。

夏若乔气得想哭,这两个男人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腹黑吗?所谓的绅士风度呢?好歹她也是个女孩,一人一句话就把她扔在路边不管,真的好吗?

夏同安从后视镜里看见夏若乔皱着一张嫩脸跺脚的模样笑了笑,转头看向后座那个正闭着眼的男人:“那小家伙又怎么惹你了?”

“啰嗦。”余景初抿着薄唇望向窗外。

夏同安打了个哈欠又伸手打开收音机,避免让尴尬的气氛变得僵硬。余景初侧着脸,那条蜿蜒而又红肿的伤恰到好处的又落在了夏同安眼里,笑意也变得高深莫测起来:“居然伤得那么暧昧。”

余景初微微拧起眉头,很显然他不想再搭理夏同安,特别是在这个话题上。两个人的目光经由内后视镜碰撞在一起后,他也只能不咸不淡的问:“庸医是不是都喜欢多管闲事?”

庸医?想当年在医学院的时候他可是被称为高智商天才的!虽然毕业后弃医从商了,但也不至于被冠上“庸医”这两个字吧?

车开进庄园的大门之后还沿着柏油马路足足开了有一分钟才在别墅前停下,看着正走过来帮忙提行李的下人余景初皱了皱眉,随即嘱咐:“把若乔的拿上楼就好。”

恰好这个时候夏同安也下了车,问:“怎么?好不容易回来一次都不打算住一晚?”

“不了,我明天还有课。”余景初说着就朝别墅里走,对于这样的他夏同安也只是耸耸肩跟在他后面。

余景初原本和夏同安一样都持有盛景国际30%的股份,但在公司风生水起的时候余景初就卖掉了手里一半股份,转行去大学做了教授编译原理的讲师,并且搬离了这座庄园。

等着下人端上来了红茶余景初才又把眉毛拧起:“欧阳呢?”

“昨天陪凌先生吃过晚饭就不见人了,可能在医院吧。”夏同安坐在真皮沙发上惬意地喝着茶,三年过去了夏同安始终没有明白,余景初为什么要搬到一个小小的公寓里住,在豪华的公寓都比不上奢华的庄园别墅吧?

余景初的脸色一僵,把茶杯重重的给放在了茶几上,原本不温不火的语气都有了变化:“他还没死心?”

“人不死,心怎么会死?”夏同安优雅的交叠着双腿,修长的手指夹住香烟,薄唇微启吐出浓郁的烟圈,“对了,凌先生说过了那么多年你的气也应该消了,抽空回去一趟。”

呵,回去?不是所有人都恨不得他死掉吗?

余景初轻笑着并没有回答夏同安。

《娇妻养成,恶魔总裁求消停》 第十四章 酸楚和委屈 免费试读

睡得迷迷糊糊的夏若乔听见了一阵开门声,扑面而来的酒气使她皱了皱眉,睁开眼后瞬间变得清醒万分。

这他妈不会是闹鬼吧?

不等夏若乔思考,站在她床前的男人已经俯下身来,手和脚紧紧的压在她的身上。温热的鼻息喷洒在夏若乔的颈间,热度几乎要把她灼伤。

尼玛!这鬼还是热乎的!

夏若乔伸手狠狠地推着身上的人,那男人不但没有被推开反而变本加厉的搂住了她的腰。不耐烦地嘀咕道:“别闹……”

呃……

夏若乔瞬间遭受了比五雷轰顶还要严重的冲击!压在她身上的人居然是余景初!

真的很难想象醉酒后的余景初会是这样一个脆弱的模样,平常的坚毅冷静通通被柔和安详给取代,脸上露出的都是别样的温柔。

怎么醉成这个样子了?夏若乔莫名的有些心疼。

“余景初,起来。”夏若乔又推了推余景初,虽然她心疼现在的他但不代表她心甘情愿的被压着。

来硬的不行夏若乔就开始打感情牌,也不管余景初听不听得进去:“再不起来我叫人了,待会难堪的可不是唔……”我字还没说出来,夏若乔喋喋不休的嘴就已经被余景初霸道的吻给堵住了。

靠!老子的初吻!

夏若乔瞬间瞪大了双眼,护在自己胸前的手也更加卖力地推开身上的人。酒后乱那啥她可没少听说,要是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那啥了那才得不偿失。夏若乔越是推拒余景初的掠夺就更加强硬,她莫名的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先前对他的那一点点心疼权当喂了狗。

“柒儿。”

很好,抱着她吻着她居然再喊别人的名字!这两个字彻底把夏若乔给激怒了,在怒火烧脑的情况下丝毫不留余地的咬上了余景初的唇。一股腥甜味在嘴里弥漫开来的同时,余景初重重的闷哼一声停下了动作。

余景初拧着眉,睁开了眼。夏若乔从他漆黑深邃的瞳仁里看见了自己愤怒不安的模样,紧接着他竟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唇上的血红。

尼玛,谁说余景初把孤高清冷禁.欲发挥到极致的,站出来她保证不打死他!现在的余景初分明就是个妖孽好不好!

正当夏若乔愣神之际,余景初那只遒劲有力的手把她的双手紧压在她的脑袋上方,仿若一头带着愤怒、带着不甘的猛兽,密密麻麻的吻落在了她的颈项。

“余景初你真是疯了!”夏若乔骂了一句,扯着嗓子就大声喊着夏同安的名字。夏同安的房间就在隔壁,不出意外应该是能清楚听见这样急切的喊声。

脖子上的疼痛让夏若乔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她突然意识到夏同安之前说要去外地出差,今晚的飞机。

再次听见从余景初在她耳边低喃的名字后,夏若乔长而卷翘的睫毛不安地煽动了几下后,眼中出现了晶莹的氤氲,奋力地挣脱着余景初的束缚。

从以前开始她就立志做一个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人,而不是被人随意拿捏。而那个曾经救他出地狱的男人,现在却化身为了撒旦般的恶魔。

“放手!”夏若乔愤怒的警告着。余景初不仅忽视掉了她的愤怒,还惩罚性的再次堵住了她的唇,而那只原本撑在她脑侧的手却一路向下……

夏若乔瞪大眼,莫名的恐惧占据了她脑中的理智,晶莹的泪从眼角滑落。也不知从哪顿生的力气,用力别过脸躲开了余景初的亲吻。

“余景初你看清楚我是谁!”夏若乔一阵咆哮后余景初愣了愣,就在这个间隙她奋力挣脱开了双手的钳制,顺势拎起一巴掌甩在了余景初俊逸的侧脸上。

格外清脆的声音和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余景初变得清醒,如同恶魔一样疯狂的眼神也变得如同往常一样。

“滚开!”夏若乔又是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趁着余景初愣神疏忽的时候连滚带爬的下了床。脚踝落地还有些轻微的痛感,但这些都比不过余景初对她造成的来得严重。

夏若乔在开门之际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眼暗光里看不清表情的余景初,一股怪异的酸楚和委屈涌上心头,她立刻打开了门赤着脚跑了出去。

巨大的关门声已经消失很久了,而余景初却依旧坐在床上怔愣地盯着被月光照得发亮的地毯出神,他刚才究竟做了什么混蛋事?

在医院遇见凌宣后,余景初的心情就变得莫名的低落。那些原以为被时间冲淡的记忆,却如决堤的洪水泛滥开来。

“当年的事是我对不住你,但你也没有必要离家出走十几年。”凌宣的那番话又在耳畔响起,而在他听来一字一顿都滚着讥诮。

余景初幽深的眼眸里出现了一道嗜血的光,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凌宣在他的女友身上激烈驰骋的画面,挥之不去。

他怒了,积攒了十几年的怒火在那一刻爆发。打死他,大不了他去坐牢。

余景初一拳砸在了床头柜上,力道大得柜子当即就凹陷下去了,而他的手背骨上也全是血痕。

夏若乔出了别墅,在路灯照射下渐渐拉长的身影很是落寞,而骨子里却有着似有若无的冷漠。她一直都把最真实的自己隐藏在那没心没肺的外表下,从不展露在人前。

因为,她害怕。

不管如何欺骗自己,夏若乔都知道,她始终是一个刚生下来就被父母抛弃的人,注定拥有不了温馨的家庭。她害怕别人见到那个最真实最脆弱的她,更害怕别人把她的脆弱当成威胁她的筹码。

余景初,那是一个在她最黑暗的十年中唯一给过她关心的人。就算余景初强要了她她也不会有怨言,因为这是她欠他的,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偿还而已。

可是,听到余景初嘴里呢喃的名字,她也有不甘呢。

夏若乔抱膝坐在庄园的长凳上,秋天的夜晚风很凉,吹得只穿了套棉质睡衣的夏若乔打了个哆嗦。她了一眼身后那栋别墅,缓缓起身头也不回的朝着庄园外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和夏若乔有仇,她前脚踏出庄园就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顷刻间,浑身湿透,雨水不停的冲刷着她白净的脸。夏若乔借着路灯的光看着不断往下掉的物体,气得只想骂娘。

当夏若乔颓败的站在紧闭的宿舍大门前已经后半夜了,她不得不拖着一条受伤的腿翻墙进去。回到宿舍她也是用毛巾胡乱的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脱下身上的湿衣服倒头就睡。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